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33觊觎

33觊觎


  吃过早饭林郧阳就回城外驻地去了。今早在门外旁观了祈月给他上药的楚聿却满心忧虑。看到祈月真容的不止是李佟,还有自己一生至交的朋友林郧阳。虽然林郧阳一直不近女色,但谁能保证他对祈月不动心?男人的心思他很清楚,不动心并不代表天生就清心寡欲,只是没遇到足够让他动心的人。

  祈月原本就容色上佳,过了大半年,如今身量抽长了,五官也变得更加秀美,简直是神女一般的风华。这种世间罕有的姿色,足够让成千上万的男人疯狂。

  他总觉得林郧阳对祈月的态度从昨晚开始就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如果说昨晚的挺身相护是为他着想,担心他的秘密暴露,但经历了今天早上的事,他无法不多想。林郧阳本身是极不喜欢别人亲近的,除了他父兄和自己,还有个伺候了十几年的贴身小厮,其他人稍微靠近些就会毫不客气地避开,他父亲以前给他安排的那些女人,他更是连屋子都不许进。可祈月给他包扎时,他没有躲开,也没有反对,更没有不豫。

  尽管两人当时的态度很坦荡,他也知道这样随便怀疑自己的好兄弟不厚道,但想起当时的情景,他就不由自主要担忧。

  祈月是他的妻子,他不想与任何人分享。

  转念他又为自己的怀疑深感愧疚,林郧阳根本没有任何明显的表示,种种推断都是自己的一时臆测。他平时都驻扎在城外,根本没什么和祈月相处的机会,要说仅仅因为美貌就动了心思,他却不是那么肤浅的人。更何况,就算他真的对祈月有心思,他也一定会顾忌他们的情谊,不会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来,他为人是绝对值得信赖的。

  目前他该考虑的是怎么应付另一个难缠的人物李佟。

  当天上午,李佟果然备了厚礼来道歉,楚聿很客气地接待了他,也接受了道歉,礼物却退了回去。

  李佟还是那副乐哈哈不正经的模样和楚聿交谈,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但楚聿却很清楚,以李佟的精明,昨晚的事情是瞒不过他的,他回去脑袋一清醒就会想明白,只不过没给他抓到确凿证据,这会儿就揣着明白装糊涂,他肯来道歉,更说明他心怀不轨。

  相交这么些年,楚聿对李佟不能说不了解,他本身就有个好色的毛病,仗着手里有点小权势,娱人妻女的事情也不是没干过,只是那时两人交好,再加之两方又是你情我愿的交易,谁没点这样那样的瑕疵,那只是朋友的一种消遣,他也不觉得有必要去干涉。可如今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按照昨晚李佟初见祈月那种狂热来看,他是不可能死心的。

  这个人,楚聿如今算是看清楚了,平时泛泛之交也觉得不错,遇到事情似乎也有些义气,但只要与他牵涉到利益之争,完全是六亲不认。若说还要真心相交是不可能的了,李佟做起事来有多不择手段他以往不是没见识过,以后必须得全力防备着。但若说彻底得罪他也是不行的,毕竟以后还要在这里为官至少一年,俗话说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李佟,骨子里就是个十足的小人,若真跟他闹僵了,以后就别想过太平日子。他已经打算好一年以后就调离荣县府,万不得已就是弃了这公职也要保全祈月。

  但两人同在县府为官,交集自然是不少,平日里楚聿尽量不着痕迹地避着他,可李佟却就是能厚脸皮地找上门来,时不时还提一句祈月。楚聿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让他见祈月,但未免显得心虚,还是让祈月出来陪坐过一回。

  李佟当晚一回去,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一回想那美人的样子,明明就是很真实的,他很确定自己没喝醉,绝对不可能突然就产生那么严重的幻觉。而且,楚聿和林郧阳的反应也太过了,楚聿一开始还喝得酩酊大醉,连路都走不动,后来居然能口齿清晰地指责他,足见酒意是醒了。得有多大的惊吓才能让一个醉汉立刻清醒?

  虽然后来他看到的祈月和平时没有不同,但中间是间隔了很长时间的,他并没有亲眼仔细辨认那楼梯上的美人的机会,那么长一段时间,已经完全足够乔装掩饰了。灯光和衣服颜色都是借口,他回来还特意让妻子穿着白色寝衣提着灯试验过,根本不可能产生皮肤颜色改变那么大的错觉。

  他并没有想过是楚聿在楼上还藏了别的女子,因为那美人不管是身形还是五官,和祈月都是很像的,不同的只是肤色而已。更重要的是,他突然想起去年在梅韵山庄带着祈月逃走时,她脸上根本是没有痣的。当时还没怎么注意,如今联系起来一想,那绝对是个致命的破绽。

  所以他很断定,那个美人就是祈月,他平时所见的都是经过伪装的。这个发现让他既得意又惊喜,楚聿啊楚聿,你又有一个把柄被我抓住了。

  详细地考虑了一整夜,李佟觉得这事不能硬来。倒不是说楚聿有什么可怕的,只不过他背后有个林郧阳不好对付。所以他也不会傻得去告发楚聿的,况且到时候事情揭露出来,以那美人的姿色,他能不能分得到一杯羹还说不定。

  那祈月的来路他是知道的,楚聿当时很坦诚地说了是捡来的,所以他根本没出过一厘钱,还是靠自己才得了正经身份,这样他楚聿还妄图一个人独占,也未免想得太美了!楚聿有把柄在他手里,他有的是耐心慢慢跟他耗,就不信他不屈服。

  七月二十三是县令的五十大寿,请了各方人士来参加寿宴,作为对地方官的尊重,林郧阳自然也会去露个面。

  县令有个女儿,虽然五官欠佳,却长了身细皮嫩肉,说起来也算个美人了,不过如今见了祈月真容,以往的什么美人都算不上美人了。县令一心想攀附高枝求得升迁,女儿都养到了十七岁还没聘出去,如今来了个林郧阳,他自然要抓紧机会把女儿送上去讨好。

  李佟深谙县令的心思,就给他建议,让他发请帖的时候让宾客带上女眷,到时候他自家女儿出场也不必显得突兀了。县令一想倒是很在理,于是照李佟的建议做了。

  楚聿不是拦着不让他见祈月么,他就要让他非带出来不可。

  和以往在郦瞿村不同,楚聿作为下属,长官的生日宴自然得早些到场,不说一大早就去,至少也不能晚过和自己身份相当的人。当他带着祈月到达县令府上时,园子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和认识的人一路寒暄到县令处道贺了几句,然后走到司仪处交了礼品,一转身就看到了李佟带着他的妻子玉叶站在一边。

  “楚聿,我和沈鸿飞还找你呢!原来你这会儿才来!走,一起过去我们那边坐!”李佟一如既往地热络地跟楚聿打招呼。

  “没想到同僚们都来得这么早啊!下次我再早些。”楚聿也微笑着回应道,在明面上,他们都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小月,这是李大人的夫人,你玉叶嫂子,跟嫂子问好。”

  祈月好奇地打量李佟的妻子,以前见李佟在外头胡作非为,还以为他已经没有妻子了呢,原来妻子还是健在人世的啊。不过,这个世界的妻子根本没地位,只是个附属物,哪里有权力去管男人的那些事。

  李佟其实也才二十七八岁,他妻子和他年纪相当。不过这个世界近三十的女人是完全没法和现代社会二十八九的女郎们比的,严重的生育负担掏空了女人们的身子,一过三十,女人就老得快了。李佟的妻子身体很瘦,皮肤有点偏黄,脸上已经不复年轻女孩的饱满,嘴角也有了些许皱纹,年华渐去的迹象渐渐在她身上显露着。

  “玉叶嫂子好!”

  “你就是祈月吧,我听老爷说过,果然是个标致的妹儿呢!”玉叶人倒是挺和气,说起话来也细声细气的,“楚大人真是好福气!”

  “是啊,咱们楚大人好福气呢!”李佟也道,这话自然意有所指,转头逗弄祈月:“小月,你光跟嫂子问好都不管李哥哥我么?”

  “李大人好!”祈月规规矩矩地福了个礼。

  “这么生疏做什么,叫李哥哥啊!”李佟不满道。

  祈月暗自皱眉,她以前就对李佟这个人没什么好印象,一看就没个正形的样子,时不时说点猥琐的话题,有妻有子还在外面花天酒地,经历了那晚的事情,却是对这个人打心眼里厌恶。他对她心怀不轨,那直白的眼神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他这些天频繁到楚聿家里来,还提出要见她,有一次楚聿让她出去陪着一起喝了杯茶,他居然还拿出一个首饰盒子,说是专门给她打的,月牙状的项链,配她最合适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大叔,居然对她这样一个十二三岁的幼女做这种事,想想他当时那眼神都觉得恶心。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0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