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39再见了,楚聿 小修

39再见了,楚聿 小修


  崧盈楼其实只是县里档次中等的酒楼之一,菜色和酒都不错,收费却不贵,比较适合中等收入的消费人群,所谓的上流人士一般是不去的。祈月之所以选中这里,除了考虑到能让李诚泰容易进来的因素外,还因为这个地理位置很合适。

  崧盈楼离所在的位置,离她事先打听好的那个锁匠和马车商行的位置都只有一条街的距离,却离楚聿的住所有四五条街。她仔细想过了,就算她的计划不能完全顺利地进展,楚聿中途醒来,不见她人,必然会去附近借搜寻犬来找她,但搜寻犬要用到她的随身衣物,他就必须要回到住所去拿,崧盈楼离他的住所远,就能为她争取到很长一段时间。

  楚聿当时问起她为什么非得选崧盈楼的时候,她只是说很喜欢那里的点心,还说那里的果酒很好喝。这种借口很符合小女孩心思,楚聿倒也没多想。

  十五是休沐日,又是午饭时间,崧盈楼的客人很多,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祈月和楚聿直接去了订好的包厢,菜几乎都是祈月做主点的,除了给楚聿叫了两壶酒之外,自己还要了一壶果酒。

  果酒不比白酒性烈,比较适合女子或不满十岁的男孩喝,祈月刚满十三岁,楚聿觉得稍微给她喝点也无妨,便也没阻止。

  祈月尝了口果酒,被酒味刺得地眯起了眼睛,随即扬起笑容对楚聿道:“聿哥,这酒很美味呢!你要不要尝尝?”

  “好啊,尝尝。”说着,就着祈月的杯子喝了一口。

  “怎样?”

  其实楚聿觉得这种孩子喝的玩意儿没什么意思,但还是依着祈月的意思赞了声好。

  “我以前就听沈院长的夫人说过,这里的果酒很好喝的,果然没错!”祈月得意地道。

  说着,倒了半杯果酒,然后又拿起楚聿那边的酒壶往杯子里倒了半杯白酒,稍微荡了荡,使之混合均匀。楚聿疑惑地看着她,祈月又举起杯子,递到楚聿嘴边,笑着望着他,“我家乡有这种把酒混起来的喝法,据说味道很不一样呢,聿哥再尝尝看!”

  现代人都知道,混起来喝的就是鸡尾酒,鸡尾酒最是容易醉人。这才是祈月点果酒的真正用意,她要以最快的速度把楚聿灌醉。

  楚聿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喝法,新奇地尝了一杯,白酒的醇香和果香混合起来,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我就说这样不错吧?”祈月又混了一杯,“还来一杯如何?”

  祈月都递到嘴边了,楚聿自然不会拒绝,就着她的手又喝了一杯,祈月兴致勃勃地以各种比例混酒,要让他尝尝滋味会不会有不同。“你喝嘛,尝出哪种比例混出来的酒味道最美,我也好尝尝!我怕喝醉,你帮我尝好不好?”祈月撒娇道。

  “乖小月,这酒容易醉人,我们改天再尝好不好?”楚聿对任何或尝或闻过的东西的效用都很清楚,他喝第一杯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种喝法容易使人醉酒了,但祈月很有兴致,便也顺着她。但她似乎玩得太高兴,根本不知节制,他知道自己的极限所在,才开口劝阻了。

  见楚聿不肯再喝,祈月不高兴地撅了嘴,“哼!你平时和林大人他们喝酒,喝那么多杯都可以,和我喝就说容易醉!骗人!”

  “好小月别生气,”见祈月不高兴了,楚聿立刻妥协了,“我再喝一杯,改天我们回家再慢慢尝好不好?”说着,自己把桌上混的酒拿起来喝了。

  祈月这才暂时放过他,又很热情地给他夹菜,吃了一会儿,又换了个花样,开始给楚聿敬酒。楚聿喝了几杯之后就不肯再喝了,他本来酒量就不好,这次点的酒纯度却很高,再加之之前空腹就喝了好几杯那种特容易醉人的混合酒,不知不觉就有些晕乎乎的了。

  “聿哥,你真的不能再喝了么?不是说男人都很能喝酒的吗?”祈月故意作出失望的样子道,“人家林大人喝好几十杯都一点事儿都没有呢!”

  祈月用的是激将法,楚聿现在头脑没有平时清醒,要灌酒很容易。

  “你家夫君本来就没林大人酒量好啊。”楚聿无奈地道,还是拿起酒杯喝了。

  祈月又重展笑颜,“夫君真厉害!再来嘛!”

  于是,楚聿又喝了一杯,揉了揉太阳穴,疑惑地看着祈月:“小月,你今天就这么想把夫君灌醉?”

  “是啊,就想把你灌醉!我觉得聿哥喝醉了的时候特别可爱!”未免显得心虚,祈月直认不讳,撒娇道:“我就喜欢看聿哥醉酒的样子嘛!今天我生日,我就最大,聿哥要听我的!再喝几杯嘛!”说着,祈月就把酒杯递到了楚聿嘴边。

  “不行,不能再喝了。”话虽这么说,还是喝了。

  就这样,祈月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灌酒,楚聿不知不觉就越喝越多,他实在撑不住了,和着醉腔嘱咐道:“小月,把门关上,别乱走。”

  “好,我不会乱走的。”祈月温柔地道:“你睡一会儿吧,我们天黑前回家就行了。”

  楚聿闻言,终于安心地趴倒在了桌上。

  不得不说,祈月近一年来的隐忍顺从和各种柔情攻势起了作用,楚聿渐渐地放下了警惕,在很多事情上都对她很信任了,而经历了上次被祈月灌醉的事之后,他就几乎彻底对祈月放心了。当时祈月还拿到过铭牌钥匙都没逃走,更何况今天他根本没带铭牌钥匙,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一个女孩子能去哪里呢。

  因此,他觉得稍微睡一会儿也不会有什么事。

  见楚聿已经倒下了,祈月推了他几下,在他耳边喊了几声,都没什么反应,终于才放下心来。轻手轻脚地在他身上拿了些东西,然后迅速地开门出去了。

  看着手里的钱袋药粉等物,微微有些自嘲,想她在现代是多么乖巧的一个好学生,从小到大,连小抄都没做过,如今偷蒙拐骗却是干全了。

  回头看了醉倒在桌上的男人最后一眼,祈月便开门走出了屋子。到了门外,走过一个包厢,来到与原本所在包厢只有一厢之隔的另一个包厢门外,轻叩了两下,门立刻打开了。

  “祈月,你终于来了!”

  出来开门的自然是李诚泰。今天是休沐日,因为只有一天假期,回去太匆忙,他也正好能以此为借口不回家来找祈月。他按照祈月的要求在“崧盈楼”开了包厢等她,他其实早来了很久,一直忐忑等着,心里还担心祈月会不会出了意外来不了,到了约定的时辰,见她如约出现,他心里实在很高兴。

  祈月闪身进去,“东西准备好了没?”

  李诚泰递给她一个包袱,“你先换衣服。”然后自觉地出门去了。

  祈月迅速地换好了男装,在薄靴底下垫了两个差不多大小的木块,人立时高了一截。这有点类似于现代的增高鞋垫,就是稍微有些硌脚,但铺上鞋垫以后就会好很多。拿出准备好的碳粉和镜子,仔细在脸上涂好,再换了个男孩子的发型,倒稍微像个十一二岁的黑小子了。

  开门出去的时候,李诚泰倒吃了一惊,忍不住想笑。

  “我们快走吧!”祈月完全没理会这些,直接催促道。停留得越久变数就越多,谁能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呢。

  两人走到楼下,本来中午就客多,李诚泰带着祈月结了账就走,倒也没人注意到他身边跟着的这个男孩是什么时候来的,从头到尾,祈月根本没说话,也就没人注意到她的不妥。

  祈月带着李诚泰走入酒楼后的一个僻静的巷子,李诚泰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走这边?去县学不是该从留香街么?”

  “我们抄小道会近些。”祈月回答道,然后问:“对了,我上次让你带的钥匙呢?”

  李诚泰乖乖从怀里拿出钥匙递给她:“我真好奇,你到底要用这个做什么好玩的事,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祈月看了看周围,刚好四下无人,迅速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打开,对着他一撒。

  “祈月,你做什么?”李诚泰有些惊慌地问,他感觉到有些粉末沾到了自己身上,人立刻就眩晕起来。

  “真的很抱歉,李诚泰……”他只来得及听到这么几个字就失去了意识。

  那个瓶子里的药粉,正是楚聿在梅韵山庄用过的,她以前好奇问过药的作用和用法。刚才走之前在楚聿身上顺的,她知道他是随身带着这些东西的,正好用它来解决李诚泰。

  这个帮她逃走的男孩,应该不会受到牵连吧?等他醒来,就会知道自己逃走的消息,只要他不傻得去告诉别人是他帮她逃走的,就不会有事的。就算事情败露,以他家和楚聿的关系,应该,也不会太要紧。

  祈月蹲下身,在李诚泰身上找出他户籍证明的铜牌,枢盛王朝的户籍盘查很严格,她要在外面行走,没有这个东西根本连城门也出不了。万幸的是,这里户籍证明不像现代的身份证还贴了照片。

  然后,祈月拿出一包早就准备好的辣椒粉,打开纸包,果决地倒进嘴里吞下去了。嗓子又辣又痛,祈月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为了不把刚弄好的装弄花,她赶忙捂了块手帕在眼睛上。除此之外,她想不出有什么能把嗓音变粗的方法,这种方法令人很痛苦,也不能用太多次数,但她必须先把眼下这一关过了。

  快速走出巷子,找到那家锁匠,给了他自己印的那个模子和李诚泰的那把铭牌钥匙,“照着这个给我把这把钥匙改一改。”她粗着嗓子道。

  那锁匠一看那钥匙的材料,诧异地盯了她一眼,祈月立刻装出蛮横的态度催促道:“赶紧做,小爷赶时间!放心,报酬上不会亏待你!”

  那锁匠是个很识趣的人,什么也没问就开始动手磨钥匙了,以前他也没少做这些不合规的事情,他只管赚钱,那些客人拿着钥匙干什么去又关他什么事呢,反正不知者不罪。自然,很多客人也是看重他这一点才来找他的。

  锁匠很快磨好了钥匙,祈月付了一百文钱就拿着钥匙离开了。走进一个僻静的巷子,她从高高的衣领里拉出那铭牌链子,迅速拿出钥匙开了锁。

  打开了链子,祈月拿下那块铭牌,狠狠地松了口气。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1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