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41前路与希望

41前路与希望


  祈月解下铭牌之后,不敢有任何耽误,直奔马车商行,租了一辆马车就出城往邻近的崇县去了。有李诚泰的户籍铜牌在身,出城检查的时候倒也有惊无险地过了。

  荣县离崇县有一百多里路,由于出发的时间太晚,差不多只走了一小半,天就黑了,祈月不得不听从车夫的建议,在路上的一家客栈过夜。

  吃了晚饭,也没什么事情可干,祈月就早早回房了。照理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应该很累,但她却辗转反侧地睡不着。之前满心满眼地想着要逃出去,真的成功逃走了,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不知道做什么好。依着先前的一些打算,她是要去帝京。帝京汇聚了各方人士,在消息上会灵通得多,还有那位天纵奇才的国师,据说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贯通古今五百年,并非神棍也不是宗教邪说,他是一位天赋异禀的占卜师。

  这事还是她到荣县县城以后听邻家的妇人们某次闲谈所说的,当然,她们的言论过度夸张,几乎把那国师神化了,后来她去问了楚聿,得到了比较客观真实的说法,就是一位测算能力十分强大的占卜师,占卜世家出身,因为曾经测算准了好几次大的天灾,让朝廷得以提前防范,挽救了不少损失,立下大功,因而被当今皇帝被封为国师。

  祈月其实是信占卜学说的,因为她祖父在世的时候就是一个狂热的《易经》爱好者,时不时还会帮人算算卦什么的,测算结果总能推个八|九不离十,备受人们推崇。祈月那时候很好奇,就问了祖父这到底有什么玄机,祖父花了好几天给她讲了易卦推演原理,当时年纪小,虽然听得一头雾水,却也还是了解到,算卦并不是一般人所认为的鬼神愚昧之说,而是精确科学的推演过程。所以,即使作为一个不懂门道的外行人,她对占卜测算之类的东西,从来没有轻视过。

  楚聿对测算一类的事情似乎了解不多,只知道点皮毛,家里也没有相关的书,所以祈月在那之前完全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占卜学说。通过楚聿的解说,祈月也仅仅知道,这个世界的占卜学有许多不同的方式,很多看起来都神神叨叨的,国师家族那一脉,沿袭的是武陵大帝留下的五行八卦占卜学说。据说武陵大帝早年对此有专门的论著,但如今早已成为珍本,民间没有流传。

  这样一来,祈月倒对那国师的测算能力有些信心了,从那时候就打定了主意将来要去帝京找他,想办法让他为自己算一卦,指明回家的方向。

  翻出从楚聿那里拿来的钱袋,清点了一下,还剩一两一钱银加上五十个铜钱,这是她目前的全数家当。如果不出远门,一般人是不会带太多钱在身上的,毕竟铜钱很占地方,就算是银子,带个二三两也会很重,出远门的也是找全大陆通行的大银庄把银子兑成银票携带。楚聿不过是带着她出来吃个饭,因为考虑到吃完饭要带她去添置些衣物首饰才带了一两多银。这个世界的银铜兑换比例高得出奇,一千个铜钱为一贯,十贯才是一两银,这里的一个铜钱差不多能相当于现代通货膨胀时期的一元钱,也就是说,她目前还有一万一千零五十元。

  听起来似乎有不少钱了,但这个世界的交通费用远比日用品高,邻县之间,一百多里路,租一辆马车就花了五百多文,帝京离荣县府有一千八百多里远,她目前这点钱,能不能支撑她顺利到达帝京,她还真不能肯定。毕竟还要吃饭住宿,还得考虑到离帝京越近,物价越高等因素。

  这么一算,祈月不禁为生计发起愁来。打算着,是不是到了崇县得去找个到国都的行商队伍跟着帮工,赚些钱,顺便省去交通费。虽然经历了楚聿的事情以后,对于这个社会的男人,她始终有种恐惧心理,但去行商队伍,从长远来看还是势在必行,她不能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再来为生计着急。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终于慢慢入睡了。第二天一大早,吃了早饭,祈月正准备出发,还没上马车,突然被人叫住了。

  “小公子!小公子请等一等!”那人都叫了好几声,祈月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叫自己。

  回过头,见一个身穿藏蓝色长衫的年轻男人朝她走来。

  这男人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也是一副书生打扮,长眉细眼,高鼻薄唇,奶白的肤色,皮肤好得出奇,身材也比一般男人稍微单薄些,颇有些奶油小生的感觉,与其说英俊,不如说俊俏更合适。乍一看,祈月觉得这人挺面熟,但又想不起具体是在哪里见过。

  “先生是在叫我么?”

  “是啊。”那男人冲她笑,长长的凤目眯成一条线,很有亲和力的样子,“小公子是去崇县府?”

  祈月心里有点疑惑,这人到底要做什么,没有回答他,反问道:“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在下也是去崇县府,但昨日租的马车在半路上坏了,如果小公子顺道,能不能载我一程?当然,我会和小公子共摊车费的。”

  这边的马车和现代社会的出租车差不多,也是可以拼车的,拼车可以共摊车费,只不过祈月昨天急着出城,没时间去找人。共摊车费这一点上,她是有点心动,但和一个陌生人共乘一辆车,心里总是有些害怕的。

  男人见祈月犹豫,稍微带了些恳求的语气道,“在下今天下午和人约好了在崇县城谈一笔生意,这里一时又难找到别的车,实在怕赶不及。我见小公子也是一个人,能不能行个方便?”

  车夫在一旁道,如果他要上车,得多加一百文钱,那男人满口答应,说钱不是问题,只要能让他上车就行,似乎真的很着急的样子。

  祈月想了想,还是答应了。要找回家的路何其艰难,谁也说不准要用多长时间,她不可能以后的生活都一直躲着人,且不说会不会引人怀疑,就算只是为了生计,她也得早些克服这种恐惧心理。

  马车里头一共有左,右,后三排座位,祈月先上车,坐到了后面一排,一般来说,这一排的位子最顺,侧面的容易晕车。男人上车来,也毫不客气地走到后面的座位前,在祈月旁边坐下来了。

  祈月不想和这人靠得太近,想换个位置又觉得不太礼貌,坐在那里十分不自在。

  “在下顾离,小公子叫什么名字?”那男人十分自来熟地跟祈月搭讪。

  “李诚泰。”她用了李诚泰的户籍牌,以后自然也得用他的名字了。

  “李小公子年纪不大嘛,你家里人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出门?”

  “我已经十五岁了,只是个子矮了点。以前也不是没一个人出过门。”听顾离这么说,祈月立刻警惕地道。十五是李诚泰的虚岁,这么说倒也没错。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这顾离是不是好人,这个世界,不只是女孩子,就连年纪小些的男孩也会有被拐卖的危险。

  “哦,真看不出来啊,李小公子已经十五岁了,我以为你只得十一二岁呢。”顾离饶有兴致地问道:“小公子以前都去过哪些地方?”

  祈月心里挺烦这人话多,但又不得不答,“一个人去过蔚县,也和三哥一起去过崇县。”这两个地方都是荣县的邻县,多少听过一些,说出来也不大容易露陷。

  一路上,顾离一直在跟祈月说话,祈月也不得不一直编些谎话来回答他,还得注意不和前面说过的话产生矛盾露出破绽,实在是费神不已。七十多里路,马车从早上一直走到午后才到崇县府城门边。

  马车突然停住,祈月以为是要到关口检查了,才把铜牌拿出来,就听车夫道:“前面排了好多人,一时间恐怕过不去啊。”

  “发生什么事了?”同车的顾离问道。

  “前面有人在查关,好像在找什么人。”车夫回道。

  祈月心中一惊,打开窗子探出头一看,果然前面排起了长龙,守城的士兵拿着行人的户籍铜牌看得很仔细,队伍移动的速度相当缓慢。忐忑地关上窗户,祈月有些心神不宁。找人的,会不会是在找她?

  楚聿只是县府的一个小官,虽然在荣县府有一席之地,但不至于影响到邻县。为找一个小官员的女人如此兴师动众,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况且,按照古代的通信速度,也不应该这么快就把消息传到邻县了。

  尽管有种种理由,祈月还是很不安。有林郧阳的存在,这一切也不是不可能。强权之下,速度效率都会大大提高。她不敢掉以轻心,甚至想立刻就掉头,但又怕反而引起守城士兵的注意。可如果不掉头,直接跟着队伍往前移动,万一真的是在找她,岂不是自投罗网。那边在查铜牌,如果是李诚泰那里暴露了,自己拿着他的铜牌反而很危险,不拿也还是会被扣押。

  “李小公子,怎么了?你似乎脸色不大好。”顾离关切地道,眼中却闪过一丝诡谲的光。

  “没事,可能是坐久了车的缘故,我历来就是这毛病。”祈月自然没心思去注意他,只是赶忙编了个话搪塞道。

  “劳烦车夫大哥去打听一下,这到底是在找什么人,弄得如此兴师动众。”顾离对车夫道。

  过了一会儿,车夫回来了,却说根本打听不到,只知道是在找人,守城的不肯说到底在找什么人。

  “还是我去问吧。”说着,顾离就下车去了。

  祈月一边忐忑地等待着,一边努力地想着应对策略,一时间却一筹莫展,直到顾离回来也没想到办法。“怎么样,问到没?”

  “昨日荣县府有位小公子的铜牌被人夺了,那人抢了东西还用了那小公子的铜牌逃出城了,如今这关卡查的就是那人。”顾离意味深长地看着祈月,“李小公子觉得,那人会被查到么?”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1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