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44锦苍门渊源

44锦苍门渊源


  搜寻持续了三天,四个邻近的县府和通往那些县府的道路都找遍了,城里也贴了悬赏告示,却依然没有找到一点线索。

  楚聿天天都在家等消息,每天的结果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他不止一次地后悔过自己的大意,想着这次若能把祈月找回来,就一定不再那么宠着她,一定要把她牢牢锁在院子里,谁也不准见,绝对不会再给她逃走的机会了!

  可是,人没有回来,所有的想法都是空想。

  他没有去参加搜寻,因为知道自己就算去了也不会有太大用处,不如做些更有用也更擅长的事。记得以前在古籍上看到过一种药,能控制飞虫走兽按照气味寻找人或物,他想试试看。林郧阳走后,他就去药店买了一堆药材闭门试验。

  他努力让自己专注于制药钻研,脑海里却还是会忍不住回想与祈月相遇以来的点点滴滴,想到她的每一句甜言蜜语,每一个温柔笑容的背后都是欺骗,就觉得心像被割了一刀再泡在盐水里一样难受。

  他从没有过这么大幅度的情绪波动,从担忧焦急到愤怒伤痛,三天之后的如今,更多的却是失去的惶恐。

  时间过得越久,搜索就会变得越困难,找到她的希望也会越渺茫。

  林郧阳手里的军队是无法长期借用的,这几天的搜寻都已经是以权谋私,若是被人举报,必定会对他的仕途产生不良影响。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那么,以后他只能靠自己去找她。人海茫茫,在这地域辽阔的武陵大陆,要找一个人,何异于大海捞针。

  此时才深谙强权的重要。功名权势,在平时是没什么用处,可一旦有事,却是缺不了的。若是早知今日,以往还会不会贪图清净闲散度日?

  他也担心她的安危。如今她到底走到什么地界了?会不会遇到危险?她年纪那么小,虽说有些小聪明,却哪里堪得破那么多的人间险恶。她说要扮男装出去找工作养活自己,什么易容变装的材料都没有,又毫无经验,说不定一出去就被人识破了。若是被人抓到,会受多少罪。那样令人疯狂的美色,一旦被人发现,就必定会沦为男人们的禁脔,那些人,根本不会知道爱惜她。她看起来温温弱弱,骨子里却倔强得很,如果真的遇到那种事,如何能受得了?

  脑袋里总被这些纷乱的情绪占据着,研究根本没有进展。

  正当他越来越无望时,却接到了一封神秘的来信。

  当他打开信封,看到行首那六芒星中间画着药用小秤与连绵苍山的图案时,就知道信的来处了。那个图案,是他一生的梦魇,他是绝不会记错的。锦苍门,终于还是找上他了。

  信上说,他所寻之物在出云寨,让他独身到出云寨的半山腰去取。

  锦苍门历来和地方的匪徒暗道联系密切,出云寨就算不是他们的据点也至少是个同盟。他所寻之物自然是祈月。看来,她是落入了锦苍门手里。在住宅附近发现锦苍门的标记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他们一直在附近蛰伏着,祈月恐怕是一出去就被盯上了。

  这么长时间,他们到底会查到些什么事他无法肯定。若没有发现他的身份,可能就只是以祈月为威胁拉拢他为锦苍门所用,那样好歹还能谈些条件,若他的身份已经被发现,他就只能有去无回。锦苍门对叛徒逃犯的处罚,历来就是很严酷的,何况他当年还犯下了那么大罪行。

  他和锦苍门的渊源,得从十八年前说起。

  当年楚聿还不叫楚聿,他的名字叫顾钦琉,是锦苍门大长老顾旻的长孙,自小就对制药有着非同寻常的天分,仅仅是七八岁的年纪,就自创过好几样成药,深得当时的门主杨淼的看重。他的父亲顾长冶是顾旻唯一的孩子,从小就深受宠爱,导致长大后无法无天,仗着父亲的威势在门内横向霸道,后来有了楚聿这个制药天分堪与制药始祖相比的儿子,更是自视甚高,连门主都不放在眼里。

  顾长冶好女色,是门中坊楼的常客不说,还经常强占门内其他徒众的妻室,顾旻去世之后,没人管束更是嚣张,连门主的姬妾也敢觊觎。若说是个得力的下属,这本也不算太大的事,说不定门主一高兴就把那姬妾赏给他了。可顾长冶偏偏是个除了依靠父亲荫庇和有个争气的长子以外对锦苍门毫无贡献的废物。更糟糕的是,他与门主姬妾厮混,被门主长子发现,当时一个惊慌就失手杀死了门主长子。

  酿下大祸之后,顾长冶拿化尸水化掉了门主长子的尸首,妄想把事情掩盖过去。不想,很快门里就开始追查门主长子的下落。

  门主杨淼历来很看重自家长子,几乎有意培养自己的长子做继承人,长子失踪,门主自然震怒不已。顾长冶情知自己闯了大祸,只能去找自己唯一的护身符,也就是当时的楚聿。

  楚聿当年才九岁,虽说聪慧,心思却几乎都花在制药上了,对门内的事情关注也不算太多,倒也没发现自己的父亲有多败类窝囊。作为锦苍门的天之骄子,他和同辈的人几乎没什么交往,成天都跟着师父们进行严苛的训练,对一个小孩子来说,那种训练,也无法让他对锦苍门有太多好感。反倒是顾长冶平时对长子关爱讨好有加,楚聿对他比较有感情。

  顾长冶危言耸听,一面夸大了事情的后果,怂恿楚聿和他一起逃走,一面又描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引诱楚聿。楚聿那时毕竟还是个孩子,对那些厉害关系并不透彻,便答应保护父亲一起逃走。

  偷偷用门里的药材炼制了许多药,都是护身杀敌用的。他对药性很敏感,普通的百草也能用作药物炼制,倒也没用太多门内的药材,再加之他身份特殊,就算用了很多珍贵的药材,只要借口一句进行新品试验,也没人会追究什么。因此他的准备几乎没被人发现。

  当时形势十分紧迫,楚聿几乎才刚准备好逃跑路线,顾长冶的罪行就被发现了。父子两人狼狈地从毒雾森林逃出,被锦苍门门人一路追杀。

  当年的楚聿也没如今的顾忌,完全说不上仁慈心肠,用药毫不留情,一路逃窜杀死了不少锦苍门门人。如果说一开始他回去可以因为制药天分被宽恕,到那时的境地,却不再可能了。就算门主愿意宽宥,那些死去家人的门人也不会答应。最终,父子俩一起成为了锦苍门的头号通缉要犯。

  从最北部的迚苍山地一直逃到中部平原,楚聿在路上用了药水给两人改头换面才暂时躲过追杀的门人。

  日子稍微一安稳,顾长冶又固习重演,开始流连于坊楼。楚聿本就心思剔透,一路见闻自然也知道了不少事,对父亲的作为十分不满,顾长冶却屡劝不改。

  锦苍门富可敌国,门人自然富庶,两人带出来的财物其实不少,但一路上楚聿需要不停地买药材炼制供两人保命的毒药,是持续性消耗,再加之顾长冶大手大脚,很快就花光了带出来的钱财,被坊楼打得满身是伤赶出来,只能带着楚聿流落街头,不过大半年时间,就贫困潦倒而死。

  那时楚聿才十岁。

  父亲死后,锦苍门的追杀却并没有终止,楚聿走投无路之时,被一位游方名医所救。那位名医收他为徒,也是养子,从了自己的姓给他重新起了个名字,换了个身份。由此,顾钦琉才成为如今的楚聿。

  如此重大的消息,楚聿思虑了一番,还是没有隐瞒林郧阳。

  “你真的打算按照他们的要去单独去?”林郧阳看完信,皱着眉头问道。

  “不然还能如何,不按他们的要求来,他们是不可能放人的。”

  “何苦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冒险,你明知道,以你的身份,他们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有时候他会忍不住想,祈月找不到更好,楚聿不必总为她干傻事,他也不必再为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烦恼。

  “他们未见得就发现我的身份了,毕竟十几年都过去了,说不定门内早就改朝换代,对那些陈年旧事也不可能再花那么多时间调查。十几年前我都能从毒雾森林逃出来,那小小的出云寨又算什么。”楚聿这么说,只是为了宽林郧阳的心,这些不过是往好的方面想的推测,门内的情况到底怎样,谁也不知道。此去的危险,他不是没考虑过,但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丢下祈月不管。

  “好,就算他们没查出你的身份,也必定会用祈月要挟你加入锦苍门。你要答应?”

  “随机应变吧,说不定到时我还能做个内应,帮朝廷一举端了锦苍门老窝。”楚聿故作轻松地道。

  “我绝不同意!”林郧阳坚决地道。

  锦苍门发源于华夏王朝时期的军药司,虽然历经荣衰,却在这片大陆盘踞了几百年,早与民间势力盘根错节,历届朝廷对他们都很忌惮,几次派了军队围剿都以失败告终。他们的老巢位于迚苍群岭之中,地势复杂,易守难攻,还有神秘的毒雾森林做屏障,朝廷的军队根本无法攻克,甚至曾经放火围攻也不奏效,因为当时火才起不久,燃出的毒烟就毒死了不少守卫的士兵。军药司也派过许多人去破解,都是有去无回。除此之外,锦苍门在大陆其他地方也有许多地下组织,与地方恶势力相勾结,很难一网打尽。

  要从锦苍门手里拿回什么东西,哪里是那般容易的,但凡和他们扯上了关系,这辈子就别想安生了。朝廷也是严禁民众与锦苍门来往的,一旦发现,就会处以重刑。再加上楚聿曾经的身份,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如约前去都是不智之举。

  “阿阳,我告诉你这件事不是想和你争论去与不去的问题,我想向你借几个人,在外面接应我。我怎样都不要紧,关键是先要把小月救出来。”楚聿坚决地道。

  “到时候,我会想办法稳住出云寨的人,然后由你的人先把小月先送出来。我没回来之前,要拜托你帮我照顾她一段时间。”除了林郧阳,他无法相信任何人。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1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