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49寻芳问案

49寻芳问案


  赵霁最初起了南下的念头,是始于一副美人画。

  当时才八月,刚到济州城,出来不过一个多月。十七八岁的少年,纵然生于皇家,心思沉稳许多,也免不了心高气傲的天性。微服私访这种事,历年是按着长幼顺序轮流去的,自幼养在深宫,尊贵无比的皇太子,好不容易等到成年,轮到这次外出的机会,心中总是想做出些政绩来的。他不想把私访流于形式,所以并未在帝京附近多作停留,边走边看,也不过三四十天就走到了千里之外。

  由于要在济州城体察民情,自然要多住些时候,在济州城找了家上好的客栈住下。他完全不必担心饮食起居的安全,因为出宫时就有得力的军药师和医师乔装跟随,侍卫,武夫,奴儿也一应俱全,乍一看就像富人家出游的少爷行队,再加上特军暗中护着,一路几乎都是妥妥帖帖的,就算有些小状况,也不至于太子爷面前来烦心。

  那客栈环境清幽,内里布置也很雅致,深合赵霁心意。房内漂浮着似有似无的怡人香氛,虽然以前从未闻过这种香,但那味道却给人一种放松而愉悦的感觉。房中挂着几幅字画,都不算什么名家之作,却也有着别具一格的韵味。

  作为帝王家的子弟,自小在文化艺术上的熏陶都是很好的,赵霁自然免不了要赏赏字画,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副美人图,一开始只因从未见过绘得如此细致精美的人物画,细细一看,顿时惊艳于画中女子的美貌神韵。饶是出身于宫中,见到的女子都是大家族中精心培养出来的,却也不得不赞一句,那女子实属绝色,五官,肌肤,身段,无一不完美。那周身浑然天成的灵气,仿佛将书中传说的神女具象化了一般。一见之下,以往所有为人津津乐道的美人都变得黯然无色了。

  那画像栩栩如生,看着看着,那如仙似幻的女子就像从画中走出来了一般,发如泼墨,肤赛霜雪,精致秀美到极致的五官,一身清新的浅绿纱裙,腰肢细软,盈盈地站在你面前,用那美丽的浅棕色双眼注视着你,柔和安静如一汪秋水,让人情不自禁地沉溺。

  她温柔地注视着他,诱人的小嘴一弯,一朵笑容似乎就要浮现。赵霁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她的脸,及手的却是画纸粗硬的触觉,这才醒过神来。一看这画,名为“荣府邂逅”,下方还有几行字的小记:

  枢盛历三百一十九年夏,访友荣县府,遇其家中幼姬,美若仙娥,声犹天籁,才情卓绝,方知世间有如此妙女子哉!

  原来,这美人竟是真实存在的。他才成年不多久,由于幼年时体弱,开荤开得晚,其实并不是个重女色的人,此刻却有种强烈的愿望,想将这画中女子占为己有。

  荣县府,这女子是荣县府的!真想去寻她!

  左右都是出来私访,时间还没用完,为何不能去寻她!

  心中有种强烈涌动的兴奋感。他几乎是立刻地,就召了随从进来,吩咐他们稍事休息就继续南下。

  随从们却劝阻了他,按照惯例,一般走到帝京方圆千里的范围就该返朝的,出了济州城就过界了。

  他的太子之位也并非坐得十拿九稳,只不过占了出身的便宜,有个来自第一大世家并且是帝王嫡妻的生母,便把一干兄弟比下去了,但那些人各有才干,又岂会是轻易甘心的。身在那个位上,根本容不得他任性,单单为了个美人南下,必然会在朝中留下不好的风评。一个晚上过后,他就冷静下来了。

  如此,心中刚生出的南下念头便搁下了,但派了个心腹去荣县府打探。不能亲自去寻,并不表示他就放弃了。他知道那美人是有主的,但以他的地位,并不担心美人的主人不把她乖乖献上。

  说来巧合,在济州城待了几日,居然收到特军探查的消息,说近日在琅州城发现了锦苍门门主的踪迹。锦苍门历来是朝廷的心腹大患,却一直无法根除,历届帝王都头疼不已。那历来蜗居老巢的锦苍门门主此次居然出山了,多么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若是能抓到那门主,必然就能对锦苍门造成重创。他几乎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揽住这个大功,那样,微服私访才算得上不虚此行。

  况且,那荣县府,也是在琅州地界,到了琅州,要去荣县府找美人就不过是顺道的事,完全不用担心有人会拿捏此事来弹劾他。

  到达琅州已经是九月,那锦苍门的事情,周折了好些天都没个头绪,赵霁不由有些急躁,为了散心,便决定动身去荣县府,一个月的时间,足够把那美人的来历打听得清清楚楚了。他决定,要亲自去接她。

  ----------------------------时空转换分割线-------------------------------

  那个他一进城就上门来献殷勤的县令让赵霁很反感,实在太不识趣,再怎么说都是微服,居然毫不含蓄地来拜访,道明他的身份,还邀请他去县府住。不过他并不想跟那小官计较,因为实在是迫不及待想去见那位美人。等了一个多月,感觉度日如年。

  对一副画像上的人物有这般的执念,其实是件荒谬的事情,但心中感觉就是如此,他并不想违背。身在高位,世间的珍奇早就看腻烦了,能有件钟爱的物什并不容易,他心里很珍惜此次的际遇。

  早就得了心腹的汇报,那美人的主人是荣县府的学政官员,如今来到留朱街,看到这座还不及他宫殿五分之一的官宅,觉得那等绝色美人,留在这么一个小官手中,真真是暴殄天物。

  此次来只带了四个随从,上前叩门的是军药师。这座宅邸的主人倒不是个简单人物,不仅胆敢给那美人用变装药水掩饰容貌,他布的药阵还让派来探查的特军都中了招。已经派了军药司的人来研究,目前还没什么结果。不过他似乎也并没有太大恶意,只是用药阵来防御宅邸,但凡从正门进去拜访的人最后都没事,想必是进了宅子后用什么办法给解了。据探查的结果,最大的可能就是茶,这家主人有个怪癖,但凡是进过他家家门的访客,都必须喝杯茶再走。碍于此,让他这个皇太子也得屈尊降贵地扮作访客进去。

  听到敲门声,麒麟立刻去答了门,一问,是主人在州城的友人从外地过来,顺路拜访,便开了门把人引进来。

  听到有人来拜访,祈月也从楼上下来。今天不是休沐日,楚聿在学政理事并不在家,她这个名义上的女主人,自然得出来招呼客人。

  一见进来的是五个男人,祈月心里有点着慌,毕竟武力威胁指数太高了,若是这些人不安好心,肯定会很危险。暗道,麒麟今天怎么会这么疏忽,轻易就把人放进来了,她和麒麟都不了解楚聿到底有没有这样的朋友,应该推脱让他们去学政衙门找楚聿才对的。

  交待了麒麟先不急着上茶,问清来意再说。如此,就算他们有歹意,也还能倚仗药阵拖拖时间。

  这群人中领头的却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肤色白净,眉眼轮廓却很深,浓浓的剑眉斜飞入鬓,眼中带着和林郧阳一样的犀利,嘴唇稍微偏厚,一身做工十分精良的米白色锦袍,带着上位者独有的傲气和矜持,一看就知道出身必定很不错。但那少年毫不避讳地盯着她看,让她有些不舒服。

  “请问公子贵姓?”祈月直接问少年。

  “赵。”

  虽然皇族姓赵,但赵姓本身在武陵大陆也是个大姓,因此祈月对这个姓并没有特别的感觉。“赵公子,我家老爷此时去了衙门,中午才回来,公子若是找他,不妨直接去学政衙门,我一介女子,实在不便招待诸位,失礼之处,还请见谅。”她对楚聿以往的事情知道得也不多,要说试探也试探不出什么,还不如直接打发他们去学政,不礼貌又如何,反正都是楚聿的客人。

  少年微微一笑,让他身上那种高傲跋扈之感减去不少,倒显出几分少年人应有的爽朗来:“这倒是不巧,本……公子千里来访,楚兄竟不在家。无妨,那就遣个人去学政报个信吧。”

  说着,就遣了个随从出去报信。

  祈月见他这么配合,似乎也不像有歹意的样子,稍微放下心。

  “秋日赶路口渴,小夫人赐杯茶水如何?”

  “实在是失礼,”祈月歉意地赔了个笑,对麒麟道:“快去给赵公子上茶。”

  麒麟把茶端上来,放到几桌上,祈月亲自斟了茶给他,却见他旁边一随从拿出一根银针,插|入茶水中,放了一会儿,拿出来看了,径直端起茶杯饮下。少年道:“家中规矩繁琐,到外头也放松不得,小夫人莫见怪。”

  祈月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看架势,的确是有家世的人,而且才十七八岁的男孩,说话又是读书人的腔调,应该不至于打坏主意。但那少年一进来就一直看她,总觉得很奇怪。

  “小夫人闺名叫做祈月?”

  这些人,总爱给她冠上楚聿的姓,反而把她的姓名连在一起当做名字了。祈月对这种叫法一直不太舒服,但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倒也不怎么生气,反而有些吃惊,这赵姓少年是如何得知她的名字的。“赵公子如何得知?”

  赵霁并没有回答祈月的问题,只是笑着道:“是个好名字!发音好听,寓意美好,很配你。”

  此时,那试茶的随从向赵霁微微颔首,赵霁又对祈月道:“劳烦小夫人再拿套杯具,若是方便,也给些茶予我几个随从。”

  祈月照着他的话做了,楚聿说过,这药见效的时间很快,再耽误下去恐怕会出破绽。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聚居街区,周围的房子都有人,他们也不至于会做出什么事。

  刚喝完茶,就见被少年派出去的那个随从又进来了,还关上了大门,走过来也并没向少年交待什么,麒麟此时倒很自觉地就向那个进来的随从递了杯茶。

  祈月觉得有些奇怪,不是说去学政请楚聿回来么,怎么这么快就返回了?“赵公子,您的随从不是去找我家老爷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赵霁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祈月,我此番是专程为你来的。”

  “赵公子的意思是……”祈月很疑惑,楚聿的朋友为什么会专程来找她。

  “还不够明白么?我就是为你而来的,找你家老爷什么的,都是借口。我不认识他。”赵霁坦率地道。

  祈月心中有点慌,口中还是镇定地道:“我与公子似乎并不相识。”

  “来日方长,以后你会知道我是谁的。你别害怕,我今天来只是想看看你。”赵霁从祈月的神色中看出了防备,不自觉地放柔了语气道。但他这个年纪和身份,根本没有哄女孩的经验,所以完全不奏效。

  “赵公子既然已经看完了,是不是该离开了?不久我家老爷就该回来了,看到公子恐怕不太好。”祈月一边说一边给麒麟使眼色,希望他能想办法去给楚聿报信或者向隔壁求助。

  麒麟平时都很机灵,可这次他居然像没看到一样低下了头,祈月从他眼中看到了心虚与歉疚。

  他的胆怯让祈月有些失望,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大半年时间,平时也努力为他好,可到关键时刻,他居然如此怯懦。

  “祈月不要装糊涂,我要看你的真容。”赵霁也不跟她绕弯子,直接道。

  祈月惊疑不定,他是怎么知道她易容的事的?而且,居然向她提出这种要求,难道又是一个李佟?“你到底是谁?有何居心?”

  “大胆!竟敢对公子如此无礼!”站在赵霁身边的一个随从闻言立刻沉着脸呵斥道。

  赵霁朝那随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计较,又对祈月道:“别紧张,虽然我现今还不能告诉你我的身份,但我可以保证,决计不会伤害你。今天我只是看看你就走。”强抢民女什么的,说出去太伤名声,他今天回去就让人给她的主人带话,让他明天就把人送来。

  这人理所当然的口吻让祈月越加奇怪,他的意思,似乎之后还会来纠缠?

  “我不明白公子在说什么,但如果公子再不离开,我就要叫邻居过来了。擅闯民宅,还轻薄他人女眷,对公子这种身份,传出去不好听吧?”祈月冷下脸道,其实是威胁,这个少年身份应该不低,像他们这种人,最是在意脸面的。

  原本以为祈月应该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子,看到本人的时候,虽然有变装的掩饰,那双眼睛却还是和画像上一模一样,很是美丽,看人的时候清清柔柔的,却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见她不像以往所见的女子一般唯唯诺诺,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些高兴的,似乎只有这样的特别才能配得上那般美貌。他自己的确来得突然,她这样的反应到也在情理之中。但这并不表示他喜欢她一直犟着。

  “我宽恕你的无礼,快去洗掉药水,不然我就让我的随从来帮你洗!”他带着命令地口吻强硬地道,希望她屈服。

  “赵公子,行凶用强似乎在荒郊野外比较现实,这里是到处是民居,到处是人,我只要喊一声,立刻就会有人过来帮忙的。”

  “呵呵,真是牙尖嘴利,不过我倒也喜欢。”赵霁其实真的不生气,但就是急切地想看到祈月真容,不然也不会亲自来这一趟。给两个会武的随从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立刻冲过去捂住了祈月的嘴巴,另一个抓住她的两只手。祈月完全猝不及防,就这样被制住了。

  “你们轻点,别伤着她!”赵霁见祈月挣扎得厉害,不由喝斥两个随从。练武的人,根本不知轻重。随即又对麒麟使唤道:“你!去给我打水来!”

  祈月原本求助地望着麒麟,此刻见他居然听赵霁的话去打水,心里又是失望又是愤怒,不甘地望着他,可他根本连头都没回。

  见祈月只是望着麒麟离开的方向,赵霁心中有些不满,粗声道:“别看了,他早就是我这边的人了,还指望他来帮你?”

  祈月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她没法说话,但眼中满是疑问。

  “我给他平民身份,他帮我探听消息。”他简单地一句话解释了缘由。

  ……是麒麟出卖了她。原来如此,怪不得赵霁能知道她用了变装药水。心里有种被背叛的难过。

  麒麟打了水过来,仍旧低垂着头不敢看她。其实,他又有什么错,自由平等的身份,对他来说多么重要,哪里是他们这点小恩小惠能比的。楚聿说过,麒麟可能是获罪的大家子弟。他曾经,也是一个和其他人一样平等自由的人,怎么能甘心一辈子做奴隶。所以,换位来想,她能理解他。

  “这奴儿做得不错,居然连做溶解水的药都拿来了。”赵霁随口夸赞道,把瓷瓶里的药粉倒了些在水盆里,待融开,便拿起毛巾沾了水,饶有兴致地要给祈月洗脸。一看祈月嘴被一只大手捂着,那手都占了她脸的一半,“你这样捂着她,我怎么给她洗脸?”

  那侍从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愣在那里,赵霁见状皱眉,然后对祈月道:“你不喊叫招来别人,我就让他放开你。答应就眨眼。”

  祈月眨了眨眼睛。这种情况下的反抗,根本就是徒劳的,他恐怕已经从麒麟那里知道她的真容了,这变装水又还有什么用。身后那个侍从捂得她都要窒息了,她答应还少受点罪。

  赵霁这种人,平日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会给人洗脸,毛巾上的水滴得祈月满身都是,衣服打湿了一大片。

  “你停下,我自己来。”祈月终于受不了他的折磨。

  赵霁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但他的自尊心不容许自己做不好,硬是坚持着给祈月洗完了脸和脖子上的药水,把祈月的衣服弄得完全湿透了。

  看着她露出来的真实容颜,赵霁有些发怔,看了好一会儿,才道:“你果然和画上一样美。”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2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