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65终章

65终章


  祈月感觉到一个重物猛然压在了自己身上,紧接着有一股热流喷在了脸上,她下意识地抬手抹去脸上的液体,一看居然满手的鲜红。血?

  哪里来的血?

  她抬起头,看到一张苍白的脸。楚聿?他的兜帽掉下来了,一头花白的发,生生让整个人苍老了一半。

  一柄利剑从他背后当胸穿过,他的胸口被戳出了个核桃大的洞,鲜血泉涌。

  不远处也是一片凌乱的刀剑打斗声,林郧阳被一群人围住,正奋力想冲过来,却分身乏力。

  身后正提着剑的男子,祈月认识,正是两年前绑架她的顾钦璃。

  “哈哈!顾钦琉,你还是愿意为这个女人去死呢!”他嘲讽地笑着,“看看,你这一头白发像不像五十岁,我的哥哥,你可只比我大了三岁呢。全都是为了她!啧啧,你拼尽性命要扳倒我的时候,她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献媚!”

  他居高临下地睨视着他们,笑得妖艳动人,“才从我手里夺了位,连局面都没稳下来就赶着回来接她,多深情多痴情!可惜啊,还是晚了一步,她如今怀了别人的孩子。这个别人,可不正是你最信赖的好兄弟嘛!”他一脚将楚聿踹翻过来,“我的哥哥,我的天才哥哥!你这辈子活得可真窝囊!哈哈!”

  “住口!”楚聿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没想到吧,你以为你将我赶尽杀绝了,赶着回来找你的美人,最后还是栽到了我手里!”顾钦璃高高在上地道:“哥哥呀,你说我要怎么回报你这份盛情才好?让你看着她死怎样?”

  说着,把剑指向祈月。

  “不要动她……你恨的是我……有什么就冲我来。”楚聿艰难地抬起头,眼中一片暗晦。

  “我是恨你,自从你们抛下我逃出了锦苍门,我就恨毒了你!可如今,单折磨你已经解不了我的恨,真想看看我那目下无尘的天才哥哥痛失所爱的表情啊!”

  “你会后悔的。”

  “我后悔,哈哈……”顾钦璃的笑声戛然而止,双目惊愕地撑大,“淬心针!”

  “……”楚聿默然注视着他倒下,眼中无悲无喜。

  “为什么,顾钦琉,我是你亲弟弟……我才是你最亲的人……为什么……”

  顷刻,人就毙了命,眼睛死都没有合上,始终不甘地望着楚聿的方向。

  祈月呆呆地看着这一出戏落幕,不明白到底是如何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实在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她只记得她在华夏塔看到武陵大帝的札记。

  她再也回不去了。

  “祈月,月儿!你有没有事?”此时,林郧阳已经脱离了包围圈来到她身边。

  “楚聿!”突然,他失声喊道,因为此时他已经注意到了楚聿的伤势。

  祈月这才想起,楚聿刚才为她挡了顾钦璃一剑。他怎么样了?那伤似乎是在心口的位置,流了好多血。

  这个男人,到现在还愿意为她奋不顾身。他总是这样,一次一次不顾性命来保护她。看着他苍白憔悴的脸,看着这灰白沧桑的发,顾钦璃说,这都是为了她。这两年多,他究竟经受了些什么。她明明已经背叛了他,他却依旧如此为她。

  她回不去了,却还有这样一个男人始终在身边。

  “聿哥……”祈月如梦初醒般地呢喃了一声,看到楚聿的伤势,立刻紧张地偎过去,“聿哥,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小月……”楚聿他想挤出一个笑容却完全做不到,可他的目光却还是那么温柔,“你清醒……过来,实在……太好了……”气若游丝,一剑心脏处的重创与发射淬心针消耗了他所有的力量。想伸出手去摸一摸她的脸血糊糊的手,在半途无力垂下。

  “傻瓜!”祈月的眼泪立即掉下来了,她心疼地摸着他溅上血迹的脸,“你这个大傻瓜,我都那样对你了,你何必还对我这么好?”

  “终有……终有一日……你会看到的……不是吗……别哭……我……没事……”他断断续续地道,越来越虚弱,说到最后几个字,几乎听不见了,他抬起一只沾满血迹的手,想去为她拭泪,努力地举了好几次,却最终无力垂下来了。

  “聿哥!楚聿!”祈月失声痛哭。

  已经是第十三日了,楚聿依然昏迷不醒。顾钦璃的那一剑刚好擦过心脏,他失血过多,又伤到了重要的内脏。大夫说,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再醒来,一辈子就这样像个活死人一样在床上度过了。

  “聿哥,聿哥,早些好起来啊。”祈月流着泪,一勺一勺给他喂着药,即使知道对这些药的作用微乎其微,也希望他能吃下去一些。

  这是身为天才军药师的悲哀,为了制药,他从小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身体已经练就得百毒不侵,这是对药的免疫。身体的平衡系统遭到彻底的破坏,免疫了军药,医药也不会再起太多作用。因此,每次受伤,生病,都只能靠自身挺过去,再怎么用医药,痊愈的速度也会比一般人慢上许多,所承受的危险与痛苦自然也就更大。

  “我走不了了,留下来跟你一起过日子。是真的留下来,再也不走了。你高不高兴?你醒过来啊,我一直陪着你。”

  她自言自语般地说着,脸上的笑容温柔而悲伤。

  “月儿,别太难过了,当心身子,楚聿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的。”林郧阳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他小心地劝慰着祈月。这些天楚聿的伤不宜移动,他虽告了假,很多事却需要出去处理。每日一回来,总要来看看祈月,这些天,她一直昼夜守在楚聿身边,在他的屋子里搭了张小床,夜里守着陪着,早晨一睁开眼又开始照顾他。

  林郧阳很担心她累坏了身子,但也无可奈何。只能让人开着温补的食材,每日里劝她多用些食物。那天她在华夏塔晕倒后,诊脉才发现,她已有了一月的身孕。这是他的子嗣。无论她之前到底怎样对他的感情到底如何,如今,已经有了融合两人血脉的子嗣,终会不一样的。

  “不要管我了。”祈月摇头拒绝他的关心,“你不明白,我守着他,他感觉得到的。我要让他知道我多么盼望他醒来,一直告诉他,他天天听着,就会努力康复了。”

  林郧阳无力地叹了口气,走出室内,继续去张罗寻医问药之事。寻访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来医治,希望总会更大些。

  九个月后,祈月生下了一名男婴。

  她如今,已经是一位母亲了。

  看着襁褓里这个幼嫩的生命,祈月脸上九个月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稳婆说,这孩子将来一定能成长为一位俊秀无双的公子,他的鼻子和嘴巴都像极了祈月。陌生柔软的情绪充盈心头,久久不息。

  四年前的这一天,她第一次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睁开眼睛。三年多的抗拒挣扎,幻想一朝破碎,终是累了疲了。

  楚聿依然没有醒来。可她已经决定渐渐融入这个世界。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3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