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云遮,陌上霜 > 第二章 茫茫前路知何处

第二章 茫茫前路知何处


  庄重华丽的昭阳殿里,鎏金仙鹤炉里正燃着白檀香,那细细的青烟,袅袅散着,弥漫在空气里,一整室的幽幽香味。

  阮无双一身软烟绮罗宫装,头簪了琉璃镶金丝的五步摇,随着脚步,珠串璎珞在发髻间微微颤动。她随着侍女来到了殿里。圆月形状的水晶帘外面,站着两整排的侍女,正垂眉敛目地候着。

  才站定身子,皇后身边的木姑姑已经掀了帘子出来了,向她行了一个礼,笑吟吟地道:'二王妃,快请进。皇后正等着呢!'木姑姑原本就是阮府的侍女,当年随当今的阮皇后陪嫁进了六皇子府,后又随阮皇后一起进宫,此时已经是昭阳殿的总管了。

  水晶帘子后面,才是皇后真正的起居之所,但向来只接见亲近之人。此刻,阮皇后正雍容华贵地坐在锦榻上,四名宫女手执羽扇侍立在旁。见了她进来,阮皇后微微地颔首笑着。

  随即摆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几个宫女忙应了声'是',整齐地鱼贯而出。阮无双走近了些,忙要依了宫规,俯首行礼。阮皇后含笑道:'免了吧!你我姑侄,摆什么规矩。'

  亲自下了锦榻,过来牵了无双的手:'来,陪姑姑聊聊天。'刚坐了下来,木姑姑亲自端了茶水、糕点、果脯等过来。将白瓷缠枝描金的茶盏和几个精致的小点一一捧到了锦榻上,这才躬身退了出去。

  阮皇后端起了茶盏,长长的丹蔻手指轻轻地拿起了白瓷茶盖,吹了口气,优雅地轻饮了一小口,方才道:'在王府还习惯吗?'

  无双笑了,回道:'回姑姑的话,还算习惯。'也无什么习惯与不习惯的,只是多了许多杂琐事情罢了,但向来也是有管家、孙奶娘等人出面的,多半都是照府里的老规矩办事。她亦不需操多大的心思。

  阮皇后拣了一个菊花型的点心,递给了她,仿佛漫不经心地道:'那哲儿对你呢?'无双的脸微微红了些,目光却淡然,道:'姑姑心里自然清楚明白的。他岂会对我不好。'

  他若是想要借助于阮家势力的话,自然对她是千依百顺的。但成亲才个把月,百里皓哲每日里要参与朝政,下了朝后也多半是在御书房与皇上及大臣在一起。两人的相处,倒是晚上多些--也说不上是好还是其他。她脸色越发红了起来。

  阮皇后悠闲地啜了口茶,柔声道:'无双,我们阮家人丁一直单薄,姑姑也向来宠你们几个。知道你与一般人不同,性子温柔,从不在意这些别人求之不得的荣华富贵。你这性子若在寻常人家,也是种福气。但你如今嫁哲儿,这性子若是不改,以后怕是要吃苦头的。'

  于她心中,向来她对自己抚养的百里皓庭与百里皓哲都是一视同仁的,也没有什么亲厚,也无须什么亲厚。但如今双儿嫁了百里皓哲,她的心终究是偏了的。

  '就算一辈子做个王妃吧,难保哲儿有一天不会纳妾,男人嘛,哪个不渴求妻贤妾美的。若是你以后坐在姑姑的位置,就会更加明白的,后宫之事,不是你说不争,就能退出的。这些年来,哀家也已经够修身养性了,那狐媚子还不是一样咄咄逼人。'

  阮无双心里清楚,姑姑口里的狐媚子就是现今宫中的正一品淑妃--孟丽华,皇四子之母。自她产下皇子,并册封为淑妃后,在宫中与皇后处处争宠,时时恨不得取而代之。

  她忙劝慰道:'姑姑又何必去理她呢!再怎么得宠,也到了顶了。'皇帝这些年身子日渐衰弱,已经开始不近女色了。任那孟淑妃有通天的本领,也是门前冷落的。

  阮皇后犹在气中,冷冷地道:'无非是欺本宫没有自己的皇子罢了!这些年来,使尽了招数,无非想把本宫弄出这个昭阳殿。斗了这么些年,本宫还不是牢牢地住在这殿里。本宫如今倒要看看,凭她那身狐媚本领,有什么办法让她儿子做上太子!'

  牵涉到宫中隐晦,阮无双无从劝起,只淡淡地道:'我朝老百姓都知道姑姑您贤良淑德,母仪天下,您深受天下百姓的爱戴。这是孟淑妃怎么争也争不到的。且几十年来,圣上对姑姑又宠爱有加,并不因姑姑没有产下皇子而有丝毫的芥蒂。单此一点,姑姑您已经是我朝所有女子的羡慕之人了!'阮皇后好似这才舒心,微微笑了出来。

  忽而,想起一事情,阮皇后端详了她半天,温和地问道:'你如何了啊?也已经成亲一个月多了?还没有消息吗?哀家瞧着,身子像是比以往要丰腴了些!记住,什么事情都小,这替皇家开枝散叶可是天底下最大的事。'

  阮无双一呆,猛地想到一事,禁不住脸色发白了起来。半晌,才呐呐地道:'姑姑--'阮皇后看在眼里,只当她是害羞,笑着温柔地替她拢了拢额边细碎的头发,款款细语:'双儿,姑姑无非是为你好。无论是在王府还是在这后宫,儿子是最重要的。'

  烛光莹荡,从临华殿四周挂着的八宝琉璃灯里照射出来,将整个宫殿笼罩在一层粉色之中,光耀得犹如白昼般清晰。这日是九月九日,宫中举行家宴。大殿里铺了层层的黄缎毡,几案上摆着筵席和层叠的杯盏。

  菜一个一个地由侍从呈了上来。她心思一直转在刚刚与姑姑的谈话里,心里有事情搁着,四周的欢声笑语,飞盏传觞,反而觉得益发难耐了起来。

  百里皓哲看着他妻子,正垂眸凝思,珠串因她的动作落在发髻边上,仿佛带着无限的风情。因靠得近,他还能隐约地闻到她的体香,幽幽的,好似清淡的茉莉。

  他拣了几个菜,接过侍从呈过来的一盅燕窝菊花羹,放到她面前的明黄瓷碟上,低声道:'吃些燕窝吧。'一个晚上下来,没见她吃多少东西。阮无双这才反应了过来,微撇过头,朝他浅浅一笑。那珠珞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滑过乌黑的发丝,在烛光里璀璨荡漾。

  随手夹了一个菜,才一入口,只觉得满嘴都是膻味,胃部一阵翻滚,仿佛有东西要冲吐出来般。她忙用手捂住胸口,想要止住干呕。

  百里皓哲忙用手拍了拍她的背,帮她顺气,急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传太医吗?'语气有些急促不稳。她缓了几口气,这才平静了下来,摇头道:'没关系的,不用传太医了。只是这羊肉味道太腥膻了。我觉得难受得紧......'

  百里皓哲朝侍从摆了摆手,吩咐道:'把这个五绺羊肉丝给撤下去。'侍从应了声'是',忙躬身端了下去。

  第二日,她睡到极晚才起来,百里皓哲已一早上朝去了,近日秋高气爽,人也嗜睡了些。披着满头乌黑的青丝,懒懒地坐在梳妆台前。铜镜里是一张似喜似啧的脸,她盯着瞧了半晌,真的如姑姑所说的丰腴了些,下巴不若以往般尖了。

  转了头,吩咐道:'墨兰,让人去太医院,请苏全鸿太医来一趟府邸。'墨兰应了一声,忙出去打发下人去请。墨竹和孙奶娘正在挑衣服,闻言,已抬了头,问道:'小姐,您不舒服吗?'阮无双看着镜子,怔然不语,许久之后朝着正给她挽髻的墨菊道:'不要帮我簪金步摇了,插一根玉簪吧。'

  苏全鸿很快便赶了过来。在侍女的带领下,穿过花园、外厅到了内室。苏全鸿忙按礼节行了礼:'臣苏全鸿给二王妃请安!'阮无双隔着几层的纱帘,说道:'苏太医,免礼!'说罢,将手轻轻地伸了出去。

  苏全鸿起了身,低着头走到了床边,把手指搭在阮无双温凉如玉的手腕上。内室只站了两个侍女和奶娘,看穿着打扮,地位应不低。仔细一看,才发觉是原来的阮府中人。其余侍女皆远远地站在厅外的门边。

  室内的金丝香炉一缕一缕地吐着怡人香气。其实那炉子里燃的是黄檀香,颇具有凝神定气的作用。

  但苏全鸿此刻却觉得有些心慌意乱,背后的内衫都已经微湿了。过了一会儿,只听阮无双的声音淡淡地响了起来:'怎么?苏太医,本王妃病得很重吗?'苏全鸿忙伏地跪了下来,诺诺地道:'微臣......微臣......'

  只觉纱帘微微舞动,阮无双已经掀了帘子出来。苏全鸿跪在地上,只隐约看到淡色的织金线裙摆随着她的脚步款款摆动。

  阮无双曲身将苏全鸿扶了起来,浅笑着道:'苏伯伯,快请起。你真是折煞侄女了!阮苏两家是多年的世交,你与我父亲又是多年的朋友,从小看着无双长大,何必行此大礼呢!'苏全鸿忙低头,再三道:'臣不敢!君臣有别!'

  阮无双笑了笑,不以为意,朝孙奶娘等人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下去。这才敛了神色,道:'苏伯伯,现在无人。你可以将我的病情告诉我了吗?'

  苏全鸿只觉得全身冷汗淋漓,额头上亦汗渍直冒,微微抬了眼,只见阮无双一对美丽如水的眸子正定定地望着自己。忙垂了眼,呐呐地,极低地道:'二王妃已经怀了身孕--依臣的浅薄医术来看,应、应、应是两个多月的身孕了!'

  空气里很静,很安静,静得都有些毛骨悚然了。似乎连窗外微风吹过叶子,那低低的,沙沙的声音也听得一清二楚。

  那窗上镂空细刻着喜鹊闹春的图案。透过镂空处,阮无双可以看见满园子的菊花,紫白黄红,犹如雨后的彩虹,五彩的缎子,清幽雅致。

  苏全鸿又轻轻抬了眼,看见阮无双正背对着他,一身淡青的缂丝宫装,一头乌发只绾了个小髻,用一根碧绿的翡翠簪绾着,如初雪含芳。

  良久,阮无双听见自己的声音淡淡地响起:'苏伯伯。你肯定是搞错了。本王妃只是进门喜,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而已。是不是?'

  语气极淡、极轻,但听在苏全鸿耳中,却如暮鼓晨钟,还是不由得一凛。长年行走于皇亲国戚之间,对种种隐秘丑闻或多或少都有耳闻,忙回道:'是!是!微臣医术浅薄,是臣弄错了。'

  忙整了整衣冠,跪了下来,行了一个大礼,大声道:'微臣恭喜二王妃,贺喜二王妃,二王妃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阮无双唤了一声:'来人!'墨竹、墨兰已经推了门进来等候吩咐。阮无双一笑,道:'取十锭金子过来!'

  转头朝苏全鸿柔声道:'苏伯伯,以后还有地方要你多多帮忙了!'苏全鸿忙恭敬地道:'二王妃如有用得着老臣的地方,老臣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目送着苏全鸿走出了门口,阮无双已软软地跌坐在了锦榻上,心跳如雷,手脚冰凉,全身无一丝力气。

  此时当真是骑虎难下了。蓦地浮现出了百里皓哲的脸,星目朗眉。自成亲这一个多月来,他虽然公务繁忙,但还是体贴有加。虽然婚前从未好好见过面,但两人相处也算相敬如宾。如今却换得如此田地......

  孙奶娘端了碗补品,轻轻走了过来,道:'小姐,这是苏太医嘱咐吃的补药!'她斜卧着,懒懒地道:'你放着吧!'

  看来苏全鸿已经诚心愿意帮她遮掩了。要收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把自身的秘密泄露给他。让他清楚明白,知道了这个秘密,已经是同路人了,要不双赢,要不就是你死我亡。怀孕这种事情,身为太医院首医的苏全鸿,只要略略耍耍手段,就可以将月份遮掩过去的。他无非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

  而要敢与她阮无双作对,不看她两个驸马哥哥,不看她身为当朝宰相的父亲,也要看看当今的阮皇后和阮家的势力。苏全鸿向来是个聪明人,他又岂会不懂这个道理。一点即通啊!就这么顺水卖她阮无双一个人情。若她没有猜错的话,苏全鸿现在应该去向二皇子百里皓哲以及圣上和皇后贺喜了。聪明的臣子懂得该做什么的时候就去做什么!

  偌大的房间内,静寂无声。除了檀香味道外,多了一种清冽苦涩的药味。她猛地坐了起来,慢慢地走到桌边,静静地看着药碗。乌黑如墨的药汁,正淡淡地散发着热气。

  许多的画面在阮无双的脑中闪过。姑姑的话语就如同刚刚说过般,响在了耳边:'无论是在王府还是在这后宫,儿子是最重要的。'

  她听得懂姑姑的话外之音,若没有产下儿子,无论夫妻如何和睦,在接下来的日子,则永远是处于被动挨打之地的。宫中群妃争宠和一般府邸的妻妾争宠其实说到底也是一样的,都是手段尽出,不夺个你死我活,绝不罢休。

  良久,她才端起了碗,一饮而尽。满嘴的苦涩!她已经无路可走了,进亦难,退亦无路。

  门'吱'一声被推开了,有脚步声渐渐传了进来。她依旧躺在榻上,正有些朦胧间,还以为是墨竹等人,只懒懒地开口道:'不是吩咐不许人打扰吗?'半天没有人应声。她这才觉得有丝异样,蓦地转过头,只见百里皓哲正站在榻边。

  从来没有在府邸的这个时辰看见过他,禁不住有几分讶异,竟然比估算的还要早回来。只见他坐了下来,阻止了她想起身的动作:'不要动,小心身子。'苏全鸿果然是个聪明人,跟她所料的一丝不差。

  她浅浅一笑,低低应了一声。此时正值秋日的午后,太阳斜斜地透过窗子里镂空的纹路,在整个房内荡漾开来。他一身杏黄的朝服,头戴了紫金冠,正含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仿佛带着无尽的喜悦。

  '奶娘,把这些东西都撤下去。'阮无双头也没回地道,自有身孕以来,每日里大补小补不断。如今只要一闻到气味,几乎可以分辨出是什么补品了。

  孙奶娘瞧了一眼侍女手上的白玉盅,呐呐地道:'小姐,这是皇后娘娘赐的上好血燕窝,养颜补身的!'阮皇后知道无双有孕后,派了内侍过来,赏赐了许多鹿茸、燕窝、雪莲等珍贵药材补品。也传了话,要她好好照顾身子。

  阮无双放下了手上的书,懒懒散散地道:'撤下去就是了。'人是越来越倦了,加上到了冬日,动也不想动。

  奶娘劝道:'小姐,多少吃点。你看你身子单薄的,哪里像有几个月身孕的人?'小姐平日里极少吃补品,只偶尔在太医嘱咐下吃一点补药,就算她天天说破了嘴皮子也没有半点用。

  阮无双扶着腰,在墨兰的搀扶下,慢慢地起了身,道:'你们都退下吧!'她现在已有五个多月的身孕了,但因腹中胎儿还小,所以肚子没有显得特别大。但终究是相差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若是不加以小心,怕是会出纰漏的。安胎药吃些无妨,但补品还是尽量少吃些。有些东西,不得不防。就算是为了自己,为了家族,也当小心些,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啊。

  房内燃着几个松香碳炉,熏得房内暖意如春。肚子越来越大,睡觉的时候也没法子睡稳了。每日里他都睡在边上,想翻个身也不容易。想以前两个嫂子怀孕时,哥哥们都会与嫂子分房睡的。连奶娘也在她耳边嘀咕过,一般的府上,若是妻妾怀了身孕,都是要与夫君分开睡的。

  睡意渐渐袭来,她迷糊地想着:'是否找个机会说一下?'她与百里皓哲之间,也算得上相敬如宾。成亲到现在,还是和睦的。他在朝中为父皇分忧解劳,她则打理府邸琐事。就像自古以来男女之职责般,男的在外开拓,女的则负责在男的身后照理好一切。

  只是,这中间究竟有多少男女情爱成分,她真的说不上来。他应该是世人所说的美男子,俊眉朗目,气度不凡。对她也是体贴有礼的,对府邸之事情,向来尊重她的安排,从不干涉过问。但她总隐约觉得模糊,总分辨不清楚。或许她心里有疙瘩,所以总觉得无法接受。她的态度,或许是温柔的,别人看着总认为是贤惠的,但她清楚明白,这温柔里,包含了许多的冷淡和漠然。

  日光灿灿,从老树枯枝间散落。整个太掖池的湖面犹如一面打磨光滑的铜镜,随风而过,波光闪动,一片粼粼。她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过湖面,定格在对面的某一处。皇宫内院,层层叠叠,俱是亭台楼阁。

  不知站了多久,身后响起了温和的声音:'弟妹,好雅兴啊!'阮无双转了身,身后的侍女早已齐刷刷地跪下了,按了规矩微微俯身行了个礼:'给大皇兄请安!'此是去皇后所住的昭阳殿的路上,进宫这么多次,倒是第一次在御花园碰到百里皓庭。

  百里皓庭负手而立,看着远处道:'此处阴寒,弟妹有孕在身,切勿受凉!'

  阮无双低垂着螓首,道:'多谢大皇兄关心。'又问道:'皇嫂的病可好些了?'大王妃刘曼,乃老兵部尚书之女,与百里皓庭成亲数年,身体一直不好,缠绵病榻,她也只在皇家大宴上见过一两面而已。

  百里皓庭道:'还是老样子。吃了好些个药,总不见好。'顿了顿,仿佛有些漫不经心:'二弟怎么没有陪着一起来?他的性子向来傲气,弟妹切记平日里要让着他些!'

  他傲气吗?她似乎从来未觉得过,但还是应了:'是。'平日里他就算回到府邸,也多半是在书房与谋臣一起的。对她,似乎也没有表现过。

  她正要告退,只听百里皓庭道:'弟妹可是去向母后请安?我也正要前去母后寝宫,一起去吧!'

  进了昭阳宫的大殿,百里皓哲已经在殿里了。阮皇后穿了貂皮镶边苏绣凤尾裙,端坐在榻上,见了两人进来,笑意绵绵:'庭儿也来了!'

  百里皓哲站了起来,行了礼:'大皇兄!'殿里燃着熏香碳炉,很是暖和。阮无双一条绛红的织锦貂皮披风围住了日渐丰腴的身子,只微微露出脸上雪白的肌肤,看在百里皓哲的眼里,仿佛是和田美玉,莹莹般生光。

  百里皓庭下跪行礼:'儿臣给母后请安!'阮无双一进大殿,两个宫女已上来,帮她解开了披风。也准备要下跪。阮皇后连连摆手:'免了,免了。只要你们心里有本宫这个母后,本宫也就安泰了。都坐下吧!'

  这时,宫女已经捧着托盘,把热腾腾的茶盏呈了上来。阮皇后轻啜了一口,这才关切地问道:'王妃的病可好些了?'百里皓庭道:'回母后,前几日吃了母后赐的千年人参,已好多了!曼儿说等过几日再好了些,就进宫给母后请安!'

  阮皇后盈盈笑意从嘴角透了出来:'那就好啊!再过半个月就要过年了,到时候宫中家宴,曼儿能陪本宫这个老婆子说笑一下,解解闷就好了。不用给请安了,天寒地冻的!受了凉就不好了。'百里皓庭连连应'是'。


  (https://www.biqwo.com/dudu/82/82073/420904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