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学习饲养病弱美男 > 第1章 红果果的嘲讽

第1章 红果果的嘲讽


秦喻单肩背着包,瞥了一眼公寓门口花盆里不翼而飞的栀子花,两眼一眯,嘴角斜斜勾着。

        他拧开门把手,看也不看客厅里端坐着的人,旁若无人地经过坐在茶几边眸色深沉的庄雅。

        “你站住。”

        庄雅握着栀子花枝,凝眉盯着他的一举一动,面露不愉之色。

        秦喻好似没听到一般,脚步不停地上楼。

        “秦喻!我在跟你说话!”

        庄雅压着嗓子,低低地吼声中掺杂着显而易见的怒火。

        秦喻终于顿住脚步,无辜地偏头俯视她,哼哼笑了起来。

        “我不叫秦喻。”

        他看着对方怒气冲冲的模样,淡淡地低垂着眼。

        “我叫不可理喻。”

        庄雅眼睁睁看着他缓步走出自己的视线,修剪得齐齐整整的指尖死死扣着手心。

        秦喻回到屋里,随手从书包夹层抽出个手机,就把整个书包扔到床上。

        他坐在凳子上,身体懒散地靠着椅背,举起黑屏的手机发呆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按开了电源键。

        手机屏幕蓦然亮起,只有两条孤零零的短信挂在上面。

        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手机解锁后,进入信息界面。

        “你妈跟我说你数学成绩不升反降,我思来想去,你平常学习也很用功,想来是家里王姨打扫卫生时对你干扰太大,就给家里重新联系了一个手脚麻利的阿姨,过两天会正式到家里来。”

        “我新投资了一家主攻深度伴学全息投影的新公司,或许可以在你的学习上有些启发。我已经让技术部门在你的手机上下载好了,可以直接使用,希望你能好好把握机会。”

        秦喻死死握着手机,两眼瞪得干涩发酸,还一个字一个字把这条短信从头到尾咬着牙通读了一遍。

        读完了,他便扯着嘴角,讥讽地将手机抛到书桌上,疲惫着揉捏鼻梁。

        揉了一会儿,秦喻不动了,他抿着唇,忽然伸手把手机从书桌上够回来,翻到联系录里不费吹灰之力地从一排相同的名字里随便点了一个。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起,那头传来了温和又熟悉的声音。

        “小秦——”

        秦喻心中猛的一抽,尽量平稳声音说道:

        “王姨,他说你……走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顿,略带苦涩地说:

        “小秦你也别担心了,你王叔的事儿啊,有你王姨来想办法。医生也说了,你王叔的病已经有眉目了,估计很快就会好的。”

        “倒是你。王姨也没陪你多久,你又要换保姆,你自己注意点儿,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像之前那样,连自己发烧了都感觉不到。”

        秦喻瘫在椅子上,轻轻“嗯”了一声。

        “小秦啊,听王姨一句劝,他毕竟是你父亲,父子之间有什么是说不开的?”

        “王姨。”秦喻打断了她的话头,露出几分疲态,“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转移了话题,避而不谈那个男人。

        “很抱歉,连累你了。”

        王姨识趣地不再提及他,转而安慰他:

        “小秦你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人为了工作,走走留留的很正常。”

        “嗯,王姨,你也好好照顾自己。”

        秦喻没什么兴致地又寒暄了两句后,才挂断了电话。

        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刚按灭的屏幕重新又亮了起来,一个虚幻的人影陡然出现在眼前。

        秦喻被这个陌生的投影吓了一跳,瞪着眼睛好奇地打量他。

        他似乎是完全按照真人比例来制作,就像一个身材高挑的男性站在他桌子上。秦喻比划了两下,判断不出到底是谁高,反正绝对不下于一米八。

        向上看去,那是一张标准的漫画脸,漫画他也看过,但是突然把漫画里的形象完完整整呈现在现实中,他只觉得极其别扭。

        再往下看,这人眉眼舒展,嘴角微微含笑,穿着一身白色猫猫的卫衣,看着像是从某个养成游戏里走出来的可攻略明星。

        “你不会就是他说的深度伴学全息投影吧?”

        秦喻盯着他,眼中带着些许赞赏。

        “背后公司挺会抓人眼球的。”

        很快神色之中又流露出几分疑惑。

        “不过为什么是男的?”

        这就好比直男玩养成游戏收集帅哥一样古怪。

        “我叫许述,许愿的许,叙述的述,是初代虚拟伴学形象,不可变换挑性别的。”对方笑着说,“很高兴……”

        说到一半,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身体一阵晃动后,从桌子上跌了下来。

        秦喻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他,却和他穿臂而过。

        “你怎么了?”

        秦喻放下手臂,看向地上的人,问道。

        许述深吸一口气,坚/挺地保持笑容,等到他迟迟起不来,只能倒在地板上发抖,很快黑着脸咬牙道:

        “刚刚接收到一些资料——你数学、可真够好的。”

        秦喻微微挑眉。

        “大数据这么高效?我的资料你们已经全知道了?”

        许述见自己实在起不来,所幸就赖在地上躺着,侧身撑着脑袋看他。

        “只有你的数学学习情况而已。”

        秦喻闻言,扯着嘴角冷冷地瞥向他。

        “怎么?既然已经查到了还不赶紧跟他汇报?来找我有什么用。”

        他冷笑一声,补充道:“对了,别忘了告诉他,我数学不好从来不是别人的原因,让他少给别人扣帽子。”

        许述半点不介意他不善的态度,扬着头一瞬不眨地瞧着他,一番暗暗的眼神较量,反倒让秦喻先败下阵,忍不住撇过脸。

        许述这才满意地笑道:“我可不是来查你的。”

        他右手在嘴边握拳,忍不住咳了两声,喘了口气才幽幽叹道:“你这数学……”

        秦喻不耐烦地打断他。

        “没必要再一次告诉我我数学有多烂。”

        许述点点头:“看来你也知道。”

        秦喻:“……你如果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的,麻烦滚。”

        许述顿时在地板上躺平了,挑衅地冲他挤眉弄眼。

        “你能让我起来就行。”

        秦喻看着他,默默从身后拿出了手机,露出了桌面上明显的卸载二字。

        许述霎时回光返照似的坐了起来,一边嚎道:

        “喂喂,别这么绝情嘛,好歹也是我的命根子。”

        “我看你这么活蹦乱跳,鱼跃龙门想必也不在话下。”

        许述捶了捶胸口,顶着秦喻无语的眼神,脸不红心不跳:“世间万物,各有各的职责。跃龙门那是你的事,我只负责当棵安静的树。”

        “……”秦喻微眯着眼,不善地盯着他,“谐音梗都会,现在的养成游戏对话已经做的这么灵活了?”

        许述如同看山顶洞人一样盯着他。

        “元宇宙都出来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秦喻不再说话,不明心思地望着他,也不知信了没信。

        许述见他满脸防备,起身飘到了他床上,盯了他的书包好半天,也没看出什么花来,便督促他:

        “快写数学作业,再不写,我就要变成数学西施了。”

        秦喻饶有兴致地撑在桌子上:“那你正好可以安静一点。”

        许述不可置信地转过身,脸上仿佛写满了委屈二字,对上他的眼神语重心长地教导道:

        “鱼鱼,作为新时代好青年,你要有一个‘爱护树木,人人有责’的心态,时刻牢记帮助国家建设生态保护工程是每个人的职责。”

        秦喻上下打量他一番。

        “看你也不需要。”

        许述连忙捂着胸口,一副重伤不治的样子,颤抖着右手伸向他:“别这么说——鱼鱼……我怕是……”

        “不许说!”

        许述被吼得吓了一跳,满脸惊诧地望向低着头的秦喻。

        秦喻手心死死扣着桌沿,眼神冷冽地瞪着许述,见许述呆呆地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他狠狠闭上眼,深深吐出一口气,才哑声道歉,重新睁开眼,慢慢朝他走了过去。

        ““抱歉,我去写作业了。”

        秦喻走到他面前,从他身边拽着书包一用力就扯了过来,单手提到身后挂着,脚一勾,托着椅子一阵摩擦,又坐到了书桌前。

        他打开书包一阵翻找,拿到某一本的时候顿了顿,还是把这本习题册拿了出来。

        许述坐在书桌上,看着他迟疑地拿出这本数学的习题册,忽然按住书封,见秦喻真的停下翻页,便犹豫地说道:

        “你不想写就别写了,反正晚自习都写完了。”

        秦喻看了他一眼,还是把习题册从他手底下抽出来,说道:“还有点没写完。”

        他缓缓翻开,露出了一片红的书页。

        许述看着他的作业本,忍不住轻咳了两声。

        秦喻瞥了他一眼,默默看向手中的题目……

        然而没看一会儿,他的额头一突一突地跳。他烦躁地撸了把头发,深邃的眼神移向许述,见他百无聊赖地盯着他写作业,自己在一旁发呆,不禁扯话题问道:

        “你们这个软件怎么用的?”

        许述没料到他会问这个,怔愣了一会儿,才老实回答道:

        “最基本的健康值是由努力程度、作业质量和考试成绩决定的,其他功能不可剧透,要由服务对象亲自挖掘。”

        秦喻又问:“考的……真的很差呢?”

        许述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反而低下头,秦喻秒懂地补充道:“告诉我实话。”

        许述这才小心翼翼地开口:“会……消失——事实上就只是用户失去了这个伴学形象,也不是什么大事。没有诱惑力的养成形象自然会被替换掉,等待下一个合口味的用户。”

        秦喻点点头,不再问话,低头继续看数学。

        许述背靠着墙壁,却有些受宠若惊地问:“你是——不希望我被换掉?”

        秦喻头也不抬,轻飘飘回了句:“倒也不是,活着就行。”

        “……”突然补肝动了。


  (https://www.biqwo.com/dudu/87707/87707790/3185243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