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宅旧梦 > 第九章 谋杀

第九章 谋杀


  一晃过了三日,这三日似乎秦墨阳也慢慢接受了现状,不再像刚开始似得寻死觅活不吃不喝,只是整个人渐渐地沉默了下来,像是下了什么决定。

  林墨却是无聊了,秦独幽每天只是准时的来看她一眼,连茶也不请她喝了,转了三天,除了看到姐妹情深,父女情深之类的感人画面再无别的,整日飘荡在这座雕梁画栋古香古色的大宅子里,看着处处皆风景,只可惜了不能把自己心爱的莱卡一起带来。

  三日之后,天还没亮,几个丫鬟就将秦墨阳从柴房扶了出来。伺候着洗了澡,更了衣。一个丫鬟拿着篦子走来,小心翼翼的帮她梳理着头发,模样有些面生。

  “小蝶呢?”秦墨阳话问出来的时候忽然感觉心被揪了一下似得,酸酸痛痛有些难受。

  小丫鬟的垂下手低着头惶恐的回答道“回小姐,我新来不久,不知道小蝶姑娘……”

  看着小丫鬟惊慌的模样,秦墨阳心中便知道了答案,把她偷偷放出去与人私奔,怕是不被活活打死,也得落个终身残废的丢出去吧。

  想想小蝶从小被买来林家。在自己身边伺候富哦您,情同姐妹,如今却落个如此下场,不由得悲从中来,眼泪瞬间就决堤了。

  小丫鬟看着秦墨阳哭起来,立在一旁,更是不知所措。

  一个穿着琥珀色绸缎华服的妇人走进来。小丫鬟刚要施礼问好,就被妇人制止了。接了丫鬟手中的篦子,向小丫鬟摆了摆手,示意她下去。

  “今儿就是墨阳大喜的日子,这是哭什么呢。”妇人挑起墨阳一缕长发,细细的梳起来。

  “嫁人?”秦墨阳转向妇人,吃惊的张了张口。

  “是啊,墨阳还不知道吧,老爷替二小姐定了门好亲事,那户人家虽不富裕,却也是个本分人家。”

  “爹倒是疼我,这么短的时间就准备好了婚事。”秦墨阳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转过头去。

  “你就别生你爹的气了,你知道的,他这么做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二姨娘说完又觉似乎有些不妥,看着秦默然冰冷的小脸,果然是踩到了她的雷区。二姨娘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从手腕上取下一只镯子,放在帕子里捧到秦墨阳面前。

  “这个缅玉镯子是我嫁到秦家时的陪嫁,自嫁到秦家这么多年,我也没生个一男半女,看着你们姐妹俩长大,觉得你们就像亲生女儿一样。你今儿要嫁了,这个你若不嫌弃,就算是姨娘给你的嫁妆吧。”

  林墨看着那一半紫罗兰一半帝王绿的镯子,这不正是自己手上戴的这个。秦独幽那么疼爱这个妹妹,又怎么就将自己妹妹的东西交给自己呢?

  秦墨阳看着二姨娘没说话,眼里却泛起了涟漪。母亲去世的早,这么多年也一直是二姨娘照顾他们,在秦墨阳心中早就把他当做了母亲。

  二姨娘笑着将镯子套在秦墨阳手上,拍了拍她的手。又拿起篦子,转到她身后。

  “你姐姐也快来了吧,这几天为了给你做嫁衣,天天熬夜。总是觉得做的不够好,改了又改。”

  说话间秦独幽就推门进来了,看着憔悴的姐姐,秦墨阳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墨阳的嫁衣,怎么做都觉得配不上她。”身后一行小丫鬟捧着凤冠霞帔,次第进来站好。

  秦墨阳移开目光,看着面前的镜子,缓缓说一句“姨娘,待会你帮我梳头可好。”

  二姨娘点了点头,颤着声应了句“好”。

  小丫鬟们伺候着将嫁衣穿好,又拿出胭脂水粉给施了个妆,本来就年轻秀美的脸,如今更显得娇艳欲滴。

  秦墨阳坐到梳妆台前,缓缓闭上眼睛,嫁谁又何妨,终归人生如大梦一场。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二姨娘边梳着,边讲着祝福的话。最后又将如瀑的长发拢上去,结成一个髻。

  天已大亮,媒婆进来催促。

  “姐姐,我嫁人以后,就很少相见了。你要好好保重。”说着便戴上凤冠,盖上盖头,由媒婆牵引着走了。

  看着妹妹渐远的身影,秦独幽不由得感到一阵失落。最后一日,妹妹竟然只和自己说了一句话便走了,许是怕说出什么姐妹二人都会伤心,于是选择沉默吧。

  秦墨阳嫁的匆忙,秦家也没想着太过张扬,坐在花轿里的秦墨阳,终于忍不住心中的难过和委屈,不知不觉竟然哭着睡着,半醒半梦中感受着脚下的路程,爹爹当真是把自己嫁的够远。

  林墨也是一直跟着,看着这时城里城外,一时感慨万千,果然是百年一梦,就连旧址上的房屋几经变迁,变成了认不得的模样。秦独幽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林墨旁边,在林墨正失神的时候开口“玉片在这里有个裂口,你要小心。”

  林墨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一阵眩晕,好像被吸入了一个漩涡,身体像是不停的被撕扯着,好像随时会碎掉。在自己觉得快要死掉的时候,一双手将她抓住,使劲的拖走。林墨毫无意外的又昏死了过去。

  一曲《良宵引》,清风入弦,绝去尘嚣,在万籁俱寂的夜色中响起。

  林墨用手支着地面爬起来,却觉得浑身不舒服,灵魂也会有痛觉么?难道是离开那该死的过往?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一幅美人抚琴的场景,林墨又躺在地上,若不是在这回忆里,只有林静那样的灵异体质才能看的到秦独幽。

  想到这里,想想还不知道林清和林静这几的状况,林墨感觉更烦躁了。费力的坐了起来,看着安静分秦独幽,没好气的问“不是说不会死的么,那刚刚是怎么回事?”

  “我提醒你了”秦独幽还是如往常一样,看也不看林墨。

  林墨回忆了半天,好像在被卷入漩涡的前一秒秦独幽是说了一句什么。不过林墨哪知道怎样躲避。“那也算是提醒啊,压根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吗。”林墨不满的抱怨。

  “那是你自己的事。”

  林墨有些懊恼“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该死的记忆。”

  “待看完记忆。”

  “难不成要这样一点看下去,能不能快进?”

  “不能。”

  林墨觉得在这么谈下去迟早会被这个傲娇的大小姐气死,于是选择了重新躺下装死。

  “这里已经接近的记忆的尽头,所以会有些混乱。在这里你可以休息一下,对你恢复有好处。”

  终于要结束了么,伴着秦独幽如诉如泣的琴声,林墨闭上眼睛。果然如秦独幽所讲,在这里可以休息一下,昏昏沉沉中有许多画面闪过。好像看到洞房花烛夜,秦墨阳冷冷的拒绝了新郎。好像看到秦墨阳与母子二人如陌生人般相处,好像还有很多看不清的人闪过。林墨很努力的想看清,却依然看不清楚。

  好半天林墨睁开眼睛看不到眼前纷乱冗杂的一切。也没看到秦独幽,只在夕阳的映照下看到一个建筑简陋的村庄。

  林墨飘荡一会儿,朝一座有些眼熟的房子飘过。房子新建不久,虽然不大气,但也是干净利落,在村子里算得上豪宅了。

  林墨刚靠近些,就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声音听起来,似乎,还有些耳熟。林墨赶紧飘了过去。到了就发现秦墨阳躺在床上,肚子已经很大了,陪嫁的丫鬟慌忙的指使着一个男人去找稳婆。

  林墨忽然有些期待,这算得上是这段回忆中唯一的好事吧。

  婆婆走过来,看着痛的死去活来的的秦墨阳,一脸漠然。看样子早已经知道这个孩子并非自己的孙子。即便秦家给儿子置了宅子,买了好些地,老人家还是觉得耻辱吧,原来所谓的秦家二小姐有病是假,秦家二小姐有孕才是真。

  看着出去的男子,也是一脸淡然,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些画面,这男子也必是恨透了秦墨阳吧,或许,巴不得这孩子生不下来呢。或者,巴不得这个秦家二小姐也死了,自己好再娶一个好人家的姑娘。

  秦墨阳阵痛了几次,农历四月初的天气有些微凉,秦墨阳却一身湿透的倚在丫鬟的怀里,小丫鬟一脸焦急,一面忙着给小姐擦着身上的汗,一面催促着始终无动于衷的老太太。这男子请稳婆的都快去了快两个时辰了,却还不见回来。

  林墨转身便飘了出去,做灵魂的好处除了飘的快,还有一点就是感知能力超强。不一会儿,林墨就找到了男子所在之处。竟是就躲在自家的屋外。

  “你听这声音,她自己能生出来么”男子问道。

  “你家那位我见过,体格瘦弱,又是头胎,难能那么好生,这不就没力气了。一会儿估计就要昏死过去。”

  “那好,我们过会再去,你确定这样能造成难产致死的假象。”男子焦急的问。

  “错不了,我老婆子接生这么多年,听声就知道哪个好生哪个不好生。你家媳妇儿这就快没力气了,一会儿准是生不下来,再这么耽误一会儿,母子都不保了

  “哎呀~罪过啊,罪过。”稳婆一边双手合十,一边低头看着男子手中的银票。

  男子大方的一推“不过是超度两个早就该死之人,菩萨会饶恕你的。”

  稳婆一边应着“是是是”一边两眼放光的从男子手中接过厚厚的银票揣在兜里。

  林墨虽是猜到了男子憎恨秦墨阳,却没想到恨的如此之深。不是说老实本分人家么?怎会有如此狠心呢。也许是时代造就了根深蒂固的观念,也许是在环境改变后人就会失了本心。看着那一沓银票,林墨觉得有些心寒。

  将至深夜时,稳婆才和男子才装作急匆匆的赶来,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秦墨阳,两人使了个眼色。稳婆便不耐发的挥手驱赶。“男的留下来帮忙,其他人都出去。”丫鬟只好在门口等着。然而好半天过去了也没听到动静,心里越来越不安。

  两人在房间忙活了半天,才招了丫鬟进来。只见秦墨阳肚子依然高耸,面色苍白,毫无生机。

  “唉~你知道,这里路途遥远,虽然我们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但还是晚了,本来胎位就不正,再加上耽误的久,如今……”稳婆顿了一下。“如今母子双亡,还请各位节哀顺变。”

  男子用袖子掩了面,假哭了几声,老太太也故作伤心的拉住要扑上去的丫鬟。

  “你快去通知亲家公,说我们对不起秦家,没照顾好墨阳。”

  小丫鬟抓住秦墨阳冰冷的手,又探了探她的鼻息,倒像是真的已经死透了。看着失魂落魄的小丫鬟,众人便推搡着上了门口的接稳婆用的马车。

  看着丫鬟走远了,三人长舒一口气,相视一笑。


  (https://www.biqwo.com/dudu/89/89894/469611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