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庭 > 第 4 章

第 4 章


  天将晚不晚,院子里光线朦胧。秾华站在台阶上迎候,不久见一个小黄门挑着香炉进了苑门,琴台公主尾随其后。出行倒没什么排场,不过带了两个侍女,看见她,遥遥冲她颔首。

  那位公主很年轻,照模样估量,应该比她还略小些,生得匀停秀丽。穿一件云雁细锦衣,如意月裙上栓着禁步,每迈一步,玉环珍珠相扣,簌簌作响。到近前,仰脸笑道:“不请自来,还望长公主见谅。”

  秾华客套道:“哪里,贵客驾临,有失远迎了。我本想换了衣裳去拜访公主,不想公主却先来了。”退后一步回身比了比,“公主请。”

  琴台公主一笑,白洁的牙泛着微微的品色,嘴角有细小的梨涡,衬得那五官生动异常。提裙上台阶,见她错后了,探手来搭她腕子,娇声道:“我一见长公主就觉得亲切,敢问长公主多大年纪?咱们两个一般大小罢!”

  秾华引她坐下,牵了袖子亲自为她斟茶,应道:“我大约年长些,今年十六了,公主呢?”

  琴台公主掩口笑道:“咱们公主来公主去的,无趣得很。我闺名叫持盈,今年十五。绥国和乌戎一向交好,今日有缘和长公主相见,若长公主不弃,咱们姊妹相称罢。我从来没有出过乌戎,这回离乡背井,心里也没底。倘或能和长公主亲近,就算入了禁庭,也不愁没人做伴了。”

  女人交锋,软刀子来去,当提防还是得提防。不过见她灵动可爱,秾华不觉得反感,便亲亲热热携了手道:“我正求之不得呢,怕进宫后没人说话太寂寞,如今有了伴儿,这下子放心了。我虚长一岁,就卖老做阿姊吧!”

  她抚掌道好,“我在乌戎也有几位阿姊,彼此感情很好。只因她们年纪都不合适,最后挑了我来和亲。”她压着嗓子在她耳边说,“不瞒阿姊,我并不情愿来这里。无奈我阿娘逼得紧,我不答应便在我床前哭,说了一堆民族大义的话,我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上了牛车。阿姊呢?也是家里逼着来的么?”

  秾华心里知道,她此来其实是为探底,既然要打擂台,总得先摸透敌人的斤两。她在绥国的情况,她不可能不知道。半道上做了公主,被匆匆送到大钺来,再问是不是情愿,岂不多此一举?

  她笑了笑,“女子婚嫁从来由不得自己,愿与不愿,其实不重要。”

  持盈听了沉寂下来,点头道:“也是,既这么就不说了。”换了个轻快语气,颇有些得意地邀约,“我随车带了好些小玩意儿,皮影呀、双陆呀,还有鹤格1,回头有了空闲咱们一处顽。”

  她看上去还是小孩子脾气,这样的性格和长相,想来大受男人欢迎吧!秾华羡慕她纯质,可惜各为其主,否则真可做密友。

  持盈见她话少,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问:“阿姊平日做什么消遣?我在乌戎时不成器,和宫娥打马吊被活捉过好几回。阿姊斯文人,必定每日读书做女红罢?”

  秾华笑道:“也不尽是,偶尔自己演傀儡戏,玩皮影什么的。”

  “那好极了,咱们两个凑在一处还能演一台戏呢!”她喜笑颜开,因人生得娇小,坐在官帽椅上脚尖还未及地。腿荡啊荡,裙子没过脚背,飘飘然扫过青砖。挨过来一些,细声问,“阿姊以前听说过官家么?不知官家长得怎么样。”

  听自然听说过,一国之君,桀骜又残忍,总归生了一副刻薄的面相。她想起宴春阁午后做的那场梦,那个朱红纱衣的人到现在都叫她心生恐惧,也许殷重元就长得那样吧!

  她慢慢摇头,“我听我孃孃零星说起过一些,究竟如何,不得而知。”

  持盈端起茶盏抿了口,眼波从碗口上方漾出来。润了润嗓子,复又把盏放回香几上,“我听说官家不爱说话,我常想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如何治理国家呢,言官顶撞他,他怎么反驳?难道写下来么?”

  秾华笑道:“不爱说话罢了,又不是哑巴,别人骂他还不知道回嘴么!我看大钺在他治下富庶得很,想必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持盈笑吟吟望着她,“阿姊喜欢官家这样的人么?你说官家会选谁做皇后?”

  她倒是不带拐弯,秾华一下子被她问住了,含糊道:“谁做皇后,真说不好。倘若官家册封的是妹妹,我日后便要多仰仗妹妹关照了。”

  持盈连连摆手,“断不会是我的,我倒觉得官家会看上阿姊。阿姊长得多美啊,我从小到大没见过这么标致的人儿。我在乌戎时,大内个个说我好看,害我信以为真了。可今天见了阿姊,才发现自己半点女人味也无。阿姊坐在这里像一幅画儿,官家一定喜欢你。刚才阿姊说的话我少不得也要说一遍,要是阿姊掌了凤印,千万要看顾我些。我若有哪里不足,阿姊莫生我的气,我年轻不懂事,阿姊只管教导我。”

  可见是不相上下,至少在她眼里,自己算得上是个劲敌,否则不会说得这么圆融。女人在一起,要显得懂礼数就得相互吹捧,有来有往才是道理。她夸你,你生受了,这是你失态。必须夸回去,两下里都得宜,才能各生欢喜。

  秾华就灯看她,少女的皮肤光洁,踏上和亲路前开了脸,细小的绒发汗毛都清理干净,越发像美玉拂了尘,光鲜得直达人心。

  “宫廷是个沉闷的地方,进去了就被困在四方城里。妹妹天质自然,同你在一起心里格外舒称。官家在前朝为国事繁忙,回了禁庭必定愿意松泛些,我若是他,怎么不选你?”她抿嘴浅笑,转而拍拍她的手道,“咱们都别猜了吧,宫中自有考量。官家仁孝,上面还有太后,咱们盘算得再好,终归要听人家的意思。”

  持盈点头不迭,“阿姊说得很是,反正寸步留心总没有错。我一向大喇喇惯了,担心入宫后惹得太后和官家不快,阿姊要是察觉哪里不对,千万提点我。”

  秾华与她周旋半天,说的都是无意义的场面话,也弄得口干舌燥。正想问她在不在这里用饭,她身边女官进来道了一福,凑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跳下官帽椅叹道:“叨扰了阿姊半天,我该回去了。这几天路上颠簸睡不好觉,叫医官开了方子,每日早晚都要喝上两碗,真是苦不堪言。明天咱们一同入宫,还有再见面的时候,今日就先告辞了。”她出门下台阶,回身挥了挥手,“阿姊留步,早些歇息,否则明天眼下有青影,就不好看喽。”

  秾华含笑送别,看她出了垂花门才转回屋里。这时黄门络绎送食盒进来,金姑子搀她落座,低声道:“这位公主不简单,小小年纪这样会说话,长公主要小心,千万不可和她交心。”

  她哦了声,“金姐姐怎么看出她不简单?”

  金姑子拿巾栉擦了银箸递给她,“我们在宫中见的人多,单看容色就能猜出七八分。琴台公主眼神闪烁,不似长公主从容不迫。这种人太过活络,即便没有歪心思,也在坏与不坏的边缘,难有真心。”

  秾华笑道:“我明白了,你是拐着弯说我眼神足,盯人能盯出个窟窿来。”

  几位女官闻言吃吃笑起来,弦儿绷得太紧了,难得有舒阔的时候。

  她略用了几筷姜豉,叫人翻黄历来看,喃喃道:“从建安到这里走了五十七天,先生应该已经到了……”转头问佛哥,“有没有人来四方馆打听我?”

  佛哥说没有,“公主在汴梁有旧相识?”

  秾华道:“不是旧相识,是我在家中时的西席。他和我约好的,日后若是有人自称崔竹筳,想办法通报我。他有智,可以帮我大忙。”

  佛哥道是,侍候她用罢了饭,早早歇下了。

  第二天一早,四方会馆外人声鼎沸,宫内派遣的仪仗到了,各色宝扇、华盖乌泱泱排出去老远。秾华梳妆完毕出门,穿着绯绣衫的内侍架起云文步障送她上厌翟2。她掖起袖子登车,入帘那刻似有察觉,向远处楼宇眺望,勾片栏杆前有人背对朝阳站立,身后光华万千。她顿了下,那身形只消一眼就认出来,是崔竹筳。看来他早就到了,没有立刻来找她是出于谨慎,毕竟她刚到大钺,一言一行颇受瞩目。

  原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只要他在,不论远近都让她觉得有了根底。她长出一口气,收回视线入车内,待坐定了扭头看,琴台公主的红纱步障也从馆门上出来了,两班卤簿一前一后相随着,浩荡往皇城而去。

  见分晓的时候要到了,她正了身子端坐,拳头在大袖中用力握紧。今天或许能见到殷重元,可惜暂时不能奈他何。入宫闱不得带兵刃,要先安顿下来才好周旋得开。其实她心里急得很,最好立刻解决。但弑君于大庭广众下,大绥难逃干系。让后继之君以此为由起兵南下,高斐的御座还没焐热,仓促迎战怕能力不够。

  她一时又感觉心慌,要让人消除戒心不容易,她入禁庭是充钺帝后宫的,宫中的女人哪个不是他掌中物?万一要御幸,她又怎么应对?

  她压着领口,听见心在胸腔里跳得通通作响。其实见孃孃时她就已经想过,当时下了狠心,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可是真的事到临头,又觉得一脚踏空了。她再有主张也是个年轻姑娘,前途是康庄还是遍布荆棘,她已经说不清了。

  钺国的皇城同绥不一样,绥是建在山上,山峦高低,宫殿也随地势起伏。钺的不一样,平原广阔,工匠可以发挥无尽的想象。她们是邻国公主,进宫为后为妃,可走宣德门。秾华没见过这样壮丽的门禁,朱门缀金钉,门券幽深,甚至连屋顶的瓦片都是铜制镌龙凤天马。两国的国力从细微处便可窥出一斑,越是这样,越是醍醐灌顶,提醒她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这宫掖里不容闪失,稍有行差踏错,恐怕没能接近殷重元就尸骨无存了。

  钺国禁庭尤以内侍多而著称,入宣德门就见御道两边站满了黄门,看衣着打扮,从高班到都知具有。她一路走来,一路有人垂首行礼。将至前朝时一位内臣上前揖手,“公主请随臣来。太后在宝慈宫等候多时了。二位公主入内庭,可先行家礼再行国礼。官家此刻在紫宸殿视朝,朝散便会同来,长公主先请罢。”

  她颔首道谢,脚下未缓,提裙踏进了左长庆门。


  (https://www.biqwo.com/dudu/121/121582/671226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