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庭 > 第 12 章

第 12 章


  第二天醒来他已经不在床上了,秾华坐起身四下看,外面天光大亮,殿内静谧。晨风吹进来,拂动低垂的竹帘,偶然听见篾子磕于雕花地罩上短促的一声轻响。

  昨夜的事现在想起来很模糊,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她抚了抚胳膊,不过还好,他没有动她,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只是这人的思维很奇怪,别人的东西抢来后单放着,她感觉不到他有得逞后的喜悦。什么他的皇后,什么生儿育女,碰她一下居然要在被褥上擦半天,可见他是拿她做挡箭牌,来敷衍太后逼婚的。

  这样倒不错,虽然她过早的暴露了,也不妨碍她继续实行计划。他需要一位皇后,那就给他一位皇后,只要让她抓住时机,照样可以置他于死地。

  她在床沿坐了一会儿,下脚踏到屏风后面找衣裳,结果翻找半天只有一件紫烟罗长衣。穿上后站在镜前,徐徐伸出两条手臂挥了挥,那料子是半透明的,和勾栏里的行首(美妓)有什么两样?又是太后吩咐的罢,她简直给气笑了,性急到这份上,大约真是给逼急了。

  没有办法,昨天大婚时的礼衣被收走了,实在找不到别的可蔽体,就这样吧!总要试一试,穿得这么冶荡在他面前晃,他要是没有半点非分之想,那以后就不用担心了。

  打起竹帘朝外看,柔仪殿前几乎没什么人,稀稀落落几个黄门侍立着,大多都隔得很远。她穿过殿堂到门前,那门是朱红的直棂,一排五开,高而厚重。伸手去够门闩,用力晃了晃,门从外面锁住了,根本打不开。

  她不喜欢这样,犹记得幼时犯了错,有一回被爹爹关在书房里,四下无人,她害怕得险些崩溃。大概是从那时起种下了病根,没有人在身边,被单独锁在一个空间里,会因为恐惧感到窒息。今天又是这样么?过去的记忆被唤醒了,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她僵直着胳膊一扇接一扇地撼动,只听见外面铜锁和辅首相击,啷啷作响。

  她着急,扒着门缝想唤外面的黄门,大殿另一端适时传来个单寒的嗓音,“三天而已。”

  秾华转回身,殿内半明半暗,从这里看过去,空中有浮动的微尘。他就站在尽头,一片微有些刺眼的光带里,穿着莲青色的大袖袍,松散拘着头发,不见帝王风范,倒像个落拓的文人。

  她顿时松了口气,走过去迟疑道:“官家愿意被困在这里?”

  他站得笔直,身姿挺拔,看她需垂眼,所以有种居高临下的盛气,“难得清静,不用应付那些唠唠叨叨的言官,有什么不好?”说罢也不理会她,径自坐回了窗下的矮榻上。那榻很宽大,上面摆了张酸枝木八角几,他倚着榻围子,重新举起了兵书,“孙子说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拳书上却说,一动不如一静,敌不动我不动。”他抬起眼看她,“皇后,你说到底是该动,还是不该动?”

  他和她讨论起用兵来,秾华不太懂那个,看着他的脸又觉茫然,随口道:“敌不动我动,敌欲动我先动,敌若已动,那我便乱动。”

  今上听她谬论,起先一怔,后来隐约有笑意攀上了眼角,“皇后果真见地独到,同那句人而无礼,胡不踹死,有异曲同工之妙。”

  秾华大为纳罕,这句话她还记得,小时候初学《诗经》,其中一篇《鄘风·相鼠》中有这么一句,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1。她那时才开蒙,不认得那么多字,但是诗的大意她明白。看遄和踹长得象,立意上也说得通,便大大方方念出来了。那时正值他爹爹设宴款待远客,她在席上这么一念,委实折了她爹爹的面子。所幸那位友人不是学究,听了之后笑得前仰后合,还夸她天资聪颖,手段雷厉风行,将来必成大器……成大器,也许吧!可是今上怎么会知道?那么久远的事,久得她自己都要忘了,他居然信手拈来?

  “官家……从哪里听来的?”她翕动了下嘴唇,“你还知道些什么?”

  他眯眼看她,她立在晨光里,身姿娉婷,曲线玲珑,像紫藤树上初绽的蕊,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动作,就有种奇异的清华气象。昨晚大婚浓妆艳抹,今天未施粉黛,可是天然的美,依旧能撞进心里来。明净的眼眸、剔透的皮肤,柔嫩的嘴唇,何时何地都恍若初生。即便穿着有失端庄,也不显得糜废,真正浓妆淡抹总相宜。

  他别开脸,略牵了下嘴角,“现世安稳,得过且过,何必追根究底。皇后有这闲工夫,倒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应付太后。”

  他随意一指,秾华顺着看过去,条案上摆着朱漆托盘,上置一方绸帕。那帕子是上等的雪锻做成,缘了一圈韭菜边,白得耀眼。

  她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大婚前春渥和她说过,洞房要验落红,不论山姑村妇,还是名门淑媛,都一样。只是这验的过程,实在让人难以启齿。她红着脸看他,恍惚头顶悬着把刀,随时可能落下来。

  今上还是疏淡的模样,漫不经心道:“皇后入禁庭,想必听过不少传闻。那些黄门宫婢,背后都称官家有病。”他抬起眼来,忽而一笑,“我确实有病,不希望别人同我靠得太近,可是又常常感觉孤独。孤独你懂么?哪怕人再多,繁华深处总能嗅到可怕的宁静。我曾想过要克服,但是收效甚微。既然改变不了它,就要学会享受它,时间久了,便再也不需要别人了。所以皇后放心,你我不会有更多的接触。我知道你反感,我也不喜欢。”

  他这么说,居然让她有种熟稔的感觉。害怕孤独,就像刚才她以为殿里只有她一个人,心慌意乱试图从这里逃出去一样。但她想不通,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触动她,在她看来他就是个能洞穿人心的妖怪,每句话都会准确地命中要害。

  不过他直言不喜欢,这点既好又不好。如果真的排斥她,以后要接近岂不很难么?

  “臣妾不觉得反感,嫁与官家,同官家做伴,不让官家孤单,是我为人/妻的职责。”她换了一副温柔托赖的神情,软语道,“官家朝中事忙,总有乏累的时候,想歇歇了,可到臣妾的涌金殿来。至少太后面前交代得过去,官家说好不好?”

  她口蜜腹剑,但是语调诚恳,轻轻地微笑,唇角上扬,眼角也上扬。今上慢慢点头,“就依皇后。”

  她笑得更为动人了,转身去拿那块绸帕。揭了龙凤烛台的琉璃罩,把烧完的蜡头取下来,里面铜制的烛签尖利,用来扎个窟窿应该是可行的。

  她举起手臂打算去划,没想到他却赶在她之前。也没看清他的动作,只见广袖一扬,那血就顺着肘弯滴了下来。

  她有些傻眼,慌忙托了帕子去接,雪白的缎面很快被染红了。他收回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复又坐回榻上去了。

  秾华还是呆呆地,愣了会儿才把绸帕收起来。打了个手巾把子递过去,细声问:“官家疼不疼?臣妾替你看看伤口?”

  他接过手巾,不需要她帮忙,自己撩起袖子擦拭。那血淋淋的深痕按上去没什么异常,痛觉迟缓,从小就这样。他有时不无嘲讽地想,如果哪天刀割断了脖子,不知是怎样的光景,会不会照旧无所挂碍。但她的勇气让他佩服,美人不是应该珍惜每一寸皮肤么?她倒无所谓得很,下手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在旁边愁眉站着,他本不想说话,最后发觉支不开,不得不应承,“这点伤不算什么,皇后去歇着吧。”

  她哦了声,“可我还是觉得应该上点药,烛签子不干净,如今天又热,万一伤口坏了,那怎么办?”

  她扣着两手挨在一旁,脸上拢着凄迷稀薄的惆怅。这样一副长相,纵有点小奸小坏,面目也不可憎。

  今上略蹙了眉,“只要命人拿药来,太后立刻就会知道,这血岂不白流了?我想一个人待着,皇后回内殿去吧!”

  她还要说什么,想想忍住了,嘴里喃喃自语:“臣妾是关心官家……”悄悄缩了缩脖,迈着缠绵的步子往后去了。

  他收回视线,惙估着最后看到的是什么?在她肩头,大小如梅花花瓣,鲜红异常。本想问她,后来细思量才知道那是守宫砂。绥人女儿落地即点,这里没有这样的习俗。大钺对女子的教条比较宽松,若有丧夫或和离者,再醮亦是常事。

  他甚感无聊地一哂,好好的,偏要给人打上个戳,和军中兵士刺字有什么区别?不过一个残忍些,一个柔艳些罢了。

  他赶人了,秾华不能赖在那里,其实告退也很好,她到底不习惯和他相处。

  陌生的人,城府又深,每说一句话都要在心里再三掂量,饶是做足了准备,依旧很累人。她情愿回到后殿里来,半打起竹帘看窗外景致。禁苑的墙头依旧那么高,但见外面一株杏树的枝桠歧伸进来,枝头垂挂了半熟的杏子,就觉得一切还有希望。

  天空明丽,忽然有嗡嗡的鸽哨响起来。她仰头看,一群鸽子掠过去,消失在殿顶最高的琉璃瓦上。

  百无聊赖,托腮而坐,隐约听见前殿落锁,伴着内侍低声的指派,想是送吃的来了。

  她换条手臂枕着,回头一顾,隔着纱幔看到春渥的身影,不止她,身后还跟着宝慈宫的陆尚宫。她忙起身,扯过床上绸面被披着。陆尚宫进门什么都没说,只深深对她道万福。她知道她们为何而来,往夔龙纹插屏前指了指,漆盘上的绸帕整齐叠着,陆尚宫过去一看,立刻笑得满脸花开,千珍万重卷起来,装进了锦盒里。

  春渥回身看,再觑她神色,拿捏不准究竟怎么样了。不过见她妥妥帖帖的,也放心了大半,只低声道:“圣人想吃些什么,我吩咐厨司做来。”

  秾华摇摇头,“官家说要关三天,实在无聊得很。娘替我送几个悬丝傀儡吧,我要演给官家看。”

  陆尚宫听了愈发撞进心坎里来,接口笑道:“圣人心思灵巧,太后知道了必定高兴。这点小事不必春妈妈张罗,我去帐设司传话,命他们即刻办来。”说完拉拉春渥衣袖,自己打帘出去了。

  洞房里不许人久留,春渥是奉命来验白绸的,取了就要走,片刻耽搁不得。今上又在外殿,好些话不能问,再三看她,确定她无恙,这才跟着梁尚宫去了。


  (https://www.biqwo.com/dudu/121/121582/671227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