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68章 第68章为了爱你跟全世界对抗……

第68章 第68章为了爱你跟全世界对抗……


苗步辉并不个善茬,  在他从筑梦网内挣脱出来后就发现了不劲。

        筑梦网那花袭怜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坤山派?

        除非,那个人亲自来了。

        苗步辉面『色』一白,  立时翻箱倒柜找出了一样东西,随身揣了一半在身上,  并将剩的那些都倒在了门窗缝隙、桌椅板凳上。

        当花袭怜猝不及防被苗步辉用奇怪的东西泼了满身满脸时,他还不屑一顾,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奈何他,  所他只要徒手拧断苗步辉的脖子就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  那散发着古怪气味的东西一沾到他的肌肤,  就像水进了油锅,  让他全身都燃烧了起来。

        那股奇怪的气味四处『乱』窜,花袭怜嗅到鼻腔里,顺势进入身体内,体内刚刚聚集起来的魔气就被打散了一半。

        苗步辉看着眼前意识站立不稳的花袭怜,  眸中凶『色』毕『露』,  执剑砍来。

        花袭怜虽然因为大意,所被苗步辉所伤,但他毕竟魔,  天道子,即使连魔气都无法聚集,  却还能跟苗步辉打成平手。

        两人都想让方死,  手便极重。

        花袭怜徒手刺穿苗步辉的腹部,苗步辉手里的剑也从他腹部穿过去。

        血腥味四处弥漫,  两人停顿半响,互相往后退去。

        一人撤手,一人撤剑。

        花袭怜有意要让苗步辉死,  他正欲再次使力,可一股奇怪的味道从四面八方萦绕过来,越来越重。

        其实股味道一始就有,花袭怜嗅到了后只觉得不太舒服,等他反应过来,为时已晚。

        眼前突然昏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花袭怜知不妙,他猛地一拳打穿身边的墙壁,直到头新鲜的空气透进来,他才稍微清醒几分。

        苗步辉捂着被他打穿的肚子,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花袭怜看他一眼,转身推破烂的门,踉跄着走出个院子。

        苏瓷儿还没起身,突然听到面有动静。

        窗子虚一条缝,她随意瞥一眼,却看到了房廊身型佝偻而摇晃的花袭怜,像一只丧尸似得捂着腹部艰难蹒跚。

        苏瓷儿面『色』大变,连鞋都没穿,就立刻奔了出去。

        “花袭怜?怎么了?”她身量矮,去扶花袭怜的时候几乎整个人都埋进了他怀里。

        晨『色』,苏瓷儿看到他身上泛起的黑『色』鳞片,上面竟然有被烧灼过的痕迹。再看花袭怜的面『色』,惨白如纸,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除了些,苏瓷儿还看到他被捅穿的腹部。

        按照常理,花袭怜自愈能力强悍,即使像样的重伤,分分钟就能痊愈。

        可他一路走,一路滴血,那伤根本就没有好转的迹象。

        在他身后,一条漫长的血路。

        苏瓷儿只看一眼就不敢再看,实在太过于触目惊。

        她一个清洗术,将血迹打扫干净。

        “到底怎么回事?”

        花袭怜踉跄着被苏瓷儿扶到床边躺,然后在苏瓷儿的注视,他那双大长腿猛地撕裤子,变成了粗壮的蛇尾。

        蛇尾不受控制地甩出来,苏瓷儿意识伸手抱住它,然后呆呆地站在那里看花袭怜。

        男人躺在那里喘着气,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似得浑身发汗。

        苏瓷儿咽了咽口水,“到,到发情期了?”

        花袭怜:……

        男人轻摇了摇头,额头冷汗更甚。

        苏瓷儿上前,指尖擦过他的额角,滑入他汗湿的鬓发,凑的近了,她能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不像熏香,也不像香料。

        “苗步辉……”男人艰难地吐出三个字。

        “苗步辉伤了?”苏瓷儿视线滑,看到他腹部的伤口,面『色』一紧,“等一,我去找莫城欢来。”

        苏瓷儿急匆匆地奔出去,将还没起身的莫城欢一把拽出来。

        “看看,怎么回事。”苏瓷儿将莫城欢推到花袭怜身边。

        她已经用被子将男人的蛇尾盖住,虽然莫城欢早已知道花袭怜的身份,但苏瓷儿就意识样做了。

        莫城欢连脚上的鞋都没穿好,就被苏瓷儿推过来。他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伸手搭上花袭怜的手腕,静默了一会儿后一边诊脉,一边摇头。

        苏瓷儿在旁边吓得面无人『色』。

        不怕医生,就怕医生叹气又摇头。

        “怎,怎么了?”苏瓷儿吓得说话都哆嗦。

        “不好说。”莫城欢转头看向苏瓷儿,“我没给魔治过病。”

        了,莫城欢作为修真界的医者,怎么可能给魔治过病呢?所摇头又叹息的意思超出治疗范围了?

        “那要找谁治?”苏瓷儿看着躺在那里冷汗如浆的花袭怜,小翼翼道:“找个兽医?”

        莫城欢:……

        花袭怜:……

        莫城欢沉默了一会儿后,竟然点头同意道:“也。”

        花袭怜:……

        坤山派内众人陷入沉睡昏『迷』际,苏瓷儿和莫城欢替花袭怜将身上的伤口包扎了一,然后带着他偷偷溜了出去。

        一方面确实要找个人替他看病,另一方面也为了躲避苗步辉。

        花袭怜如强悍的一个人,居然会被苗步辉伤到,那苗步辉的实力究竟有多恐怖?

        连花袭怜都付不了的人,苏瓷儿和莫城欢自然不会硬刚。

        苗步辉在与花袭怜峙中生死不明,因还没来不及加固坤山派的戒备。

        苏瓷儿就样带着花袭怜出了坤山派,御剑而往某一城镇,然后找到了一处……兽医馆。

        花袭怜的状态实在很不好,苏瓷儿和莫城欢用被子将他上本身包住,然后置在一个睡袋里。两个人一头一尾,吭哧吭哧的就给扛进兽医馆里去了。

        兽医馆很大,听说附近最大的兽医馆了。

        苏瓷儿一进去就听到一阵接一阵,起彼伏的猪叫声。

        馆个年纪比较大的老人,他穿着一个皮质的围兜,颤颤巍巍的正好从屋子里走出来。

        苏瓷儿听过一个说法,好的兽医一颗『药』肚就能让恢复青春健康,庸医却能把一只健康的宠治死。

        苏瓷儿打量了一位老兽医,看起来手艺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怎么了?”老兽医看到两人,口询问。

        苏瓷儿左右看看,见无人,刚要上前说话,便看到了那老兽医手里拿着的一把刀,上面沾着血。

        注意到苏瓷儿的视线,老兽医再看一眼那鼓囊囊的睡袋,了然道:“也来阉割猪的?”

        苏瓷儿终于知道为什么老兽医身后的木屋里会传来那么多生猪的惨叫声了。

        敢情她赶上屠宰场阉割了?

        “不,我们蛇。”

        “蛇?”那老兽医老眼一眯,一瞅,“我没给蛇阉过,如果一定要阉,我也能试试。”

        “不阉不阉,我们不阉。”苏瓷儿赶紧摆手。

        “不阉?”老兽医蹙眉,“还没死透呢,么大的蛇可切成多段来吃。”

        苏瓷儿:……

        “不,自己家养的宠,病了,想让您看看能不能治好。”

        听到话,老兽医看向苏瓷儿的视线立刻就变得极其古怪。

        “人都吃不饱了,还养蛇。”老兽医嘟囔了一句,仿佛全天那些不赞同子女养宠的节俭父母。

        “师傅,您给看看吧?”苏瓷儿腆着脸,伸手扯了扯老兽医的袖子,声音温柔至极,“他我很重要的家人。”

        莫城欢站在睡袋旁边,听到苏瓷儿的话后微眯了眯眼。睡袋也跟着动了动,然后缓慢平和来。

        老兽医沉默了一会儿,走过去,苏瓷儿紧张地伸手捂住那睡袋。

        站在睡袋尾部的莫城欢伸手拉睡袋一角,『露』出一条蛇尾。

        “就一条尾巴?我得看看它的身体……”老兽医说着要去掀睡袋,莫城欢一把拉住老兽医的手阻止道:“它吃人。”

        老兽医手一抖,连带着脸上的胡子也始哆嗦,仿佛得了帕金森一样。

        “吃人的蛇们还养?”

        老兽医嗓子拔,当即要逃,不想莫城欢将他死死扣住,眼神瞬间阴暗来,“师傅,您若医,咱们什么都好说,您若不医……”

        苏瓷儿万万没想到,莫城欢看着文质彬彬一青年,威胁起老年人来真一丝不苟,非常变态。

        可怜的老兽医给猪崽子绝了一辈子育,哪里想到有朝一日还会被人威胁着要给一条蛇治病。

        老兽医颤巍巍地低头看一眼,只见那蛇尾的鳞片上有烧焦的痕迹,隐隐泛出一股奇怪的味道。

        老兽医伸手往那鳞片上一抹,然后嗅了嗅指尖,恍然道:“丁香和肉桂油的混合,蛇类最怕东西……不过很奇怪,里面好像还加了其它的东西,不然怎么会连鳞片都一起烧起来的呢?”

        苏瓷儿一见有苗头,便赶紧问,“加了什么?要怎么治?”

        “不知道加了什么,闻不出来。”老兽医想了想,道:“找个地方把蛇冲洗干净吧。”说着,他随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座山,“那里有条瀑布。”

        循着老兽医的手指方向,苏瓷儿和莫城欢将花袭怜搬到了那座山上的瀑布旁边。

        瀑布不大,从上面凸出的漂亮山石处延顺来砸到面那个水池子里。

        水花四溅,水质清澈。

        “二师弟,把花袭怜放进去。”

        苏瓷儿找到一块不远不近的大石,她一边让莫城欢将花袭怜放进瀑布池里,一边往大石上铺厚实的垫子,准备等一花袭怜洗好后让他躺在里,躺的舒服点。

        耳边瀑布震耳的水声,身边飞溅出来的水珠。

        苏瓷儿收拾好,一转身,正看到莫城欢按着花袭怜的脑袋,将他死死压在水池子里。

        花袭怜浑身无力,黑发在水中漂浮,整个人像只艳丽的水鬼一样正在吐泡泡。

        “莫城欢,在干什么?”苏瓷儿怒吼一声,踉跄着疾奔过去,因为太急,所直接从大石上面滑了来,然后一头跌撞着摔进池子里。

        她一把推莫城欢,艰难抱起水中的花袭怜,让他抵着自己靠在池边。

        “花袭怜,醒醒。”苏瓷儿伸手拍他的脸。

        男人没有任何反应。

        苏瓷儿紧张的去探他的鼻息,手指处能感受到有微弱的呼吸声。

        活着,还活着。

        苏瓷儿满身狼狈地抱着怀里的花袭怜,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莫城欢。

        男人站在那里,面容平静,“大师姐,他魔,而且还一只很危险的魔,他说不定,会杀光修真界。”

        莫城欢最后那句话,尖针一样地刺入苏瓷儿间。

        没错,她无法否认,按照剧情,花袭怜会毁灭修真界。

        “可他现在并没有。”苏瓷儿用力抱紧怀中的花袭怜,说话的时候身后的瀑布水朝她的方向冲刷过来,浸湿了她的衣衫,打湿了她的长发。

        “我相信他,他不会的。”

        苏瓷儿更加用力地抱紧怀中男人。

        少女怀中的男子似听到了句带着哭腔的话,他颤了颤眼睫,满身湿漉地坐在瀑布池边,身的蛇尾长长拖曳于瀑布池水中,漾出一层又一层水波。

        “大师姐,他为什么会被苗步辉所伤,知道吗?如果不他想杀人,又怎么会变成现在副模样?”

        “怎么知道就他要杀人呢?不那苗步辉要杀他!”

        “修真界的人都想要杀他,如果我现在不能杀了他,那他迟早就会把修真界的人都杀干净的。”莫城欢近前一步,看向花袭怜的眼神中浸出杀意。

        莫城欢虽只一个医修,但按照现在苏瓷儿的修为和花袭怜副虚弱模样,若莫城欢要硬来,他们两个人说不定都无法躲过去。

        “莫城欢,如果要杀他,就从我身上踏过去。”苏瓷儿吃力的把花袭怜拖到岸边,然后伸出双臂,挡在他身前。

        瀑布冲刷着男人的身体,那些丁香和肉桂油的混合顺着瀑布水流走。

        他黑发尽湿,散着落在池面上,蛇尾微微弯曲,一半在上面,一半在面。

        男人歪着头靠在地上,身前苏瓷儿纤细的小腰。

        他轻轻闭上眼,靠过去,伸手环住她的腰肢。

        苏瓷儿放一只手,握住花袭怜的手。

        两人十指相扣,像一真正的恋人。

        莫城欢站在两人面,表情凝重而复杂。

        果然,他没有猜错,两个人……坠入爱河了。

        “大师姐,他魔,知道在做什么吗?”莫城欢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然后又睁。

        他的眸中满痛惜和无奈。

        苏瓷儿笃定道:“我知道。”

        现在,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清楚的明白了自己花袭怜的意。

        原来她也那么爱他,爱到甚至不惜一切抗个世界。

        苏瓷儿更加握紧花袭怜的手,两人像互相交缠的枝桠藤蔓,紧密结合,生死不分。

        “大师姐,样,我就只能用强硬的手段了。”

        日光大盛,莫城欢取出了他的佩剑:素云。

        银光『色』的长剑,剑柄处有祥云图案,听说挥动时能看到素云流动。

        莫城欢虽然个医修,但他同时也个剑修,不然青灵真人也不会将小灵山暂时交给他管理。

        苏瓷儿看着莫城欢手中的佩剑,眉头微不可见地蹙起。

        按照剧情,莫城欢只一个医修,现在,他居然变成了双修。

        不过现在不思考个问题的时候,苏瓷儿也祭出了自己的玉髓剑。

        她并不确定自己能打赢莫城欢,可还要试一试的,万一呢?

        只苏瓷儿实在不愿意跟莫城欢刀剑相向。

        “出手吧,大师姐。”

        相比起苏瓷儿,莫城欢看起来就无情多了。

        苏瓷儿满身湿漉地站起来,刚刚抬剑,那边莫城欢就突然往后倒去,然后一路滚了山。

        苏瓷儿:???

        她身后,花袭怜缓慢站了起来,他腹部的伤口虽未愈合,但身上那股丁香和肉桂油的混合被瀑布水冲刷干净后,体内的魔力恢复不少。

        付莫城欢样的弱鸡,真抬抬手指的事情。

        苏瓷儿并未注意到自己身后的花袭怜,她看着满身狼狈消失在山间小路上的莫城欢,缓慢收好自己的佩剑玉髓,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出那句装『逼』的话。

        “无敌,多么寂寞。”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22194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