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66章 第 66 章

第66章 第 66 章


苏瓷儿跟莫城欢回了小灵山。

        她没有当面跟花袭怜说,是因为她怕花袭怜不同意,所以就先斩后奏了。

        “阿嚏……”站在莫城欢飞剑上面的苏瓷儿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莫城欢放缓剑速,问道:“怎么了?”

        苏瓷儿摇头,“没事。”

        可能是有人在骂……啊,想她。

        魔宫之内,花袭怜看着苏瓷儿留下的书信,整个人魔气四溢,掀翻了半座魔宫之后,立刻追了出去。

        只可惜,苏瓷儿是连夜坐着飞剑走的,而花袭怜看到书信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

        苏瓷儿早已到达小灵山。

        十年时间,并未改变小灵山什么,只是新增了很多弟子,苏瓷儿一眼望过去,曾经那些稚嫩的面孔已变成青年男子,他们站在她曾经站过的地方,指挥着小弟子们练武。

        小弟子们穿着跟十年前一样的青衣,朝气蓬勃地挥舞着长剑。

        苏瓷儿望着这一切,恍如隔世。

        她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满脸慈爱的表情,就跟外祖母看着院子里一堆正在玩闹的小孩子一样。

        “这是新来的?”站在最前面的那名身穿红衣的男子束着高高的马尾朝两人走来,眼神不客气的上下打量苏瓷儿。

        苏瓷儿也仰头看他,莫名觉得这男子面容有些熟悉。

        “嗯。”莫城欢点头。

        男子嗤笑一声,“长得还挺好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个绣花枕头。”

        苏瓷儿想起来了,她唤道:“炎龙?”

        正双手环胸站在那里的杨炎龙身型一顿,那张原本很臭的脸也跟着顿住了。

        “你……”

        “是我,我回来了。”苏瓷儿露出一个慈爱的笑。

        杨炎龙猛地抬手,恶狠狠朝她的额头敲下去,“没大没小的!叫师兄!”

        苏瓷儿捂着额头泪眼汪汪。

        这人手劲真大!

        莫城欢站在一旁轻咳一声,提醒杨炎龙道:“这是大师姐。”

        “什么?”

        “大师姐,借尸还魂,回来了。”

        因为系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解释了,所以苏瓷儿就用“借尸还魂”这个理由搪塞了莫城欢。

        莫城欢信了,现在他将这个理由告诉了杨炎龙。

        杨炎龙听罢,原本不可一世的丑脸立刻垮了下来,然后跟小奶狗儿似得盯着苏瓷儿,颤巍巍地伸出手,一把扯住她的衣角,“大师姐,真的是你吗?”

        看着眼前一双狗儿眼的杨炎龙,苏瓷儿有心伸手想要去摸摸他的脑袋,可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太高了,所以苏瓷儿选择放弃,只能凑合着捏了一把他的下颌。

        “大师姐……”杨炎龙泪眼汪汪,“你终于回来了,你都不知道这十年来我是怎么过的。”

        我看你过得挺好,每天以欺负小弟子为乐。

        苏瓷儿摸了摸自己被杨炎龙打红的额头,仔细瞧了瞧他的脸。

        之前苏瓷儿没一下子认出来的原因主要是莫城欢的容貌与十年前并无太大不同,而杨炎龙的变化就大了。

        果然,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需要保养的。

        苏瓷儿暗自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从现在开始保养。

        将粘人虫杨炎龙甩掉后,苏瓷儿继续跟着莫城欢往小灵山最高峰去。

        路上,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师尊为什么会生出心魔来的?”

        莫城欢是目前最清楚青灵真人状态的一个人,他沉吟半响,看向苏瓷儿的目光带上了一股奇怪的审视,让苏瓷儿觉得自己脸上好像开出了一朵花来。

        记虽然她现在确实是如花一般的年纪,但已经名花有主了。

        莫城欢盯着苏瓷儿看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道:“师尊现在正在闭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

        莫城欢说,青灵真人已闭关一年多,为的就是拔除心魔。青灵真人闭关之前跟莫城欢交代说,如果一年内他没有出来,必须进来将他唤醒。

        几月前,莫城欢见青灵真人并没有出山洞的迹象,便擅自进入,企图将他唤醒。

        不想任由他怎么呼唤,青灵真人都无法从识海之中醒来。莫城欢一猜就猜到了,青灵真人一定是被心魔圈住了。

        到底是如何厉害的心魔,居然能将他家师尊控制在识海内那么久?

        其实青灵真人曾经醒来过,只是心魔太过强大,他又选择自愿堕落下去罢了。

        莫城欢垂眸,看到青灵真人置在身边的那柄玉髓剑,心中陡然冒出一个想法。

        难道是……大师姐吗?

        后来,莫城欢潜入魔宫,是想看看花袭怜那边有没有苏瓷儿的消息,听说他愿用镇魔剑换取大师姐的一缕魂魄。

        如此大手笔,若是连他都找不到,那他的大师姐大概真的就不存于世了。

        莫城欢在魔宫内待了几月,正当他觉得自家大师姐可能真的是回不来了的时候,他发现花袭怜身边出现了一位叫小苏的女子。

        莫城欢如此聪慧一人,再多多观察几日,便立刻设下指甲油和面膜的诱饵,最后终于确定了苏瓷儿的身份,他立刻将她带回小灵山。

        晨曦光色明灭交错,苏瓷儿循着山路走了一段后,被莫城欢带到青灵真人闭关的洞穴内。

        这是一个极暗的洞穴,四周无光,只穴口处传来一点光亮,苏瓷儿和莫城欢两人往那里一站,就将光源挡住了。

        他们往里去,光线逐渐又显,苏瓷儿终于看清洞穴内盘腿坐在一张石床上的青灵真人。

        随着苏瓷儿的靠近,周身黑暗的青灵真人身边突然冒出一层浅薄的光亮。

        苏瓷儿低头,发现正在发光的就是她的玉髓剑!

        她的剑居然在这里。

        好吧,是“苏瓷儿”的剑,不过也是她的剑。

        当初系统为了让玉髓剑认她为主,所以替她篡改了玉髓剑的程序,成功将玉髓剑变成了她的所有物。

        苏瓷儿伸手摸上玉髓剑,它立刻黏糊过来,那温润的触感,让她忍不住勾了勾唇。

        真像小孩。

        莫城欢站到苏瓷儿身边,再次探查了一下青灵真人的情况,眉间褶皱更深。

        情况好像比之前更严重了。

        “师尊被困于识海之内,无法苏醒。”

        “那怎么办?”苏瓷儿一边摸着玉髓剑,一边询问。

        “需要进入识海,唤醒师尊。”莫城欢说出了唯一的解决方法。

        识海之地,是修真之人的禁地。按照青灵真人的这个修为,别人想强行进入是不可能的。

        “识海这种地方,师尊怎么可能让我们进去?”苏瓷儿摇头,“而且如果强行打开的话,万一师尊反抗太过激烈,导致识海受损怎么办?”

        “就算是可以强行打开,按照我们的修为也不可能。”

        莫城欢道:“我知道,”他转头看向苏瓷儿,“按照我们的修为当然无法强行闯入,只看师尊愿不愿意让我们进去,我想试试。”

        说完,莫城欢闭上眼,释放出神识,试图去触碰青灵真人的识海。

        不过半刻,他就满面冷汗的放弃了。

        “不行,师尊根本就不让我进去。”莫城欢摇头,与苏瓷儿道:“不如你试试?”

        苏瓷儿也跟着摇头道:“不可能的,你都不行,我怎么能记行。”

        莫城欢伸手擦了擦额头沁出的冷汗,想到自己刚才差点被师尊的神识乱剑砍死,就一阵心惊胆战。

        不过如果是大师姐的话……莫城欢盯着苏瓷儿又看了一会儿,然后道:“试试吧。”

        面对一脸惨白之色的莫城欢,苏瓷儿想,行吧,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苏瓷儿抱着“怎么可能进得去”的想法,然后一下就……进去了?

        师尊您也反抗一下啊!!!

        站在外面的莫城欢伸手一把接住苏瓷儿往下倒的身体,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其抱起,放到石床上。

        随后,他盯着青灵真人的面容叹息一声。

        心道:果然。

        因为苏瓷儿没想到自己一下就进来了,所以她站在原地有点懵,半天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应该找出青灵真人的心魔根源,然后替他拔除。

        这是青灵真人的识海。

        熟悉的小灵山,熟悉的草木,熟悉的山石。

        正是夏日,天气炎热,即使是在山上,也不见得有多少阴凉。

        苏瓷儿觉得自家这位师尊实在是太敬业了,识海之内都是小灵山的模样,他的心魔不会就是小灵山吧?真工作狂魔是也!

        苏瓷儿近前几步,想看看自家师尊是不是正在某处训练弟子,不想她刚刚迈出步子,就看到前方有一人行来。

        那人穿着朴素,乍眼一看像一名最普通不过的樵夫。可等他走近了,躲在树梢上的苏瓷儿再仔细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樵夫,根本就是青灵真人!

        她家师尊怎么变成樵夫了?难道樵夫才是青灵真人最终的梦想职业吗?

        苏瓷儿神色困惑的继续看,樵夫模样的青灵真人一改在弟子们面前的高岭之花模样,眉眼柔和,嘴角擒着淡淡的微笑,背着刚刚砍好的柴火往小灵山顶去。

        苏瓷儿跟在他身后,一路看到他走到一处茅草屋前。

        茅草屋虽然不大,但胜在收拾的干净。在看院子里,围着篱笆,周边分割成几小块,里面养着很多小鸡鸭鹅。

        这会儿听到声音都探着脖子往外看。

        青灵真人推开篱笆门走进去,将柴火放到院子角落石壁边的那个柴火堆上。

        “娘子,饭好了吗?”青灵真人拍了拍身上的灰,朝某一处说话。

        娘子?

        苏瓷儿震惊了。

        什么情况?难道她师尊的最终愿望其实是娶妻生子,老婆孩子热炕头?

        您这反差……有点大啊。

        苏瓷儿寻到一处大石后面躲着,好奇的探头想看看传说中的娘子是什么模样。

        她猜测可能是桑柔柔。

        难道是因为桑柔柔死的太早,她家师尊过不去这个坎,所以才形成的心魔?

        苏瓷儿越想越觉得没错,她暗搓搓的想,等一下那位娘子出来,大概就是师尊的心魔了,她是一剑把她捅死呢?还是一剑把她捅死呢?

        正在她思索间,厨房的门被推开,走出来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

        苏瓷儿眼看着女子身影出现,慢条斯理地抽出自己的玉髓剑,正准备动手之际,突然眼前被阳光一晃,手里的玉髓剑都差点掉到地上。

        夏日浓长,烈阳灼灼。

        那名端着新煮好的饭菜从厨房里出来的女子分明长了一张跟她之前那副皮囊一模一样的脸。

        哈……说不定是来做客,帮忙端菜的。

        苏瓷儿这样安慰自己,然后伸长脖子去看小厨房。

        厨房很小,一眼就能望到底。

        没有人。

        苏瓷儿瞪圆了一双眼,再次看向自家师尊跟“苏瓷儿”。

        青灵真人心疼地接过“苏瓷儿记”手里的菜碟子,“你怎么干这种粗活?等我回来干就好了啊。”

        “苏瓷儿”温柔一笑,“我闲着也是闲着,虽然我做菜不怎么好吃,但你要全部吃光哦。”

        苏瓷儿:……

        苏瓷儿沉默了下来,她万万没想到,自家师尊的心魔居然是贤妻良母扮演游戏,而其中一位主角好像是她。

        不,不一定是她,说不定是之前那位苏瓷儿呢?

        苏瓷儿重新振奋精神,继续往下看。

        两人在院子里某处阴凉地吃饭,石桌上三菜一汤,有模有样。

        “苏瓷儿”介绍道:“这是葡萄炒肉,那是西瓜茄子……”

        听着那位“苏瓷儿”熟悉的报菜名声音,苏瓷儿终于承认,这个“苏瓷儿”就是她。

        原因无它,那年夏日,苏瓷儿想测试一下花袭怜这位厨艺天花板到底天花板到什么程度,就点了这两个菜做。

        没想到,就这两个奇葩菜色,从花袭怜手里做出来居然还能好吃到爆炸。

        一开始,苏瓷儿以为可能是这两个菜本来就好吃,她心血来潮,自己也做了两份,然后立刻就被吃吐了。

        事实证明,花袭怜真是厨艺天花板。

        浪费粮食是可耻的,苏瓷儿把这两个菜分给了诸多弟子们。

        弟子们听到原材料时,面如菜色,吃了一口之后脸色更加难看。

        苏瓷儿敢肯定,除非是花袭怜做,不然这两个菜绝对难吃到爆!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青灵真人拿起竹制的粗糙筷子吃了一口之后居然露出幸福的微笑。

        青灵真人本就生得极好,只是一直板着脸,给人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

        可现在,他眉眼柔顺,嘴角翘起的模样,融化了那一室寒霜,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这份温柔,是独给他面前的这位女子的。

        “很好吃。”他说,“瓷儿做的东西最好吃了。”

        躲在一旁的苏瓷儿眉头越蹙越紧,她真的没有想到,青灵真人的心魔居然是……她。

        那边,两人在一处吃吃喝喝,这边,苏瓷儿一脸菜色的被晒得头晕眼花。

        终于,青灵真人起身去给那位“苏瓷儿”倒水了。

        苏瓷儿赶紧利落的从大石后跳出来,然后抬起自己的玉髓剑,一剑刺向心魔。

        心魔毫无防备,被苏瓷儿一剑刺穿身体。

        她瞪着一双眼,双手伏在石桌上,缓慢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玉髓剑滴着血,将她胸前的青衣染成了红色。

        “瓷儿!”正从厨房出来的青灵真人手里的水碗砸到地上,四分五裂。

        苏瓷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青灵真人一掌劈开。

        男人掌风凌厉,苏瓷儿横飞出去,身体砸倒一大片篱笆围栏。

        她捂着心口,使劲咳嗽,那边,青灵真人抱着心魔,面色惨白。

        “瓷儿?瓷儿你没事吧?你醒醒!”青灵真人握着“苏瓷儿”的手,伸手捂住她正在流血的伤口。

        “苏瓷儿”躺在他怀里,身体缓慢变得透明。

        青灵真人知道情况不妙,立刻将人抱入屋内。

        那边,苏瓷儿艰难地站起来,提着玉髓剑踉跄着跟上去,路过那石桌的时候看了一眼上面的菜,想到青灵真人幸福的表情,脚步一顿。

        难道真的还行?

        她伸手捏了一块,然后塞进嘴里。

        呕……立刻又吐了出来。

        真难吃,明明味道跟她自己做的一模一样,为什么青灵真人还会觉得好吃?

        苏瓷儿嫌弃的推开那两盘菜,然后跟着就要进入屋内,不防面前突然横出一柄长剑,如果不是苏瓷儿躲得快,那沉璧剑就要削断她记的脖子了。

        “你是谁?”青灵真人瞪着那双通红的眼,看向苏瓷儿的视线中满是杀意。

        苏瓷儿赶紧道:“师尊,是我!”说完,苏瓷儿就后悔了。

        青灵真人听到她的称呼,动作一顿。

        虽然他深陷心魔一年多,但属于自愿堕落,因此还保持着非常清晰的神智。

        青灵真人冷静下来,仔细观察面前的小娘子。

        十五六岁的模样,容貌生得精致白皙,若是放在修真界,那也是够得上名号的美人,只不过因为年岁小还没彻底长开,若是长开了,日后必定会成为惊艳世人的大美人。

        模样、轮廓,都不是青灵真人熟悉的。

        只除了她手上那柄滴着血的玉髓剑。

        仙器认主,若非主人亲自使用,是不会听从差遣的。现在这小娘子拿着玉髓剑,刚才还差点杀死了“苏瓷儿”。

        青灵真人盯着那玉髓剑,心中涌出一个不敢置信的想法。

        “师尊,是我,我回来了。”苏瓷儿注意到青灵真人看向玉髓剑的视线,终于袒露自己的身份。

        即使现在这个场合有些尴尬。

        正在此时,青灵真人身后走出一位女子,身为心魔,复原能力超强,她身上的伤口已经看不出一丝痕迹。女子纤纤素手搭上青灵真人的肩膀,眼神妩媚地望向苏瓷儿。

        “相公,你怎么还没杀了她呀?”

        苏瓷儿下意识握紧手里的玉髓剑,“师尊,她是心魔。”

        那女子“咯咯咯”的笑,并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青灵真人的肩膀上,“我就是心魔呀,相公都知道呢。”

        知道是心魔,却还是不愿拔除。

        苏瓷儿咬牙,知道这心魔拔除的难度怕是又要提升了。

        “出去。”青灵真人对着苏瓷儿冷脸道,那双掩在宽袖内的手却抖得厉害。

        作为小灵山的主导者,修真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是……她的师尊。就在此刻,这个时候,他被扯下了那块遮羞布,对着他最不愿意暴露的那个人,露出了自己心底的秘密。

        这股血淋淋的羞耻感,让青灵真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他咬紧牙关,浑身战栗。

        苏瓷儿急道:“师尊,弟子们都在等您回来。”

        青灵真人的面色有一瞬变化,可他很快调整过来,将脸面向那心魔。

        心魔勾着头发丝,嗤笑着望向苏瓷儿。

        “师尊,你难道要置小灵山于不顾吗?”苏瓷儿说话的时候声音干涩,带着些许颤抖。

        青灵真人咬紧下颌,伸手握住那心魔的手。

        心魔柔软地倒在青灵真人怀中,看向苏瓷儿的视线满是挑衅。

        “师尊……”

        “滚出去!”苏瓷儿的话还没说完,耳边便炸开一道声音,随后她眼前一花,猛地一下从石床上坐起身。

        ……她被师尊震出来了。

        莫城欢一直守在一旁,看到苏瓷儿苏醒,赶紧上前询问,“怎么样了?”

        苏瓷儿沉默着摇头。

        两人安静下来。

        静了一会儿,苏瓷儿突然抬头问,“二师弟,师尊的心魔,你知道是什么吗?”

        莫城欢没有说话,可他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他知道。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23081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