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师姐为何这样 > 第57章 第57章我所想,他所念

第57章 第57章我所想,他所念


虽然苏瓷儿不是很解这个世界,  但从她看这本小说来看,心魔一般只存在于识海之中。

        原着内,花袭怜确实出现过心魔,  按百万剧情描述,他于此心魔在识海内斗翻天覆,  日月无光,后终于将心魔歼灭。

        可现在,这心魔不仅出来,  还找一具身体把自己变成实体,  并且处处挑衅本体。

        苏瓷儿头疼看着倚在自己身边挑衅原主心魔,  给他取,  二号。

        二号似乎是对自己这具新身体非常满意,只不过因为十年没有洗澡,以他有点嫌弃。

        “这莲花藕做成身体就是容易干。”二号撩开袖子,『露』出自己洁白如玉臂膀。

        确实,  莲花藕虽能做成身体,  但必须要进行天一个小保养,五天一个大保养工程,以此来维持身体新鲜度。

        每日必要泡水,  冬天时候为防止肌肤开裂,还要涂抹上甘油之类保湿物。

        现在是夏天,  因为天气湿润,  以暂时还不需要涂抹那种东西,不过依旧需要泡水进行保养。

        “姐姐与我一起泡吧。”二号绕着苏瓷儿臂膀,  用那张清冷脸说出这样不要脸时,苏瓷儿竟然不觉得自己被冒犯,反而心中还生出一股自己占宜错觉。

        是错觉吧?

        二号是个『色』胚,  惯用撒娇来让苏瓷儿服软。

        他种种表现,让苏瓷儿有一种自己正在面对少年花袭怜感觉。

        再看正主一号,红着眼眶站在床边,一副隐忍委屈大魔王模样,不得不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咳咳咳。

        苏瓷儿努力抑制住自己想入非非小脑瓜,心想这该是心魔与花袭怜之间战争,她这个外人『插』进来委实不太好,开口道:“我有,想先走。”

        二号却不放她,反而越发绞紧她胳膊,脸上虽是一副笑眯眯模样,但眼神却很冷,“姐姐有么?”

        苏瓷儿抽抽胳膊,没抽出来,她道:“再不走,我就错过晚上放饭时间。”

        二号:……

        二号眼神往后一瞥,苏瓷儿已然将那些贡品吃个七七八八。

        苏瓷儿也顿觉羞赧,她只是很久没有吃过花袭怜做东西,再次尝到如此珍馐美味,没忍住,吃一些罢。

        “姐姐早说呀,我做给姐姐吃。”

        二号顶着这张美人脸,一口一个姐姐,唤得苏瓷儿心花怒放。可她没有放弃自己原则,突然,苏瓷儿手指向一个方向,面『露』惊愕,“那是么?”

        苏瓷儿表情太过实,二号下意识跟着看过去,等他回神时候,身边早已经没有苏瓷儿身影,只剩下臂弯内一点余热。

        心魔眯起眼,眸中暴戾陡升。

        他欲起身去追,花袭怜出手拦住他道:“滚出来。”

        看着眼前花袭怜,心魔肆意大笑,他再次开口说,不再是女声,而是阴冷男声,“花袭怜,你在害怕?”

        花袭怜望着眼前这张熟悉脸,额头青筋迸出,可却舍不得伤这副身体。

        他刚才也看到苏瓷儿现在用身体,虽然年纪小,但容貌却不如,大师姐如此爱美,自然是想要一具更漂亮身体。

        “你我等十年,她终于回来,你却畏手畏脚,么都不敢做。怎么,你不怕她走吗?”

        心魔每说一句,就感觉到花袭怜识海动『荡』。

        他痴痴笑着,指尖划过他面颊,语气低缓,“你不敢做,我替你做。”

        “刷拉”一声,花袭怜手中镇魔剑抵到心魔脖颈处,他冷声警告他道:“你若是敢伤她半分……”

        “我怎么舍得伤她呢?”

        两人双眸对视,那是一双极像眼,两人看着对方,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彼此欲望。

        “你解我,我也解你,我们目标是一致。”

        “我们,都想留住她而已。”

        苏瓷儿溜回到妄念轩后就开始收拾包袱准备跑路。

        现在形势是,花袭怜与心魔互相制衡,谁也杀不死谁。

        心魔作为邪恶化身,身上杀戮之气可比花袭怜重。也可以说,花袭怜作杀孽,都聚集在这个心魔身上。

        刚才,心魔顶着苏瓷儿皮囊,跟花袭怜从寝殿外面打到里面。再从魔宫上面,打到魔宫下面。

        十年,好奇众人终于知道寝殿内藏着东西是么。

        原来就是魔主那位小灵山大师姐。

        尊贵魔主大人不惜以镇魔剑来寻找其魂,如今大抵是成功。

        这个消息如长翅膀一般迅速传遍整个修界,大家纷纷猜测,这位魔主要如对付死而复生苏瓷儿。

        彼时,正苏瓷儿已经开始准备跑路计划。

        小苗身体已经好差不,苏瓷儿知道这魔宫不能再待下去,她必须要马上离开。

        可她现在能去哪里呢?回小灵山吗?

        苏瓷儿抱着包袱坐在桌子旁边,看到热茶,端起来吃上一口,细细琢磨。

        “哎,你们听说吗?魔主寝殿内一位美人。”

        外头院子里传来小娘子们讨论声。

        “有魔兵还看到魔主居然与她打情骂俏。”鸢尾身边女子说时满嘴酸溜溜。

        苏瓷儿一口茶喷出来。

        打情骂俏?那叫置对方于死吧。

        这才久,消息就已经传这么远。

        苏瓷儿果断抱着包袱去隔壁屋子寻小苗。

        小苗正躺在床铺上养伤,看到苏瓷儿过来,立刻双眸放光,“小苏,你看到魔主吗?”

        苏瓷儿:……

        “没看到。”

        “哦。”小苗一脸失望,然后发现她怀里包袱。

        苏瓷儿上前道:“小苗,我发现一个致富小商机,我们出去闯『荡』一下吧?”

        小苗:……

        小苗伸手去『摸』苏瓷儿额头,“小苏,你怎么?”

        “我听说魔主正在跟别女人打情骂俏,这魔宫大概很快就会有新女主人,趁着女主人还没遣散我们时候,我们就自己散吧。”苏瓷儿开始胡说八道。

        小苗面『露』疑『惑』,神『色』踌躇,良久之后才缓慢开口道:“小苏,如果是你,应该能留下来。”

        苏瓷儿:……不带这样人身攻击啊。

        “小苗,魔宫不是能久待方。”苏瓷儿正『色』道:“人魔有别,容易出。”

        “小苏,”小苗打断苏瓷儿,“你为么对魔有这么大偏见呢?”

        苏瓷儿沉默一会儿,问,“有吗?”

        小苗笃道:“有。”

        局者『迷』,旁观者清,苏瓷儿细细回想起来,自己对魔确实存在着偏见,至于为么会有这个偏见,她自己思索源头,觉得大概还是因为原着影响。

        虽然她张口闭口魔也有好坏之分,但其实她自己并没有做到。

        “那就有吧。”苏瓷儿果断承认。

        小苗:……

        “行,我们现在就走。”苏瓷儿伸手去扯小苗,小苗立刻抱住床柱子,“我不走。”

        苏瓷儿也不敢使劲扯她,“我一替你找一份比现在工作轻松几百倍而且非常赚钱好差。”

        先把大饼画。

        “小苏,你松开我……”

        “我们再不走就来不及。”

        “我要找一个魔!”小苗突然扬高声音。

        苏瓷儿神『色』一顿,下意识松开她。

        小苗羞红脸坐回去,她绞着一双手,终于将自己死皮赖脸想要留在魔宫之内原因说。

        那是一段……苏瓷儿都不想吐槽非常狗血平凡少女被英雄救美故。

        不平凡是,救小苗那个人说他是魔。

        “小苏,我从来都不知道魔生得那么好看。”

        苏瓷儿看着小苗花痴脸沉默下来。

        少女,恋爱脑要不得啊。

        “以你之前说想要知道那位魔主长相是因为……”

        “我觉得,魔主就是我梦中情人。”小苗双手捧心。

        苏瓷儿:……倒也不是不可能。

        “你梦中情人长么模样?”

        说起这个,小苗就开始起劲。

        “他有一头飘逸白发……”

        白发……魔男?

        明白,不是花袭怜,划掉。

        “他还有一双蓝『色』眸子。”

        白发蓝眸?等一下,不会是他吧?

        之前提到,魔宫有四魔,其中之一黄金甲已经身陨,除他之外,还有其他位魔。

        其中一位魔,拥有白发蓝眸,是后期花袭怜为得力左膀右臂。

        此人魔力高强,虽然在原着中只寥寥写几笔,但花袭怜很情都是他去解决。

        比如,魔域□□,修界暗算等等。

        在花袭怜制服心魔,并且彻底控住镇魔剑之后,魔域与修界矛盾也达到顶点,而这个导火索就在这魔物身上。

        此魔物唤白景,因为其出生之时一头白发,以得这字。

        白景是正宗纯种魔物,在魔域出生,在魔域成长。魔族教育方针就是,魔人与修人势不两立。

        白景『性』格冷淡,在魔族之人与修人恋爱迹频频传出之际,大家都认为,只有白景不会跟修人有任牵扯。

        可实往往是相反。

        白景与一位修女子相爱,他甚至不惜为她背叛花袭怜。

        小说从花袭怜视觉展开,作为一明察秋毫主子,花袭怜知道其实白景并未背叛他,只是被那个修女子骗而已。

        后结局是,被修女骗身骗心白景被缚魔网生生绞杀至死,变成一堆烂肉。

        白景之死,彻底点燃魔域与修界战争。

        因为白景冷淡男神形象,以也有很书粉『迷』他,作者为迎合大众,写一个白景与那修女子番外。

        看番外后,苏瓷儿才明白,原来那修女也是被人利用。

        她是心喜欢白景,她与白景约,她不再做修者,他也不再魔,他们找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方,成为一对平凡夫妻。

        那是一个夏日雨夜,他们相约一起走。

        是私奔,是雨夜。

        电视剧每到这里,一要出一点么幺蛾子。

        这回也是,白景没有等来这个修女,反而等来自己死期。

        修女被父母关在屋内,得知白景死讯之时,伤心欲绝,自爆内丹而亡,与白景成为一对鬼魂鸳鸯。

        花袭怜才不管你爆丹不爆丹,他只知道白景死,还是被修界这些卑鄙小人用计杀死。

        作为一只睚眦必报男主,花袭怜然不肯善罢甘休。

        修界与魔域大战打响。

        回想到这里,苏瓷儿将目光重新落回小苗身上。

        那女子是修人,小苗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类。

        等一下!她能掩藏自己修为,小苗也可以。

        苏瓷儿颤抖着手抓住小苗胳膊,释放出自己一丝气息。

        她气息刚刚探进去,就被弹开。

        苏瓷儿迅速松开小苗手,小苗隐约感觉到不对劲,可因为苏瓷儿试探实在是太过细微,以小苗并没有发现。

        “都是夏天,居然还有静电。”

        苏瓷儿垂首,『摸』着自己指尖嘟囔。

        小苗:……

        “行吧,既然你不愿意走,那就留下吧。”

        苏瓷儿虽不能肯,但她认为,小苗大抵就是那个修女子。

        “那小苏你呢?你要走吗?”

        苏瓷儿看着眼前小苗,想要走堵在喉咙里,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她走,小苗一会死。

        她不走,小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苏瓷儿终没有走。

        她躺在自己床铺上,想着小苗,突然,她感觉到有一股冰凉凉触感朝她靠拢,带着一股湿濡莲花香。

        苏瓷儿转头,正对上一张美人脸。

        美人可能是刚刚泡澡回来,身上湿漉漉直接就躺。而且苏瓷儿怀疑,他去泡应该是烂荷塘,脸上还带着淤泥。

        苏瓷儿:……

        虽然美人出浴很美,但苏瓷儿还想要自己床。

        她抬手一个烘干术,把二号炸干。然后是一个清洁术,把自己床铺弄干净。

        二号顶着一头过分粗糙干发黏糊上来,“姐姐好。”

        苏瓷儿不适应扭扭,没扭开。

        “你能不能放开我?”

        “不能。”

        心魔搂着苏瓷儿,吐气如兰。

        苏瓷儿被吐得浑身一哆嗦,牙齿都磕巴,“你为么一要黏着我呢?”

        “因为喜欢姐姐。”

        苏瓷儿掰着手指头算算,如果从她死时花袭怜出现心魔算起,那现在这个心魔才只有……十岁?

        苏瓷儿伸手『摸』『摸』心魔头顶,告诉他,“你还小,不懂么叫喜欢。”

        心魔听到此,却是嗤笑一声。

        很明显嘲讽。

        “姐姐觉得,我是为而生?”

        为而生?

        苏瓷儿努力回想一下原着剧情,按照设,这种烂大街心魔设一般都是为女主而生,难道是因为桑柔柔死,以花袭怜受不刺激,生心魔?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苏瓷儿伸手拍拍心魔肩膀。

        心魔一把抓住苏瓷儿手腕,将她腕子贴到自己面颊上。

        昏暗小房间里,只余一点月『色』浅薄而入。身材纤细完美女子身着青衣,轻轻磨蹭着女子凝脂皓腕。

        她垂着眼睫,那张冰冷脸变得柔和起来,像缱绻着开始休息蝴蝶。

        “大师姐怎么不懂呢?”

        “花袭怜心魔为你而生。”

        寂静屋内,女子声音轻柔说出这句后,轻启檀口,然后猛一下咬住苏瓷儿腕子。

        苏瓷儿疼得一哆嗦,想要把腕子收回去,不想女子加重力道,直尝到血腥气,才终于松口。

        腕子处伤口疼得厉害,苏瓷儿感觉到有血顺着她腕子往下淌。

        女子抬高她腕子,盯着那艳红『色』血,满脸心疼道:“流血。”

        苏瓷儿:……你大爷,还不是你咬!

        可现在,苏瓷儿没有骂人心思,她或许,隐约猜测到,心魔说是。

        花袭怜心魔,是为她而生。

        手腕处伤口很疼,继而引发一种古怪心慌感。

        “姐姐心跳好快。”

        女子手覆上她心口,虽然知道二号现在身体『性』别为女,但苏瓷儿还是下意识往后退去。

        女子顺势倾身过来,将苏瓷儿扑倒。

        两人压在床铺上,身后是堆起绸被。

        那柔软料子,跟两人身上肌肤一般滑腻。

        “为么,是我。”苏瓷儿盯着眼前女子那双晦暗不明眸,缓慢吐出这个问题。

        女子低低笑着,他手指轻抚过那个被自己咬出来伤痕,指腹沾到温热血。

        他将那血抹在苏瓷儿唇瓣上。

        浅淡唇『色』立刻就变成妖艳红。

        “姐姐漂亮。”

        你瞎啊,没看到那么大片红斑。

        苏瓷儿现在容貌,就是她自己都不敢违心说一句好看,这人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如此恭维自己。

        “今晚我与姐姐一起睡,好不好?”

        苏瓷儿看着女子紧紧圈住自己动作,想着她就算是拒绝你也不会放手离开吧?

        “他呢?”苏瓷儿没忍住。

        女子原本笑意盈盈脸瞬时一沉,变脸比六月天还快。

        “都有我,姐姐还要他做么?他能给姐姐快乐,我也可以。”

        苏瓷儿:!!!这他妈是么虎狼之词。

        苏瓷儿深吸一口气,本想教导这『色』批一顿,可转念一想,她现在打嘛,打不过她,说也明显说不过她,因此只能闭嘴。

        见苏瓷儿不说,女子脸上『露』出委屈。

        “他去泡寒潭。”

        “为么?”

        苏瓷儿是知道,花袭怜半身为蛇,惧寒潭。

        “因为,他想杀我。”女子贴着苏瓷儿脸,半点也不客气搂着她贴脸蹭蹭,就跟抱着大型玩偶似得。

        哪里有人不想杀心魔呢?

        自然,也没有心魔不想杀正主,夺取身体正存活下来。

        “你本就不是该存在。”苏瓷儿冷不丁冒出这句来。

        不知是说给心魔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姐姐想让我死?”心魔按照自己意思理解苏瓷儿。

        苏瓷儿回神,盯着女子愤怒面庞,下意识脱口而出,“你生气时候也好看。”

        原来从前自己生气时候也这么好看。

        心魔:……

        心魔被苏瓷儿说没脾气,他原本是过来蛊『惑』她,想要与他神识交融,然后气花袭怜,可到这里,跟她躺在一处,说一会儿后,没这个心思。

        “如果我与他必须要死一个,姐姐选谁?”安静屋内传来心魔声音。

        苏瓷儿道:“为么要我来选?”

        “因为只能你来选。”

        这句,心魔说十分笃。

        苏瓷儿突然想到刚才心魔说。

        他说,花袭怜心魔她而生,那么是不是也要她来结束?

        “你们,不是一个人吗?”

        苏瓷儿喃喃自语。

        “呵。”心魔笑笑,他们确实是一个人。

        二号重新展『露』笑颜,继续将她搂紧。

        “心魔从识海内幻化而出,姐姐与他在识海内做情,我都知道。”女子躺在苏瓷儿身边,漂亮指尖绕着她发尾,一圈一圈。

        苏瓷儿突然感觉到一股口干舌燥,她伸手把自己头发扯回来,然后抱在胸前,闭眼。

        耳畔处传来女子痴痴笑声,“姐姐睡觉样子好看。”

        苏瓷儿默,长久之后她开口道:“我诅咒你长针眼。”

        心魔:……

        “姐姐忘,我是他一半神识化。”

        苏瓷儿:……

        “姐姐想要,我都能给。”

        苏瓷儿:……求求你闭嘴吧!!!

        “姐姐……”女子黏腻腻声音传过来,苏瓷儿睁开自己通红眼,扭头看她,“大姐,我求求你,你能不能闭嘴?”

        美人再美,也架不住是个痨啊。

        心魔:……

        “让给你。”成功让心魔闭嘴苏瓷儿起身,随意戴上自己头纱就出去。

        心魔起身也想跟上来,苏瓷儿立刻转身阻止他道:“别跟上来。”

        可惜,心魔如果听,他就不是心魔。

        苏瓷儿不让他跟着,他偏要跟着。

        “如此良辰美景,姐姐不想与我神识交融,共度良宵吗?”

        “不想。”苏瓷儿果断拒绝。

        这『色』批能不能消停点?花袭怜心魔为么会是这个样子?

        “姐姐是不是在想,我为么会是这样?”

        一道男子声音传入耳中,熟悉到令苏瓷儿浑身一震。

        她转身,心魔依旧顶着苏瓷儿那副皮囊,只是说声音变成花袭怜嗓音。

        月『色』下,女子一袭青衣,眉眼清冽,身形瘦削。她静静站在那里,让你感觉那是一朵不可高攀雪巅之莲。

        苏瓷儿先是赞叹一下这副皮囊,套入一下自己曾经风姿,然后才将视线落到心魔脸上。

        他眸子与花袭怜很像,尤其是眼神,只是心魔眼神更欲,更黏,就仿佛他不用说,却能将他想法完完全全传达给你。

        这大概就是他身为神识天赋吧。

        而之以苏瓷儿能清晰接收到他信号……是因为她与花袭怜神识,本就存在着亲密关系。

        苏瓷儿被他眼神看得不自觉红脸,那一刻,她仿佛从他眸中看到十年前她与花袭怜在一寸宫内纠缠场面。

        心魔然感受到苏瓷儿变化。

        他眸『色』越发沉暗,盯着她,一边说,一边靠近。

        男子柔软而微凉声音如夏日柔软月光铺叠在清澈如玉池塘湖面上,带着一股蛊『惑』人心味道。

        “因为我想,是他念。”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07/3330806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