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82.溯源

0282.溯源


  “……是我”
贺闻山沉默了半晌,接着指了指自己。
沈盈香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接着转头看向一旁的昌玉尘。
“怎么样?”
“这种伤,最佳的选择是送到医院。”
昌玉尘想都没想,开口答道。
沈盈香点了点头,接着扭头看向一旁依旧沉默的贺闻山,说道:“电话。”
贺闻山从沉默中惊醒,接着将桌子上的电话递给沈盈香。
沈盈香看了电话一眼,声音有些冷:“你给我做什么?给钟万象打电话,他开车过来的。”
“钟万象……”贺闻山先是怔了一下,接着一脸苦笑着看向沈盈香,开口说道:“他这个时候,应该在顶楼。”
听着贺闻山的话,沈盈香微微皱了皱眉,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确认道:“你是说他下不来?”
“是的。”贺闻山一脸苦笑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我打急救电话……”
话没说完,就见到沈盈香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这种事情你还要问我?”
贺闻山闭上了嘴,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然后拨通了电话。
电话打完,一旁的昌玉尘看向贺闻山,出声问道:“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你不知道他身上的伤吗?”
说着,昌玉尘指着明显染上血色的绷带,皱着眉说道:“这处,你们两个打起来的时候是不是碰到过?”
贺闻山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又有些沉默了。
这一处他有印象,他还拿这处伤口威胁过王德全。
但威胁仅仅是威胁,他并没有真的下狠手。
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接着皱了皱眉。
“怎么了?”沈盈香看了他一眼,接着问道。
“我忽然想起来……”贺闻山皱着眉,缓缓道:“我当时摸到他的手的时候,他的纱布上是湿的。”
“湿的?”沈盈香微微皱眉:“弄上水了?”
贺闻山皱着眉回想着,半晌摇了摇头:“应该不是,我的人在我和他遇到之前就一直看着他,在这之前,他应该没有碰到任何的水源。”
说着,贺闻山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眉头忽然拧了起来。
“会不会是出汗了?今天的天这么热……”
“他又不是被纱布裹成了木乃伊。”沈盈香皱了皱眉,说了一句。
这一句一出口,话音还没落,她和贺闻山的脸色就猛地一变。
两人下意识对视了一眼,不用说话,就知道彼此应该是想到一起去了。
昌玉尘看了看两人,一脸迷茫。
“你是说……”贺闻山抬了抬眉,有些犹疑地说了一句。
沈盈香皱着眉点了点头,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不排除这个可能。”
昌玉尘听着两人谜语似的话,听得一脸茫然。
他一头雾水地问了一句:“什么可能?”
“义诊的时候,来了一个搅局的。”沈盈香淡淡地将上午有关“担架三人组”的事情说了一遍。
昌玉尘听完,一脸震惊:“还有这种事?”
“当时我们被人牵制在屋子里,无暇顾及外面。”贺闻山揉了揉眉心,看着紧闭着双眼的王德全,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他,那些人可能就真的要成功了。”
听完贺闻山的话,沈盈香忽然皱了皱眉,说道:“你说他们的目标会不会……”
贺闻山一听这话,这个人微微一怔,接着瞬间跟上了沈盈香的思路:“不排除……”
“我当时是在外面,但是被他们车上留守的人引到了他们的位置。”沈盈香回想着当时的情景,缓缓说道:“难不成……调虎离山?”
贺闻山点了点头,话却没有说得太满:“这应该是一方面。”
他顿了顿又道:“王德全在进江楼之前,钟万象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来试探我的口风。”
沈盈香皱着眉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说了什么?”
“我当时以为他们发现了我布置的人,于是和他们玩了玩,逗一逗他们。”
贺闻山说着耸了耸肩,接着眉头皱起,有些认真地说道:
“现在想来,他们当时看到的不是我安排的人,而是遇到了抬担架的几个人。”
“然后他们以为是你搞得鬼,就像尝试着往江楼里打电话,通知楼里的人。”沈盈香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结果没想到接电话的人是你。”
“应该就是这样……”贺闻山叹了口气,接着有些不解地看向沈盈香问道:“你看我,我在他们心里就这么不像一个好人吗?”
“是不是好人,你自己心里清楚。”沈盈香冷哼了一声,接着问道:“陈老在哪里?”
“应该在7楼,那里的视野比较好,便于纵观全场。”贺闻山说道:“现在应该是钟万象在那里,我的人说陈老已经离开了。”
沈盈香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询问。
一旁的昌玉尘忽然出声问道:“我师父……夏老和管老在哪里?”
“那两位老人家应该在1164。”贺闻山想了想说道:“在那个电梯旁边的屋子。”
……
江楼的1164这间房是不对外开放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隔壁电梯的声音太大。
夏老和管老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慢悠悠地喝着茶。
听到门响,两人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老陈,忙完了?”夏老端着茶杯说道:“没出什么事吧?”
“出了点小意外。”陈老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那小徒弟竟然从医院里跑出来了。”
管老听着,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年轻人,身体就是好。”
“年纪小,活泼好动,这咱们这群老头子也管不了什么。”陈老叹息着说道:“但是他还带着一身伤,还真是不把自己的身体当身体。”
“别说你徒弟,就你,年轻的时候不也一样?”夏老笑了几声,说道:“你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风里来雨里去的,哪天身上没有伤?还要天天看着那位,也是够受的。”
“没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我眼前痛苦吧?”陈老摊了摊手,接着走到沙发旁边坐下,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这话说得也有理。”管老点了点头:“不说之前,只说现在。老陈你给我透个底,你叫我们前来淮西,究竟是为了什么?”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38477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