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81.有关

0281.有关


  沈盈香拒绝的很果断,拒绝的理由也是让贺闻山懵了一下。
贺闻山回过神来,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不想下去看一眼,你又进来做什么?来逛街?”
“我来看看你还活没活着。”沈盈香冷淡道:“要是死了,我好快速接手你的位置,省着出了类似于安通的事情。”
话音落下,贺闻山回头看了一眼墙角里蹲着的人,说道:“他只是个意外,是个幸运儿罢了。”
说着,他顿了顿,看向窗外又道:“其实我还是很好奇你对王德全的态度。”
贺闻山说着看向沈盈香,盯着她的脸,观察着她的表情,然后问道:“他算是抢了你的位置,如果没有他,或许你现在已经回家了……你就不恨他吗?”
“命里注定没有的东西,强求不来。”沈盈香淡淡道,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就算没有他,也不会是我,更不会是其他的什么人。”
说着,她顿了顿,看了贺闻山一眼说道:“不要挑拨,不会成功的。”
贺闻山听着笑了笑,没有做辩解。
沈盈香也懒得听他的解释,如此不说什么,倒也是让她觉得清净了不少。
她垂着眼睛看向前方打成一团的人们,问道:“他人在哪里?”
“就在隔壁。”贺闻山笑了笑说道:“他在睡觉,要过去看看吗?”
沈盈香有些沉默,像是在考虑着什么。
倒是一旁的昌玉尘出声问道:“走廊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贺闻山抬了抬眉看了他一眼,像是没有想到他会问什么。
想了想,贺闻山答道:“我被迫与他切磋了一下,不得不承认,如果他没受伤,在他受伤之前,两个我也赢不过他。”
“你这是趁人之危。”沈盈香淡淡地插了一句话。
“你说的没错。”贺闻山出乎意料地大大方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行为:“不趁人之危我也按不住他,要不是我恰巧碰到了他,他早就带着姓江的那两把金剑跑了。”
听到这话,沈盈香微微皱眉:“金剑是他拔下来的?”
“你说呢?”贺闻山忍不住想翻个白眼:“你说他去哪里不好,偏偏要去西厅。去西厅做什么不好,非要上去把人家金剑摘了,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说着,他顿了顿,又有些无奈地说道:“这小子见到我第一反应就是装傻,还问我金剑要不要,我还没等和他说什么,他那一拳就暗搓搓地来了。”
“要不是我早有准备,没准你现在都见不到我们两个之中的任何一个。”
贺闻山说着叹了口气,有些感叹地说了一句:“这小子是真的难缠。”
沈盈香没有理会他的感慨,鼻子轻哼了一声,接着忽然道:“带我去看他一眼。”
“你就这么不放心我?”贺闻山苦笑着说道:“我连绷带都给他换了,他还想怎么样?”
见到沈盈香和昌玉尘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贺闻山无奈地向两人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说道:
“你们不信就算了,他现在就在隔壁,你们尽管去问他好了。”
说完,也没管沈盈香和昌玉尘到底是什么反应,转身向门外走去。
打开1205的门,开了灯,贺闻山示意身后的两个人向床的方向看去。
沈盈香站在门口,眯着眼看向房内床上的王德全,接着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身旁的昌玉尘,就发现昌玉尘的脸色似乎也有些变化。
将挡在门口碍事的贺闻山扒拉到一边,昌玉尘径直向床边走去。
沈盈香也没站着,将被扒拉到自己眼前的贺闻山再次扒拉到一边,接着,她跟在昌玉尘的身后,向床旁走去。
被人连续扒拉了两次的贺闻山,一脸迷茫地看着两人的动作。
看着两人的脚步似是有些焦急,贺闻山的心里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也微微变了变。
他的心里有些懊恼,自己怎么会遗漏下这么重要的事情?
在王德全身边睡了一觉,怎么感觉脑子都好像睡退化了呢?
他来不及多想,急忙跟着前方的两人走到了床边。
看着床上依旧“熟睡”的王德全,贺闻山的心中微微一动,接着看向一旁的沈盈香和昌玉尘两人的表情。
这两人看到王德全后,表情似乎有些严肃。
两人一句话不发,对视一眼,接着不约而同地一齐伸手探向了王德全的额头。
这一次灯开着,贺闻山清楚地看到了王德全脸上两团不自然的红色。
这分明就是高烧了,根本不是睡热了。
贺闻山看着床边那两位伸手探向王德全的额头,他就知道自己刚刚的猜想很可能是真的。
王德全是真的发烧了。
这事要是非要找到相关的肇事者,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自己……贺闻山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如果不是自己和人家打了一架,人家没准根本就不会发烧。
贺闻山看着床上紧闭着双眼的王德全,看着脸上明显满是担忧的沈盈香,心里念头纷杂。
这要是让陈老知道了,因为自己导致了王德全的伤情加重,自己被扒一层皮都是轻的。
要是想完好无损地从江楼里出去,现在只能期盼王德全会尽早醒过来,转危为安。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凄惨过?贺闻山暗自想着,心里满是悲戚。
自己还真是“凄凄惨惨戚戚”啊,要是王德全好不起来,自己就真的“将息”了。
就在贺闻山胡思乱想的时候,昌玉尘动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沈盈香,试探地问道:“怎么样?”
沈盈香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接着指着王德全身上歪七扭八的绷带,看向贺闻山问道:“这是谁弄得?”
贺闻山看着那歪歪扭扭的绷带,意识到王德全的状况很可能和这绷带有关系。
是消毒不到位,还是绷带本身就有问题?
回想着自己拿绷带时,这些医疗物品的位置和状态,他又有些拿不准。
就算绷带没有问题,自己的操作也有问题。
贺闻山知道,王德全如今的状态,和他当时的不完全无菌操作相关的可能性很大。
他沉默了片刻,指了指自己说道:“是我。”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39045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