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30.麻烦、纠结和电话(二)

0230.麻烦、纠结和电话(二)


  想问的有很多,但最想问的,对方已经给出了解答。
没有理由。
是的,没有理由。
一见钟情。
这词用在这里不太恰当,却又十分应景。
“大概是上辈子未尽的缘分吧。”王德全笑了笑说道。
“我想知道,后林所里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身份卡的权限是什么?”
陈贵生预料到他的问题,又好像问题处于意料之外。
“我以为你知道。”陈贵生说道:“后林所你都看遍了,那你发现什么了吗?”
王德全有些沉默,半晌他摇了摇头:“资料,书籍,人,机器,只有这些。”
“那还有什么要问的。”陈贵生摆了摆手:“东西就摆在你面前,卡也只能是刷个大门。”
所以,所谓的秘密和权限,都是觊觎之人的臆想。
为了臆想出来的东西就可以不顾他人性命,这些人……
好吧,确实有些麻烦。
王德全想了想,又问道:“我听说是丢了个东西,丢的是什么呢?”
陈贵生也想了想,说道:“大概是渴望吧。”
他起身,轰了轰蚊子,向着屋子里走去。
“我又不是神,哪有什么灵丹妙药。”
这话的声音很小,就像是在喃喃自语。
“别把蚊子带进来,你师娘怕咬。”
这一句倒是中气十足。
王德全笑了笑,道:“知道了。”
……
入夜,窗外虫鸣稀疏。
王德全起身去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仰头看了看天顶的星子,忽然没了睡意。
王德全一直不怎么喜欢夏天,不仅是夏天的虫子太多,更是太热。
热得令人烦躁。
小心翼翼地进了屋子,关上了门。
听着旁边卧室传来的悠长呼吸声,王德全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自己今天晚上好像忘了什么事?
既然忘了,应该也不重要。
王德全听了半晌,叹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再没睡着,直到天明。
蚊子是真的讨人厌烦。
……
翌日清晨,王德全有些疲惫地打了个哈欠,精神有些萎靡。
被蚊子骚扰了一夜,简直比上一晚上夜班都令人疲惫。
也不知道这个年代有没有卖蚊香,或者杀虫剂的。
王德全是第一个起来的,坐在床边缓了半晌,叹了口气,下了地。
洗了把脸,王德全来到了小院,坐在树下发呆。
说是发呆,倒不如说是一夜没睡觉的后遗症。
陈贵生听到了门响,也醒了过来,起身就见到坐在院子里发呆的徒弟。
“你醒的倒是早。”
王德全闻声醒神,转头看去,整个人还是有些呆滞。
陈贵生看着精神状态明显不对的王德全,挑了挑眉,问道:“没休息好?”
王德全点了点头,说道:“蚊子太厉害。”
陈贵生听着,忍不住笑了一声,说道:“知道厉害了吧?都怪你师娘,非要在院子里种这么多东西。”
正说着,背后传来一声咳声。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王德全笑了笑,向着师父身后的师娘道:“师娘,今天早上吃什么?”
饭自然还是清粥小菜。
葱蘸酱,搭配上粘稠的苞米茬子粥,别有一番滋味。
“吃不惯就自己出去买一些,别吃不下硬往里塞。”陈贵生拿着碗道,“剩的不多了,你给我留点。”
王德全知道师父是在说笑,就跟着笑了笑。
一旁的师娘倒是有些不太乐意了,伸手推了陈贵生一下,说道:“吃你的饭。”
接着抬头看向王德全道:“放心大胆的吃,粮多着呢,管够。”
吃过了早饭,王德全看向一旁换衣的师父,问道:“师父,今天去哪里?”
“学校。”陈贵生理了理袖口,答道。
“诊所那边怎么办?”王德全问道:“还开吗?”
陈贵生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道:“开是要开的,再等两天。”
王德全点了点头,没再问什么。
出门前,陈贵生从柜子里拿了两个厚厚的笔记本,塞到王德全怀里。
“自己看,有问题来找我。”
这意思是不让自己跟着去学校?王德全怔了一下。
“图书馆那边挺安静的,你就在那边待着吧。”
陈贵生说着,推开了门:“后林所那边课题也都没什么意思,你自己找东西研究吧。”
王德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话中的含义,下意识点了点头。
点头终归是没有错的。
到了学校,王德全拎着挎包散步似的进了图书馆。
图书馆里依旧还是那些人。
随意找了个远离窗口的地方坐着,拿出两个笔记本,没有翻开。
黑皮笔记本上,用胶带贴着白色的名签。
上面写着“陈贵生”三个字,很秀气。
字迹不是自己的,也不是师父的。
王德全看了半晌,觉得很可能是师娘的。
掀开封面,里面的字迹苍劲有力。
内容却是自己上辈子从未见过的。
看了几页之后,王德全快速翻了翻,将内容看了个大概。
翻过后,他忍不住有些感叹。
果然天外有天,姜还是老的辣。
有些散剂的药量用法,简直闻所未闻。
光是看,王德全就能想象到这些药物极佳的疗效。
既然都是好药,为什么上辈子自己闻所未闻?甚至师父也一字未提?
宝珠蒙尘实在是罪过。
既然上一世藏匿于暗处,那么这一世,自己是否要反其道而行之,将其发扬光大呢?
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
东西就摆在自己面前。
看了两页,王德全整个人就陷进了笔记里。
就连身旁有人驻足都没有发觉。
直到有人挡住了他的眼睛。
王德全抬眼看去,只见一张青春洋溢的脸出现在头顶。
是陶颜。
“你在看什么?”陶颜张大嘴,小声说道:“我看你看得太认真,没好意思打扰你。”
王德全似乎还有些沉浸在笔记中,反应一时间有些迟钝。
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笑着问了一句:“又碰到难题了?”
陶颜扁了扁嘴,有些可怜巴巴地说道:“没有问题就不能来找你了吗?”
这话问得有些道理。
王德全笑了笑,说道:“能。”
陶颜这才笑了起来,笑容就像烈阳下的桔梗花。
发着光,让人胸肺通畅。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52599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