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29.麻烦、纠结和电话(一)

0229.麻烦、纠结和电话(一)


  江艳的事和那张身份卡之间必有联系,或者是有些人没有再她的身上找到想要的东西,又或者是找到了某样东西或者线索,急着想灭口。
这些事情归根结底还是出在那张身份卡上。
不过就是一张塑料壳的门禁卡,后林所也就那么大,那有什么可以藏着秘密的地方?
王德全垂下了眼皮,看着桌子上残余的汤汁。
后林所有没有秘密,自己不清楚。
但还是有人清楚的。
比如说自己的师父,陈贵生。
王德全心里清楚,只要自己问,师父不会不给自己一个答案。
但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纠结。
会觉得很麻烦。
为什么麻烦沈盈香,自己不觉得麻烦?
为什么麻烦钟万象,自己也不觉得麻烦?
到了自己师父这里,为何就会觉得麻烦了呢?
明明是两辈子里,除了父母之外,唯一一个不求回报,对自己无限亲近的人。
明明有无数次机会可以从师父口中得知真相,为什么自己就总是想不起来问一问呢?
有的时候,想不起来不是忘记了,而是潜意识里将事情主动避过。
避过后,又会觉得纠结。
纠结又有什么意义呢?
问与不问,答案就在那里。
就像太阳,你看与不看,它就在那里,光芒万丈。
王德全陷入了沉思,沈盈香看着他的脸,没有动作。
这边的声音停了,屋子里就只剩下叶红玫和钟万象的讨论声,还有厨子愉快的洗碗声。
厨子洗完了碗,拿好剩下的饭菜,高高兴兴地向他的老板提出告辞。
叶红玫看着他手里的袋子,怔了怔,没说什么。
厨子有些紧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对剩菜的处理方式不对,惹得老板动了怒
叶红玫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对他点了点头,接着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扔了过去。
“明天早上,记得来开门。”
厨子下意识伸手接过钥匙,愣了一下,接着瞬间喜出望外。
屋子里又剩下四个人了。
王德全从沉思中转醒,感受着那道投向自己的目光,没什么反应。
半晌,他叹了口气,抬头看向钟万象,说道:“我今天晚上回家,不上山了,送我一程。”
钟万象正在和叶红玫小声聊着天,听到王德全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
“明天有什么打算吗?”
王德全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那就是走一步算一步了。”钟万象也没有意外,“现在就回去?”
“都行。”
事实证明,没有“都行”这个选项。
要么现在,要么晚一些,总归还是要走的。
和两位姑娘,或者说两位姐姐道过别,王德全和钟万象出了浮光静影的门。
直到上了车,钟万象才舒了一口气。
就像是卸下了万斤的泰山石一样。
对于他放松的表现,王德全自然知晓其中原因。
“听你们说话还真是累。”钟万象扯了扯衣领,说道:“都像牙膏吃多了似的,挤着太费劲。”
王德全听着笑了笑,说道:“其实还好,听着也蛮有趣的。”
“有趣个屁。”钟万象极没有形象地翻了个白眼,“有话直说不是更好?”
王德全倒是很赞同钟万象这个想法,他点了点头,说道:“直白一些确实省了些麻烦,但是浮光静影的墙……太薄。”
钟万象不再说话,沉默地开着车向陈老的小院驶去。
有些事情对于他来说不是那么重要,比如说诊所被砸,比如说江艳从楼上掉下去,又比如说田家的异常。
他只要现在立刻订票走人,这里的水再深又与他有何关联?
只是,真的能走吗?
……
无论外面有多少糟心事,进了小院,就全都不存在了。
夏日天黑得晚,此时已是星斗稀疏。
有缺月,没有疏桐。
王德全坐在檐下的凳子上,看着屋内的灯光将地砖映出栅格。
“还是有些麻烦。”
“你的想法有些问题。”陈贵生沐在昏暗的天光里,隔着暮色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你要清楚,你从来都不是我的麻烦。”
地上的光有些刺眼。
那便不看。
王德全闭了闭眼,接着抬起头看向眼前的苍苍老人,微微出神。
是啊,自始至终,都是自己觉得会麻烦。
觉得会麻烦别人,又何尝不是自己觉得别人很麻烦。
都说将心比心,总是比着比着就歪了。
拿自己的心去观他人之心,便会先入为主地觉得别人和自己一样。
地上的窗格随着时间偏移,窗外的风却依旧热着。
王德全收回出神的目光,笑了笑,有些自嘲。
自己还真是活回去了。
说是活回去也不确切,上辈子自己虽然傻,但是从不纠结。
倒也不是没有纠结过。
比如说,是先去钓鱼,还是先去吃饭。
王德全看着夜色,越发的感叹。
纠结本身就毫无意义,在你觉得纠结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做好选择了。
既然早已选好,再纠结只会惹人发笑。
王德全搓了搓手指,抬头看向依旧坐在树下的师父,想开口说出自己的问题。
就见到师父正坐在树下,靠在藤椅上,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
“有的时候我也觉得有些奇怪。”
陈贵生的目光向王德全的方向看去,又好像越过他看向屋内的身影。
“收你为徒这件事,就像是被上天安排好的一般。”
王德全听着微微一凛。
安排好,这可不是什么好词。
陈贵生此时倒是有些兴致,他看着窗下的影子说道:“和别人安排好的不同,我见到你第一眼,就觉得你就是我的徒弟。”
说着,他摇了摇头,道:“没有理由。”
王德全听着,心里有些微微发紧。
“所以,你会什么,跟谁学的,我都不在意。”陈贵生淡淡道:“反正拜了师,你就是我徒弟,很多人都知道了,你想跑也没处跑了。”
王德全有些哭笑不得。
上辈子,一生都没跑出您的眼睛,这一次自己还能跑到哪里去?
“我知道你有事想问我。”
陈贵生转了转手里的两个核桃,看向对面的人,抬了抬眉问道:“说吧,你想问什么?”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52600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