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228.心思

0228.心思


  不得不说,厨子确实是位好厨子。
菜码继承了东北的传统,盘子个个赛脸大。
王德全看着桌子,忍不住想到还好这桌子够大。
一旁的钟万象将口中的食物吞了下去,有些感慨地说道:“桌子还是圆的好,有家的感觉。”
沈盈香依旧没有抬头,说道:“家的感觉不在于桌子是圆的还是方的,在于你小的时候,家里用的是什么形状的桌子。”
钟万象点了点头,说道:“这话有理。”
厨子做得菜确实不错,但是对于几人来说,只能算一般。
其他人的口味是被钱养刁的,王德全的口味是被李丽娟养出来的。
尽管他在做菜方面没有什么天赋,但他会吃。
好坏还是吃得出来的。
这水平放在淮西,已经算是一流了。
叶红玫抬头看了厨子一眼,问道:“你在哪里工作?”
厨子听到问题,急忙将口中的东西咽了下去,说道:“在天艺。”
叶红玫点了点头,没有回应什么。
厨子眼里刚刚的狂喜再次回落。
没想到叶红玫竟再次开了口,这一次便是正经的邀请。
叶红玫思忖了片刻,说道:“我这地方缺个厨子,你要是……”
“我可以。”厨子等不及叶红玫的话说完,鼻翼煽动的都有些急促:“随时都可以。”
“那就从今天开始算吧。”叶红玫没有在意厨子的不礼貌,“今天算是第一天,需要预支工资吗?”
“不,不用。”厨子脸上满是喜意,“多谢老板。”
说着,他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那我今晚就在这里……”
叶红玫向他点了点头,目光从桌子上明显吃不完的菜上扫过,淡淡道:“店里最近没什么人手,可能要麻烦你一段时间,工资方面不用担心,干几个人的活就发给你多少。”
厨子听着这话,开始时还有些担心,听到后面,所有的担心就全都放回肚子里了。
能赚钱的事情,都不是事情。
况且这里只有他这么一个员工,没有之前那些糟心事,尽管忙了一些,还是自由的很。
现在的问题也就剩了一个,如果人多,他是真的忙不过来。
“不会有太多人。”叶红玫看出了他的忧虑,“超出你的能力范围,就把他们赶出去,这几日我会尽量招人。”
将客人赶出去。
这话听得厨子有些暗自咋舌。
这样做生意,岂不是迟早要黄?
厨子想了想,问道:“那要是赶不出去怎么办?”
叶红玫也想了想,接着从王德全胸前将钢笔抽出来,扯过桌子上的餐巾纸,写下了一串数字。
质量再好的餐巾纸也是纸巾,用钢笔写字不会破也会晕开。
王德全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钢笔,就见到纸上的数字有些熟悉。
叶红玫不傻,墨迹会晕开这一点她自然都知道,所以数字写的都特别大。
写完后,她欣赏了一下自己的大作,接着将洇墨的纸巾递给了厨子。
厨子自是小心翼翼地接过,看着上面的字,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电话号码?”
“嗯。”叶红玫道:“有事打电话。”
王德全此时已经想起来那道号码为什么熟悉。
那就是他的号码。
看着一脸泰然自若的叶红玫,王德全有些无奈。
看来自己现在不只是一个人的打手了。
自己一个医生,怎么总叫自己做这般粗鲁不美的事?
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有那么多不开眼的人。
想到这点,王德全的心思稍定。
……
菜确实很多,叶红玫和沈盈香吃得又少,自然会剩。
剩下的菜原本还有些令人发愁,厨子出面主动承担了这件事。
“剩下的就交给我。”厨子拍着胸脯说道:“有我在,绝对不会浪费。”
只要不浪费,没有人会在意剩下的菜的去向。
人与人的距离快速拉近的方式,除了打牌,还有一起吃饭。
不管别人怎么想,在厨子的心里,自己与这些人关系的距离算是拉近了那么一点。
只要在这里干的够久,这样的机会还有很多。
厨子将手里的餐巾纸叠好放进衣服口袋,心里想着下一次与这些人一起吃饭,会是什么时候?
沈盈香喝了口温水,看向王德全,说道:“陈文双是不是在你那里?”
王德全点了点头,没有隐瞒:“在我这里。”
沈盈香将杯子放在一旁,说道:“找时间带他去我那里一趟。”
没有说明原因,王德全也没有询问,只是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厨子已经端着盘子远遁厨房,他知道有些东西不是自己能听的。
对他来说,能一起吃一顿饭,已经算是这几位老板对他最大的善意了。
桌上的几人对厨子的动作没有什么评价,也没有多加在意,就好像他本就该这样做,又好像根本不在意厨子是否在当场。
叶红玫懒得听两人绕来绕去,索性将位置让开,坐到钟万象身边,讨论他摆出的那只王八阵。
中间没有了挡着的人,沈盈香看着王德全的目光也就越发的专注。
王德全看了她一眼,只觉得她有些奇怪。
这样的目光,他曾在来到淮西的第一天感受到过。
准确的说是在第一次遇到沈盈香的那个夜晚。
不是情人之间的含情脉脉,是打量。
王德全想了想,说道:“林云……”
沈盈香说道:“林云算是根正苗红。”
只这一句话,王德全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沈盈香拄着下巴,说道:“林云的处境其实也很尴尬,尽管都说有困难找他,但有些事情确实不如自己调查来得快。”
王德全想了想,觉得确实有些道理。
他说道:“那之前那些事怎么办?”
这确实是他目前最想解决的事情。
这些事情若是他放置不管,其实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只是王德全确实不喜欢被一些未知的人或物威胁的感觉。
有威胁便是有危险,危险积攒多了便会危及生命。
命只有一条,王德全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有下一条,只能再加珍惜一点。
“从学校楼上跳下去的人叫江艳,你应该知道。”沈盈香出声说道:“你那张卡,曾经被胡大刚当作玩具给了她。”
只是那张卡丢了。
王德全听着微微挑眉,说道:“是有人想要?”
“自然。”沈盈香淡淡道:“后林所的卡,不同的人权限不同。”
“陈老的卡他们不敢动,你是陈老的徒弟,自然会有人对你起些心思。”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52977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