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80.玻璃

0180.玻璃


  喝过了药,患儿的高热彻底褪去。
大厅里里的人几乎都啧啧称奇。
见孩子已经无事,陈贵生让小月对着对夫妻做一个登记,接着招呼着王德全回诊室。
大厅里的人瞬间排成整齐的长队,极为有秩序的一个一个进了诊室。
来看病的人对王德全已经不陌生了,即便没有见过王德全本人,这些来看病的人都在亲朋好友口中听说过全德堂的小大夫。
那简直是陈老的翻版,给人看病时皱眉的样子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些来看病的人,极大部分都是来看未病,只有一小部分是真的有困症难症。
王德全和陈贵生又属于那种看病很快的人,几乎半个上午,来排队的人就已经见了空。
小月进了门,将手里的夹子递给王德全,道
“小王哥,这是早上那个孩子的病历,我已经整理好了。”
“辛苦你了。”王德全道了声谢,接着拿过病历看了一眼,基本上挑不出什么错误。
“不辛苦不辛苦。”小月连连摆手,接着一脸好奇地问道:“哥,你究竟是怎么学的啊,看起来和我们差不多大,怎么就这么厉害?”
王德全听着微微一怔,接着就感受到自己师父的目光投了过来。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王德全心里有些无奈。
这个问题自己还不能敷衍过去,毕竟师父在那边听着,自己瞎编怕是会挨揍吧?
咳了一声,王德全一脸正经:“大概是天赋吧?”
门外探头的小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屋内的众人看向她,她捂着脸逃也似的跑了。
“还真没骗你。”陈贵生一脸好笑地看向王德全,接着笑着叹息摇头:“他确实很有天赋。”
“好吧。”小月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心里已经对这个回答确信不疑。
要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天赋,陈老也不会将人收为徒。
消沉了片刻,她忽然想起来什么,看向陈老,很是好奇地问道:“陈老,您诊所的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吗?诊所叫全德堂,王哥名字里又有德全二字,是不是有什么关联啊?”
王德全对这个问题也是很感兴趣,抬头看向自己师父。
陈贵生想了片刻,接着摇了摇头。
“应该是巧合,这个牌子是一个老朋友送的,没什么太大关连。”
“这就是缘分嘛?”小月听着,眼里满是羡慕。
就在此时,诊室外传来了小云的一声惊呼,随之响起的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小月瞬间起身,拉开门跑了出去。
王德全也急忙跟了出去,只见小云倚在一旁的柜台上,脸上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怎么回事?”王德全看了一眼地上碎裂的玻璃,走到她身边轻声问道:“没受伤吧?”
“没……没有。”小云捂着胸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刚刚我在这边整理药材,一回头就见到玻璃上趴着一个满脸是血的人,见我看他,他就用棍子砸碎了玻璃,然后就跑掉了。”
王德全听着微微皱眉:“你看清那人长什么样子了吗?”
“瘦高瘦高的,脸上都是血迹,没看清。”小云说着,声音里带上了一丝哭音,“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没用了。”
小月将她抱在怀里小声安慰着,接着看向王德全道:“王哥,接下来怎么办?”
“报警。”王德全言简意赅,说完,走出大门向四周看去。
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身影。
会不会是什么人报复自己来了?王德全脸色有些沉,如果真的是,那么这些人的胆子也太大了点?
有多少人看着自己师父这个诊所,就连风吹草动都不错过丝毫。
对于破坏者跑去了哪里,王德全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这么多人看着,要是能让一个小贼跑了,这些人面子还要不要?
报了警之后,这件事完全不用多想,没准上一秒警察刚出警,下一秒就有人将破坏者送到众人面前来。
还得是绑好的那种。
看了一圈,王德全也没了兴致,进了屋子,就见师父再窗边出神。
“不安稳了啊。”陈贵生看着窗外,轻轻叹息着,脸上隐隐露出一抹担忧。
接警的人一听是全德堂,出警的速度也是快到极致。
陈贵生懒得和这些人打交道,很干脆地回了屋,将事情全权交给了王德全。
带队的人也是熟人,就是上次在学校教学楼顶遇到的那个警察。
勘察好了现场之后,他向王德全点了点头,接着道:“我叫林云,王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王德全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客套话,直接问道:“后林所的卡什么时候给我?”
“让我忘在警局了,实在抱歉。”林云脸上露出一抹歉意,“等下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说着,他顿了顿,又道:“我今天上午又去了你们学校。”
王德全抬眼看着他。
“我本打算检查一下昨天有没有什么遗漏的线索。”林云也抬起了头,迎着王德全的目光看了过来,没有丝毫闪躲:“有人说,昨晚看到你进了教学楼,他没有说谎吧?”
王德全看着他的眼睛,沉默了半晌,将视线移开,又移回到林云身上,轻笑一声,道:“别人说没说慌我怎么知道?林警官这是强人所难了。”
“是不是强人所难,王同学自己清楚。”林云也跟着笑了一声,像是随意道:“最近从某个地方来的人有些多啊,王同学还是要多加小心,千万别做出什么后悔的事。”
说着,他向身后的人做了个手势,屋内的警察纷纷离开了诊所,回到了各自的车上。
林云也不再逗留,转身走到门口。
王德全对他的动作和话语没有任何反应,目光明明是看向林云背影,又好似从他身上穿过,透过他,看向别的什么地方。
林云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向王德全笑着挥了挥手:
“我等着你来找我。”
王德全沉默地看着他,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
警车离开,周围围观的人渐渐散去。
正午热烈的阳光透过碎裂的窗,像是遇到了心爱的玩具,在地上的玻璃碎片上调皮地反射、跳跃,
满地的碎片中混杂着几片带着红色的碎片,在满地的闪烁中发着幽暗的光,仿佛一条条剧毒的毒蛇,隐藏在赫赫人心之后,等待着某个时机的到来。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65526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