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79.惊风

0179.惊风


  来不及多想,今日的第一位患者匆匆忙忙撞进了门。
随着门上铃铛一起的,还有来者的求救声。
“陈老先生,陈老,救救我儿子,求求您救救我儿子!”
一旁擦柜台的小云被吓的一抖,接着瞬间反应过来,飞也似的冲进了诊室。
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见王德全已经起身,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迅速向外跑去。
陈贵生也没迟疑,示意小云准备好针具,跟着出了诊室。
王德全出了诊室,一眼就看到了大厅中的夫妻二人,都一脸急色。
见王德全和陈贵生出来,夫妻二人‘扑通’一声齐齐跪在地上,向前方膝行。
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看上去也就几个月大,两目上翻,身子频频抽搐,角弓反张。
王德全见状,心中‘咯噔’一声,今儿忙上前将孩子接过,放在一旁小月推来的小床上,一边检查一边询问患儿的大致情况。
陈贵生此时也已经赶到现场,在另一面开始对患儿进行检查。
孩子的母亲已经泣不成声,孩子父亲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出声道:
“昨天孩子发烧抽搐,我们就把他送到了医院,医院说是急性肺炎,得住院。”
“在医院治了一天,这烧怎么也退不下去,烧到39.7℃,孩子都昏迷了。”
“医院也没办法,建议我们来找陈老您。”那男人说着,膝盖一弯又要跪下。
一旁的孩子母亲已经哭的四肢无力,像是随时会晕厥过去。
小云和小月急忙将这对夫妻托住。
另一边,陈老已经接手了患儿,王德全也没闲着,跟着一起检查。
患儿四肢厥冷,体若燔炭,唇指青紫,紫纹直透命关。
很明显,病已经直入脏腑了。
此时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如果这对夫妻晚了一步,这孩子就真的没有救了。
孩子牙关紧闭,明显喝不下药,更别说中药还要现熬,根本来不及。
说是检查,其实也不过几秒钟,以王德全和陈贵生的经验,几乎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个时候最要紧的是该做什么。
王德全心思如电转,看了一眼,头也没抬,伸手向一旁小云准备好的针具上探去。
针没碰到,倒是先碰到了一只手。
王德全怔了一下,抬头看去,只见师父陈贵生也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
此时已没有时间多想,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从针具中挑选出了一根三棱针,一人一半,迅速在患儿的手足十指指尖急刺。
接着又不约而同地在患儿两侧耳尖点刺。
接着两人极有默契地,一人点刺头顶百会,一人点刺大椎。
这一番动作说是慢,实则速度快的已经让人眼花缭乱了。
一旁的几人都看呆了,小云和小月一脸惊叹地看着,孩子母亲甚至都忘了哭。
三棱针点刺放血后不过几秒,患儿瞬间大哭出声,接着全身汗出,来时厥冷的四肢也开始慢慢回温。
听到孩子的哭声,孩子母亲像是大梦初醒一样,不顾小云小月阻拦,飞也似地扑到了床旁,嘴唇哆嗦着,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一旁的孩子父亲还算清醒,见王德全和陈贵生两人拿着针站在原地,急忙上前将孩子母亲拉开。
此时的患儿还没有完全苏醒,王德全见孩子母亲从孩子身上离开,迅速将三棱针换成了毫针,接着以飞针点刺涌泉、合谷、人中。
做完这些,又以雀啄法针刺素髎。
大约一分钟左右,患儿终于苏醒了过来,两目不再上翻,身体的抽搐也停了下来。
直至此时,王德全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将针收回。
精神微微一放松,他瞬间感受到了自己师父投向自己的目光,扔针的手微微一颤。
刚刚情况太过紧急,自己的动作和选穴,没有几乎,就是和师父完全一样。
王德全心中刹那茫然,今天这事根本没有办法解释,师父又会怎么想自己?
硬着头皮抬头看去,只见陈贵生的目光中,没有警惕、提防和责备,满满的全是赞赏。
“做得不错。”陈贵生眼里隐隐闪过一抹笑意,接着不再理会一旁有些呆怔的徒弟,从柜台后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精确地称量出一克的粉末。
想了想,又往里加了极少的麝香,然后将称量好的药物递给王德全,示意他给患儿服下。
王德全接过,也没问这到底是什么,直接给身旁的孩子喂了下去。
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
看着孩子明显有了改善的状态,王德全眼里写满了震惊。
自己师父这究竟是什么药?这效果实在是太惊人了。
王德全上辈子加上这辈子,都没有见到过如此的药物。
上辈子,师父根本没有教过自己这些!
“羚麝止痉散。”
陈贵生似是注意到了王德全的惊讶,淡淡解释了一句,接着拿过纸笔,笔尖快速在纸上划过,一味味的药物在笔下浮现。
陈贵生写的很快,随手签了名字,接着将纸地给了一旁的小云。
“按照这个煎药。”
小云接过,接着拉着小月去柜台里面抓药。
一旁的夫妻二人围在自己的孩子身边,看着孩子明显已经平稳下来的呼吸,捂着嘴,半点声都发不出来。
这个时候别人说什么也没有什么用处,只能让这两人自己慢慢平复心情。
王德全看了这两人一眼,接着将目光移到师父陈贵生身上。
“师父,您那个羚麝止痉散……”
“我自己配的药,有清热熄风,宣肺涤痰之效。”陈贵生说着,将柜台上的小瓷瓶递给了王德全。“开窍止痉有奇效。”
王德全小心翼翼地接过,打开盖子放在鼻前闻了闻,一股麝香的味道扑鼻而来。
“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不用那么小心翼翼。”陈贵生看了王德全一眼,道:“配方就在家里书架上的笔记里,回去自己看。”
王德全连声应下,看着手里的瓷瓶,眼里掠过一抹浓浓的疑惑。
自己师父对自己从不会隐瞒什么,这一世尚且如此,上辈子更不用说。
那么上辈子,为什么师父没有把这个教给自己?
是师父忘了,还是有意的漏掉?
忘了的可能性不太大,那么答案也就只剩了一个。
那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师父才会让对如此神奇的药闭口不提?
也不知,这一世,与之相关的事情是否还会重演?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6564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