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17.相亲

0117.相亲


  王德全回到黄金来家时,家里只剩黄金来一个人。
“黄姨他们去哪里了?你怎么没跟着去?”
黄金来摇了摇头,叹息道:“我二叔不让我去,硬是把我留在了家里,说是我去去了会坏了我姐的好事。”
王德全也是有些无奈,想了想问道:“那你想去吗?”
“当然想啊!”黄金来提高了声音,“我二叔一看就没安好心,我就怕我姐脑子一傻就啥都答应了。”
“他们去的饭店在哪里?”王德全问道。
“就上次那家,安通饭店。”黄金来回答道,接着好奇地怼了怼王德全道:“怎么,你想过去?”
“反正闲着也无聊。”王德全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再说,就咱这关系,你姐就是我姐,事关咱姐的人生大事,怎么说也得去看看不是?”
一听王德全如此说,黄金来眼睛一亮:“那咱现在就去?”
说走就走,两人随意打理了一下自己,接着将门锁好,骑着自行车前往饭店。
饭店门口停着两辆黑色小车,王德全将自行车停在房檐下阴影处,和黄金来一起推开了饭店大门。
门一开,一股冷气铺面而来。
“哟,这是开空调了?”黄金来挑了挑眉,目光向四周快速扫去。
一个穿着整齐干净的服务员走上前道:“客人里面请,请问你们一共几位用餐?”
“两位。”王德全应道。
“好。”服务员笑眯眯地记下,接着问道:“客人需要包厢吗?”
听到这个王德全微微怔了一下,接着看向一旁的黄金来道:“黄姨他们在哪里?”
“在209。”黄金来当即答道。
王德全点了点头,接着看向服务员道:“209旁边的包厢还有人吗?”
“209是二楼最里面的一间,旁边的208已经有人了。”服务员面带歉意,“实在抱歉。”
“有人就算了。”黄金来挥了挥手,随意向一楼的某个隐秘一些的位置走去,“我们就在这里了。”
“好。”见王德全二人没有在包厢这件事上多为难,服务员也是松了口气,急忙带着两人向座位走去。
坐定,王德全随意翻了翻菜单,看着菜单上五花八门的菜名,想了想,忽然问道:“上次那位任老先生还在吗?”
“在的。”服务员点了点头,“不过任老先生刚刚做完一桌菜,目前正在休息,您看其他厨师……”
王德全想了想,随意在菜单上点了两道菜,接着问道:“那就是说,任老先生还在店里?不知可否替我通传一下,就说是一位姓李的女士想见他。”
“……可以。”服务员的声音有些迟疑,“我可以替你问一下,不过任老先生能不能答应就不知道了。”
“不见也没关系。”王德全笑了笑,“如果任老先生不见的话,麻烦你帮我问一问他,是否认识李丽娟这个人。”
“那……好吧。”服务员有些犹豫,但还是了下来。
看着服务员拿着菜单远去,黄金来这才好奇地拉住王德全问道:“为什么要问认不认识我干妈啊啊?”
“你干妈年轻的时候跟着师父学厨,只可惜结婚后失去了和她师父的联系。”王德全说着叹了口气,“这些年一直也没什么线索,你干妈虽然不说,但这件事一直是她心里的疙瘩。”
“这样啊。”黄金来恍然大悟,接着疑惑道:“那这个任老先生就是那位师父吗?说起来,咱上次来这里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那菜做的和我干妈做的特别像”
“有这个可能。”王德全点了点头,“不过几率太小了。”
说着,他顿了顿道:“上菜还要等一会儿,不如我们先去209那边看看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黄金来的赞同。
两人上了二楼,蹑手蹑脚地来到209门前。
黄金来回头看了王德全一眼,接着轻轻地趴在了门上,听着里面的声音。
王德全好笑地看着好友的动作,刚想小声说什么,就见黄金来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怎么了?”王德全有些奇怪,急忙压低声音问道。
“里面没动静啊。”黄金来直起身子,一脸疑惑,“我没记错,应该就是209啊。”
没声音?王德全有些意外,接着上前小声道:
“我听听。”
趴在门上听了半晌,果然没听到里面有说话声。
“可能是门太厚?”王德全从门前走开,揉了揉耳朵,“实在不行咱就进去看一眼吧?”
“进去……”黄金来脸上有些犹豫,“要不咱再等……”
黄金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身后门响,接着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
“你们两个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王德全和黄金来两人齐刷刷地回头,就见一个人站在208  门口,皱着眉看着两人。
那人正是接待王德全两人的服务员,在看清两人脸后,她的表情柔和了少许,但还是有些防备。
“我姐在这个屋子里。”黄金来打着哈哈道:“这不是有点不放心嘛。”
那服务员将信将疑地看了两人几眼,见两人确实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这才放下心来。
接着那服务员将目光移向王德全,道:“任老先生说是想见你一面。”
“在哪里?”王德全对这个结果没有任何惊讶。
“就在208。”服务员侧身将房门让开,示意王德全二人进去。
王德全也不客气,上前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应答后,推门而入。
入眼的是一个大圆桌,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人坐在桌后的椅子上,看向门口。
“您好,我叫王德全。”王德全将门关上,笑着看向老人。
“不是李丽娟吗?”任老先生看着门口的两个男人,皱了皱眉,“你们两个是谁?”
“李丽娟是我母亲。”王德全笑着回答道,“任老先生认识?”
“何止是认识。”任老先生深深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认真地看着王德全的脸。
“你是她儿子?看着也不像啊?”
黄金来在后面,‘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我和我父亲更像一些,”王德全有些无奈,“只有耳朵比较像我母亲。”
任老先生听着,将目光移向了王德全的耳朵。眯着眼看了半晌,又将桌上的老花镜擦了擦,带上后又仔细看了看。
“嘶,这么一说,耳朵确实有些像,都是大耳垂。”任老先生终于下了结论,示意王德全坐下说话。
任老先生沉默了半晌,忽然问道:“小娟现在怎么样了?”
“挺好的。”王德全笑着应道,“健健康康,天天研究新菜。”
“那就好,那就好。”任老先生松了口气,靠在椅背上,道:“她现在在哪里?”
“在家,我家在七井村。”王德全答道。
“七井村。”任老先生将这几个字咀嚼了半天,忽然叹了口气道:“这么多年了,都快忘了她长什么样了。”
“不记得没关系,过两天我妈要来安通,到时候我带她来看着您。”王德全笑了笑,道:“到时候还来饭店找您吗?”
任老先生从回忆之中醒神,看向王德全,道:“可以,我一直都在这里。”
说着,他像是想起来什么,忽然问道:“对了,你来这里不是只为了找我吧?中午吃饭了没有?”
“刚刚点了菜,这会应该还没好。”王德全笑着应道。
“这么着急点菜做什么。”任老先生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炒两个菜。”
说着,也不管王德全是否拒绝,起身走到门边。
手一摸把手,任老先生忽然回头道:
“刚刚服务员说鬼鬼祟祟的,就是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
王德全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接着看向黄金来,见黄金来点头,他这才道:
“这位是我的发小,他姐姐在隔壁相亲,我们有些不放心,就想着来看看。”
“相亲?”听到这个字,任老先生的眉头微微皱了皱,道:“我好像听谁说了一嘴。”
“说了什么?”黄金来急忙上前问道。
任老先生想了想,道:“我在后厨听人说,隔壁那姑娘的相亲对象,好像是个傻子?”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86260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