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16.回想

0116.回想


  “算了,不说这些了。”魏老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王德全道:“尽量早些去你师父那里,那边的局势不比这边轻松,你去了还能帮你师父扛一扛。”
“淮西那边?”王德全眉头微皱。
“对。”魏老点头,“具体的事情暂时不能和你说,我怕你会分心。”
说着,他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王德全的肩膀,道:“安通这边的事说简单也简单,说白了就是有些人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这些天我也听说了一些你的事。”魏老说着顿了顿,“因为一些原因,某些人的目光一直在你身上。”
“老宋本想着把你从整件事里择出去,只可惜那些人也是这样想的,他们都在等着老宋先动手。”
“说实话,今天本不该让你过来的。”魏老看向王德全,“这会让你在某些人眼里打上老宋的标签,也会让你进入那些本没有主意到你的人的视线。”
王德全听着有些沉默。
“你也别害怕,那些人只是看到了你,应该还不至于针对你做些什么。”魏老轻声安慰道。“这样虽然有一些危险,但危险还在可以把控的范围之内。”
看着王德全依旧沉默,魏老叹了口气,道:“用可以忽略的危险,换你在这安通这件事里的安全,其实再划算不过了。”
“我知道。”王德全点了点头,“您不用解释,我相信您和宋老。”
听着王德全的话,魏陶姜也终于舒了口气,看了眼墙上的钟,道:“行了,我也没什么要说的了,老宋这边你不用担心,放手去做你想做的就行。”
说完,见王德全有些意外,魏老笑着补充道:“这话是老宋让我说的。”
从魏老这里离开,王德全跟着外面等候的叶红梅,去了宋高辉的房间。
宋高辉的脸色明显比上次见的要强,王德全简单复查了一下,就彻底放心了。
“膏药回去继续用着,不出一个月应该就能下地了。”
王德全叮嘱了几句,向一旁的宋可婴点了点头,接着告辞离开。
到了舞厅门口,王德全回头,向将他送到门口的叶红梅笑了笑。
“叶老板不用送了。”
“你叫我什么?”叶红梅作势欲怒。
“姐……姐?”王德全秒怂。
“哎!”叶红梅笑着应了一声,接着向王德全挥了挥手,“弟弟有事常来玩啊!”
有事常来?
王德全无奈地笑了笑,没有纠正叶红梅话中的错误,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来时还是清晨,走时已近中午。
走出了好远,王德全才想起来自己把长条凳子落在了舞厅。
反正自己也不急着还了,就先放在那里吧。
华丽的舞厅里摆着一个破旧的长条木凳,这场景怎么想都有些诡异。
怎么解决那就是叶老板的事了,那么多屋子总有一个放凳子的角落。
回想着上午宋老和魏老话里话外透露出的意思,王德全又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思。
魏老的话应该就是宋老想对自己说的,只是为何宋老不亲自对自己说?而是要通过魏老告诉自己?
这一点要是宋老和魏老不说,怕是没人会知道为什么。
不过这一点也不是太过重要,重要的是提醒自己不要太深入安通这件事。
说实话,这件事自己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何而起,也不知道幕后的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魏老说是有些人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那会是什么人?又有了什么想法?
想法这个倒是简单,无非就是升官发财之类的事。
倒是这个人……
王德全眉头微微皱起,他总觉得这个人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说来也奇怪,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想着让他离开安通?
宋老和魏老是为了保护自己,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那秦玉山呢?
宋老要离开的事瞒不过有心人,同样,自己今天去见宋老应该也瞒不过那些人。
有了宋老这一层关系,幕后那些人想动自己也要犹豫犹豫了。
只要不彻底撕破脸,自己应该就是安全的。
不过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这件事王德全始终觉得有些膈应。
如何才能化被动为主动呢?
王德全轻轻叹了口气,看着远方熙攘的人群,微微出神。
重生一次,本以为会顺利的度过一生,怎么就冒出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
回想着重生后遇到过的所有人和事,无数个片段光影自脑海中闪过。
说起来,张守中为什么会被排除在案件之外?
王德全眉头微微皱了皱。
自己之前和张守中隐晦地谈论过这件事,但张守中本人似乎也不太清楚到底为什么。
难不成是张守中无意发现了什么关键,却不自知?
那个蒋德山看似态度诚恳,实则处处隐隐藏藏,这个人的话不可轻信。
况且蒋伍得进去的事,自己和张守中几乎都有参与。
按照蒋德山的说法,他除了用糖渣做健脑水,其他的几乎什么都没做。
这话王德全用脚后跟想都觉得假。
能在监视自己的人身边安插棋子不被发现,蒋德山怎么说也不会太简单。
自己和姓蒋的人还真是有缘的很啊。
如今很多事都藏在浓雾之中若隐若现,看似近在咫尺随手可以碰到,实则隐藏在迷雾中,外面套了一层又一层的虚假外壳。
跟套娃似的。
王德全短促地笑了一声。
说起来,张守中也是在上了小东山之后才被排挤的。
那会不会是他在山上看到了什么?
也不知道小东山到底烧成了什么样子。
王德全叹了口气,目光向东方望去,眼神有些深。
不管张守中看到的东西是不是已经被人毁尸灭迹了,自己还是要尽快上去看一眼。
想到此处,王德全确定了自己接下来这几天要做的事。
一是去小东山;二是想办法和许青岩单独相处。
后天还答应了李东波去看病。
想到李东波,王德全忽然想起来昨天在黄金来家发生的事。
黄金来他二叔说是要给黄夏青介绍他领导家的儿子。
似乎就是今天。
昨天听黄二叔对领导家儿子的描述,王德全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
还是快些回去吧。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86260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