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07.合作?

0107.合作?


  听到蒋德山的话,王德全的瞳孔猛地一缩。
这一点细微的变化没有逃脱蒋德山的眼睛
“看来是被我说中了,”蒋德山轻笑一声,“不如让我猜猜到底是谁通知你离开安通的呢?是张守中,还是钱元同?或者是杨易?”
一边说着,他一边观察着王德全的表情,
“杨易的话,我觉得可能性很小,毕竟他现在连自身都难保;至于张守中,听说他现在已经被排除在案件之外了。”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
“说实话,你选择跟张守中合作还不如选择我,他如今能接触到的事情,或许还没有我多。”
见王德全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蒋德山顿了顿,又道:
“你和张守中的关系我大概清楚,他也不过是救了你两次,但其实我也救过你,甚至还帮过你不少忙。”
这人还帮过自己?自己怎么没从未察觉到过?
王德全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心里却被疑惑填满。
反复回想着自己重生至今所经历过的事,却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王大夫有想起什么吗?”见王德全陷入沉思,蒋德山轻轻一笑,接着道:“不如让我来告诉你吧?”
也不待王德全回应,他直接道:“就拿最近的一次来说吧。”
说着,他像胖子身下压着的人扬了扬下巴,道:“如果不是我的人阻止,你可能在被绑的当晚就被他杀了。”
王德全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刘三庆身下那人向他呲着一口大黄牙,笑得格外瘆人。
“他是谁?”
“他叫什么不重要。”蒋德山笑了笑,“重要的是我救了你。”
既然蒋德山不说,王德全也懒得问,将视线收回,看向靠在椅子上满脸自信的笑的男人,随口问道:
“除了这次,还有什么?”
见王德全终于主动询问,蒋德山眼里的笑意更加浓郁。
“让我想想。”他顿了顿,“再之前的话,大概是周凤云和贾仁杀人抛尸的那次。”
跟着蒋德山的话,王德全瞬间回想起当时发生的事。
如果不是那次的追击,自己也不会遇到宋老。
只是那次的事情明明只有自己身边的几人参与,蒋德山又是什么时候插了一手?
王德全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蒋德山,就听见蒋德山张口说出了一个他完全想不到的名字。
“郑义。”
“郑义?”王德全听着微微一怔,仔细回想着与郑义相关的记忆。
自己第一次见到郑义是在半锅屯的村口,接着他带着自己和张守中去见了贾仁。
现在想想,好像确实有那么一些奇怪的地方。
郑义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蹲在村口,还会刚好碰到他们?
似是看出了王德全的想法,蒋德山笑了笑,道:“郑义是我的人。”
“是你让他在那里等我?”王德全问道。
蒋德山笑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那他将抛尸入水也是故意的?”
“没错。”蒋德山点头,“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王德全看着他的眼睛,沉默了片刻,接着像是感叹道:
“蒋先生对我的行踪倒是很了解啊。”
“一般一般。”蒋德山没在意王德全的语气,“一直盯着你的人不是我,我也只是用了一点小手段从他们那里得知的。”
“呵,小手段。”王德全鼻子哼了一声,接着目光扫向另一边的刘三庆,道:“那在三香屯遇到他也是你安排的?”
“我可是遵纪守法好公民。”蒋德山笑着道。“协助警察办案是我的荣幸。”
蒋德山荣不荣幸王德全不知道,但要说蒋德山遵纪守法,那纯粹是扯淡。
要说他帮助自己没有任何目的,那更是扯淡。
蒋德山这次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拉拢自己。
至于拉拢自己的原因,很有可能是他和那个不知名的组织之间有了什么矛盾,或者冲突。
蒋德山的心里应该会比自己想的还要着急,不然见面的地点也不会选在这个发霉的黑旅馆。
想到这里,王德全的思路瞬间开阔起来。
他低声笑了笑,看向蒋德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起来:
“你是和那边谈崩了吧?”
蒋德山听着先是一愣,随即也是笑了起来。
“不愧是王大夫,”他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笑泪,起身拍了拍王德全的肩膀,“我对我们之间的合作更期待了。”
“既然王大夫看破,我也就不瞒着了。”蒋德山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我确实是和那边谈崩了,但应该和你想的不同。”
“结果都一样。”王德全淡淡道。
“是一样。”蒋德山点了点头,接着叹了口气道:“他们的野心太大了。”
“想合作的话,你总要拿出一些诚意。”王德全嘴角扬了扬,眼里却看不出任何笑意。
“我以为我的诚意已经够了。”蒋德山挑了挑眉,重新坐回椅子上:“王大夫还想要我做些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王德全也找了椅子坐下,正对着蒋德山,“既然说了合作,我们之间的信息差总是要抹平的。”
“你想知道什么?”蒋德山毫不意外王德全的要求。
“所有。”
听到王德全言简意赅的两个字,蒋德山笑了笑。
“那还真的有点多。”他顿了顿道:“我从哪里给你讲起好呢?不如就从你逃学的时候开始吧?”
逃学?王德全眉头微微一蹙。
原来自己早在重生之前,就已经开始踏进漩涡边缘了?
只是自己上辈子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
说起上辈子,王德全一时间有些感慨。
自己这两世所经历的事情简直完全搭不上边。
重生之前的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还在为母亲的病发愁吧?
上辈子,母亲的病是自己心底永远的痛。重回这一次,自己本打算治好母亲的病,不让自己再有遗憾。
只是这一世事情好像都有了变化,母亲的身体远比他想象的要好,丝毫见不到任何生病的征兆。
这算是老天爷给自己重生的补偿?王德全轻轻叹了口气。
上天是公平的,一边补全了自己心底的遗憾,一边又让自己陷进如今这个泥潭。
正想着,就听到对面的蒋德山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他的讲述。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88897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