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106.心病

0106.心病


  跟在刘三庆后面走着,王德全顺便打量起这个旅店的四周。
走廊里一片昏暗,地上随脚一踢就是一片垃圾。
设施似乎都有些老化,墙上贴着一层又一层的老旧报纸,偶尔会有几处裸露的墙皮,漆黑的,似是发了霉。
有风吹过,房间的木门‘咯吱’直响。
“条件有点差。”刘三庆不好意思地回头看了王德全一眼,“就里面这间,辛苦王大夫了。”
顺着刘三庆指的方向看去,一扇满是破洞的木门出现在眼前。
刘三庆上前敲了敲,也没管里面答没答应,直接推开了门,示意王德全跟他进去。
一进房间,王德全才知道什么是没最破只有更破。
墙上依旧贴着报纸,上面满是黑灰。
桌子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黑色油渍,地上满是抽过的烟头。
一张铁架单人床靠着墙放着,被子发黄,隐隐能看出上面印着一个黑色的人形印记。
“人呢?”王德全扫视了一圈,皱着眉问道。
“应该在这里。”刘三庆的额角留下几滴冷汗,急忙到处找了起来。
就在他掀被子的时候,一只手悄然从床底伸出,一把抓住了肥胖的脚腕。
“我去。”刘三庆吓得人都要飞起来了,余光见到王德全看热闹似的看着他,随即定下神来。
“吓死我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用力将自己腿从那人手指下抽出。
王德全垂眸看着刘三庆脚腕上的指印,轻笑一声,意味莫名。
刘三庆将床底的人拖了出来,甩在床上,接着看向王德全道:“实在不好意思,让王大夫见笑了。”
“这位是病人?”王德全看着床上向他呲牙笑的人,眉头微微一蹙。
还没等刘三庆回答,一个温和的男音自门口响起。
“是我。”
王德全后背肌肉猛地缩紧,随即看向身后。
一个衣着得体的中年人站在门口,见王德全看向他,脸上露出几分笑意。
“久闻王大夫大名,只是一只没有缘分见面,今日难得一见,王大夫果然是英雄少年啊。”
“我成年了。”王德全目光从中年人身上扫过,不动声色道:“在下学艺不精,没看出阁下身上有什么问题。”
“怎么能没有问题?”那中年人上前两步,随手关上了门。
看着对面床上被刘三庆压着的人,他脸上露出几分歉意:“和王大夫在这种地方见面实在抱歉,但我实在是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了。”
接着,他笑着自我介绍道:“我姓蒋,名德山,王大夫应该听过我弟弟的名字吧。”
“蒋文山?”王德全挑了挑眉。
“看来王大夫已经见过我那不争气的弟弟了。”蒋德山苦笑着摇头,“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跟你说过我。”
也等王德全回答,他自顾自说道:“我那弟弟坐了牢也是应当的,谁让他自作主张伤到了王大夫呢?”
听着蒋德山的话,王德全心里掠过了一点灵光,却怎么也抓不住。
也懒得和蒋德山相互试探,他嗤笑一声直接道:“你我时间有限,别绕弯子了,直接说吧。”
“王大夫还真是……”蒋德山失笑着摇头,接着面色逐渐收敛,“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
说着,他顿了顿。
就在王德全以为他要接着说的时候,就见蒋德山上前一步走到自己身前,右手捂着胸口,一脸愁容。
“王大夫,我有病,心病。”
“有病去医院。”王德全不咸不淡地回道。
“都说心病需要心药医。”蒋德山捧着心口,“可我的病根在你啊,王大夫。”
王德全冷嗤一声,没做回答。
“王大夫,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吗?”蒋德山微微低头看着王德全的眼睛,脸上满是认真。“你就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心里吗?”
听着眼前这个演戏演上瘾的男人,王德全轻笑一声:“你心梗了?”
轻描淡写的几个字,砸得蒋德山脸上不自然地抽了抽。
见王德全摆明了态度,蒋德山自嘲地笑了笑,从王德全身前走过,拉出凳子坐了上去。
“王大夫,你能从山上活着下来,我很惊讶。”
听着这话,王德全眉头微皱,“山上的火是你放的?”
“当然不是。”蒋德山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点火什么的都是粗人干的,和我可没半点关系。”
他顿了顿,接着道:“王大夫应该从杨易那里听到过关于山上的事吧?”
见王德全不置可否,蒋德山笑了笑,也没在意:“山上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我能肯定的只有一点。”
“什么?”王德全声音淡淡。
“下任务的那个组织和卖神水的很可能是两伙人。”
“你也知道神水?”
“不仅知道。”蒋德山看着脸色不变的王德全道:“我还知道他们的神水是有毒的。”
无数心思在心底如电光闪过,王德全垂下眼睛,声音听不出什么起伏:“喝死人了。”
听出了王德全的弦外之意,蒋德山也是笑了一声,顿了顿接着道:“我是说,我知道他们的样本是有毒的。”
“我还知道样本是你弟弟偷的。”王德全嗤笑一声。
“我弟弟干的那点破事。”蒋德山失笑一声,“我当时就告诉他那东西是假的,他还死活不信。”
“老老实实跟我开厂子多好,眼皮子浅,非要跟人走那些外门邪道,搞得我儿子都跟着学坏了。”
说着,他叹了口气,“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要不是碰到了他的车,也不至于蹲进去”
“甜菜厂是你开的?”王德全似是无意地问了一句。
“王大夫的消息倒是灵通的很。”蒋德山叼着烟看着自己的手,顿了半晌,才道:“不绕弯子了,王大夫,我是来找你合作的。”
“合作?”王德全眯了眯眼睛,“我不觉得我和你有什么好合作的。”
“那就不巧了。”蒋德山将烟头在桌子上按灭,后背靠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笑了一声,道:“我觉得我们合作刚刚好。”
王德全没有回应,只是皱着眉看向蒋德山。
就见蒋德山将目光投向自己,声音轻飘飘的落下:
“我猜,应该已经有人催你离开安通了吧?”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389421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