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55.三香屯

0055.三香屯


  
轮到了周凤霞,这个女人着实让张守中头疼了一阵。
专业人士也拿她没了办法,只能借了电话,向局里寻求专专业人士的帮助。
夜深了,王德全本想着告辞回家,缺见宋老打了个哈欠,道:“晚上在这里凑合一宿,明天早上再走。”
王德全只好断了离开的心,在庙内随便找了个地方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局里的警车就拉着警笛来了庙门口,将村子里大部分的村民都吸引了过来。
“警车咋还来了?庙里咋了?”
“不知道啊,来半天了,也没见到有人从庙里出来。”
“哎,你听说了吗,村子北头的陈老五家里全是血!”
庙外的话题越来越偏,庙里的气氛却越发紧张起来。
专专业人士果然厉害,三下五除二就将周凤霞的嘴撬开了。
“她说她叫周凤云……”专专业人士对张守中道,话一出口,就见张守中脸都变了。
“什么周凤云?她不是周凤霞吗?”张守中一脸懵。
“什么周凤霞?”专专业人士也懵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在专业人士们的攻势下,周凤云终于被攻破了心里防线,竹筒倒豆子一样,将自己干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把众人听得瞠目结舌。
“所以说周凤霞是你亲姐姐?你因为嫉妒,就把你姐姐和王神婆关在了地窖里,然后顶替了你姐姐的身份?”张守中听着倒吸一口凉气。
王德全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
他想到了周凤霞可能将王神婆囚禁,却没想到就连眼前的‘周凤霞’都是假冒的。
上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离谱的事,这可真是刷新了他的认知。
警察们将三人弄上车拉走,目送着警车扬尘远去,王德全的心也算是松了下来。
没了这三个骗子,附近几个村子的人也总算能保住攒了一辈子的辛苦钱了。
“师父!师父!”
王德全闻声望去,就见沙石三站在围观的人后面,蹦着向他挥手。
见王德全看过来,沙石三脸上扬起笑容,飞快地从围观的老头老太太们之间穿过,来到庙门前。
“师父,你没事吧?我们昨天找了你一晚上,没想到师父你竟然在庙里。”
“没事。”王德全看了看自己腿上刮出的血痕,“黄金来呢?没和你在一起吗?”
说着,他忽然想起什么,问道:“没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你师奶吧?”
“他在家陪师奶剖鱼。”沙石三一边答着一边向庙内的张守中呲了呲牙,“师父你放心吧,我们一个字都没透露给师奶。”
“那就好。”听了沙石三的话,王德全也松了口气,好奇问道:“那你怎么跟你师奶解释的?”
“我们说你钓鱼钓不上来,非要自己在河边钓一晚上,谁也劝不住。”
王德全:???
“是黄金来说的!”沙石三一脸无辜。
杀人的三人被带走,没了热闹可以看,庙门前的人们渐渐散去,各回各家吃早饭了。
张守中从庙里出来,走向王德全道:“我要去三香村找王神婆,你要不要一起去?”
一起去吗?王德全有些犹豫,自己去了怕是也帮不上什么忙吧?
“一起走吧。”张守中想了想道:“王神婆这么大年纪,在地窖里关了好几天没准会关出什么毛病,到时候我还得找你帮忙。”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王德全点了点头,跟着张守中上了警车。
关上了车门,王德全才想起来自己徒弟还在外面。
自己怎么总忘了自己有徒弟这件事?沙石三的存在感也太低了点了吧?
王德全摇了摇头,伸手将车窗摇下,探头看向车旁的沙石三。
沙石三一脸被抛弃的表情,可怜兮兮地看向王德全。
“那个……”王德全一时间有些语塞,“你先回去吧,车里坐不下了,我去去就回,告诉他们别担心。”
看着警车远去,沙石三站在飞扬的灰尘里揉了揉眼睛。
师父肯定是担心自己安全,一定不是忘了自己!一定不是!
……
三香屯,王神婆家门口。
王德全下了车,伸手推了推身前的大门。
门紧锁着,没有任何缝隙。
回头看了一眼蓄势待发的张守中,王德全果断让开,就见张守中一脚就将门踹开了。
几个警察鱼贯而入,挨个屋子搜索着周凤云口中的地窖。
只可惜一群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一个破地窖能藏在哪?”张守中站在院里愁的双手挠头。
就在众人遍寻不到,情绪越发暴躁的时候,隔壁房顶上传来一声惊呼。
张守中两步登上墙头,抬头就看到一个衣服挂在烟筒上的胖子,半个屁股搭在房檐上,两脚悬空。
那胖子一身黑色小西装,勉强系上的扣子随着他的挣扎不断崩开。
见墙头上有人,那胖子赶紧向张守中挥手求救:
“哥!大哥!烟筒要倒了!救救兄弟!”
张守中从墙头跳了过去,顺着梯子上了房,用了吃奶的力气将胖子往上一拖。
屁股终于坐实,胖子总算松了口气,将自己崩开的衣服拢了拢,向张守中笑道:
“谢谢大兄弟帮忙,要不然我这胳膊腿今天肯定得折一根。”
“你怎么在房上?”看着嬉皮笑脸的胖子,张守中随口问道。
“害……”胖子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我是来给王神婆送东西的,没想到神婆不在家,害得我白跑了一趟。”
“送东西?”张守中皱了皱眉。“送东西怎么还送上房了?”
“这不之前听周凤霞说仓库的钥匙在房顶嘛,我就寻思上房看看能不能找到。”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苦笑道:
“钱早就结完了,货都拉来了,总不能再拉回去,要不下次还得再送一趟,多费油啊。”
“你拉的什么货啊?”张守中缓缓向梯子那边走了过去,堵住了胖子下房顶的路。
胖子没有注意到张守中的小动作,想都没想回答道:
“是糖水,甜菜厂制糖的时候过滤出来的杂质,都是糖,就是质量差了点,胜在价格便宜。”
说着,他看向张守中问道:“哥,你买不买?买的话我给你便宜点。”
“能便宜多少?”张守中顺着胖子的话问道。
胖子掰着手指头算了算,道:“正常白糖一斤要8分钱,像这种次品我们卖4分钱一斤,你要是要的量大的话3分钱也能给你。”
“糖水论斤卖?”
“不是。”胖子笑着摆了摆手:“我们卖的是砂糖,这种糖水是是王神婆特意嘱咐加工的,价格上稍稍高一点,当饮料卖也更省事一点。”
听胖子说完,张守中点了点头,问道:“你知道王神婆家的地窖在哪里吗?”
“地窖?”胖子怔了一下,一种不妙的预感在心底升起,但他还是回答道:“就在仓库里。”
说着他还向院子另一边指了指:“就在那里。”
张守中看了看胖子指的方向,又看了看刚刚自己搜查的院子,整个人有些裂开了。
怪不得搜了半天没搜到,原来是进错门了啊……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409648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