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极品小神医 > 0054.问

0054.问


  
宋老看着黑白分明的棋盘,半晌,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喜怒:
“就在这里问,我也听一听。”
第一个被带进来的是郑以,见到宋老之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王德全走上前,低头看着瑟瑟发抖的郑义,声音低沉:“是你杀了张凤金?”
“没……没有……不是我!不是我!”郑义一听‘杀人’这两个字,浑身不自觉地一颤,“是贾仁和周凤霞杀的,不是我!”
“不是你?”张守中冷冷一笑,“不是你,你也脱不了干系,等着死刑吧。”
“不,我不想死。”听到‘死刑’,郑义瞬间崩溃,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人不是我杀的,不是我……”
“不想死就回答我几个问题。”王德全站在郑义身前道。
“我说,我都说!”郑义声音颤抖,抬眼看向站在自己身前的人,愣住了:
“徐……徐有才?”
听到这个名字,王德全嘴角向上牵了牵,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
没有回答郑义的疑惑,王德全直接问道:“陈老五是怎么死的?”
“怎么是你?”郑义没有回答,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
话音还没落下,就被身后的薛成河踢了一脚:
“问你什么说什么,哪来那么多废话。”
“喝健康水喝死的。”郑义被踹了个狗啃泥,忍痛爬起来答道。
“你们的健康水不是糖水吗?”王德全问道。
“是糖水。”郑义点头,“但是他喝的那个不是。”
“哦?”王德全假装疑惑,接着问道:“不是糖水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郑义摇了摇头,“都是贾仁他们搞出来的,说是喝完能治病。”
“贾仁是从哪里弄到这种健康水的?”
“我也不知道。”郑义再次摇了摇头,“也就前几天,他从王神婆那里喝酒回来,逢人就吹自己以后也是神医,这种健康水也是从那天之后出现的。”
“按照你的说法,这种健康水是王神婆提供的?”张守中紧跟着问了一句。
“应该是。”郑义有些不确定道。
“应该是?”张守中的声音提高两个度。
郑义被忽然提高的声音吓得一抖,嘴里急忙解释道:“我确实不清楚,贾仁每次都会让我在外面等着,然后他和周凤霞一起进屋拿货。”
“周凤霞?”
“周凤霞是王神婆的亲传弟子,她和王神婆住在一起。”郑义答道。
“住在一起?”
“嗯。”郑义点了点头,“王神婆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据说是在修炼什么法术,现在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周凤霞在打理。”
“这种有毒的健康水卖出去多少了?”王德全出声问道。
“不多。”郑义老老实实答道:“贾仁平时卖的都是糖水,只有去给别人作法的时候才会卖能治病的这种。”
“糖水的这种健康水你了解多少?”张守中插了一句问道。
却见郑义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是这个月才拜贾仁为师的,之前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听贾仁说,应该是王神婆弄出来的。”
说完,他抬头看着眼前的王德全和张守中,一脸期待道:“警官,我是不是不用死了。”
“再说吧。”张守中看了他一眼,冷嗤一声。
“还要在问吗?”薛成河看向王德全问道。
王德全摇了摇头,道:“换下一个吧。”
薛成河点了点头,将郑义从地上拎了起来,出去将贾仁带了回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别费心思了。”贾仁进了院子,目光从王德全等人身上扫过。
“人是你杀的吧?”
“是我。”贾仁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把我抓起来就完事了,还问什么?”
面对这种拒不配合的人,王德全也是没什么办法。
专业的事果然还是要交给专业人士来解决。
王德全叹了口气,看向张守中。
张守中点了点头,将贾仁带到一边。
前后不过几分钟,王德全就听到贾仁的哭嚎声。
王德全一脸懵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见张守中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过去。
“怎么回事?”王德全有些吃惊地看向张守中。
“他和周凤霞有一腿。”张守中没有多解释。
只这一句,王德全就明白了。
他低头看向贾仁,还没等问,就听贾仁哭嚎着,东一句西一句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抖落了出来。
“……我说花钱了事,姓周的非要把人弄死……”
“……那批健康水我就说不靠谱,她还非要收,这下来报应了……”
“……好好卖符多好,非要在健康水里掺和一脚,这下喝死了人完犊子了吧!”
贾仁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上一秒还在为爱情包揽罪名,下一秒就将周凤霞卖了个干净。
果然,爱情使人降智……王德全心里不禁有些感叹。
将贾仁的话在脑海中略作整理,王德全想了想道:“那你们这些事都是周凤霞让做的?”
“是。”贾仁含恨点头,“要不是她,我怎么会去卖健康水!她还说这是真的健康水,还骗我说能治病。”
“这批健康水是从哪里弄来的?”王德全接着问道。
“周凤霞在县里找的人,说是过期了,半价卖给我们。”贾仁愤恨道:“我就说便宜没好货。”
“县里的人?”张守中抓住了关键字,出声问道:“什么人?你认识吗?”
“听说是县里的大老板。”贾仁摇了摇头,道:“跟他们接触的人是周凤霞,我只负责卖。”
“之前糖水那种健康水也是你在卖吗?”王德全问道。
“是。”贾仁点了点头,“之前一直是我在卖,我们是从县里甜菜厂直接进的货,比直接去商店买糖便宜不少。”
“甜菜厂?”王德全听着眉头微蹙。
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他似乎有些印象,但也仅仅是有些印象。
“我师父介绍给我们的路子。”贾仁点头道:“赚的钱三七分,我师父七,剩下的我和周凤霞平均分。”
“有毒的这种健康水也是你师父介绍的路子?”张守中皱着眉问道。
“不是。”贾仁果断摇头,“是周凤霞自己找来的,她说她想离开师父单干,赚的还能多一点。”
“单干?”
“是,但是她发现没有王神婆的名气,健康水根本卖不出去。”贾仁道,“所以她又回到了王神婆身边。”
“对于周凤霞之前的事你知道多少?”张守中问道。
“不多,我们之前也不是很熟。”贾仁摇着头道,“后来她想单干才过来找的我。”
“不熟你还替人家顶罪?”张守中差点气笑了。
“我本来不想同意,但她半夜……半夜……”贾仁想起当时的情景,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完了她说我们要是在一起,那赚的钱就不分你我了,都是我们的。”
这回就连一直不苟言笑的薛成河都笑出了声。
英雄难过美人关,更别提不是英雄的贾仁。
听着周围的笑声,贾仁很不得将头插进地里。
王德全也有些无奈,他清了清嗓子,接着问道:“王神婆知道你们想单干的事吗?”
“知道。”贾仁点了点头,没等王德全继续问就自动抖落道:“刚开始的时候,我师父说要把我们逐出师门。”
“周凤霞不是和王神婆住在一起吗?”王德全有些疑惑。
“是住在一起。”贾仁点头,“也不知道她给师父灌了什么迷魂汤,师父不仅同意了,还将师门的事物都交给她打理。”
说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自从她和师父住在一起之后,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都不让我碰了。”


  (https://www.biqwo.com/dudu/244/244713/6411261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