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甜吻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赵浪碰了下墙上的开关,灯没亮。

        陆北炀淡淡的冷呵了声,仿佛在无声的说:那灯要是能用,我特么还开手电?

        赵浪老老实实打开手电筒找。

        “找到了。”十分钟后,漆黑的夜里响起男生兴奋的声音,兴奋中夹杂着惊喜,惊喜中夹杂着激动。

        不知从哪儿传来咔嗒一声,走廊亮了不少。

        一阵倒抽吸声响起。

        二人下意识往旁边看去。

        小姑娘表情愣愣的,瞳孔微张,小脸上写满诧异,以及撞破人“好事”的羞囧。

        ——“听说啊,陆大佬是gay”

        原来是真的。

        还,被,她,撞,见,了。

        跪在地上的赵浪和靠墙微弓着腰的陆北炀对视一眼,短暂的一瞬,见鬼般拉开距离。

        姜念连忙捂住眼睛转过身,心里默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末了,她还补充道:“我发誓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陆北炀额角的青筋跳动,喉间逸出一声轻哂,“不是,你看见什么了?”

        姜念抿了下唇,她像是羞于启齿陆北炀的问题,找准位置,钻进走廊拐角撒腿就跑。

        “姜念——”男生低沉地喊出声,然而那抹娇小的身影已经跑远了。

        赵浪仿佛被人夺了清白的贞洁少男,懵逼地站在一边儿,“陆爷,你也是知道谣言的威力的,从今往后我的名声是不是就毁于今晚了?”

        陆北炀觑了他一眼,往前走了几步,走廊口的拐角处新安了一个开关,他脸上写满了无语。

        “拿来。”

        赵浪知道陆爷心情不好,不敢皮,乖乖把手上的小东西交给他。

        ——是只猫脚,粉色的肉垫和指甲壳一般大小。

        陆北炀把小东西揣进外套口袋,口袋里是一个招财猫小挂饰,他迈着略显沉重的步子离开了。

        赵浪挠挠头,他刚刚好像听到陆爷喊出了那个女生的名字。

        -

        兜兜转转,姜念终于回到教室坐下,整个人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也是看过几本耽美小说和腐漫的人,连蒙带猜出他俩在做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么……急不可耐。

        第二节晚自习已经开始了。

        阮小萱见姜念魂不守舍,小声道:“姜念,你咋啦?”

        姜念眨眨眼,喝了口水掩饰心虚:“没……”

        江湖险恶,少说多做是基本的生存法则。

        姜念深谙这个道理。

        九点,晚自习准时结束。

        清宁二中的门口停了几辆校车,也有直达小区的公交。

        校车会更绕些,姜念直接走向站台,赶在公交起步前迅速上了车。

        她投了币往里面走,车里人挺多,摇摇晃晃的,她小心翼翼寻找位置。

        只有两个空位,她和那人的目光对上,姜敏瞥了她一眼,取下书包放在她旁边的空位,摆明了不想让姜念挨着她坐。

        姜念收回目光,径直往最后一排那个空位走去。

        窗外掠过清宁市的街景,粼粼江水映着万家灯火,这个城市有繁华也有落寞,但于姜念而言都是陌生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姜敏往梁烟的碗里夹了个鸡腿,“烟烟,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啊?”

        “很好啊。”梁烟看了眼旁边的梁国文,“今天进行了数学测验,我考了我们班的第三。”

        梁国文扶了下脸上的银边眼镜,国字脸波澜不惊:“a班开学早,进度也快,光靠老师讲的还不够,平时多找些题练练。”

        梁烟哦了声,慢慢道:“好的爸爸,我下次争取考第一。”

        梁国文嗯了声。

        姜敏觑了眼他,安慰道:“第三名挺好的啊,尽力而为就好。”

        她又夹了个鸡腿给一旁安安静静吃饭的姜念,笑道:“念念,开学第一天感觉怎么啊?”

        “谢谢姑姑。”姜念看着那个鸡腿,垂头说了声。

        抿了下唇回道:“挺好的。”

        没了。

        见她拘谨礼貌的模样,姜敏无奈笑了下。

        姜念没说话,安静吃着饭。

        梁烟瞥了眼她碗里的鸡腿,忽然放下筷子:“我吃饱了,回房间写作业去了。”

        “诶这孩子,怎么吃这么点儿?”

        ……

        才搬进来没几天,姜念还没有适应,认床那毛病又犯了,整个晚上辗转反侧,过了许久才入睡,只是睡得并不踏实,意识在清醒和朦胧中游离,脑子里闪过许多细碎的画面。

        她看到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蹲在icu病房旁边,手上抱着一个奖杯,抽泣声在昏暗的走廊回荡;一会儿又是小餐馆里男人佝偻忙碌的背影,她看到他在角落摸出一张银行卡,疲惫地叹息,画面闪过,光影中女孩捏着那张录取通知书,听到那声“念念,以后你就要寄住在姑姑家了”,沉默地走进房间。

        她感受到眼角有泪水划过,她紧紧捏着被子,惶恐又不安,很想醒过来,可梦里她连转身都做不到。

        画面骤转,晨曦初露,风清鸟鸣,少年忽然转过身来,冲她痞痞地笑着。

        ……

        晚上没睡好的后果就是白天无精打采,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她把书包一放好,就趴在桌子上补觉。

        还好上午的课都挺轻松的,第四节是体育课,天气晴好,课是在室外上的。

        体育老师让课代表带领做完准备运动,说完接了个电话,又交代几句后便走开了。

        他一走,下面的人就开小差。

        太阳暖烘烘的,把整个人都晒得软绵绵,姜念百无聊赖做着运动,听到后面的女生在小声交谈:

        “那栋楼是陆氏集团旗下的房地产吧?”

        “你才知道啊,何止那一栋,那一排都是。”

        “你们在说银月园吗?我听我舅妈说里面的学区房,一套最低都要两百万,关键是还不一定抢得到,一般开盘前就预定完了。”

        清宁二中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背靠景区,离市中心恰到好处的距离。

        旁边成片学区房,楼层高耸入云,独立花园阳台环绕,气派又雅致。

        姜念瞥了眼,迷迷糊糊计算着如果毕业后月薪是四千五的话,要工作多久才能挣到两百万。

        算到一半,被一旁的阮小萱打断:“同桌,一会儿我们我们玩羽毛球吧。”

        姜念倒无所谓玩什么,应道:“好啊。”

        阮小萱做完准备运动就去洗手间了,去器材室取器材的任务就落在了姜念身上。

        上午有体育课的班级不多,器材室管得不严,可以自主选取,记得登记就成。

        体育器材室挺大的,置物架有两米高,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运动器材。

        姜念一直走到角落,才看到羽毛球的影子。

        也不知道怎么安排的,球拍放在架子的最高层。

        姜念没看到踩凳,踮起脚一点点够着手去拿。

        忽的用力过猛,拍子往旁边一歪,摔了下来。

        还没来得及躲开。

        腰肢陡然一紧,一股淡淡的冷檀气息窜入鼻尖。

        她的后背撞上一个温和结实的胸膛。

        脑子好像一片空白。

        神经也绷成一条直线。

        刹那间,有隐忍的闷哼声从头顶传来。

        紧接着啪的一声,有东西摔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一响。

        姜念下意识抬头,露出一截纤长雪白的天鹅颈,杏眸里闪过错愕。

        男生也低头注视着她,双眸漆黑,眼型狭长,薄唇微微勾起,有种漫不经心的痞。

        他穿着白色短袖,露出肌肉线条流畅的手臂,一只撑在架子上,是保护的姿态。

        时间好像定格在这一瞬。

        姜念有些迟钝地反应过来,忙挣脱他的怀抱,退到一边儿,“谢谢学长。”

        陆北炀没说话,从黑色休闲裤的兜里摸出个东西递给她。

        “伸手。”

        姜念迟疑着把手摊开,陆北炀把东西放在她白嫩的手心。

        ——是一枚招财猫挂坠。

        小姑娘眨巴眨巴眼,惊讶了瞬,“怎么会在你那儿?”

        这挂饰一直挂在书包上,她是昨天下午才发现不见了的。

        本以为弄丢了,失落了一阵,此刻心里有种失而复得的欣喜。

        “捡的。”陆北炀拖长了音调,懒洋洋的。

        昨天早上汪主任突然出现,场面混乱,他亲眼看到这个小挂饰从她书包上掉了下来。

        姜念哦了声。

        “所以……你是特意来还给我的?”

        “……”

        男生蹭了蹭鼻尖,随意道:“碰巧路过。”

        小姑娘捡起地上的球拍,正要走,袖子被人拽住,男生嗓音低沉:“还没完。”

        姜念疑惑了瞬,反应过来,乖巧地点头,无比诚恳地道了声:“再次谢谢学长。”

        “……”

        陆北炀轻哂了声,“没什么别的想说的?”

        姜念:“……?”

        他抬步挡在她面前,眼眸里藏着似笑非笑的意味,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看来这位小学妹的记性好像不太好啊?”

        器材室门外传来嘈杂声:

        “器材室暂时停止开放,同学们一会儿再来啊。”这粗矿霸气的大嗓门,姜念很是熟悉,听他们都叫他赵浪。

        与此同时还有同班同学的交谈:

        “咱班的姜念同学还在里面呢。”

        “我看到陆大佬也进去了。”

        “这架势该不会找她算昨天上午的账吧,说不定还要收保护费。”

        因为没睡好,一个上午她都心不在焉的,此刻那种不小心撞见的画面浮现脑海,再加上此情此景,姜念后知后觉地害怕。

        面前的男生步步逼近,姜念步步后退。

        后背抵在架子上。

        退无可退。

        ——“没什么别的想说的?”

        姜念薄薄的眼皮轻颤,瞥了眼像个骑士般挡在门口的赵浪:

        “我……”她咽下一口唾沫,“我保证会对昨夜看到的所有守口如瓶,然后在背后默默祝你们幸福。”

        “……”


  (https://www.biqwo.com/dudu/53471/53471859/3352233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