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甜吻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摔倒、打嗝、打喷嚏……

        还能再倒霉点儿吗?

        要是被发现了还逃跑,倒显得她们做贼心虚了。

        于是姜念和阮小萱硬着头皮往回走。

        他们几个人迎面走来,姜念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完了完了,该不会要找她们算早晨的账吧。

        姜念觉得她们就像送上门的小羔羊。

        ——不宰白不宰。

        随着那个男生的走近,她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闭着眼硬着头皮挪到阮小萱面前。

        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要剐冲我来。

        姜念都快被自己的义气感动哭了。

        直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同桌,他们走了。”

        “……”

        陆北炀和她擦肩而过,面色淡淡的,好像看了她一眼,又好像没有。连一直神经粗条,在她这里是土匪形象的赵浪,也没有过多纠缠,和同伴嘻嘻哈哈走开了。

        “……”

        就、很、尴、尬。

        不过不理会总比算账强,姜念松了一口气。

        -

        下节课是音乐课,陆北炀他们往音乐教室走。

        男生漂亮的丹凤眼微微眯着,想到她义无反顾挡在别人面前的样子。

        喉间逸出一声轻哂,她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

        姜念和阮小萱交完作业,往教室方向走。

        阮小萱见姜念发呆,打趣道:“同桌~你该不会喜欢上那个陆大校霸了吧?”

        姜念脑子里浮现出那张俊冷的脸,还有扑倒他身上时,那股清冽好闻的味道,白皙的小脸微微发红,连忙否认:“当然没有。”

        她只是觉得他帅,就这么简单。

        阮小萱半信半疑,状似不经意地说道:“不喜欢最好,要是喜欢……劝你及时止损吧,多半没希望,也不对……是肯定没希望。”

        她朝姜念勾勾小指头。

        两个人像鹌鹑一样凑在一起——

        “听说啊,陆大佬是个gay。”

        ……

        上午的课很快结束,高一和高二同时放学,莘莘学子从教学楼倾巢而出。

        食堂里乌泱泱一片人。

        在阮小萱的强烈安利下,姜念排在了糖醋排骨那个窗口。

        前面还挺多人,阮小萱摸出手机,和同桌分享今天的新瓜,两个人都被吸引,脑袋凑到一起,队伍动一下她们就挪一下。

        “我说陆爷,你平时不是懒得爬楼,一般都在一楼吃嘛,怎么今天忽然想来二楼啊?”

        赵浪忍不住打趣。

        面前的男生很高,放眼望去,整层楼尽收眼底,桃花眼漆黑幽邃,像在找寻着什么。

        他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薄唇抿了抿,淡淡回道:“换换口味。”

        陆北炀在窗口打了份菜,又随便端了碗汤,放在餐盘上。

        往回走时,迎面走过来两三个过来看菜的同学。

        他下意识往旁边队伍躲了下。

        姜念低着头,久了脖子有些酸,她刚抬头,视线里便撞进餐盘一角,上面放着的莲藕排骨汤摇摇欲坠,汤面微微晃动,如果那人的手再抖一下,妥妥的“汤毁人亡”啊。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姜念几乎是凭借着本能凑过去用嘴接住了。

        用嘴接住了。

        接住了。

        住了。

        四周的空气陷入诡异的安静。

        她能强烈的感受到一道黏着的,宛如实质般的视线落在身上,

        姜念抬眸,彻底僵住了。

        男生身形清瘦挺拔,面容清隽,手上稳稳端着餐盘,就这么垂眸看着她,漆黑深邃的桃花眼底流露出兴味,带着点好整以暇。

        怪不得没看到她,原来小小的一只,就藏在隔壁队伍里。

        小姑娘茫然地眨眼,小扇子似的睫羽垂着,像一只犯错事儿的小松鼠。

        陆北炀直勾勾地盯着她,几秒后,慢悠悠开口:

        “没什么想说的?”

        “……”

        姜念咽下那一小口鲜美浓郁的骨汤,轻抿了下唇,“还……挺好喝的。”

        “……”

        陆北炀轻哂了声,端着餐盘走开了。

        姜念回过神。

        社死。

        丢、死、人、了。

        她到底为什么要嘴欠。

        阮小萱自始至终憋着笑,二人打好饭菜坐在位置上。

        怕她憋得难受,姜念生无可恋道:“要笑就笑吧。”

        反正不想活了。

        姜念本来还想着赔他一碗汤,谁知陆大佬腿长,眨眼就没了人影。

        那就不能怪她了。

        然而下一秒,桌子上多了一碗汤。

        旁边站着个男人,就经常和陆北炀走一起那个,皮肤是健康的蜜色,身材比一般人魁梧,就连嗓门也比一般人粗犷:

        “我们陆爷说这碗汤请你喝了。”

        “……”

        “你不说好喝吗,就别拒绝了。”

        “……”

        说完就走,容不得人做任何反应。

        实际上姜念也没法做任何反应。

        只觉得好丢脸。

        对桌的阮小萱终于绷不住了,哈哈哈笑出声来,的亏她嘴里的饭都咽下去了,否则又是一场灾难。

        最后秉着“光盘行动”的公益精神,二人把那碗莲藕排骨汤给一扫而光。

        二中的门禁不算严,下午放学,阮小萱带着姜念去学校附近的小吃街吃了碗米粉,逛了会儿学校后,才回教室上晚自习。

        晚自习要一直上到九点,中间只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夜幕降临,窗外一片昏暗,只要绿植间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下课铃响起,静悄悄的教学楼顿时像炸开的锅。

        阮小萱趴在桌面上苟延残喘,她生理期来了,旁边放着一沓收齐的作业,英语老师让晚自习前送到办公室。

        “我帮你送作业吧。”姜念叹了口气。

        “同桌桌,你真是太好了~”

        姜念避开了她热情的拥吻,抱着作业飞快闪出了教室。

        其实她内心是拒绝的,毕竟办公室的位置就在那位陆大佬的教室隔壁,正面撞上的几率无比得大。

        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出发前,眺望了下对面的阳台。

        1教和2教的阳台遥遥相对,可以看见对面阳台上一群学生在阳台或吹风闲谈,或追逐打闹,走廊的灯光不算明亮,实在看不清背靠阳台那几个人中有没有他。

        白日的尴尬,让她下意识想避开走。

        教学楼两端都有相连的走廊,上次她和阮小萱走的右边,这次果断走了左边,这样就不会从他们教室经过了。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二教三楼,

        尽量不去看隔壁教室的阳台,出乎意料地极其顺利的进了办公室。

        她松了口气,和英语老师解释完,放下作业,正准备走,隔壁办公桌的老师叫住她。

        她把手上的一份资料交给姜念,拜托她带到6教312办公室的吴老师。

        老师让学生跑腿这种事情,在学校很常见,姜念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她也不是那种擅长拒绝的人,便拿着资料去了六教。

        她出办公室门的时候,视线往隔壁走廊瞥了眼,都是些陌生的面孔,没有他。

        姜念松气的同时,心底又有种微微的失落感。

        六教是高三部,地理位置更僻静一些,听说当年建校的时候还特意找风水大师看过。白日阮小萱带她逛学校的时候提到过,大致的方向她还是记住了的。

        ——可事实证明,记住了和找得到是两码事。

        清宁很大,教学楼多得很,高低错落,彼此之间靠着长短不一的走廊相互勾连,每层楼的构造都相差无几,再加上又是上晚自习的时候,路上都没遇见几个人,对于姜念这种刚来学校的小萌新,找到位置多少有些费劲。

        最后姜·路痴·念悲催地发现自己迷路了。

        ……

        “周扒皮怎么没来?”

        “周扒皮那个怂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他就是宁愿趴在桌子上睡觉也不敢逃晚自习。”

        “等会儿,你爹我带你上分。”

        “谁带谁上分还不一定呢?”

        昏黄的灯光在长廊绵延,人影晃动,淡淡的月色洒落在梧桐叶上。

        原来是四五个少年在晚自习期间,偷跑出来摸鱼。

        赵浪呵了声:“不是我说,要论骚技术,咱陆爷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是吧,陆爷?”

        “好好说话,”陆北炀眼皮一抬,笑骂着踹他一脚:“带火了吗?”

        静谧的夜中,一点风吹草动都被放大,有什么清脆却又细微的声响。

        “带了。”赵浪看着立在原地的陆北炀,疑惑道:“咋啦陆爷?”

        少年穿着黑色的薄外套,欣长的身子像是要与黑夜融为一体,他说:“你们先走,我有东西落下了。”

        慕容浩晃了晃手机,“要不发消息给周扒皮,叫他给你带来?”

        “不用。”

        慕容浩便不再坚持,几个人先走一步了。

        几分钟后,赵浪摸了摸裤兜,低低骂了声:“次奥,打火机在那件校服外套里,刚走得慌忙,忘拿了。”

        被同伴嘲笑一番,赵浪灰溜溜折回去。

        结果在刚才那个走廊处,他发现陆北炀打着手机电筒,弓着腰貌似在找什么东西。

        这段走廊途径实验室,没有开灯,接着手机电筒的光,能看到陆北炀神情认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陆爷的命根子掉了。

        也不怪赵浪惊奇,毕竟陆爷平时可是那种鞋带散了,都懒得弯腰去系的人,而是直接踩在板凳上,慵懒颓丧,活脱脱一个饭来张手的金贵少爷。

        赵浪三两步走过去,“陆爷,原来你的东西是落在这儿了啊?是什么,我帮你找。”

        陆北炀没拒绝,喉咙里发出嗯的声,毕竟这走廊也不算窄,那东西也挺小,多一个人多一分找到的胜算。

        某人只用了三个字描述:“粉色的。”

        粉色的……

        赵浪抠破脑袋也想不出,陆爷有过什么和粉色沾边儿的,娘们唧唧的东西。


  (https://www.biqwo.com/dudu/53471/53471859/3352233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