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古尘渊 > 第二十章 风竹亭三阁

第二十章 风竹亭三阁


  (一)

  黑夜深林,一切都显得昏暗与模糊。

  黑色如墨,墨中留白,那是一道行走的白影,敲敲打打,悠然自得的舞弄这片山水墨画,开心地朝他走来。

  芥尘扇风的手停了下来,目光僵住了,复杂地望着一步步靠近自己的白衣少年。

  这个人一点都不紧张,丝毫没有把考核放在心上,一路行来就像游山玩水,拿着一根长长的桃枝,东挑西敲,怡然自乐。

  如此残酷艰险的世道里,他这样的人是怎么存在的啊!

  芥尘直接无语了。

  望着白衣少年稚嫩如玉的面庞,他漠然地别过头去,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无视。

  不看便不会无法理解……他觉得是这样。

  可事情总是与意愿相违背的。

  白衣少年老远便发现了他,心下一乐,快步跑了过来,直接在他身旁坐下,伸了伸懒腰,打趣问道:“你怎么可以这么慢?我一路上走走停停,你是怎么做到比我还慢的?快给本公子说道说道呗!”

  芥尘气结,眼睛都不知道看哪,如果还有体力,恨不得立即逃离这里。

  这奇怪的家伙今天早上还说他无礼,没发现自己很无语吗?

  芥尘没搭理他,可白衣少年自己就畅聊了起来:“今天早上我还有些话没说完呢,你叫什么?哪里人氏?父母是做什么行当的?”

  芥尘皱了皱眉。

  白衣少年仿若未觉,继续说道:“我叫白逸舟,你可以唤我白公子,或者简单点,直接叫我公子。”

  芥尘实在忍不住,转头意味深长地打量着他,很想看穿此人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怎么会有这种人?

  “相逢即是有缘,何况我们一天相逢了两次,道友到底如何称呼啊?”白逸舟丝毫不介意别人的感受,继续穷追猛问。

  瞧见他直愣的样子,芥尘深吸一口气,转头闭上双眼,冷漠道:“芥尘。”

  白逸舟点头赞叹道:“好名字,比我的就差了一点,我瞧着你不像坏人,不如一起交个朋友?”

  芥尘的眼睛睁开了,有些绝望。

  白逸舟没有照顾他的情绪,继续喋喋不休,还不时地逗弄树下那只狼崽。

  他是完全没察觉芥尘和小狼都很想安静地休息。

  芥尘算是遇到对手了,再次选择无视,紧闭双眼,隔绝灵识,不闻天地。

  可这样子真的很容易睡着,何况他的身体已经透支了。

  他的计划是休息一会儿,可不敢拿宝贵时间睡觉,因为容易陷入长睡,醒来后就可能考核结束了。

  不知不觉中,他还是睡着了。

  庆幸的是,他遇到了这不靠谱的白衣少年,及时将他折腾醒了。

  在昏昏沉沉中,芥尘感受到一股微弱的鼻息隐隐扑打而来,周围有些寒意。

  他混沌的意识里中亮起了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照亮了漆黑沉睡的世界。

  他迷蒙地睁开了的眼睛。

  这一眼吓了他一大跳。

  一道金光悬在他脸上,那激射而来的光华,就像一轮烈日没入了双眼,刺痛异常。

  这个自称白逸舟的少年,正举着一颗硕大的金色明珠,对着他的脸一阵照探,那眼神还一点不作假的专注。

  芥尘赶紧闭了眼,胡乱推开那颗亮瞎眼的明珠,不悦道:“你干什么!”

  明珠滚落在地上,白逸舟将它捡了起来,直接收回了掌纹玄盒内,只听他一脸叹息道:“你这脸色不对劲啊,本来五官还挺精致的,怎么会有这种尴尬的肤色?说焦黄不焦黄,说白不又不是正常的白,既像营养匮乏,又像重病不行的样子,可惜这么好的五官了,哎……道友你平时是怎么打理的啊?”

  话一说完,他若有所思,身体往前旁边倾斜,伸过手来就要捏脸。

  芥尘打开他的手,赶紧起身,抱起小狼崽就要逃离。

  可小狼崽并不在他的身侧。

  他怔了怔,眼光向四周扫去,发现它在白逸舟的另一侧。

  “你跑什么?我可是研究脸部艺术的,是专业的,你确定这样子真不需要我帮你看看?不收钱!”白逸舟也站了起来。

  芥尘当真受不了,匆匆跨过他,抱起小狼崽就走。

  可他又呆滞了一下,小狼崽身上的伤势恢复地挺快,嘴角才还残存着丹药的粉末,已经陷入了沉睡。

  他用手指抹了一点药粉,轻轻嗅了嗅,感觉这丹药还挺好。

  他顿时又皱了皱眉,白逸舟刚才将金色明珠收入掌纹玄盒的一幕可是清晰地落入了他的眼中的。

  在云霄阁,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凝刻掌纹玄盒并定期分发疗伤丹药,这白衣少年连外门都没入,就已经都拥有了?

  此人有些不简单。

  白逸舟看着他抱着小狼崽在沉思,便一步跨近,伸出手笑道:“你还别说,这小狼崽还挺机灵的,我突然也想养一只了。”

  芥尘看着他靠近,立即回神,抱紧小狼崽拔腿便逃。

  白逸舟冲着他的背影纳闷喊道:“喂,那个芥尘道友,天都这么黑了,你不休息的啊?”

  芥尘头也不回,取出蓝色明珠,踏入了墨色幽林之中。

  太可怕了。

  (二)

  考核第三日,风竹亭。

  在这片宽广道场的南面,有一处静谧的石林,天地灵气波动较为剧烈。

  众多青衣弟子盘坐在一块块乱石上冥神修行,神色专注,只有少数几人心不在焉,神色愁苦地注视着北边断崖前春招的动静。

  他们是往届外门弟子,天赋一般,境界迟迟不得突破,故一直没能进入内门。

  内门的门槛其实并不高,只需三年内突破至升灵境,超过三年还不行的外门弟子要么离开云霄阁,要么继续在风竹亭做些杂役。

  虽然给了他们三年机会,但这些往届弟子已经不受云霄阁待见了,即便还留在风竹亭继续突破,也只能在这片清冷的石林中自行修炼,入住冰冷的石屋,此时望见一批新弟子即将入门,他们心中多少有些感慨。

  此刻天光正盛,鹿旸岭出口的山道上陆续有通过第一项考核的人疲惫行来,他们神色各异,有的激动欣喜,有的自觉用时太长,较为失落。

  北面广地前摆了一方狭长的石桌,穿越鹿旸岭的灵者已经在这里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南华殿长老正在对他们进行第二项考核——测试灵力修为。

  袁贞道和李小宸坐在西华殿几位长老的身后不远处,神色似有不安,已经第三天了,芥尘还没出来。

  断崖一侧有三块巨大的青石,各色身影或坐或趟地休息着,他们从鹿旸岭出来的早,已经通过了两项考核,只需等待整个春招结束,就能正式成为云霄阁外门弟子。

  按照两项考核的表现,西华殿会对成绩不同的弟子进行划分,置于甲、乙、丙三个不同阁院,分层次教学。

  崖前的三块青石对应的正是甲乙丙三阁位置,通过考核的新弟子已经划分了层次,此时甲阁所在青石上,小仟用手遮挡着烈日,频繁地望向西面山道出口,却迟迟不见芥尘的出现。

  她虽然灵力较弱,但年纪很小,在第二项测试中有些优势,又在李小宸和落英谷的关系下,勉强被划分到最优秀的甲阁,但相对于那些一天时间就通过鹿旸岭的人来说,就没多少存在感了。

  就在这时,她的目光有些惊异。

  西面山道出口处悠悠走出一位白衣少年,手中还摇摆着一枝绚丽红花,哼着小曲儿,云淡风轻地向北面聚集的队伍行去。

  此人不是白逸舟又是谁?

  看着这道装蒜的白衣身影,小仟撅着嘴暗骂了一声,其他年轻子弟也忍不住指指点点,一脸嘲讽。

  光阴荏苒,天光流转,转眼已到日暮。

  斜阳欲归,晚霞点缀着山林的五彩斑斓。

  夕阳下山,春招结束。

  北面的崖坪间有些安静,甚至颇为尴尬。

  主动捏碎玉牌放弃者,或者是三日内未出来的考核之人,都已被风竹亭的门师和执事一一拎了出来,用仙鹤送回了江畔,但崖坪前的石桌并未撤回,坐在其旁的长老也未离去,只在等一人。

  西华殿的狄长老用袖子擦了擦汗,偷偷瞄了一眼老神在在的袁贞道,内心无奈地叹了口气。

  夜色都深了,本次春招理应结束,但袁谷主带来的病弱少年并未出来,让人头痛的是,老谷主态度强硬,完全不守信,硬是说芥尘比其他考核者少了一日时间,就该继续等。

  狄长老其实是很困惑的,为了这个刚开元的少年破例也就罢了,但此子第一项考核表现并不亮眼,甚至有点差,根本不像天赋不错的样子,他实在想不明白谷主为何如此上心,难道只为此子是杨栩圣的儿时伴读?

  现在的关键是,延迟春招只为等候一人的行为,已经引起新弟子们的不满了。

  崖坪后的三块青石上,议论声越来越大。

  小仟坐在甲阁的青石上,单手撑着脑袋发愣。

  一人在她身后忍不住愤懑道:“凭什么为了他一人延迟时间啊?这不公平!”

  此人旁边的身穿黄色锦衣的少年却表现的有些平静,他闭目养神,嘴角勾起,淡淡冷笑道:“无非就是走后门的平庸子弟,犯不着放在心上。”

  他叫方剑,身子高大壮硕,是第二个走出鹿旸岭的新弟子,只用了一天一夜时间,并且修为已经达到本灵境第二层次入府境,灵识远超其他新弟子。

  小仟有些恼火,转身瞪眼回怼着二人:“你们知道什么?他比我们晚进去一天!用时还没超过三日呢!”

  方剑摇头嗤笑,眼睛都没睁开。

  许久之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双眼微眯起来,偷偷斜向某个方向,那里坐着一个身形匀称的少年,名叫柳公岳,长得眉清目秀的,却沉默寡言,正是第一个走出鹿旸岭的新弟子。

  他们二人年纪相仿,但第一与第二的差距影响颇大,因为有第一在的话,很少有人会关注谁是第二。

  而在他偷偷注视别人的同时,另一道视线也在注视他。

  那是一个同样高傲的红衣少女,正坐在小仟左侧不远处,冷艳的面孔,一看就不好惹。

  她叫叶盈,不仅是第三个走出来的入府境,还是暨州西衡皇朝帝国一位大将军之女,家世显赫,祖荫深厚,比一般的诸侯小国出身的豪门子弟还要强上许多。

  议论声此起彼伏,黑夜吞噬了晚霞。

  已经很晚了。

  就在西华殿三位长老焦头烂额之际,西面山道终于行来一位身披狐裘的虚弱少年。

  他脸色苍白至极,手中用绿叶托着一只年幼的狼崽,一步步挪动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所有人都望着他,脸色各异。


  (https://www.biqwo.com/dudu/53978/53978578/3606860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