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古尘渊 > 第十九章 白衣少年

第十九章 白衣少年


  弦月在星空里慢行,投下白绸似锦的月华,就像嫦娥轻舞的纱衣,飘荡万里山河。

  为了增加难度,云霄阁用强大术法在鹿旸岭的上空设有一层浓厚的云雾,将大片的光华回挡在夜空,只有淡淡的光影落入山林,深山夜道昏暗难行。

  芥尘托着蓝色明珠前行,柔和的光芒下,只能依稀看清周身几丈内的事物,但突破灵者之后,他的感知力似乎增长了不少,灵识散开到极限,林中潜藏的险境大多都能避开,赶路的效率倒是不错。

  前方深处一片黑茫,夜莺凄厉的啼声此起彼伏,白天进入的考核者早已没了踪影。

  这些人已经和芥尘拉开了很远的距离,但夜路难走,他们又赶了一天的路,早已被林中陷阱和迷雾折腾地疲惫不堪,灵力消耗过多,不得不先停下休憩一段时间。

  此时的鹿旸岭中,各段山林都散布着一些零星的人影,他们个个手持夜明珠,隐隐中形成了一条不太连贯的荧光长龙。

  这条长龙无疑是有些怪异的,在这墨色山林中,龙头还在激情四色地向前冲刺,龙身有些停滞不前,龙尾就像断节了一般,远远被抛在远处,正以一种不快不慢的节奏努力前行。

  毫无疑问,芥尘便是这断节遗落的龙尾,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本就虚弱的他越行越慢了。

  他开元最晚,体质最差,不论灵力还是体力,都是这群考核者中最差的,但他的优势也很明显,灵识远超同境界的灵者,心性也是极佳的,能吃所有人不能吃的苦,能抗所有人不能抗的累。

  深夜时分,东边的云层漏出薄薄的曦光,芥尘的灵识穿过上空云雾探去,发觉已至凌晨,只是林中还有些暗淡。

  不知行了多久,他汗如雨下,灵识有些眩晕,腿都迈不动了,只好拖着身子缓缓挪至一棵杏树下,靠在粗壮的树干上喘息咳嗽,脸色苍白至极。

  休息一阵子之后,他渐渐平复了气息,用脏兮兮的袖子擦了擦汗,目光下意识向四周扫了一眼。

  他什么有用的都没看到,但灵识探到了一丝微弱的淙淙水声,于是便撑着身子站起,循着声音缓缓靠过去。

  他找到一条流动的小溪,撸了撸袖子,蹲在溪畔掬水而饮。

  灌饱之后,他便就着溪水清洗汗渍重重的脸庞,用手理顺发丝。

  突然,他的手顿住了。

  他隐隐察觉到一丝异常,异声来自溪水下游,有些凌乱,微弱不觉。

  他望着水中暗淡的波光倒影,静静思忖了一会儿,举着明珠朝那处走去。

  走的近了,异响已经很明显,那是一只幼兽的呜咽之声。

  前方有一条闪着幽波的粼粼小河,溪水正潺潺汇入其中,而幼兽之声则来自溪流与小河的对接之处。

  他沿着溪流不断往前,昏暗中看到一片片泛光的血迹,淋漓地涂抹在几处高拔的草叶上,初眼看去,有些狰狞骇人。

  他循着血迹向前走了几步,拨开重重灌木,然后呆滞住了。

  泥岸边上,一根长长的树枝延伸至溪水上空,其上挂了一只小小的黑兽,也不知怎的上去的。

  那是一只刚睁眼的黑风狼崽,巴掌大小,正用嘴死死咬住了细细的枝头,低声呜咽不止。

  它的身上有一些伤口,鲜血缓缓淌落,一滴滴汇入了枝头下的溪流,奔向更广阔的的河面。

  幼狼也察觉到了他的存在,眼中立即眸生出一丝亮光,呜咽地更哀戚了,剧烈地晃动起来。

  它的嘴其实也在滴血,但它就是不松口,因为它清楚身下是急速奔流的溪水,会将它带到无穷的黑暗中去。

  芥尘无疑是同情它的,他看着它就像看到了苦苦挣扎的自己,看到了自己曾经无数次痛苦无助的一面,但狼毕竟是狼,他此刻有些犹豫。

  在小狼崽看来,他的犹豫便显得冷血无情,而它的眼神也终于绝望了,那初开不久的双瞳灰暗起来,渐渐地,似有淡淡荧光波动。

  看到这种眼神,芥尘实在不忍,终是叹了一口气。

  他探着身子向前,扶着树干伸出右手,将垂落在溪中的那根细枝轻轻掰了过来,将目露希望的小狼崽拎起,抱回岸上。

  幼狼躺在他的双手中,脱离束缚的血嘴凄厉地哀鸣起来,它眼中泛着泪光,感激地望着赐予它新生的少年。

  芥尘蹲在溪边给他简单洗拭了一下身上的血迹,然后从怀中取出一颗外伤丹药,捏碎了涂抹在它伤口处,最后取了一片较大绿叶,将它托在掌心,走向来时路。

  幼狼哀鸣声越来越小,最后只是默默趴着,不吵也不闹。

  芥尘走回杏树下,轻轻放下幼狼,靠着树干疲惫地眯眼。

  第二日,春日更盛,金光刺痛了双眼,睡了一个多时辰之后,他站起身来,抱着狼崽继续赶路。

  掌中幼狼抬头望着他,讨好地舔着他的手,十分可爱。

  芥尘疲惫一笑,于杏树下起身,继续前行。

  “喂,你真打算带着这只幼狼通过鹿旸岭?”

  一片杏花落在了芥尘的肩上,突然而至的人声打破清晨的寂静。

  芥尘猛然停住了脚步,骇然转身,抬头仰望。

  这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少年,容颜绝佳,稍显稚嫩,正双手枕着脑袋,慵懒地躺在高高的树头上,杏花铺满一身,含笑垂视着他。

  芥尘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皱眉道:“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白袍少年翻身而动,轻盈地落在树下,笑了笑道:“我一直就睡在这啊,真要说起来,我还比你早到这呢。”

  芥尘沉默了,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之人。

  他虽然晋升灵者不久,但灵识还算不错,可在杏树下休息了一个多时辰,居然始终未发现这个人一直睡在自己头顶。

  这个白衣少年有些诡异。

  “你这人有些问题啊,大春天的穿什么狐裘,而且病弱成这样还敢来参加考核?”

  白衣少年上下打量着芥尘,目光最后落在他手中的黑不溜秋的小狼崽身上,笑问道,“你之前去溪边就是为了救它?这小家伙也不是灵兽啊,不是啥值钱货,带着它参赛不累吗?”

  芥尘还是反问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睡觉啊,哦……不对,我当然是来参加考核的啊。”白衣少年掸了掸头上的一片片杏叶,丝毫没因为说错话而尴尬。

  听到这话,芥尘反而仔细打量起他来,这少年的气息是比他强,但远不如李小宸,修为定不会太高,但为何昨夜自己的灵识没有感应到他呢?

  他面露沉思,一阵狐疑,小狼崽的眼神也有些不解,但没有出声打扰。

  白衣少年似乎猜到了他眼中的诧异,笑意道:“以你昨晚疲惫虚弱的状态,发现不了我很正常,而且本公子有意要逗弄你,并不想让你发现。”

  他没有在意芥尘神色中的不满,自顾自地继续说着:“你为何会在我后面?你是来晚了还是也在前面睡觉?不对,你昨夜虚脱成那样,不像睡觉后的样子——那你在干嘛?这考核如此轻松,不可能把人累成那样……”

  芥尘有些无语地扫了他一眼,也就是他这种奇怪的人才会用考核时间睡觉吧。

  想到时间,他望了一眼天光,不再耽搁,转身就走。

  “喂!本公子话还没说完呢!你这样子很无礼的知不知道?”

  白衣少年一愣,看着消失在丛林深处的身影,不满地大声疾呼,可对方始终没有理会他。

  芥尘自然不会和这个不正常的少年闲聊的,他离鹿旸岭的出口还远着呢,哪有功夫耽搁。

  他加快脚步,但灵力已经枯竭了,没有时间修炼的情况下,只能靠刚恢复的几层体力继续前行。

  远处的红日戏耍流云,追着天边的云海浪涛,往西直赶而去。

  他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追上了一些放弃抵抗的考核者,这些人大多出生娇贵,从没受过什么苦,如今实在太累了,不愿再坚持了。

  即便如此,大部分的考核者仍遥遥领先于芥尘,甚至他还不知道的是——有些灵力深厚、灵识强悍的人已经通过了这第一项考核。

  他还在苦苦坚持,虽然状态越来越差。

  转眼之间,一天又过去了。

  暮色再入天际,云海灿烂如火,就像一幅燃烧的巨画,渲染在天边,点缀着万里长空。

  他越走越慢,在黑夜来临之后,又靠在着一棵大桃树喘息恢复体力。

  小狼崽很安静,没有给疲惫的他添乱,十分懂事。

  他将它轻轻放在桃树下,擦了擦额头汗珠,用手掌扇风去热,一抬眼,顿时愕然。

  后方行来一道身影,慢悠悠的,就像在游玩散步。

  白衣少年又来了。


  (https://www.biqwo.com/dudu/53978/53978578/3606860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