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古尘渊 > 第十二章 寒夜入云霄

第十二章 寒夜入云霄


  暮色四合,寒雾锁山峦,一只莹白的仙鹤乘风入云而去。

  深夜的冷风吹在狐裘上,有些微凉,可它吹荡在少年裸露的脸上,便是刺骨的冷了。

  芥尘艰难地睁开了双眼,借着淡淡的星光瞭望远方巍峨的高峰,震撼好奇之下,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对于他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灵力的凡人来说,要想在暗夜里到达凌霄峰的南华殿,最快的途径便是乘坐云霄阁的仙鹤了。

  可他的身子还是太弱,刚到落英谷不久,并没有时间接受袁贞道的治疗,这场高空下的登记之旅,除了饱受寒风折磨之外,并没有任何观赏性可言。

  说是让芥尘去南华殿登记,其实杨栩圣和李小宸都心知肚明,此行就是去接受检验的。

  在南岸山门外,何侠自然是严格查探过芥尘的,既没有发现任何灵力波动,也没有察觉到妖人的一点特征和气息,奈何云霄阁高层还是不放心,非要芥尘走这一遭。

  袁贞道身为落英谷之主,不可能为这点小事而亲自跑一趟,芥尘又是杨栩圣的书童,于是这相伴领路的任务便轮到了杨栩圣身上,但李小宸不安心,也跟着一起来了。

  眼下的仙鹤上便站了他们三人,为了让初次乘坐仙鹤的芥尘保持平衡,李小宸一直抓着他的手臂,而且始终在他耳边细碎不断,生怕芥尘不了解情况而冲撞了南华殿的重要人物。

  这一段路程其实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可她讲了很多东西,只要和此行相关的,她想到了便叮嘱,真是操碎了心。

  从她的话中,芥尘了解了云霄阁的体系,虽然感觉太过错综复杂,但还是建立了一个初步的印象。

  除去外门风竹亭和内门梅林,云霄阁最为神秘的便是五峰、三谷、一潭,这九脉是所有弟子的梦想之地,也是云霄阁的核心,外人难睹真容。

  如今两位掌门无法坐镇,云霄阁的大事便暂由一众高层决议,按照权利辈分来看,这些高层不仅包含五峰、三谷、一潭这核心九脉之主,还涵盖了长老会中的重要人物,只是三谷一潭较为特殊,其首座一般都不会参加议事。

  长老会在主峰,由东华殿、西华殿、南华殿和北华殿组成,设立四殿首座统领,各自负责宗门相应事物,芥尘被袁贞道强行带入山门,便涉嫌了宗门安全防卫,负责此事的南华殿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刚刚经历了含月楼事变,云霄阁高层已是惊弓之鸟,芥尘一入山门,他们便快速商议了一番,好在他们还心念苍生,没有不问是非地赶走受伤待治的少年,而是让南华殿核实清楚,一旦确认这个少年真的没有问题,便允他在落英谷养伤。

  对于这些事情,芥尘其实没有太多感觉,他出生在西北荒芜的阴暗之地,求生都成了莫大的问题,这种修道界的事情,他完全没有概念,听着李小宸凝重的话语,他真的很想说自己听不懂。

  可在这时,他突然感觉李小宸的声音渐微渐弱,仿佛随着这冬夜里的冷风飘零至远方,恍惚之中,再也不现。

  他攥紧狐裘,控制住瑟瑟颤抖的身体,微睁双眼的余光向身旁倾斜。

  寒风冷月下,李小宸正忧伤地瞭望着对面那座山峰的一角。

  原来,飘零至远方的其实不只她渐微渐弱的声音,还有那隐藏在明眸中的一缕忧思。

  芥尘有些困惑,用手挡在眼前遮蔽寒风,透过指间微弱的缝隙望向李小宸注视的地方,可除了黑暗中散落各处的灯火,什么都没看到。

  然而,在下一刻,一座直耸天穹的高峰便在这片黑暗中出现了,峰顶灯火连绵。

  芥尘惊了一下,刚想放开眼前的手细看,脚下的仙鹤便开始加速腾飞,寒风越加逼人,透过指缝,不断灌入他的口鼻,呼吸都困难。

  这当真是没法看了,他索性之下,咬紧牙关,不仅严实地捂住了脸,还紧紧闭目了。

  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寒风骤缓之下,仙鹤落在了凌霄峰一处广袤的崖坪间。

  芥尘终于可以放眼一望了。

  这一眼他便呆了。

  这是一隅陌生又奇特的崖峰。

  视野中,十几座参差不一的楼阁在夜色中映着灯火,以一种诡异的节奏波动,就像黑夜里巨兽的眼睛。

  黑夜无人影,峰间到处都是云雾,只有少许的弟子偶尔飞行来去,在朦胧中留下一道道笔直的光毫。

  “小心点。”

  杨栩圣跃下了仙鹤,李小宸则是扶着芥尘,轻轻提醒道。

  芥尘回过神来,跟着他们落在了崖坪上。

  他突然察觉到什么,眼睛有些不适,感觉睁不开了。

  杨栩圣和李小宸凝重地对视了一眼。

  此刻,有众多强大的灵识落在了他们身上,尤其在芥尘那停留许久,然后渐灭。

  这座刺破天穹、凌云九霄的高峰,到处都隐藏着深不可测的气息,绝非芥尘看到的高山云雾、黑夜丛林那么简单。

  这是芥尘第一次踏足云霄阁主峰,或许也会是最后一次。

  倘若没有遇到李小宸,他这一生都不可能窥见这片云霄之巅。

  要知道,云霄阁很多外门弟子终生都不曾登上过凌霄峰,而此峰的承天大殿,则是无数内门弟子一生拜求之地。

  今夜此峰,恐怖的气息太过浓厚,芥尘若是胆敢散发出一丝灵力波动,立刻会被众人碾碎,即便他什么也没干。

  杨栩圣和李小宸深吸一口气,开始前行。

  芥尘小心翼翼地跟着他们身后,微微打量着四周。

  此时人影稀少,崖坪间的丛林还留着些许破壁残垣,被融化的雪水打湿,泥泞不堪。

  这里是南崖,他们径直朝主殿行去。

  南华殿前悬挂着无数八角宫灯,灯纱镂刻仙山云海、苍龙飞鹤,灯火晃荡其中,显出一种悠远深沉的仙风道家气息。

  顺着青石台阶而上,杨栩圣朝殿前两名师弟点头致意,率先走了进去。

  在弟子的指引下,他们拐过大殿长廊,来到一间宽广幽暗的阁间。

  云霄阁有上万年的历史,这阁间一眼望去,尽是连绵成排的红漆书柜,摆放着不计其数的卷宗档案,两名老者正在一座案前誊写着什么。

  杨栩圣和李小宸心中松了一口气,看这架势,此行核验并没有那么严厉。

  芥尘心中除了震撼和畏惧,还有很多好奇,可此时李小宸都闭口垂目,他自然什么都不敢做。

  他们走到两位老者书案前的不远处,先行一礼,可对方二人埋头誊写,毫无反应。

  他们噤声微立,没有打扰,而是静静等待两位老者忙完。

  不知过了多久,左手边清瘦的老者终于抬起了头。

  他第一眼便望向杨栩圣,有些欣慰,然后移向李小宸,笑意消散,再看向芥尘时,脸色直接拉了下来,十分不悦。

  “你叫什么名字?”

  清瘦老者沉着脸,一瞬不瞬地盯着芥尘,那精芒外射的凌厉眼神,仿佛要将他洞穿。

  芥尘有些胆颤,但有很多面对离人的经验,便极力稳住心神,应道:“芥尘,芥子的芥,尘埃的尘。”

  “生如芥子有须弥,心似微尘臧大千,好名字。”老者放下手中毛笔,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凝声问道,“你和佛家有何渊源?”

  杨栩圣和李小宸用余光时刻注意着芥尘,瞬间有些紧张了。

  这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南华殿首座吕知卿。

  可芥尘并不知情,他回忆地想了想,微微摇头,只道:“我是孤儿,从小被一个老僧赐名,后来才被杨家收留做了书童,和佛家也没多大渊源。”

  清瘦老者冷冷地盯着他,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

  几息之后,他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破绽,只是想到芥尘没有对他使用尊称,便冷笑一声道:“你不怕我?”

  芥尘抬眼对视着他,反问道:“正道宗门自由公道,我没做亏心之事,为何要怕呢?”

  此话一出,右边那个老者便搁下了笔,抬头与吕知卿对视一眼。

  芥尘的话并无问题,但如此凡人少年,在见到梦寐以求的仙家福地,能够如此不卑不亢地面对传说中的修道仙人,心性真不错。

  想到心性,两位老者同时瞥了李小宸一眼,有些失望,还有些心烦。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吕知卿深吸了一口气,眼神示意芥尘道:“去那边登记一下具体信息。”

  闻言,芥尘心中一紧,但看了李小宸一眼,见对方点头后,便走向右手边那位老者。

  这名老者细细地看着芥尘的双眼,将沾满墨的笔和一份卷宗递了过去,让其自行填写,事后他再严加核实。

  近距离感受到老者无形的气势,芥尘的手微微颤动,看起来像力不能及,只见他迟疑地低声道:“我雪崩时受了伤,手写不了字了。”

  事实上,他不是写不了,而是根本不识字。

  他的手之所以颤动不止,不是因为受伤,而是此刻他感觉真的要被识破了,紧张所致。

  此时,杨栩圣和李小宸惊了一下,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李小宸稍微细思了一下,立即明悟,一个卑苦求生的祈人少年,怎会识字呢?

  她心里有些懊悔,千叮咛万嘱咐,却忘了这一点。

  其实这也不怪她,这么大一个少年,正常都会识字的。

  “栩圣。”

  这个少年雪崩受伤之事,何侠自然上报了南华殿,吕知卿并没有发现问题,简单喊了一声,示意道:“他是你书童,这些信息你应该很清楚,那你来帮他填吧。”

  “是,师叔。”

  杨栩圣平静地走到右手老者的书案前,接过笔和卷宗,毫无波动地填写起来。

  吕知卿并没有过去看他怎么写的,无论他写了什么,南华殿都会核实,可此时另一名老者的脸色却有些不大好看,他分明看到杨栩圣填写“孤儿”、“祖籍不明”等很难追踪的信息,可他细想一下之后,又觉得一个自小被收留的下人有这样的身份也正常,正常情况下,这样一个下人,不是买来的就是捡来的。

  一段时间之后,杨栩圣便流畅地登记完了卷宗上的空白,右手边的老者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一面嵌着灵珠的光镜,对着芥尘的面容照射了一下,然后隔着手中的一块灵光珠玉,将镜面里的面容投在了卷宗一角上,芥尘虚弱苍白的模样跃然其上。

  吕知卿将那份卷宗拿过来看了一眼,白眉微皱,再次望向眼前三人。

  三人表现很平静。

  想到这两名掌门弟子不至于伙同落英谷欺骗宗门,吕知卿摆了摆手,道:“回去吧。”

  杨栩圣和李小宸内心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们告辞离去。

  芥尘跟在二人后面,心里还有些不解,他本以为这次会对他的身体进行严格大搜查,至少也要上看看、下看看,可全程填了一份卷宗就这么结束了。

  事实上,在登上凌霄峰之后,他已经被众人检查过很多次了,在他刚进入这阁间之时,吕知卿二人又将他全身检查了一个遍,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若是他有问题,早就灰飞烟灭了,根本不可能进入这南华殿。

  他们缓缓退出阁间,就在即将出门消失之时,吕知卿苍老的声音又传来了。

  芥尘三人心中又一紧。


  (https://www.biqwo.com/dudu/53978/53978578/3606861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