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古尘渊 > 第十一章 初入落英谷

第十一章 初入落英谷


  进入山门后,林海上空那层朦胧的光幕便消失了,芥尘不仅能看清千里流云,还能真正感受云霄阁仙家道场的景韵。

  这里的雪融化的似乎更快,一眼望去,尽是青葱欲滴的连绵群山,云雾徜徉在山林,更显仙家福地的脱尘之意,芥尘行走其间,始终无法窥见整片林海有多大,也无法望见高耸的山峰到底有多高。

  轻灵的鸟鸣声响彻雾霭深林,众多层次不一的山道出现在他眼前,沿着北面直去,还能望见刀剑法宝的凌厉光毫,那是西南梅林的内门弟子在练功。

  袁贞道不徐不疾地负手走在最前面,丝毫没有打破沉默的意思。

  芥尘静静地跟在李小宸身后,略微失神地左顾右盼,这方天地实在太过瑰丽,他有一种再临幻影迷梦的错觉。

  一路向北行去,遇到了不少问候行礼的青衣弟子,他们对芥尘的出现有些好奇,但袁贞道一马当先前行,脸色还很低沉,弟子们也不敢多问。

  穿过一片丘陵,拐过几处水涧,大约行了十几里路,一片落英缤纷的山谷便出现了。

  冬日的斜晖下,薄雾像轻纱一般笼罩这五彩斑斓的天地,仿若世外桃源。

  芥尘心中波涛起伏。

  这片仙家福地,与外界干枯寂寥的景色截然不同,竟然丝毫没有受寒冬冰雪的影响,四季之景皆然,不知藏着何种奥妙道法。

  落英谷往北再行三十里便是凌霄峰,由于离的近了,受云霄上空那场大战波及,谷中的灵药草木其实也有些萧条萎靡,但在芥尘眼中,还是生机勃勃。

  从南岸山门至落英谷,他们并没有乘坐飞行法宝,而是一直在徒步穿行,其中之意,应该是想让芥尘熟悉一下环境。

  这段路有十余里,为了照顾芥尘和小仟两个凡人,袁贞道等人的脚程速度控制地很慢了,而冬日的白昼又较短,待行至山谷时,夕阳已经西垂。

  他们沿着花径踏入山谷,踩着嫩绿的草芽,迎面扑来一股清幽的药香,其中还夹杂着馨甜的花香,对芥尘这种初次徜徉谷中的凡人来说,就像迷人的酒,如沐春风、心神清扬。

  山谷里到处都是药园和花园,几个青衣弟子零星的散落在不同方向,专心打理着灵草灵药,浑然没有在意他们的出现。

  药园的四周,遍布了一些高低不一、样式不一的阁楼,一眼望去,倒像人烟聚集之地。

  袁贞道踏步走向谷中那座最高的楼阁。

  芥尘跟着李小宸几人的步伐,也向那方向行去。

  待至近处之时,他怔了一下。

  这不是一座普通的阁楼,而是一棵巨大的参天古树。

  巨树的主干极其粗壮,在不破坏生机的情况下,被人工巧匠雕建改造,形成了一座巧夺天工的树形阁楼,其上遍布翠蔓藤叶,生机还十分盎然。

  此时,一位面容稚嫩的青衣少年弟子正坐在树阁下的石桌上悠哉悠哉地吃着糕点,察觉到有人过来之后,急忙将手中的糕点藏掖于袖中,站起来行礼:“师父……”

  “你不去炼丹,来这里做什么?”袁贞道瞪了这个贪吃的弟子一眼。

  少年名叫王冬,乃是袁贞道最小的弟子,此时他正将好奇的目光从芥尘身上挪开,沮丧地低头道:“弟子……又炼废了一炉五元丹,实在不知道哪了出了问题,您……能不能帮我看看?”

  “呵~”袁贞道怒极反笑,直接摆手道,“自己回去好好反省,找不出问题别吃饭了。”

  “哦~”小少年王冬更沮丧了,又要挨饿了,难受得想哭。

  看着这一幕,杨栩圣和李小宸习以为常,没什么反应,倒是芥尘神色有些紧张,从这番话中,他明显感觉到这个老谷主脾气十分不好,他要是寄人篱下,日子定会很惨。

  赶走惹人烦的王冬后,袁贞道径直在树阁下的石桌旁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脸色深沉地斜了一眼这几个后辈,边饮边道:“说说看吧。”

  因为杨栩圣的关系,李小宸经常出入落英谷,和这边的关系自然是极好的,她虽然深知袁谷主是可信之人,可此事的初衷毕竟涉及到已亡的弟弟,还是有些不好开口,直到杨栩圣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才开始缓缓道清芥尘一事的始末。

  这些话持续的时间不长不短,但袁贞道已经沉默地喝了好几杯茶了。

  李小宸将该说的都说了,包括芥尘祈人的身世,因为要靠袁贞道医治芥尘的顽疾,不能有所隐瞒,而且在一位强大的医道之人眼前,在漫长的医治途中,什么都隐瞒不住。

  一席话之后,袁贞道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小宸一眼。

  让他意外的是,这丫头对她的亡弟李业宸只字未提。

  殊不知,他老人家却恰恰因为李业宸这个名字而答应医治这来路不明的祈人少年的。

  不提,其实才是心中有执念。

  此时的树阁前,李小宸已经不再说话了。

  杨栩圣也没说话,他相信自己师父不会见死不救的。

  但此时的气氛却显得过于沉默。

  这阵沉默被一声鹦鹉啼鸣打破了。

  袁贞道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素纹瓷杯,凌厉的目光落在了芥尘那苍白虚弱的脸上。

  一阵光影变换间,老谷主瞬间出现在了芥尘身前,在少年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一指点向他的眉心,荧光自指尖盈盈而出,照亮了那残存淤痕的面孔。

  这种阵势芥尘何曾见过?此时的他心中十分惊惧,但根本动不了,只觉眉间冰凉阵阵,就像一场冬雪落在了那里。

  几个呼吸间,袁贞道便有了答案,身形一闪,再次坐回了石桌旁。

  他拿起瓷杯,白眉微皱,若有所思地盯着杯中漂浮的淡青色茶沫,沉声道:“伤势并无大碍,但心脉细弱游丝,心脏的确有些先天问题。”

  李小宸一颤,原来自己没有判断错。

  芥尘心脉微弱,外状像寒疾,其实就是心脏先天性问题。

  这个症状,这种难缠的顽疾,李小宸太熟悉了。

  阿宸不就是自小深陷这种病魔之下,童年因此支离破碎的吗?

  这病能治,但太难根除摆脱了,稍微受寒、受伤,都会加重心脉的负担,然后便再次复发,全身乏力,咳嗽不断。

  李业宸是一个绝不会放弃修行的人,还总喜欢与人切磋,时不时就会受伤,因此从未真正康复过。

  所以他到死都没有根除。

  李小宸此时很难过,脸色又布满了忧愁,有了她弟弟的经验,对芥尘的病情,她哪敢不重视起来,若不是以前太纵容阿宸了,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呢?

  对于这个结论,芥尘很平静,因为薛大师也是这么判断的,他生下来心脏就是不好。

  看着李小宸脸色的变化,芥尘虽然读出了一些东西,但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就算云霄阁这种仙家福地也治不好他,总该能对病情有所压制,对他这个长年被折磨的人来说,能少些痛苦就很知足了,能活多久并不奢望。

  就在这时,一声剑鸣声起,一道青光剑光落在了落英谷内。

  这名青衣弟子形色匆匆、雷厉风行,直奔袁贞道所在的树阁,行礼说明来意道:“袁谷主,长老会商议的意思是,您带进宗门的凡人少年可以留在落英谷,但他需要前往南华殿登记身份。”

  袁贞道冷哼一声,茶杯重重放在了桌上,不满道:“来的到挺快,含月楼出事之前干什么去了?”

  那名弟子低头噤声,不敢抬头,也不敢答话。

  袁贞道没有继续为难他,挥挥袖袍,冷声道:“你先回去,待会儿便让他过去。”

  青衣弟子应声躬退,化为青光遁入苍茫云海,消失在北方。

  袁贞道抬头望向这片云海,感觉夜色要至了,皱了皱眉,转头看了芥尘一眼,心中暗自思虑道:“若是今夜不让这个少年走一趟南华殿,怕是不得安宁啊。”


  (https://www.biqwo.com/dudu/53978/53978578/3606861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