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古尘渊 > 第十章 原来如此

第十章 原来如此


  望着这一幕,芥尘心中五味杂粮。

  这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少女。

  一路上他就觉得此女莫名其妙,眼神柔弱怪异,情绪波动厉害。

  但眼下她为了带自己进入云霄阁,顶撞守门长老,承受了本不应该承受的罪过。

  只是一个刚认识的卑贱祈人而已,何以待他至此?

  芥尘虽然对云霄阁的事不太懂,但不是傻子,也不是无情之人。

  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气,走向了这个温柔善良的少女。

  一路上,他都想弄明白一件事,虽然心中已经有一点猜测。

  为此,他站在雪地中的少女身前,伸出了一只手,想要拉她起来。

  他的眼神温暖而真挚。

  李小宸呆滞地望着他。

  芥尘发现她的眼眶红了。

  被认定为道心失守的少女不由自主地伸手,然后被他拉了起来。

  “姐姐,”芥尘深深地凝视着他,犹豫了一下,带着无奈,低声感激道,“算了吧,我不治了。”

  这一声姐姐,当真叫乱了李小宸本就凌乱的心绪。

  她呆滞着,回忆着,也心痛着。

  “阿宸……”

  寒风拂动李小宸散乱的青丝,她恍惚地望着芥尘,想要伸手摸一摸他苍白的脸,可立即回过神来,心绪错乱。

  她转而抹了抹俏脸上簌簌滚落的泪珠,嫣然一笑,恍惚摇头,哽咽呢喃道:“是我傻了,阿宸他已经死了呢……”

  何侠和一众青衣弟子怔了一下,脑海中全是问号。

  这是什么情况?

  李小宸竟道心失守到这般神志不清的地步了?这莫不是疯了?

  杨栩圣则是摇头叹气。

  “阿宸?”

  小仟心中一呼,大惊失色地望向着这二人,脑海中浮现一幕幕年幼的往事。

  那是她第一次踏进青泽国李家红墙深院。

  秋日的凉风如习,在一个枫红菊黄的午后,她第一次见到一张苍白的少年面孔

  少年含着幸福的笑容,在姐姐李小宸温柔地喂食下,慢慢咽下大口大口的苦涩丹药。

  李小宸为他擦拭嘴角,秋光潋滟之下,她宠溺的双眸像融化冬雪的暖阳,散发一种袭人亲切。

  可是这样一张病态少年面孔,却在一趟青州之行后悄然消失,再也不见,无人提及。

  有人说,李业宸年少魂归了。

  李小宸这个从小带到大、相依为命的唯一弟弟,命归九天了。

  在那之后的很多个深夜,李小宸梨花带雨,哭的悲恸力竭,却仍然找不到失踪已久的父亲。

  后来,李小宸的父亲从青州归来,却重病不醒。

  更久的后来,小仟才慢慢听说真相,说是在曾经某个大雪纷飞的寒夜,在青州那个阴森可怖的葬魂峡谷,李业宸拖着病重虚弱的身躯,被妖人活活刺死在深雪之中,推下万丈深渊之下。

  曾经那些陌生、懵懂、混沌模糊的零星记忆,年幼的小仟从未真正留意,可如今她多少有些明白事理了,此刻看着李小宸缅怀伤痛的神情,听到这句熟悉的“阿宸”,还有那句简单的“姐姐”,才真正彻悟过来。

  小仟缓缓凝视着芥尘那苍白的脸庞,它真的同记忆里那张模糊的少年面孔契合起来,那相似的眉眼,如出一辙的咳嗽、喘息,低沉少语的性格,以及那同病态下的敏感倔强……

  原来如此。

  小仟明白了。

  芥尘也终于明白了。

  他没有像何侠和其他弟子一样,用那怪异的眼神盯着李小宸,也没有说什么安慰人心的话,更没有感激涕零,只是无声凝视着这个少女,默默记下这一切。

  可眼下云霄阁惊弓之鸟,他们如何登的了这巍峨山门呢?

  何侠坚决不让李小宸带着芥尘上山,无论怎么求情都没用。

  于是,当夜杨栩圣独自返回凌霄峰去找袁贞道,但老谷主正忙着给重伤的掌门大长令疗伤,没有见他。

  上不了山,李小宸这心中有执念的善良少女,当然不会抛弃芥尘,当夜她带着芥尘和小仟在山门外露宿了一宿。

  第二日天一大亮,她又带着芥尘和小仟在山门外求情,何侠根本没见她,只有一众弟子在苦劝她别带外人了。

  一直等到天光西斜,杨栩圣才从山门结界里快步闪出。

  紧接着,寒风一吹,山门前的光幕结界微微轻荡,一道苍老身影显现出来。

  场中的弟子急忙躬身行礼道:“拜见袁谷主。”

  何侠皱了皱眉,落英谷之主袁贞道此刻突兀地出现,感觉不会是好事。

  他赶紧现身出来,客气地问候道:“袁谷主不是在给大长令疗伤吗?怎么有空来这里了?”

  袁贞道冷哼一声道:“要得了那么久?你是巴不得掌门大长令身死道消是吗?”

  “不敢!不敢!绝无此意!”何侠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解释。

  袁贞道看都不看他。

  也没有看芥尘一眼,虽然知道他的存在。

  他只是一直凝视着神色颓然的李小宸,双眉紧皱,犹豫许久后还是没将心里话说出来,只是转身招呼道:“都进去吧。”

  这下可轮到何侠大急了,只见他屁颠屁颠地跑到袁贞道身前,哪里还有昨夜斥责李小宸时那种刻板凶悍的气象,满脸为难地说道:“袁谷主,现在是多事之秋,您这不合适啊……”

  “哼!”

  袁贞道怒拂袖袍,懒得和这种人废话,身影模糊间,人已消失在山门结界中了。

  这表明了一种不容置疑的态度,你何侠不是挺硬气吗?要不,来硬刚老子一下试试?

  压抑许久的李小宸终于松了口气,转头一望。

  芥尘对她挤出淡淡微笑。

  这敏感孩子居然会笑,当真是出人意料了,李小宸愣了一下,下一瞬便也跟着笑了起来。

  芥尘这苍白脸色,垂死一般,其实笑得很难看。

  但李小宸却不一样。

  她太美了,冬寒料峭之际,她破愁而笑的样子,真的就像一朵明亮的花儿般盛开,映射着如春的暖阳。

  守在山门前的弟子们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山门结界。

  李小宸等人缓缓消失在结界的视野里。

  何侠的脸色难看至极。

  袁贞道的脾性谁又不知呢?连阁主和大长令都拿他没有办法,何侠身为南华殿一个辈分一般的看门长老,又能奈他何呢?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那个书童少年只是一个受伤病重的凡人,而且看那微弱气息,似乎也活不了多久。

  即便这少年对宗门构不成威胁,何侠还是怕出事,立即便要向南华殿上报。

  他背着双手,唉声叹气地向山门里走去,下一刻便顿住了。

  只见一众守门弟子正踮脚瞭望李小宸消失的方向,那恋恋不舍又十分心痛的样子,就像生离死别一样,难以言述。

  何侠不由地大怒,这些弟子对山门值守不上心,却对一个道心失守的李小宸如此在意,难道刚才放行芥尘上山一事,只有他一个人觉得甚是不妥吗?

  其实妥不妥还真不好说,换做平日里,这种鸡毛蒜皮之事他何侠才懒得管,可云霄阁发生这等祸事,他作为驻守山门的长老,是真的怕了,就算是一条蚯蚓想溜进去,他也是宁可碾死也不放过啊。

  事实上,从内心上来说,这些守门弟子的确站在他了的对立面。

  圣器丢都丢了,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了,放芥尘这等受伤病重的凡人进去治疗,本就是无关轻重啊,哪能毫不讲理地一刀切呢?更不能对温柔善良的李小宸如此咄咄逼人啊,人家可是掌门大长令最疼爱的弟子,是凌霄峰的小宝贝,都哭着跪下求情了。

  何侠也猜到了他们的想法,深吸一口气,大声怒喝道:“混账!都在看什么?她是大长令的关门弟子,心性就算再失常,也不是你们这等庸才可以惦记的!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不然门规处置!”

  一众年轻弟子撇了撇嘴,只能悻悻然散了。


  (https://www.biqwo.com/dudu/53978/53978578/3606861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