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十三章,Devil May Cry 4 (梦开始的地方 2)

第十三章,Devil May Cry 4 (梦开始的地方 2)


  第二天清晨,一阵凉风从窗外吹来,躺在地铺上的尼禄瞬间惊坐而起,随后看了一眼床上,愣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站起身关上已经大开的窗子。

  “真希望这是一场梦啊!”

  无意识的自语道,尼禄摸了一下自己那缠着绷带的右臂,刚想收拾一下屋子,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早上好!尼禄!”

  一打开门,姬莉叶面带笑容的打了个招呼,随后往里面看了一眼。

  下意识的,尼禄不着痕迹的往门口挪动了两下,然后浑然不在意的问道:

  “啊,早上好姬莉叶,就算是今天是祭典,你起的也太早了吧,额,先等一下,我先收拾一下屋子。”

  吞吞吐吐的说完,似乎尼禄不想让姬莉叶知道昨天有人来过,慌忙的关上房门,将铺在地下的被褥扔到柜子里,然后穿戴好衣物,便走出去了。

  对于尼禄的反应,以及有一点乱糟糟的房间里,姬莉叶不由自主的想起前一阵子的那位自称是尼禄的兄长的人。

  不过,看样子尼禄似乎并不像提起,想到这里,姬莉叶摇了摇头,不想去问这个问题。

  不一会,便看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尼禄,姬莉叶伸手摸了一下尼禄的头发,温柔的说到:

  “尼禄昨天似乎睡的有点晚呢?头发都翘起来了哦!”

  说完之后,姬莉叶似乎觉得尼禄现在的样子有点滑稽,便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看到姬莉叶的样子,尼禄苦笑了一声,然后握住姬莉叶摆弄自己头发的手,无奈的说到:

  “唉!不是的,昨天睡的很早啦,这个样子也只是刚刚起来而已,不用在意的!”

  说完,粗略的整顿了一下,看着姬莉叶又想帮忙梳理一下,尼禄下意识的躲过去,然后满不在乎的补充了一句:

  “好了好了!不要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不行哦!”

  姬莉叶反驳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打理着尼禄的头发,一边摆弄着,一边温柔的提醒道:

  “因为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所以一定要把头发梳好哦!”

  打理完后,姬莉叶又看向尼禄的手臂,眼中闪过一丝伤感。

  见到姬莉叶的样子,尼禄满不在乎的拍了一下,然后微笑的说到:

  “没事的,不用担心,这不是什么重伤,就算暂时不能用,我的左手也一样可以对付那些“家伙”啊!”

  说完,尼禄见到姬莉叶还想在追问,连忙转移话题,问道:

  “说的这里,你今天要上台吧?”

  “我……我有点紧张!”

  面对尼禄的询问,姬莉叶低下头,不自信的说到。

  “啊!没问题拉!以前在教会不是也经常唱吗?”

  似乎与尼禄满不在乎不同,姬莉叶的脸上又出现那种不自信的苦笑,解释了一句:

  “这次是在很多市民面前,跟以前不一样的!”

  听到这句话,看到姬莉叶苦涩的笑容,尼禄正打算拍一下她的肩膀,说一些鼓励的话,但是因为实在是想不到,到底说什么话才能打消她的顾虑,从而导致左手突呃的停在半空………

  看到尼禄此刻的样子,姬莉叶仿佛看到了尼禄,那来着内心深处的“鼓励”,突然笑出声来,脸上挂着自信的神采,回复道:

  “不过,虽然觉得有点紧张,但是和尼禄聊天让我轻松不少,谢谢你!”

  说完,好像猛然想起什么,不等尼禄回复,姬莉叶满怀希翼追问道:

  “关于今年的祭典,你会参加的吧!”

  看到姬莉叶此刻的眼神,尼禄很想拒绝,但是脑海中闪过的回忆,却让尼禄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一脸无奈的答应。

  事实上,魔剑祭典虽然是重大的典礼,但并不是强制性要求参加的,所以自己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一个是因为太过无聊,另一个………

  自己很清楚自己不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对于教团的教义,自己甚至是持反对态度的,更何况对于自己一向不合群风格,类似独行侠一样的作风,甚至违背教条使用枪械………唉!就当是为了姬莉叶吧!

  再次闲聊了几句,看着姬莉叶离去的背影,尼禄心中想到。

  “嗯!刀院是吧,看来这次必须得“借用”一下克雷多的杜兰德尔了!”

  略微有些讥讽的调侃一句,尼禄快速收拾东西,然后奔向刀院………

  而此时,一栋房屋的屋顶上,面带朦胧的但丁,打着哈欠往米提斯森林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风衣,手缠绷带的白发少年一路“疾驰”,就像是即将错过舞会的王子一样。

  “嗯?看来就是这小子!”

  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但丁转头看向身后,此时安杰罗也走到边缘,往尼禄的方向看去……

  “一会你打算怎么做?你上还是我上?”

  没有接但丁的话茬,安杰罗问了一句,然后看向歌剧院的方向。

  此时无比悦耳的歌声从大剧院的方向缓缓传来,但丁也听到这无比悦耳而又美妙的歌声,也往那里看去……

  听了一会,但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略有所思的说到:

  “如果你去的话,年度好哥哥的名头怕是要失去了,还是我去吧,就当是第一次见面,怎么也得认识一下啊……”

  说到这里,仿佛是看到自己干完活之后的场景,但丁面带笑意的补充道: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会阻止的吧!”

  “谁知道呢!我可没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所以他很有可能……”

  说到这里,安杰罗听到由远而近的跑步声,顿了一下,往下看了一眼,随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到时候可别因为一时大意而低估了他的实力,要是真的挨揍的话,我可不会阻止的!”

  “哈哈哈哈!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

  说的这里,但丁看了下方正在收拾稻草人的尼禄一眼,耸了耸肩,没有再说。

  而下方已经干掉稻草人的尼禄突然心有所感的往但丁和安杰罗的位置看了一眼……

  就在尼禄即将转头看到二人的那一刻,叔侄俩齐齐往后退了一步,才没有暴露在尼禄这个半吊子的视线之中。

  “嗯?是他吗?可能是错觉吧,算了,快没时间了,要不然姬莉叶……”

  刚刚被窥视的感觉,让尼禄的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样子,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看着右手缠着绷带的尼禄向大剧院奔跑的背影,但丁和安杰罗叔侄俩对视一眼,然后两人快步跟上……

  在越过一栋栋房屋的屋顶后,两人成功来到了大剧院屋顶,便听到一位老者的祷告声,透过屋顶传入二人耳中:

  “………若那时恐怖的场景重现世间,人间与恶魔的领域混为一处,我等脆弱的人类,绝对没有抵抗之力,唯有屈服于恶魔的力量之下,任而宰割,所以,我呼吁大家团结一心,一心祈祷………”

  此时,脚底下传来的声音,把叔侄二人仅有的耐心,一点一点的消磨干净。

  有好几次,若不是但丁的阻拦,安杰罗都想将下面这个歌剧院一刀两断。

  不过幸运的是,就在但丁的耐心都被消磨干净的那一刻,教皇的声音终于落下,见此,两人微微点了点头,随后但丁看了下方一眼,浑不在意的说到:

  “老爷子终于叨叨完了,看来可以送他回归所谓的神明怀抱了,不过我想老爹应该不会喜欢这么一个糟老头子!”

  说完,看了旁边一脸无奈的安杰罗,但丁点了点头,然后瞬间踩破歌剧院屋顶的玻璃………

  伴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声响,正在歌剧院祈祷的众人突然看到,不断往下散落的碎玻璃中,一个红衣白发,身背大剑的男子以一个无比潇洒的背影,落到教皇的面前……

  正当他们认为,这可能是教会安排的新节目时,那名神秘的红衣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从背后掏出一把枪,然后就听见“砰!”的一声。

  伴随着教皇倒地时发出干瘪的声音响起,那名年迈的教皇“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随后,周围守备的骑士,以及坐在观众席上的众人,看到那名神秘的红衣男子缓缓的转过身来,那无比狰狞的眼神,以及脸上残留的血迹,很明显,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男子。

  那名男子转身面向众人之后,观众席上的民众瞬间乱做一团,疯狂的跑出歌剧院,随后,在无比杂乱的人群当中,一个身穿白色制服的年轻男子大喊一声:

  “教皇冕下!”

  随后跟随在他身边的“骑士们”瞬间拔出腰间的大剑,然后冲向那名神秘的红衣男子。

  此时,这突然的变故让已经打算离开的尼禄有些措手不及,当他看到那些冲上去的骑士们,被那名红衣男子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全部杀死的那一刻,尼禄看了一眼身后一脸惊恐的姬莉叶,咬了咬牙,拉着她打算离开此地。

  要知道那些人中有一些虽然和自己过不去,甚至几次三番嘲笑自己,但是他们的实力尼禄还是认可的,更何况领头的那个还是骑士长“克雷多”!

  很恐怖的男子,如果克雷多都无法战胜他的话………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安排好姬莉叶……

  但是事情总不会如人所料,那些训练有素的骑士,在那个神秘的红衣男子手里,仅仅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下来……

  在干掉最后一个之后,但丁转头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教皇,以及半跪在地上,不断呼喊着“教皇冕下”的克雷多,但丁叹了口气。

  正当他走过去,打算在补上一枪的时候,被尼禄拉着走到门口的姬莉叶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突然看到那名红衣男子下一个目标竟然是自己的兄长……

  “克雷多!”

  “姬莉叶!”

  姬莉叶大声的叫了一句,然后奋力挣开尼禄的手,在尼禄的叫喊声中,快步跑向克雷多所在的位置。

  恰巧此时,一位没有断气的龙套骑士酿酿跄跄的站起来,打算偷袭背对着自己的但丁。

  但是就在他刚举起手中的大剑的那一刻,一把大剑迎面劈来,恐怖的力道将那名龙套骑士瞬间掀翻,失去力量的身躯,撞到了往这里跑来的姬莉叶。

  已经倒在地上的姬莉叶正打算艰难的站起来,就看到一双红色长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往上看去,就看到那名刺杀教皇的红衣男子正在“俯视”这自己,那种眼神………

  看着姬莉叶因为受到惊吓而不断颤抖的身躯,愤怒的尼禄怒吼一声,快步跑那名男子。

  就在即将接触到但丁的前一刻,只见尼禄腾身而起,在但丁刚转过头看向尼禄的那一刻,眼前一双脚底板越变越大,下一刻,但丁就被尼禄踹飞了出去。

  随后,看着被自己踹飞出去的红衣男子,落地后的尼禄果断的拔出自己的转轮手枪“湛蓝玫瑰”,随着左手食指扣动扳机的动作,两颗子弹一前一后飞出枪膛,射向那名红衣男子。

  但是,那没有用,飞在半空的子弹被那名红衣男子手持的大剑劈中,甚至借着子弹的冲击力,跳向歌剧院演讲台旁边的雕像上。

  见此,尼禄快速奔跑,然后一跃而起,一脚踹中那名男子手中反握的剑柄,大剑就这样被尼禄的那一脚,硬生生的踹进石像的额头之中。

  而两人也在下一刻,落在雕像的左右两只胳膊上,随后双方不约而同的举起手枪,开始对峙起来。

  看着站在雕像上面,举枪对峙的二人,已经站起来的姬莉叶担心的叫了尼禄一句,而尼禄盯着面前的这名白发男子,一脸严肃的说到:

  “姬莉叶!跟你哥哥一起离开这里。”

  下方持剑而立的克雷多听到这一句后,一边护着姬莉叶缓缓退后,一边回应道:

  “尼禄,我会带人前来帮忙的,在那之前,你想办法拖住他!”

  说完,克雷多拉着姬莉叶迅速离开歌剧院。

  用眼角的余光确定二人已经安全离开后,缓和下来的尼禄嗤笑一声,甩头扔掉戴在脖子上的蓝牙耳麦,对着面前的但丁说到:

  “这玩意可老贵了,虽然我对那个教皇的死并不在意,但是你做的这一切,我可不能做事不管呢!”

  说完之后,尼禄似乎看到面前的这名男子微微笑了一下,好像是错觉,但管不了这么多了。

  只见尼禄瞬间扣动扳机,子弹顿时出镗而去,就在即将射中但丁的那一刻,仿若未卜先知一般,猛然一跃,躲过这一击。

  而尼禄见此同样一跃而起,两人在空中扭打在一起,伴随着一声声枪响,此刻的尼禄心想,原以为这么近的距离中总能打中一两枪的。

  但这个想法还是太过天真,在射了一两发之后,可能由于脑海中的念头太过分心的缘故,在空中的尼禄被踹了一脚,身体飞了出去。

  而之后的但丁也借着这一脚的力道,悠哉的落到了石像的头部,顺手将插在石像中的叛逆之刃拔了出来。

  同一时间,尼禄也落到了雕像的剑柄上,在见到但丁拔出大剑之后,猛然一跃而起,就在将要扣动扳机的那一刻,但丁突然原地起跳,然后猛然一个下劈……

  此时的身在半空的尼禄看到但丁下劈的动作之后,连忙用手中的枪挡了一下,虽然没受伤,但是下批的力道让尼禄从半空坠落,掉在了石像和石像手持大剑的夹缝处。

  “该死!”

  暗骂一声,尼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调整了一下身位,举枪便射……

  看到那名男子在躲过这一枪后跳到了剑柄上,尼禄背靠雕像,然后双脚蹬住大剑,猛然用力,只见雕像的双臂应声而断,大剑也顺势往后倒去。

  然后尼禄瞬间站起身来,飞快的往剑柄处冲去,抬手打出一枪后,尼禄猛然挥动持枪的左手,向但丁打去。

  在躲过尼禄的这一击,但丁下意识的挥了一剑,而尼禄看到但丁的动作后瞬间变招,猛然一脚往前踹去,而但丁同样收剑,踹了一脚,两者都被这一招的作用力顶的往后飞去,而那柄大剑倒地后翻滚了一下,掀起漫天灰尘。

  下落的同时,尼禄猛然扣动扳机,将里面最后一发子弹射出之后,一个旋身,藏在袖管里的子弹瞬间甩出,而后,尼禄的手腕一抖,飞在半空的子弹瞬间完美的装填进转轮之中。

  烟尘散去,再次转过身,打算瞄准的时候,尼禄却发现那名男子却不紧不慢的换着弹夹,换到一半的时候甚至还抬头看了一眼尼禄,就好像浑然不在意一样。

  现在的场面对自己很是不利,战斗到现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自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而眼前的男人却依然闲庭漫步

  甚至更令人恼火的是,从一开始自己就是处于攻击的那一方,而眼前的男子可以说是被动防守,局势对自己很是不利,如果是安杰罗那家伙的话……

  此时的尼禄,看着对面一脸疑惑,依然在等待自己进攻的但丁,莫名的便想到了前几天在菲尔姆山丘上,与安杰罗的会面,他离开变成的那种姿态,那种真正的姿态。

  看来是时候动用这种力量了,如果当时的他说的是真的的话,那种超越人类的力量,说不定可以战胜这个家伙……

  想到这里,尼禄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绑着绷带的手臂,随后又想到了克雷多和姬莉叶几人

  是啊,如果这时候克雷多带人过来怎么办,让他们看到这只手臂,我一定会被认为是恶魔的,而且姬莉叶那里……

  思绪飘飞之间,尼禄就看到但丁脸上疑惑的表情逐渐开始转变,变得不可思议起来,就在尼禄还想拖延一会的时候,对面的但丁摇了摇头,然后将枪收到怀里。

  意识到即将要面临的攻击,尼禄暗骂一声,刚打算捡起身旁插在地上的大剑,对面的但丁巨剑直刺……

  在用出一招咸鱼突刺之后,猝不及防之下,尼禄下意识的抬起右臂护在身前,随后下一刻……

  “砰!!!”

  只听到一声金属撞击声响起,剑尖直接与尼禄的那只恶魔右臂撞击在一起,绑在右臂上的绷带瞬间被这一击撕的粉碎,之后掀起的冲击波将周围的木质长椅瞬间震成碎片,甚至连周围的墙壁也出现一道道裂纹……

  “啊?没想到你真的藏了一手,虽然听安杰罗那小子说过,真是厉害的手臂啊,里面难道加了钛吗?”

  看到这一击没有奏效,但丁盯着尼禄的手臂,疑惑的问了一句。

  而尼禄也对这一切而感到震惊,这么强大的一招竟然被自己毫发无损的接了下来,甚至自己还有余力反击,看来自己的那个便宜老哥在菲尔姆山丘上说的不错,自己确实拥有“非人”的力量。

  当然,更加令人震惊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认识安杰罗?他竟然认识自己那个便宜兄长……

  只是现在情况有点紧急,想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更何况他刚刚想对姬莉叶……

  “不好意思!这是商业机密,不过,真的想不到,你竟然认识我那个便宜老哥!”

  说完,不等但丁抽回大剑,尼禄握紧右拳,然后猛然一顶,猝不及防下,但丁瞬间被顶飞了出去。

  落到雕像前方之后,但丁缓缓的转过身,然后看向尼禄那里,却发现尼禄已经利用这只手臂的力量,举起先前摔在地上的那柄巨剑,那柄斯巴达雕像所持有的巨剑,然后猛然往但丁这里一掷………

  微微侧身躲过那柄巨剑之后,但丁调笑的说了一句:

  “啊?安杰罗那小子啊,说不定他现在就在某个角落里猫着呢?”

  说完之后,但丁调整好站姿,然后拍了一下沾在身上的灰尘。

  而尼禄在听到但丁说的那句话后,微微一愣,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回复道: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跟他认识的,但是很抱歉,我得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打到你!”

  说完,不等但丁反应,尼禄的右手猛然往前一伸,青白色的恶魔之手突然延伸至但丁身前。

  差之毫厘的躲过这一击后,但丁看了一眼自己身后,被那只恶魔之手抓出来的印痕,啧了一声,赞许到:

  “真没想到还有这一招?小鬼!你还有什么招式,我到是不建议陪你玩玩!”

  话音落下,对面的尼禄似乎被这一句带有调戏意味的话给激怒了,猛然又是一拳砸了过来。

  “嗯?还能这样玩?”

  看着握成拳头状的虚影袭来,但丁猛然往上一跳,躲过这一击之后,在空中飞快变招,几乎瞬间跨越数米的距离,来到尼禄头顶,然后一个下劈……

  “就等你这招呢!”

  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尼禄往上一抓,瞬间抓住下落的剑刃,顺势往身后一甩,不等对方反应,尼禄又是一拳,直接砸中挡在但丁身前的大剑剑身上。

  看着对方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飞而去,尼禄飞速追上对方,然后右手猛然往前一伸,抓住对方的脚往后一扯,左手抓住对方握剑的右手,然后右手握拳,用尽全身力气,对着那个男人欠揍的脸往下猛地砸去。

  这一下,地面都被这名男子的头颅砸出一个深深的凹痕,但是尼禄心中清楚,这样的攻击对于他来说也许会受伤,但是绝对不会死亡。

  所以尼禄左手揪住但丁的头发,右手一拳一拳的砸向那名男子的头颅。

  每一下都用尽全力,于此同时,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尼禄的内心突然变得无比癫狂,就像是自己的身体中,苏醒了无比可怕的东西一样。

  莫名的,一种奇怪的感觉出现在尼禄的心头,“我必须杀死他”

  这种念头刚一出现,就瞬间占据了尼禄的内心,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最后,不知道打了多少拳,尼禄瞬间起身,将但丁猛然往雕像上一扔,然后拿起但丁落在地上的剑瞄准后奋力一扔……

  当但丁的背部与雕像碰撞的那一刻,破空而来的剑器瞬间撕裂真空,插在但丁的胸口上,将他钉在了已经残破不堪的雕像上面。

  之后,见到那个男人被自己钉在雕像上,已经“死了”之后,尼禄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随后转头便看到自己那一拳一拳所造成的破坏……

  这真的是我干的吗?

  一个念头在尼禄的心底里升起,随后尼禄又回头看了被钉在雕像上面的但丁一眼,下意识的惊了一下……

  回想起自己刚刚的举动,以及心中所涌现出的“恶念”,尼禄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臂,随后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自己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人类了,自己已经在朝着恶魔的那一面转变,如果有一天真的变成恶魔,自己会不会因为……

  “干的不错!我甚至有点过于低估你了!”

  这时,一道声音从尼禄的背后响起,将尼禄的思绪打断。

  转过身后,就看到被钉到雕像上的但丁,双手用力往后一推,从雕像上掉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你根本不是人类吧!”

  看着插在但丁胸口上的拿一把剑,尼禄苦笑的问道。

  是啊,他这么强,肯定不是人类的,自己早应该想到,人类根本不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就算是克雷多……

  尼禄的反问让但丁突然意识到自己胸口上还插着一把剑,随后一边将剑拔出来,一边说到:

  “我们都一样!”

  将剑完全拔出来后,但丁指了一下尼禄的右臂,然后提醒道:

  “安杰罗那小子难道没跟你说吗?你也不是人类啊!”

  看着面前的男子又一次提起安杰罗,那种仿佛在别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后辈时的长辈语气,让尼禄皱了皱眉。

  还没等他思考安杰罗与面前这个男人有什么联系时,尼禄猛然意识到自己那裸露在外的右臂,然后慌张的将右臂背到身后,吞吞吐吐的说到:

  “不!我……我和你不一样,我…我是人类!”

  那不确定般的语气吞吞吐吐,就仿佛只是说给别人听的,连自己都不相信啊。

  确实,从那一天的事情发生之后,又见到自己的兄长安杰罗后,他当时说的话,以及他离开时的那种“姿态”瞬间浮现在脑海中……

  所以,可以这样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手臂的事情,至少没有会说话的“人”知道,至少没有被会说话的对手知道。

  尼禄反驳的话以及他的动作,让但丁无所谓的点了点头,随后耸了耸肩,然后指着倒在地上的那些“骑士”们,说到:

  “嗯~?如果你是人类的话,那他们呢?……”

  听着但丁的话,尼禄顺着但丁手指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些骑士们他们虽然穿着骑士装,但是被打落的头盔下,露出不属于人类的面孔。

  在此时此刻,这些家伙的显得无比狰狞,令人恐惧。

  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的尼禄,此时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

  随后,尼禄刚想转身问一下那名男子,结果却发现刚刚站在那里的男子突然消失,环顾四周之后,只听到一道声音从天花板上传来:

  “虽然我知道一些具体事情,不过我相信你和他们,还是不一样的!”

  顺着声音抬头,那么男子的话莫名的让昨天的尼禄想到自己和安杰罗相遇之后,他说的话。

  想到这里,尼禄脸色凝重的问了一句: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还有,你和安杰罗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关系?”

  问完之后,尼禄看到坐在天花板上的但丁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另一个方向,好像看到了什么人一样,低下头苦笑着说到:

  “谁知道呢?如果安杰罗那小子没跟你说的话……”

  说到这里,但丁伸了个懒腰,然后站起身来继续说到:

  “……那你就自己去查一下吧!我还有任务,不跟你这个小鬼玩了!”

  说完,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见状,尼禄赶紧大叫两声,然后迅速扣动扳机,子弹击打在天花板上,翻屋一阵阵烟雾……

  当烟雾散去之后,就当尼禄以为那名神秘的红衣男子真的离去之时,两个身影出现在天花板的破洞上,一个是面容冷峻的安杰罗,另一个就是那名红衣男子。

  看着下方一脸疑惑的尼禄,但丁笑了一下,告别道:

  “阿里有丝!小鬼!”

  而安杰罗也对尼禄点了点头,两人瞬间消失不见,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望着屋顶上的破洞,尼禄心中想到……………

  而此时,已经离开歌剧院的叔侄两人,正在往城堡的方向前进。

  一路上,无聊的但丁敏锐的注意到,安杰罗总是不经意间撇过自己那张帅气的脸庞。

  对于自己的大侄子,因为相处的少,所以并不知道他此刻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只是这样总感觉不是办法,想了想,但丁调笑的问道:

  “小子!你老是看着我这张脸干什么?虽然很帅就是了,不过我可不接受一个男人啊!”

  “嗯?什么?”

  但丁的话让安杰罗皱了皱眉头,后者先是疑惑的问了一句,随后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这个便宜叔叔可能是想歪了,摇了摇头否定到: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在想,我那个愚蠢的弟弟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那最后几拳连我都不敢硬接………”

  说到这里,安杰罗走到但丁前方,然后仔细看了一眼但丁,那胡子拉碴的脸庞,略有所思的说到:

  “虽然~就算是硬接也没有多大的问题,也许会受伤,但是不得不说………”

  说到这里,又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补充道:

  “不得不说,硬接了几拳的你,一点伤都没受,这只能证明一件事情………”

  “证明什么?”

  听到这里,但丁诧异的反驳了一句。

  “嗯~,就像古老的东方那句话,Add  tiles  at  the  corners  of  the  city  wall,你脸皮可能比这个还要厚!”

  说完,一马当先的往前走去,独留但丁在后面思考这句话的意思………

  “Add  tiles  at  the  corners  of  the  city  wall……”

  嘀咕了一句,但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快步跟上前方的安杰罗,面色无奈的说到:

  “嘿小子!你妈妈难道没跟你说要尊敬长辈嘛!总感觉这句话可不是你小子能说出来的啊……”

  在打闹中,叔侄俩避开人群,已经逐渐接近前方的目的地——命运城堡了………

  就在这时,在两人闲聊的当口,一群脚带利刃的恶魔,从天而降,摆弄着无比滑稽的姿势,挡在了两人面前………

  


  (https://www.biqwo.com/dudu/61475/61475305/3606701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