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十二章,Devil May Cry 4 (梦开始的地方 1)

第十二章,Devil May Cry 4 (梦开始的地方 1)


  入夜,皎洁的月光从天空挥洒而下,将整座城堡笼罩在迷梦的白雾之中。

  一眼望去,曾经属于那位魔剑士的居住地,此刻在月光的照耀下,显的无比阴森。

  就在这时,城堡前方突然出现一男一女,那名男士的长着一头亮眼的银发,上身披着一件蓝色大衣,下面是一条淡黑色的牛仔裤,棕黄色的马靴触碰地板的声音时不时的响起……

  而那名女士身穿黑色皮革制成的紧身胸衣和长裤,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停留在大门前……

  停在城堡大门前,安杰罗抬头看了一眼矗立在眼前的城堡,就像是以前母亲讲的童话故事一般,与城堡有关的不外乎国王,贵族,女巫,公主,或者王子。

  不过按照眼前这座城堡来说的话,与之对应的应该是王子才对。

  想到这里,安杰罗轻笑了一下,然后说到:

  “哈!就是在这里吗?真是想不到啊,这一趟应该说,是流亡在外面的贵族王子,回来参观属于他的城堡,你说对吗?翠西阿姨?……”

  安杰罗的话让翠西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后者一脸正经的回复道:

  “嗯!如果得到的情报不错的话,那东西就在这座城堡的地下!”

  翠西口中的“那件东西”,说起来安杰罗也从母亲的口中不定时的听到过。

  阎魔刀,自己父亲所使用的武器,拥有可以分开人界和魔界的力量,甚至可以通过干涉次元的方式,来扭曲空间,破坏物体。

  更具体的一些就不知道了,就算是自己的那个便宜叔叔,那位强大的恶魔猎人,也只触摸过一次,毫无疑问,是一件非常强大的武器。

  而在三年前的某一天,破碎的阎魔刀被教会里的一位叫“阿格纳斯”的研究员,在一处海滩上捡到后,据为己有,一直研究着怎样去复原它。

  原本在那一晚和尼禄见面之后就打算离开的,但是第二天中午和蕾蒂在港口碰头的时候,得知了这个情报。

  随后出于好奇,同样也是想要确认一下,也奔着想要收回自己父亲的遗物的原因,在弗杜那又逗留了几天,联系上翠西之后,剩下的………

  将脑海中的思绪压下,安杰罗摇了摇头,然后紧跟着翠西,纵身一跃,便来到了城堡的顶层。

  很快,在翠西的带领下,两人走到城堡中庭,在那块黑色石碑前,停了下来。

  “这里,我想在这里,你应该能感觉到,那件东西所散发出的力量………”

  抚摸着这块黑色石碑,翠西看了一眼脚下,叙述道。

  随后,安杰罗往后稍微退了几部,闭上双眼,将自己的感知开到最大,随后便“看到”了一副非常奇异的景象。

  下方,穿过长长的管道、走廊,在一个充满科技感的房间内,一把断成两节的武士刀,正缓缓的漂浮着。

  此时,看到那把断刀的一瞬间,那来自血脉的呼唤,来自灵魂的渴望,从安杰罗的内心深处,涌了上来。

  是的,没错,那就是阎魔刀,那就是自己的父亲所持有的武器。

  自己需要那把武器,如果拥有那把武器,自己的力量绝对会更上一层楼,那就是力量……

  想着,安杰罗突然睁开双眼,然后伸出右手,那种感觉……

  就好像,曾经握住斯巴达之刃前,与心底里所涌上来的感觉一样,而这次,是阎魔刀吗?

  是吗?不知道,但可以试试,就在安杰罗打算验证一下的时候,自己的手臂被人按住了……

  “安杰罗!只要确认一下就行了,没必要惊动他们,现在你更应该做的,是回去,将这个消息告诉但丁和你的母亲,至少回去跟她报个平安,不是吗!”

  将安杰罗的手放下,翠西一脸正色的指了指下面,然后解释了一句。

  翠西的话让安杰罗不住的点了点头,是啊,现在更应该做的,是赶紧回去。

  至少,知道阎魔刀就在教会里面的那一刻,安杰罗就已经将这件魔具视为自己所有之物,所以,就当是暂时存放在这里吧。

  想明白之后,安杰罗散去魔力,不舍的低头看了一眼,然后一脸正色的问道:

  “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约定日期是什么时候?”

  看了一下四周,翠西确定了一下现在的时间,然后回复道:

  “我已经告诉蕾蒂了,现在她应该已经回到事务所了,至于尼禄那里,你跟他接触的太过频繁,反而会是麻烦,就这样吧,我也该走了,到了约定日期再见!”

  也许是担心被发现,说完后,没给安杰罗反应的时间,就化为一道金色闪电消失了。

  看着翠西消失的方向,又看了一眼藏于地下的阎魔刀,安杰罗压下心中的渴望,随后一跃而起,化为魔人姿态消失在天际…………

  几分钟之后,一道湛蓝色的光束瞬间降落到贫民窟,魔力消散之后,露出安杰罗那无比冷峻的面容。

  看了一下前方的事务所在黑夜的笼罩下,仍旧灯火通明,安杰罗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自语道:

  “看来没有没回来晚,明明直接飞过去就行了,为什么去的时候还得坐船呢?”

  摇了摇头,索性不再去想这个问题,安杰罗便回到了事务所。

  一进门,就看到三人正在收拾东西,一看到进来的是安杰罗,但丁皱了一下眉头,显然没想到对方会在这个点回来。

  “你小子怎么回来的这么快?按理说你后天才会回来的,其实你也没有回来的必要!”

  想明白这里的缘由之后,但丁苦笑了一下,一边摆弄着桌子上的枪械,一边说了几句。

  不等安杰罗回答,贝雅抢先一步问道:

  “怎么不和蕾蒂一块回来呢,就算是为了确定一些东西,完全可以过去之后再说啊,还有,尼禄他………他知道了吗?”

  贝雅问完,用无比希翼的眼神望着安杰罗,而蕾蒂和但丁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然后看向安杰罗……

  “老妈,最后一句才是你最想问的吧?没事,应该说,一切都好,除了最近跟恶魔战斗受了一点伤之外………”

  说到这里,看到贝雅的反应后,安杰罗连忙摆了摆手,示意听他说完。

  “没事!没事!只是右手被抓伤了而已,额……除此之外,在我的感应中,他的血脉好像已经苏醒了,

  只不过我并没有告诉他所有的一切,只是告诉他一部分,比如,你还活着,你一直都很担心他,然后就是父亲那边,我只说了一部分………”

  一边听着,贝雅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又恢复之前的冷静模样。

  在安杰罗“汇报”完之后,但丁看了一下贝雅那里,看到她不在问问题,随即放下手中的枪械,问了一句:

  “怎么样,先前我听蕾蒂说过的,那件事是不是真的?”

  刚问完,便看到安杰罗点了点头,而得知这一切的但丁无奈的拍了一下额头,然后苦笑着抱怨了一句:

  “哎!看来这次有的忙了!”

  而一旁的蕾蒂看到但丁出现表情,笑了一声,然后一脸笑意的问道:

  “呐!是不是担心和二侄子相遇,或者是说负责潜入破坏什么的,得了吧,有翠西在内中策应,没什么大事的!”

  说完,将自己准备好的东西全部放到一个旅行包里面,就像是去度假一样,看样子丝毫没有担心的样子。

  甚至就连一旁收拾的贝雅听到蕾蒂到话都翻了个白眼,毕竟教会什么实力,她比这里的几个人都清楚。

  只是但丁的下一句话,却让三人都愣住了

  “我并不担心这个,事实上就像旅游一样,我唯一担心的是~翠西会不会为了打入教会内部,将斯巴达之刃交给对方,然后本来半个小时就能结束,结果……”

  但丁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蕾蒂突然“惊呼”了一声,然后猛然拉开旅行包,检查了一下包里的东西,面带无奈的说到:

  “啊?这么想着,这还真是符合那家伙的作风,虽然有些捉摸不透,真是的,又得增加工作量,但丁,到时候如果事情闹大了,原定的报酬……”

  说到这里,蕾蒂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当然是坏笑。

  而蕾蒂的话,让但丁就像是看到之后要发生的事情一样,一想到不仅要增加无用的工作量,甚至可能要倒贴钱的场景,连忙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跳过这个话题……

  一旁的贝雅直直的看着这一幕,总感觉有种温馨的感觉,摇了摇头将这种感觉甩出脑海,略微担忧的问了一句: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你没问题吗?”

  “啊!说是没问题的话……”

  但丁一脸无所谓的回复了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安杰罗打断了

  “母亲!没事的!那帮家伙我自己就能毫不费力的将他们干掉,就算拿着斯巴达之刃犹如何呢?终究是一群愚蠢的人类而已……”

  冷峻的话语中透露着深深的不屑,见此,贝雅放下了悬着的心。

  如果之前的教会自己也有把握摧毁的话,那他们得到斯巴达之刃后……

  毕竟是神明的贴身武器,肯定很强,不过现在看起来不用去担心这个………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安杰罗的话打断了贝雅的沉思,后者也看向另外两人,或者是那一个人——但丁

  “嗯?本来是定在后天的,既然你回来了,那就明天中午……”

  说到这里的时候,但丁猛然一愣,好像忘记重要事情一般,看向蕾蒂

  见状,已经经历过很多次的蕾蒂无奈的扶了扶额头,补充道:

  “到了目的地之后,大概是晚上,翠西会告诉你们准确的行动时间,毕竟那位教皇的行踪不定,而你,”

  说到这里,蕾蒂走到贝雅身边,拿过她手中的武器,面带微笑的叙述道:

  “我想你也不希望你的宝贝儿子担心吧,所以……我们最后出发,和他们两个的时间错开,翠西会接应我们,现在我想……”

  “该去休息了!”

  贝雅接过蕾蒂的话,说完之后,贝雅又叮嘱了安杰罗几句,便跟着蕾蒂离开了事务所………

  在确定两人离开之后,安杰罗走到但丁跟前,拿过他一直摆弄的枪械,然后露出一副非常诡异笑容,指了一下门外,说道:

  “唉……叔叔,其实~我想现在就过去!毕竟直接飞过去比坐船要快多了,可别告诉我你不会飞?”

  说完,便打算拉着但丁往外走………

  对于自己的这个便宜侄子的反应,但丁很是意外,虽然看起来和老哥长的差不多,但是性格嘛………

  挣脱了安杰罗的拉扯,但丁学着安杰罗的样子指了一下门外,然后调笑的说到:

  “你说如果你母亲明天过来的时候发现你不在……她会怎么想,而且………”

  说到这里,但丁重新坐回椅子上,然后补充道:

  “而且有一些情况没有摸清楚,贸然前去,虽然危险到是没有,但是如果让他们知道尼禄那里的话………”

  分析到这里,但丁拿起桌子上的披萨,塞进嘴里,又扔给安杰罗一块,最后叮嘱道: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最后,没事的话,那种力量别乱用,让一些不好摆平的家伙知道后,很麻烦的……”

  说完,看着安杰罗已经打消现在就去的念头,但丁微微点了点头…………

  很快,约定的日子到了,当叔侄两人踏上弗杜那的的土地上时,两人皆是叹了一口气

  “唉!非得选在晚上,说起来明明我们才是这里的真正主人才对啊!跟做贼一样……”

  安杰罗无奈的话语让但丁耸了耸肩,后者抬头望了一下天空上悬挂的血月,无奈的说到:

  “希望这次的长途跋涉不会让我失望,小子,放宽心,就当是一趟旅游吧!”

  说完,一马当先的往前走去,看来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某个人了。

  “哼!我想你就是过来旅游的吧!”

  冷哼了一声,安杰罗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然后快步跟上。

  不一会,叔侄两人走到一颗大树前停了下来,但丁看了一下四周的景色,然后确认般的点了点头,肯定的说到:

  “嗯!就是这里了,这次总算没有搞错!”

  说完,纵身一跃,跳到上方的一颗树干上,然后低下头看着安杰罗,招呼道:

  “嗨!小子!上不上来,我想~渍,我们好像来的有点早,正好给你腾个位置,上来不?”

  听到但丁的话,安杰罗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摆了摆手,后者见此,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靠在树干上小眯了起来………

  等了一会,又等了一会,但丁猛然睁开双眼,往下看了一眼,然后问道:

  “小子!带着表了没有,看看现在几点了……”

  刚坐下的安杰罗听到树上传来的声音之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一下手表,回了一句:

  “才过去不到3分钟……”

  又等了一会,在等了一会,但丁睁开双眼,看了一下天上几乎没有挪动过的血月,又问道:

  “话说你们这些年晚上的时候都是怎么过来的,住酒店吗?”

  “嗯!一般情况下,都是选择离住宅区远的地方,或者方便快速离开的地方,不限于只住酒店!”

  抱着剑的安杰罗回复了一句,随后一个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安杰罗站起身,抬头往上看了一眼,然后纵身一跃,跳的树干上,坐了下来,在但丁一脸诧异的表情中,问了一句:

  “你干这行多少年了?我老妈先前好像说过,干完这一票之后,让我以后跟着你。”

  也许是安杰罗的话戳中了但丁的笑点,后者在听完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略有些不在意的说到:

  “安杰罗,下次请不要说“干一票”这个词,说的好像我们干的是偷鸡摸狗的事情一样……”

  说到这里,但丁看着面露疑惑的安杰罗,然后又补充道:

  “先前没注意,现在再这个角度来看的话,你和我那个笨蛋老哥还挺像的,这么说来,四舍五入之下,那句话就是我那个笨蛋老哥………”

  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的但丁一边捂着肚子,一只手拍了一下安杰罗的肩膀。

  在一脸无奈的安杰罗,躲过第二击之后,但丁瞬间失去平衡,从树上掉了下去…………

  时间在叔侄俩打闹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变得快了起来,此时正在树上闲聊的叔侄俩,突然听到从远方传来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

  两人对视一眼,随后双双从树上跳下去,一落地,一个女人的抱怨声音传入二人的耳中

  “你就不能选一个有情调的地方吗,如果不是听到你们谈话的声音,差点就找不到你们了”

  “唉!我这不是刚刚到吗,实在是选不出什么地方而已,对了,你刚刚说你迷路了?怪不得我俩等了这么久………”

  “那是你!”

  不耐烦的反驳了但丁一句,翠西无奈的叹了口气,又说到:

  “算了!没时间跟你挣了,我先把这几天搞到的“具体”情报先跟你说了吧!”

  翠西的话让但丁耸了耸肩,后者不耐烦的点了点头:

  “说吧!最好长话短说,我俩长途跋涉赶过来~很累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两人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疲惫感。

  不过对于但丁的“牢骚”,翠西不知道早就领教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自然不会在意这个,便说出自己这几天所探查的情报。

  “教团利用某种仪式召唤恶魔,然后将恶魔的力量转移到人类的身上,而做出这一指令的,就是教皇本人!”

  “嗯?这就是他们做那个破门的目的?然后呢?”

  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恶人都想实现的,比如说:统治世界…成神…不过呢……”

  说到这里,两人从翠西脸上看到明显不屑的表情,后者继续说到:

  “打着所谓的“宗教”的幌子,倒是比其他恶人更让人不快。不管是教皇也好,还是他的亲信也好,都认为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是为了拯救这个逐渐堕落的世界,所以………”

  说到这里,翠西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掩饰不住的笑意,而但丁听完之后厌烦似的叹了口气。

  似乎知道但丁即将说出的话,翠西接起话茬,继续说到:

  “所以,如果你不想接的话,我不介意摆平这件事,至于那个叫尼禄的小子………”

  “好!好!好!我会接的,我会接的!”

  没让翠西把话说完,但丁连忙摆了摆手,重复性的说了两句。

  而翠西看到想看的画面之后,肯定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安杰罗,随后指向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物,然后面色严肃的说到:

  “在哪里,那个地方将在明天举办一年一度的魔剑祭典,教会所有的人员都会出马,教皇也在里面……”

  “嗯!”

  听到这里,但丁点了点头,有问道:

  “怎么?我们到时候在哪里动手吗?祭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我那个亲爱的嫂子说起过,很无聊的……”

  说到这里,一旁的安杰罗也赞同般的点了点头,插嘴道:

  “所谓的祭典,无非就是传教,然后就是歌颂斯巴达的丰功伟绩,要我说,他的儿子和孙子都在这里,要不我们俩………”

  摆了摆手,但丁一脸无奈的打断了安杰罗的话,然后补充道:

  “这种没意思的事情没必要多说,你应该知道的!”

  但丁的话让翠西赞同般的点了点头,后者叙述道:

  “说是没意思的话,如果是宗教的内部人员,或者是对于信徒来说,这种仪式更像圣梵蒂冈的“弥撒”仪式而已……”

  “切!所谓的弥撒!”

  不屑的嘟囔了一句,但丁示意翠西继续说:

  “而对于我们来说,平时不经常露面的教皇冕下,会在哪一天出面传教,而我们要做的就是………”

  “以无比华丽到姿势下场,然后干掉那位教皇冕下,对吗?”

  接过翠西的话,掏出枪的但丁做了一个“击毙”的手势,而翠西看到但丁的“姿势”,非常认同的点点头。

  随后,但丁便问出此行接头的最后一个问题:

  “呐~那个教皇不是人类的情报,能确定吗?”

  “嗯!”

  确定般的点了点头,就仿佛是为了呼应这句话一样,远方突然响起一阵阵狼嚎声……

  看着翠西离去的背影,但丁打了个哈欠,又跳到树上,招呼了一下安杰罗:

  “上来休息一下吧,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说完,又闭上双眼,小咪起来……

  “哼!所谓的硬仗啊!”

  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不屑的撇了撇嘴,安杰罗回了一句:

  “不了,我要去我弟弟那里,如果不休息的话还好,休息的话这里肯定不合适的,明天这里碰头吧……”

  声音随着本人的离去渐行渐远,看着安杰罗那“孤寂”的背影,但丁温柔的笑了一下,随后闭上双眼不再理会………

  此时,正值深夜,已经睡得昏沉的尼禄,突然被一阵疼痛感猛然惊醒,下意识的松开抓紧右臂的左手,看着绷带下,那只变异的手臂,正在不断的散发着微弱的光彩。

  见此,尼禄心有所感的打开屋里的灯,在灯光照耀的之下,一道影子从窗台投射进来。

  看着那道身影,尼禄鬼使神差的想到前些天在菲尔姆山丘上,那个自称是自己的兄长的那个家伙。

  拉开窗帘一看,果然,真的是他,随后尼禄打开窗户,安杰罗顺势往里一跳,便跳进了屋子里面。

  看着打量着自己房间的安杰罗,尼禄的内心很是复杂。

  再一次看到这个人,这个自称是自己“家人”的人,如果不是自己的那只“畸形”手臂,在这段时间内,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已经是个“非人类”的话,自己绝对不会承认这个家伙是自己的兄长的。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的“非人类”,就是恶魔。

  而自己身上有着恶魔的力量,身躯内流着恶魔的血,那自己就是一个恶魔。

  只不过现在已经“觉醒”了而已,至少尼禄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看够了吗?虽然你老哥我长的很帅,但我们是一个爹妈生的,你和我虽然有些差别,但是长的也不差……”

  说着说着,一只手便捂住了安杰罗的嘴巴,正当安杰罗疑惑的时候,从隔壁传来一道朦胧而又温柔的声音:

  “尼禄?怎么了!没事的话赶快睡觉吧,毕竟熬夜不好!明天还得参加祭典呢?”

  “知道了!知道了!刚刚有一只蟑螂在飞,我打死它了,我这就睡,我这就睡!”

  说完,尼禄松开捂着安杰罗的那只手,然后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后者点了点头,然后蹑手蹑脚的做到床上……

  关灯之后,尼禄小声的问了一句:

  “你………你现在回到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还有,我先前四处打听了一下,我………”

  安杰罗挥了挥手,制止了尼禄的问题,随后连忙解释道:

  “弟弟,什么都不要问,明天你就会知道一切的,我今天来是想在你这住一晚,来的太匆忙,叔叔那家伙忘记订旅馆了……”

  一边说着,安杰罗连忙脱下大衣,然后躺在尼禄的床上。

  “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亲爱的兄长露宿街头吧,哦!对了,母亲也快来了,希望你到时候见到她不要太过惊讶!”

  说完之后,没等尼禄回答,安杰罗便闭上双眼,沉沉的睡去了。

  听到母亲要来的消息,尼禄很高兴,终于可以见到自己的生母,虽然仍然心中有那么一点点芥蒂,有被抛弃的,也有担心自己“恶魔”的身份被披露的。

  不过看到自己的这个便宜兄长毫不客气的躺在自己床上,尼禄的“F  K  ”!以及“H  Q”!刚想说出口,马上想到隔壁的姬莉叶后,连忙把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摸着黑在衣柜中找到替换的被褥,然后铺倒地上,尼禄此刻的脑海中疯狂的闪过很多很多的念头………

  “唉~,能怎么办呢,就当是提前熟悉熟悉吧!只是姬莉叶那里能接受………唉~,母亲啊………”

  想到最后,已经快要想疯掉的尼禄,不愿再去多想,便沉沉的睡去了。

  只是,过了今日,尼禄才真正明白自己所厌恶的恶魔血脉,到底有多么高贵,自己一直不信奉教会所膜拜的那位“神明”,竟然会是…………

  


  (https://www.biqwo.com/dudu/61475/61475305/3606701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