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十章,准备前往弗杜那——下 (你们所膜拜的神,是我的祖父

第十章,准备前往弗杜那——下 (你们所膜拜的神,是我的祖父


  清晨,但丁带着众人来到了贫民窟的一角,在穿过一间脏兮兮的小巷子的时候,尽头处是一间事务所,门口挂有“Devil  May  Cry”字样的霓虹灯牌子。

  转头看了一眼面容冷峻的儿子,贝雅又看了一眼事务所门前的招牌,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一下,然后诧异的问了一句:

  “恶魔五月哭?为什么会用这个招牌!”

  “……………”

  听到这个问题,众人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了一下门口上方的招牌………

  “额!是Devil  May  Cry啦!”

  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嫂子会问这个没人在意的问题,但丁又重复了一句。

  “噗呲!”

  一声轻笑在众人的耳边响起,转头看过去后,只见安杰罗的嘴角微微扬起,显然,刚刚的笑声就是来源于他。

  明白自己老妈的苦心之后,安杰罗心中一暖,但是嘴上却是说出反驳的话语:

  “老妈!只是翻译不同而已,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虽然是这样,但是,当时起名字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到呢?”

  这时,蕾蒂插了一句,而后,翠西略带不满的询问声也随之而来:

  “嗯~?但丁,要不还是把“Devil  never  cry”换回来吧?头一次发现这个……有那么一点………”

  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让翠西没有把话说完,而但丁听完苦笑着翻了个白眼,回复道:

  “当初可是你说要换回来的,都用了这么多年了,没有人会在意的!”

  说完,径直往事务所内走去………

  走进事务所,原本贝雅以为里面和外面相得益彰的脏乱差不同的是,非常干净整洁,就好像有人打扫过一样,虽然不知道事务所的大门去哪里了。

  随后,大致布景看了一遍之后,贝雅看了一眼摆满枪械零件的桌子上,放着一盒还没有吃完的披萨,甚至但丁已经抓起一角,打放到嘴里。

  见到这种情况,一下子贝雅便想到了当年的维吉尔,略微有些心酸的摇了摇头,伸手将但丁即将放到嘴里的披萨抢了过来。

  “你就吃这个?”

  说完,连忙将这一角放到披萨盒子里,然后连盒子都扔进了垃圾桶。

  随后,在但丁一脸无奈的表情下,贝雅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印有金色纹路的黑卡,然后递给安杰罗:

  “安杰罗,去取几沓美刀备用,顺便带回几份早餐,记住,千万别买那些垃圾食品!”

  而后者略显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随便在事务所内找了个大信封,扔掉里面无用的信纸后,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唉!真是的!别见怪,以前和我儿子出去的时候,被人在背后嘀咕了一句吃软饭的,自那以后,买什么东西都是他自己去的……”

  看着安杰罗的背景,贝雅笑了一番给众人解释了一下。

  “刚刚那张卡?好像不是普通的银行卡吧?”

  注意到贝雅叮嘱安杰罗的话,蕾蒂面带疑惑的问了一句。

  “嗯!更准确的说,那是一张黑卡,我也不知道级别多高,只知道这种卡在市面上很稀有,应该可以无限刷吧!你如果想要,我家里还有几张,到时候送你一张!”

  说完,贝雅开始更精确性的参观起这间在她看来“略有些破败”的事务所起来。

  “OK!我应还说真不愧是万恶的资本家吗?”

  翠西一边收拾着地上的魔具,一边半开玩笑的问了一下

  “唉!与其说那些,这盒披萨好像是昨天刚买的啊!”

  看到贝雅没注意到翠西的话,但丁看向被扔进垃圾桶里的披萨,苦笑着接过话茬。

  “嗯!资本家啊?翠西,如果不是因为这句话是你说的,我绝对会把这句话看作是挑衅!”

  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仍然在收拾东西的翠西,贝雅诧异的挑了挑眉,回了一句,然后看了三人一眼,又用一种非常不屑的语气给三人解释了一番:

  “现在市面上的所谓的“大资本家”,“豪门贵族”,“切”!他们根本不知道一个拥有完整传承,约有两千年历史的家族到底有多庞大,如果我真的想的话,我可以轻而易举的让全球的经济体系在半个月之内迅速崩溃!”

  用那种无所谓的语气说完,就好像那种事情随手可做一样。

  这样显得有些高高在上的语气,让但丁三人全都皱了一下眉头,那副样子显然很是不相信。

  看了一眼三人的反应,贝雅最后又添了一句:

  “当然,如果不是家族中的历代掌权者,都是拥有着虔诚的信仰,以及继承自那来自神明那无比高洁的信念的话,我的家族传承不到现在!至少,有些东西,不是金钱能买到的!”

  话音落下,贝雅撇了一眼翠西收拾的“东西”,然后走到门口,双手合十,指尖交叉,又开始新一轮的祷告。

  “啊!你这种……”

  看着正在祷告的贝雅,但丁刚想说话,就被蕾蒂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后者耸了耸肩,显然不是很理解这种做法。

  毕竟,关于斯巴达那荒诞的传说自己就听说过,并且非常相信,或者是由不得他怀疑,因为自己就是斯巴达之子啊。

  所以,当初的自己也许会崇拜,但也仅仅只是以一个儿子崇拜父亲那样的普通“崇拜”,而自己的老哥也仅仅只是崇拜他的力量。

  而门口的那个女人,如果仅仅只是意外的怀了老哥的孩子,或者是一夜风流而出现的“妻子”,也许自己不会出现这种反应。

  但是,那张照片………很明显,自己见过类似的,应该说自己一家四口的照片中,父母的姿势就是那样,而与那张照片相比,唯一不同的就是衣服,以及少了两个调皮的“小子”!

  所以,以自己老哥的性格,如果不是潜意识里承认的话,是根本不会保持那个姿势,那个和父母一样的姿势拍照的。

  想明白这一点,但丁苦笑了一声。

  “家人啊……”

  叹了口气,但丁便打算重新改装桌子上的枪械,得重新找跟枪管,或者说……

  看来得去恩佐那个死胖子那里一趟了。

  正在想着,只见贝雅已经停止“祷告”,然后看向门外……

  只见安杰罗左手提着几个袋子,里面装的好像是牛排,又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右手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包,看规模,如果装的是钱的话………

  还没等但丁猜出信封里面是多少钱来着,只见安杰罗身后跟着两个急匆匆的熟人。

  一个是身穿西装的黑人男子,另一个是一位看起来年龄大概有十四五岁的金发少女。

  “喂!站住!我就说你和我们的目的地一样,我想问一下你这家伙到底和但丁是什么关系,怎么就一直不说话………”

  还没走到事务所,那名少女清脆的声音便传人事务所众人的耳中,下一刻,只见安杰罗面容冷峻的踏入事务所,然后将信封扔到桌子上,随后将几份早餐分给众人………

  “哎…来新客人了吗,但丁,但丁,这家伙和你什么关系,哦对了,你看新闻了吗?我先前来过一次,你没在,昨天那座城市……OMG特………”

  后跟来的两人刚一进事务所,那位金发少女先是看了一眼贝雅,然后指了一下安杰罗,最后猛然想起自己要讲的事情,一脸严肃的讲述道。

  随后,等那名少女说完,那名黑人用无比确认的语气反问道:

  “但丁!我想这一定是和你有关吧!你知不知道………”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突然一股非常冷冽的气势,在事务所弥漫开来,随后只见安杰罗一脸冷酷的扔掉手中的早饭,然后话音低沉的说到:

  “真是吵死了!你们这两个卑微的人类,如果………”

  安杰罗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人拍了一下后背,随后就听见:

  “安杰罗!好好说话!”

  呵斥了安杰罗一顿,走到安杰罗身前的贝雅对着两人轻轻一笑,然后打了个招呼:

  “你们好,我叫贝雅特丽,你们称乎我贝雅就行了!这是我儿子,安杰罗!”

  随后,只见那名戴帽子的黑人男子与那名少女先后回应道:

  “贝雅女士!你叫我莫里森就好,一个不起眼的情报商!”

  “呐!我叫帕蒂•洛威尔!是那个阿兰洛尔的洛威尔哦!”

  两者之间的交谈并没有持续多久,只见但丁放下手中的早饭,然后对着二人说到:

  “啊,昨天晚上的事情啊?这个你们就别问了,反正就是那点事,对了,这个小子是我大侄子,这位名叫贝雅的女士是我兄长的妻子………”

  但丁的介绍让两人微微一惊,毕竟但丁的身手他们也是知道的,而且某些地下世界的传言自然也听过。

  不过比起内敛的莫里森,这个叫帕蒂的女孩反应要大的多:

  “天哪!但丁你竟然有家人?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说完,走到安杰罗身前,在后者一脸不耐的样子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又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摆出一副意料之外和情理之中的样子,确认的点了点头说到:

  “和但丁年轻时真像!看到了没有莫里森,我就说他肯定和但丁有关,这次是我赢了!”

  帕蒂的话让但丁照了一下桌子上的镜子,后者略有所思的喃喃道:

  “我好像没老吧!”

  说完,转头往事务所四周看了一眼,发现除了正在收拾的蕾蒂,翠西却不见了,随后但丁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翠西!”

  然后就看到蕾蒂指了一下但丁身后的柱子,上面用口红写着几个字:

  “目的地集合!”

  “哈!她总是这样!”

  似乎在意料之中,但丁摆了摆手,然后重新坐回椅子上,摆弄着桌子上被拆城零件的霰弹枪。

  而此时,终于忍不住的安杰罗走到莫里森面前直言道:

  “你是情报商吧!你认不认识这个……”

  说完,安杰罗从大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枚徽章,上面铭刻着复杂的条纹,似乎在象征着某个东西……

  从安杰罗手中接过徽章,莫里森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一脸诧异的问道:

  “额!虽然不知道你问这个干什么,但是可不可以给我两天时间,至少得调查一下?”

  说完,撇了但丁那里一眼,见后者微微点了点头,莫里森又看向安杰罗那里……

  “两天吗?那我就等你两天,记住,我要的是关于这个徽章的一切!”

  说完,转头坐回了旁边的沙发上,正在收拾餐具的贝雅下意识的看了一下,随后想了一下,走到安杰罗身前,询问道:

  “安杰罗,那枚徽章你难道一直留着吗?我记得我说过要让你扔掉它的!”

  贝雅的话让正在沉思的安杰罗一愣,后者迅速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解释了一番:

  “母亲,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那些以前追杀过我们的家伙,我都要一个一个的将他们干掉,不然我睡觉都睡不踏实……”

  摇了摇头,有仿佛觉得这个说辞不够清楚,又担心被反对,安杰罗又继续补充道:

  “如果你想为那些家伙求情的话,母亲,我问你,难道曾经被他们杀害的那些人,他们就该死吗?

  你也说过,那些人与恶魔相比,仅仅只是披了一层人皮而已,而我要做的就是,将那层皮撕下来,然后将他们全部打入地狱!”

  斩钉截铁的话语说完,安杰罗看到母亲没有在反对,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而一旁的蕾蒂看到这一切,自然知道贝雅的担心,随后劝说到:

  “你不用去担心他们,这个世界上有几十亿人,有一些人消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就由他去吧!”

  说完,蕾蒂又看向安杰罗,告诫了一下:

  “没事,你不用担心但丁那家伙会阻拦你,放心去吧,至于你母亲,正好就在我家住几天吧!到时候我们在一起出发去弗杜那!”

  蕾蒂的话说完,安杰罗也紧随其后的保证道:

  “母亲,放心,我不会滥杀无辜的………”

  …………

  (关于人类这一部分就不详细写了,大家可以自行脑补)

  虽然说的是两天,但是就在当天晚上,莫里森已经拿着一个袋子回到事务所,一开门,就看到安杰罗正坐在沙发上,而但丁正在看着电视上的新闻。

  “嗨!莫里森,希望你下次来的时候敲一下门!小子,你要的东西我想应该是到了!”

  接过莫里森手中的信封,但丁粗略的看了一眼,只是就这一眼,眼中不断闪烁的寒光愈演愈烈………

  最后,无声无息的怒火化为一声轻笑,然后将东西重新整理好,递给走过来的安杰罗………

  “多谢了!莫里森,至于多少钱?到时候从下次的委托中扣除就行,总感觉让你去查这些东西有点………”

  看了一眼翻阅资料的安杰罗,但丁轻笑着回应道。

  只是,但丁的反应确实在莫里森的意料范围之外,原本以为会“销毁”掉一部分……

  “但丁,你确定要……”

  挥了挥手,但丁止住了莫里森的问题,然后意有所指的说到:

  “放心!再怎么说我是个恶魔猎人,所以我不会插手这件事情的,安杰罗,休息一晚吧!明天我送你去机场………”

  ………………

  很快,第二天早上,在安杰罗再三保证之后,但丁带着安杰罗来到了城市外的沿海公路………

  “这好像不是去机场的路?”

  下车之后,安杰罗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解的问了一句。

  “你小子好像不是那种乖乖做飞机的人,算了,小子,给你一个忠告,再怎么说~无论是你,还是你母亲,都生活在这个世界,如果你想把事情闹大的话,首先想想你的母亲……”

  话到这里,但丁顿了一下,然后猛然想起什么,一挥手,一把造型奇特的大剑和一副闪烁着白色光芒的四肢武具出现在地面上。

  “虽然你的那个东西不错,但是再添上两个应该也没问题!

  这套魔具叫贝奥武夫,你父亲曾经用过的,而这把剑叫阿拉斯托,它有它自己的想法,,我想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驱使他!”

  看着地上的两件魔具,安杰罗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动用自身的魔力唤醒地上的贝奥武夫,下一刻,在一阵的白光之中,双臂和双腿上出现(贝奥武夫,玩过三代的都懂!)

  很沉重,这是第一感觉,这种沉重并不是重量,而是随手一击所造成的破坏力,而且………

  和那一晚第一次摸到斯巴达之刃时的反应差不多,这套魔具的两种攻击方式,在一瞬间便被安杰罗所掌控,就像是与生俱来的本领………

  “呵………哈!”

  下意识的用出月轮腿,在但丁一脸惊讶又带着一丝无奈的表情中,来时开的车子瞬间再强大的踢技之下,被月轮腿踢上天空,

  随后就看到半空中的安杰罗双手一合,然后往下用力一砸,车子瞬间落地,猛烈的爆炸产生的火光将周围的杂草点燃……

  “喂小子!你就不能找个别的目标吗?那辆车才开了不到三年啊!”

  略微有些责怪的声音响起,但丁面色悲痛的看着已经被火光笼罩的车辆残骸………

  该死,这次又得走路回去了,这辆车的损坏,让本不富裕的事务所顿时雪上加霜………

  “嗯!我很喜欢,不就是一辆车吗?到时候去找我妈,让她再给你买一辆就是了!”

  打断了但丁一脸“悲伤”的表情,安杰罗那看似欢喜的语气中略微充满了一丝歉意,但很快就被无所谓的语气代替。

  “那,来看看这个吧,叫阿拉斯托对吧!”

  一边说着,安杰罗走到了阿拉斯托前,然后伸手握住剑柄……

  下一刻,刚刚还晴朗无比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不断有闪电落在二人周围,就在安杰罗尝试从地上拔出阿拉斯托的时候,一道直径两米的闪电瞬间从天而落,将安杰罗笼罩在内,无比刺眼的光芒不断闪烁………

  而此时,在持续下落的雷电中,安杰罗的脑海中缓缓响起恶魔的低语,下一刻只见他嘴角轻笑,无比庞大的魔力瞬间灌入剑内,随着一阵阵雷鸣声,

  只见安杰罗高举阿拉斯托,然后一阵阵雷霆划过他的身躯,下意识的安杰罗开启了魔人姿态,伴随着随着头顶消散的乌云,将剑放在背后,然后看向但丁那里:

  “操纵雷霆的魔具吗?阿拉斯托对吧,我很喜欢。对了,我这把刀可是有名字的,叫碎光……”

  将雷剑背在身后,然后摸了一下腰间的武士刀,安杰罗一脸喜色的说道,随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脸正经的嘱咐道:

  “叔叔,母亲那边~这两天就麻烦你了,虽然我不觉得那些所谓的杀手会从我手中逃出去,不过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说完,在但丁点了点头后,安杰罗看了一下前方的大海,然后瞬间变幻成魔人形态,消失在但丁的眼前…………

  “看来以后得嘱咐这小子一下,幸亏这里没人…不过那小子的姿态…………”

  一边说着,不再想这个没用的问题,但丁洒脱的笑了一下,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两天后………

  事实上,原本以为,以自己的那个大侄子,和自己老哥差不多的性格来看,不会给那些人留活口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

  摇了摇头,压下心中的想法,躺在椅子上的但丁,看着站在面前的那个自称“温斯顿”的中年男子,以及身后的两个金发女子,苦笑着说了一句:

  “就像我那个侄子说的一样,这个世界没有那些人反而会更好呢!”

  “但丁先生,虽然不知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当时在大陆酒店,安杰罗少爷留下的原话是:如果他们想谈判,那就来到这里,所以………”

  这名叫温斯顿的中年男子在讲到这里的时候,仿佛想起了当时的情况,脸上闪过一丝惊恐,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拿出一张老旧照片,递给但丁,然后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另外,这个照片上的男子我想您肯定认识吧!当年高桌组织和暗夜议会以及一些其他组织曾经追杀过他………”

  拿起那张照片,但丁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仿佛是看到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大声的笑了起来:

  “真想不到你们还追杀过他,应该说,你们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啊,这张照片上的人是我老哥,照片我就留下了,我想你应该没意见!”

  说完,但丁将照片放到抽屉里,然后略有所思的想了想,打了个电话,不一会,蕾蒂和贝雅两人便来到了事务所。

  一进门,看了温斯顿三人一眼,蕾蒂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然后撇了撇嘴,调笑的问道:

  “这个点叫我们过来干什么?难道你想请吃晚饭?”

  “不是,是那些家伙想要求情,温斯顿是吧,这位女士叫贝雅,是我老哥的妻子,也是安杰罗那小子的母亲,你去找她说吧”

  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杂志看了起来,而一旁的蕾蒂走到但丁跟前,一把夺过杂志,然后问道:

  “翠西那里来消息了………”

  “你叫温斯顿?高桌和议会那里派来的说客?”

  听完温斯顿的自我介绍,贝雅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

  “嗯!是的,贝雅女士,我想您应该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与我无关,只是安杰罗少爷违反了高桌和议会的规矩……”

  说到这里,温斯顿看了一眼贝雅越来越不耐烦的神色,话锋一转,连忙直入正题:

  “那帮愚蠢的家伙在知道安杰罗少爷的强大后,想要提出求和,所以派我们过来谈判……”

  温斯顿刚说完,一旁的女子取出了两张光看造型就价值不菲的银行卡,然后一脸歉意的祈求道:

  “现在能阻止安杰罗少爷的只有您了,希望您能看在我们的诚意上,请安杰罗少爷网开一面,他现在的位置在高桌总部,南太平洋的一处小岛上……”

  总之,在一系列的赔偿和祈求后,贝雅拨通了温斯顿带来的卫星电话,只听到电话那头响起一声充满磁性的问候:

  “谁?说话!”

  接通电话,安杰罗坐在沙发上,撇了一眼面前跪在地上的十几个身穿华贵西装的“体面”人,说到:

  “没必要!我知道了母亲,让他们记住,那些卑微的人类根本没有资格与我谈判,他们没死,仅仅只是我气消了而已,好了,等我回去就行了……”

  然后,第二天,但丁与贝雅三人,就看到电视上播报着这样几则新闻:

  太平洋某处的小岛发生剧烈爆炸,疑似是坠落的太空陨石,爆炸掀起的余波可能会引发海啸,请沿海地区的居民注意…………

  “这……这孩子,太乱来了,早知道………”

  新闻播报完毕后,贝雅一边惊叹着安杰罗的力量,一边用略显责怪的语气说着。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摩托车熄火的声音。

  “母亲,我回来了!”

  一边说着,这次的复仇行动让安杰罗看起来心情不错。

  听到安杰罗的声音,贝雅关掉电视,然后上下打量了安杰罗一眼,确认没受伤后,略微责怪的反问了一句:

  “气消了没有?这次动静太大了,如果……”

  仿佛受不了母亲的唠叨一样,安杰罗连忙摆了摆手,赶紧转移话题的说到:

  “从今往后,那些愚蠢的人类不会在闲着没事找事了,母亲,现在应该想的是,弗杜那,弟弟那里,你打算怎么办?”

  说完,见贝雅停下唠叨,安杰罗心想果然有用。

  只是,见到贝雅思考许久,都没出声,安杰罗看了一眼但丁和蕾蒂那里,后两者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正色的说到:

  “母亲,还是先让我去吧,毕竟就算先接触也好,总得让他有个心里准备吧,而且,先前翠西阿姨那里传来的消息好像不怎么好,我想先自己一个人去看一下,毕竟,我们的目的……而且,万一你出了事……所以,你在等几天,养好身体!”

  说完,安杰罗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项链取下,然后又从贝雅那里拿来另一枚项链,看了一眼,补充道:

  “正好顺便把这个给他带过去!”

  说完,翻开盖子,看了一眼上面的照片………

  听完安杰罗的话,贝雅皱着眉头想了想,叹了口气,又从安杰罗手中拿回那枚挂着着银色链条的项链,面带愧疚的说到:

  “不用了,我想亲手交到他的手里,另外,虽然早就猜到你会这样说,所以我拜托蕾蒂订了两张船票,你自己一个人去我不太放心,让她跟着我想更好一点,蕾蒂拜托了!”

  说到最后,贝雅一脸正式的看向蕾蒂,而后者打趣道:

  “那,这就算是委托了吧,嗯~到时候账就记在但丁的头上吧,毕竟你是他嫂子,也算是家人吧!”

  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两张船票,将另一张交给安杰罗……

  看着这一切的但丁面色无奈的叹了口气,放下手中已经拼装到一半的霰弹枪,补充了一下:

  “翠西传回来的情报还是有点少,到时候如果可以的话,你们直接联系她,小子记住了,一切得等我过去后,在做结论……”

  说完,在安杰罗点头表示知道后,低下头继续摆弄着那把霰弹枪了。

  也就在第二天中午,在贝雅有些依依不舍的表情下,安杰罗和蕾蒂踏上了前往弗杜那的船只。

  船只在驶离港口几个小时之后,已经到了晚上,蕾蒂拿过餐盒,然后做到安杰罗的对面,看着一脸不适应的安杰罗,蕾蒂调笑道:

  “怎么?是不适应坐船吗?你不会晕船吧?”

  说完,打开餐盒,然后开动起来。

  真是奇怪啊,虽然以前有过跟其他小孩子一起呆过,比如说帕蒂还有一个和但丁一样的半魔小女孩,好像叫菲伊来着。

  但是这次,和安杰罗在一起的感觉和她们完全不同,就好像自动将这个少年当成自己的后辈或者是亲人一样,也许是因为但丁的关系吧………

  想到这里,蕾蒂突然嗤笑一下,然后嘀咕了一句:

  “真是孽缘啊!”

  这句话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仍然被安杰罗听到了,后者深吸了一口气,诧异的问了一句:

  “什么孽缘?和我叔叔吗?”

  问完,看了一眼面前的晚饭,虽然不饿,但是安杰罗最终决定还是吃掉的好,然后再蕾蒂一脸笑意的表情下,开始吃了起来。

  “嗯~,这个啊,当时………不对,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毕竟,就算是互相交换情报吧!”

  说完,蕾蒂喝了一杯水,然后润了润嗓子。

  而安杰罗这里,思考了良久,在一阵脸色极具变幻之下,说出了让蕾蒂狂笑不止的话。

  “其实,不是晕船,我……,我只是从来没经历过这些事情,往常无论是清理周围的恶魔还是去干掉一些人,用的时间很短,从来没跟妈妈分开这么长时间,就算是上次………”

  “啊?也就是说,你想妈妈了?安杰罗!现在才分开不到六个小时!哈哈哈哈!好吧,抱歉!这并不好笑,不过至少现在,你才看起来真正像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啊!”

  一边说着,蕾蒂笑了一声,然后说了句抱歉,但是很快又想起当年的往事,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悲伤,复杂起来,苦笑一声,然后低下头继续吃饭。

  看着蕾蒂不断变幻的脸色,本来想要责怪的话语也被安杰罗硬生生的吞了下去,随后思考一下,又换了种方式,说道:

  “蕾蒂阿姨!我觉得无论是谁出门在外,都会想念自己的家人的!你不想吗?你也有家人的吧!”

  听到这句话,正在吃饭的蕾蒂突然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一声,点了点头,赞同的回复道:

  “是啊!谁都会想念自己的家人的,不过至少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说起来,至少现在的你,虽然乍一看有那么一点冷酷,但是比起你的父亲,有人情味的多了……”

  叉开这个话题,蕾蒂说完,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安杰罗,然后用无比诱惑的语气补充道:

  “想知道我和但丁,还有你的父亲是怎么认识的吗?”

  后者连忙点了点头,两人走出-船舱,在月光的照耀下,蕾蒂缓缓的说出当年自己所经历的事情。

  事实上,原本不想去提这件事的,但是一看到安杰罗的那张脸,就会下意识的想起维吉尔,以及那个带给自己无比沉重的伤痛的那个男人…………

  第二天傍晚,在夕阳的辉映下,某个港口中,一艘货船缓缓的停靠在港口,随后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背着一把与其体型极不相称的火炮走下货船,站在港口处,等待着后面的人。

  不一会,一个身披灰色长袍,身高大概一米九的男子走下货船,然后一脸疑惑的打量着周围,嘴里缓缓说到:

  “这就是弗杜那?我父母相遇的地方?”

  而蕾蒂一脸诧异的看着安杰罗的打扮,满脸疑惑的说到:

  “安杰罗,就算再怎么样,也不用打扮成这样吧!”

  说完,看着安杰罗的“打扮”,渍渍称奇。

  “我母亲要求的,我想你也知道,我和我父亲长的太像了,为了不让那个该死的教皇认出来,而且也是为了我弟弟的安全……”

  安杰罗解释了一句,刚说完,拐角处突然出现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

  听到脚步声,蕾蒂疑惑的自语了一句:

  “嗯?这是……”

  话没说完,一旁的安杰罗摆了摆手,然后提醒了一句:

  “不是人类!但是……看来是那些愚蠢的人类的杰作!”

  看着迎面走来的三个手持奇特长枪盾牌的银骑士,安杰罗缓缓走过去,而对面的银骑士在“观察”了蕾蒂一眼后,看到走过来的安杰罗,迅速摆好阵势,准备冲锋。

  “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而已!”

  看着迎面冲过来的银骑士,安杰罗不屑的说了一句,低沉语气仿若刀刃一般,直冲心底。

  几乎就在三个银骑士的长枪就快要戳中安杰罗的时候,直接安杰罗猛然掀飞盖在身上的灰色长袍,然后握住碎光之刃…

  下一刻,蕾蒂提醒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到安杰罗俯身前冲,极快的速度拉出一道蓝色幻影,瞬间穿过三名银骑士。

  不等三名银骑士反应,又一道蓝色幻影突然出现在三人中间,幻影身后闪过一道道猩红色的刀光。

  随后,在蕾蒂的注视下,只见安杰罗缓缓收到而立,再接住从天而落的长袍后,安杰罗那柔和的声音传到蕾蒂的耳中:

  “看来这次我们要分头行动了!”

  说完之后,没等蕾蒂回答,只见安杰罗的脚下微微用力,纵深一跃,消失在前方缓缓落下的夕阳中。

  “唉~!也就是说,我得收拾这个烂摊子喽?”

  看着对面已经有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走了过来,蕾蒂无奈的说到。

  说完,走到已经变成“碎块”的银骑士残骸前,拿起一块仔细观察了一下,将剩下的残骸全部就近扔到了水里,然后离开了现场………

  以近夜色,月光缓缓的挥撒而下。

  此时,站在某处居民的屋顶上的安杰罗,看了一眼手上的照片,又看了一眼下方的一名正打算回家的金发女孩,缓缓的说了一句:

  “就是这个女孩吗?好像叫姬莉叶!看来~得从她那里当做突破口了!”

  说完,安杰罗看着那名少女走到一处二层楼房外,拿出钥匙做出开门的动作后,稍微判断了一下,扔掉盖在身上的灰色长袍,迅速腾身而起,落到了那栋楼房的窗户上,然后打开窗户,翻了进去

  翻进去之后,与想象中,充满粉色气息的少女装饰不同,这间屋子很简陋,除了一张挂着不知名海报的单人床,以及床头的一张三人合照,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得不说,真是简陋啊!”

  走到梳装台前,安杰罗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梳妆台,微微摇头,就在这时,敏锐的感知告诉自己,她来了。

  并没有做贼一般的心虚,安杰罗走到窗台,然后拄刀直立,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而此时,那名少女的脚步声隔着门口就能听见,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门被推开了。

  一进门,那名叫姬莉叶的少女看到安杰罗的背景后,惊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尼禄?是你吗?尼禄?”

  叫了两声都没回应,姬莉叶打开屋子里的灯。

  只见白色的灯光下,一个仅仅只是看背影,就已经可以判断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任何人。

  就在姬莉叶刚想开口询问对方的时候,只见安杰罗缓缓转过身来,然后就看到了那名女孩的正面相貌。

  很惊艳,虽然穿着老土的外衣,但是仍然掩盖不住她身上那无比温柔祥和的气质,那种仅仅光看外表就足以沦陷下去的一抹温柔,就算是安杰罗也忍不住有一点点动容。

  而与安杰罗不同的是,在姬莉叶眼中,面前的这名男子仅仅只是看上一眼,就觉得眼睛就好像被刀子扎过一样,很刺眼,也很凌厉。

  再一看又觉得很眼熟,但是姬莉叶很确定,自己根本没有见过。

  两人的相互大量并没有持续多久,随后安杰罗先开口道:

  “你叫姬莉叶对吧!你不用害怕,我没有恶意,跟你打听一个人……”

  说着,安杰罗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先前看的那张照片,递给姬莉叶,然后接着说到:

  “上面的那个白发小子,是我的双胞胎弟弟,我想你应该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说完,安杰罗不在开口,然后静静的等待着。

  而姬莉叶,在接过安杰罗拿出来的照片后,看到了照片上面的三个人……

  那照片上的人分明就是自己,还有尼禄,以及自己的兄长克雷多,随后又想到安杰罗刚刚说的话………

  “尼禄的兄长?”

  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然后姬莉叶自信的打量了一番,然后心中猛然一惊。

  那种熟悉感,没有见过但是却很熟悉的面孔,原来是这样,如果单论气质,很难想象这个看似有些冷酷的人和尼禄竟然是兄弟。

  想明白这一切后,姬莉叶柔声的问了一句:

  “您是尼禄的兄长!那~这位先生,恕我冒昧的问一下,您该怎么称呼…………”

  问完之后,姬莉叶静静的等待着,用无比希翼的眼神看向安杰罗。

  只是,对于姬莉叶的答非所问,让安杰罗刚刚升起的一点好感瞬间消磨殆尽。

  随后,只见安杰罗眼神突然变得无比冰冷,无比冷冽的气势瞬间席卷而出,只听见安杰罗用无比冰冷的语气说到:

  “卑微的人类!你不需要知道这些,告诉尼禄,如果想要知道一切的话,到菲尔姆山丘的最高处,来见我………”

  说完,安杰罗缓缓的走到姬莉叶的面前,而姬莉叶也被安杰罗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不断后退。

  只见安杰罗“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姬莉叶,然后用无比冷酷而又低沉的语气补充了一句:

  “另外,这件事千万不要让第三个知道,否则,为了保护我亲爱的弟弟,无论是谁知道,我都会杀了他们,这其中也包括你和你的那个所谓的兄长。”

  说完,安杰罗拿回照片,走到窗台,回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气势所震慑的姬莉叶,冷笑了一声,然后在姬莉叶无比惊恐的眼神中,突然消失不见………

  良久,回过神来的姬莉叶,突然长舒了一口气,随即快步走到窗台,往外看了一眼,想了一下刚刚安杰罗说过的话,有些为难的叹了口气……

  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快步离开房屋………

  现在这个时间,尼禄应该已经回到刀院了吧,希望和我想的是一样。

  一边想着,姬莉叶快步往刀院的方向跑去,不一会,已经可以听到在刀院训练的骑士们有说有笑的声音。

  在越过几个打招呼的骑士后,姬莉叶径直走向一个和周围骑士穿着格格不入的白发少年跟前,先是看了一下缠在手臂上的绷带,然后再后者一脸不解的神色中,姬莉叶凑到尼禄的耳边,小声的说到:

  “尼禄!我刚刚在家看到一个和你长的差不多的人,自称是你的兄长,他让我转告你…………”

  姬莉叶的话刚说完,正在擦拭手中造型奇特的大剑的尼禄,沉默了两三秒后,只听到“咣当”一声,手中那把造型奇特的的大剑突然掉到地上………

  也许是因为这个消息太过震惊尼禄叮嘱了姬莉叶一下,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而目标就是菲尔姆山丘………

  随后,在穿过几条街道后,远远的就可以看到,那块黑色圣碑上,站着一个身穿风衣的孤高男子…………

  


  (https://www.biqwo.com/dudu/61475/61475305/360670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