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十一章,兄弟相逢

第十一章,兄弟相逢


  “那里是?教会新设计的圣碑?”

  摇了摇头,没有多想,尼禄脚步飞快的朝着那里跑去。

  多少年了,自从记事开始,自己就是一个孤儿,一个在弗杜那这片“看似”与世隔绝的小岛上长大的孤儿,一个在周围人时时刻刻的鄙夷与嘲笑下,长大的孤儿。

  为什么鄙夷?为什么嘲笑?

  因为自己所谓的母亲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四处游走的娼妓。

  周围的人都这么说,意思就是:一个女人和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到男人,在金钱的交易下,在一夜情的诱惑下,“意外”诞生的产物。

  一开始听到同龄人的嘲笑,自己都会狠狠的打回去,虽然自己时时刻刻的否认,但是也许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一直到那一天,一对非常善良的夫妇带着一个比自己年龄大一点的男孩,以及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孩来到孤儿院……

  “嗯?这个小男孩有着和神明一样的银发,真可爱!,我们要不收养这个男孩吧!说不定这个男孩是一个和神明有缘的孩子呢?”

  然后,自己就被这一家人给接纳了,在那一刻,自己拥有了家人,拥有了不是亲生父母,但是胜似亲生父母的家人。

  更有了如同兄长一般的朋友,或者说哥哥,以及那个眼中满是温柔和慈爱的女孩,姬莉叶!

  尽管比我大一岁,但我就是想这么称呼她,也许仅仅只是心中的不情愿……

  不!更应该说,在潜意识里,我把她当成一个纯粹的女性来看待,然后喜欢着她……

  也许因为自己的性格和周围格格不入,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与其他人或者生气,或者看不下去,鄙夷,嘲笑不同的是,姬莉叶对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支持,信任,毫无理由的支持和信任。

  她对其他人也是这样,但是我想………

  总之,再这样的家庭之下,慢慢的我就已经释怀,对于那个抛弃我的原生家庭的释怀,也许那个抛弃自己的女人真的是一个到处游走到娼妓呢!

  一直到现在,就在刚刚姬莉叶说,一个男子过来寻找我,那个男子是我的兄长,我有家人,原来我有家人………

  原本以为自己早就已经释怀了呢?为什么,为什么当年要抛弃我,为什么现在才来寻找,为什么………

  越想,尼禄的内心就越是难过,越想,尼禄的内心就越复杂,那到底是什么滋味,到底是………

  想不明白,也想不清楚,索性尼禄将一切的悲愤,将一切的疑惑,将一切的一切,全都化为去往目的地时的动力……

  “菲尔姆山丘的最高处,应该就是那里了!”

  刚刚在眼前一闪而逝的身影,那个站在黑色圣碑上的身影………

  绝对不会错的,希望能给我一个答案吧

  尼禄一边想着,脚步愈加飞快…

  而此时,站在石碑上的安杰罗已经可以看到那个急速奔跑的身影,很快,很快………

  在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尼禄那无比飞快的脚步突然一顿,然后左手瞬间按住那缠满绷带的右手……

  “该死,怎么在这个时候……”

  看着缠满绷带的右手,尼禄暗骂了一句,脸色难看的说到。

  与此同时,在尼禄突然停下的那一霎那,安杰罗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灵魂,自己的血脉,都在轻微的颤动了一下,那种感觉…………

  闭上眼睛,自己感觉了一番,安杰罗的脸色突然一沉,然后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恢复之前冷静的样子。

  “看来指望你来到这里也不现实,算了,还是我去你那里吧!”

  安杰罗一边说着,声音就仿佛透过无尽空间传入尼禄的耳朵里,而后者一脸震惊的看了一下那距离自己已经不远,甚是可以说近在眼前的是石碑上,那个在月光的照耀下,身披大衣身影,突然动了一下,随后………

  两个长着相同的银发,披着“相同”大衣的少年,就这么在一处凸出来的山丘上,静静的对视着…………

  嗯!没有错的,那张脸,和自己梦里看到的一样,或者说梦里的那个身影,就应该长着这样的一张脸。

  回想起那天,右手手臂被利刃恶魔抓伤,伤势重吗,重,也不重。

  但是在那一天之后,自己就做了一个怪梦,而那个梦自己早已忘掉,但是现在看到面前的这个人………

  “你听到了吗?”

  来自梦里的那个男人,诉说着

  “你听到了吗?那来自灵魂的嘶吼?”

  那个男子又重复了一遍,而我却并不知道他到底在“诉说”着什么。

  可能那个男子并没有开口讲话,但是那响彻在我的脑海里,我的灵魂里,那倒充满低沉,干燥,却又带着一丝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的灵魂在嘶吼着什么?”

  “那你呢?你的灵魂在嘶吼着什么?”

  反问了一句,然后就听到那个男人轻笑了一下,然后说到:

  “I  need  more  power!”

  “我也是一样!”

  那个梦,那个梦里的对话,以及那个男人,都和面前的人重合到了一起,仿佛那句话就是他说的。

  看着面前的安杰罗,尼禄面带复杂的回忆到。

  而此时的安杰罗,看着面前的弟弟,这个素未谋面的弟弟,这个仅仅只存在于照片上的弟弟,心中闪过的念头更多,有很多话想要说,想要问,想要去解释,但最后却不知道怎么说。

  良久,安杰罗率先打破了沉寂已久的气氛,开口问道:

  “你的手臂是怎么回事?怎么弄伤的?”

  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意和久违的关心,就和克雷多一样……

  “在和恶魔的战斗中,被抓伤的!”

  同样心情复杂的尼禄回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很自然的就说了出来。

  尼禄的话说完,安杰罗确认搬的点了点头,又问了第二句

  “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我想应该………算了,我叫安杰罗,母亲亲口说过,我是最先出生的,比你早出生一个小时。”

  从一开始的问候,然后苦笑着转移了话题,安杰罗此时很无措,也很忐忑,毕竟……

  从一开始的问题,到后来的自我介绍,以及最后,那仿佛炫耀一般的语气明确自己的地位,都让尼禄的心情慢慢的变得低沉,难过,甚至有些愤怒起来。

  深吸一口气,略有些疑惑般的“啊了一声,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然后回复道:

  “啊?安杰罗是吧!你这家伙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对于一个被抛弃的孤儿,在周围一片谩骂,嘲笑,鄙夷声中,能过的怎么样呢?”

  说完之后,那无比自嘲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无所谓的语气。

  难过,悲伤,以及愤怒的神色,开始浮现在尼禄的脸上。

  但是安杰罗却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就仿佛是预料到一般,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说到:

  “嗯!猜的到,和我,和母亲所想象的差不多,很不错的生活,至少你……”

  “可恶!你他MD在说什么?嘲笑我吗?”

  那种知道但无所谓,甚至带着“嘲笑”一般的语气,让尼禄的心情瞬间爆炸,直接爆了句粗口,将安杰罗的话强行打断了。

  看着尼禄那无比愤怒的神色,安杰罗的眉头一皱,然后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笑了笑,反问道:

  “哈!哈!你觉得我是在嘲笑你?你觉得我是在讽刺你,或者说,你觉得你真的被抛弃了吗?”

  说到最后,安杰罗的声音似乎有那么一点颤抖,甚至那种神情,那种无比悲伤的神情,让有点愤怒的尼禄疑惑起来。

  而安杰罗那里,看着尼禄那充满疑惑的神情,深吸了一口气,又补充了一句:

  “至少,你的生活,比起整天提心吊胆,担心自己不知道那一天就会失去生命的我们来说,要强的多啊!”

  语气复杂的说完,安杰罗摘下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扔给了尼禄,后者一把接住,看了起来。

  而安杰罗此时也走到他的身边,面带悲伤的摸了一下尼禄的头发,后者显然不太习惯这个动作,躲开安杰罗伸过来的手,开始端详起这枚项链,以及项链里面所包含的东西。

  这枚挂着金色链条的红宝石一入手,就给人一种很沉重的感觉。

  是的,没错,这枚项链的价值,就算从来没有离开过这片岛屿的自己,也知道这枚项链很珍贵。

  光是这跟金色链条,以及这枚红宝石,就价值不菲,还是翻盖的,那里面的东西……

  打开盖子,出人意料的是,里面的东西仅仅只有两张三四寸照片,盖子上是一个握着武士刀,穿着蓝色风衣的男子背影,有着一头与自己,以及和这个叫安杰罗的家伙一样的银发。

  光看照片,就给人一种很冷酷的感觉,更别说那张脸,或者说,自己先前的猜测,那个梦里的男子,配上这张无比冷峻的脸,更加合适。

  不!不是合适,那个梦境,那句响彻在灵魂深处的低语,就是这个男子说的,就是他。

  看着盖子上,那镶嵌着维吉尔背景的照片,尼禄此刻无比确信,那个梦里见到的男子,一定就是他。

  他到底是谁呢?也许是………

  压下心中的疑问,尼禄的眼光往下缓缓移去,便看到一个金发女子,不,应该是金发女孩才对。

  这个女孩自己认识,好像叫贝雅特丽,或者说,曾经看到过她的照片,一位女骑士,一位身份很高贵的女骑士。

  这份高贵不仅仅是她以一个女人的身份成为骑士,更是因为她的家族传承,历史非常悠久,曾传闻她的家族,和教会中所膜拜的“神”,渊源很深。

  不过,自己当时对于这个不感兴趣,传闻她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消失了,也有传闻说她远嫁到别处,又或者是死了………

  真不敢相信她竟然会是…………

  而且,光从相貌上来看,照片上的她,也就比姬莉叶大个三四岁,大约二十左右。

  然后再仔细看,那个满脸笑意的女人坐在一张椅子上,怀里抱着两个银发婴儿,一个用蓝色布包包裹,一个用黑色布包包裹。

  第一眼看去,那个女孩满脸幸福的抱着自己的两个孩子,那种神情,那种姿态,根本不像一个狠心抛弃自己孩子的母亲。

  如果不是尼禄在孤儿院看到院长曾经捡到自己时,所拍的照片上的自己,和这个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话,甚至连那个黑色布包都一模一样。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照片上,自己的母亲抛弃自己。

  对,如果先前还有怨恨的话,现在看到这个照片后,怨恨,难过失落等等所有的情绪全部消失了。

  因为自己已经知道,这个女人,不,应该是自己的母亲,根本不是一个随便抛弃自己的孩子的人,所以说,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尼禄的神情不断变幻,最后合上盖子时,那无比难过的神色以及,那眼角滑落的泪水,安杰罗再也忍不住,直接抱住了自己的弟弟,然后轻轻的说到:

  “弟弟!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至少,从现在开始,没有谁能够将我们分开,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略微哽咽的说完那斩钉截铁的话,安杰罗放开尼禄,然后两人对视一眼………

  “噗呲!”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两人全部笑了起来,随后安杰罗从尼禄手中“抢过”项链,然后重新戴在脖子上,用占有一般的口气说到:

  “这是我的,你的那个在母亲那里!她说她到时候想亲自交给你。”

  安杰罗的话让尼禄愣了一下,后者一只手抓住安杰罗,神色急切的问道:

  “母亲?母亲她还活着?”

  尼禄的反应以及他的问题让安杰罗一愣,后者甩开他的手,然后就地找了块石头,拄着刀坐了下去,答非所问的说到:

  “想不想听听,我们母子二人这些年是怎么过得吗?想不想听听“你”,为什么会被抛弃?”

  同样坐下来的尼禄,听了安杰罗的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后者微微一笑,然后缓缓讲道:

  “和你从记事起不一样的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有一个弟弟,就是你……”

  说着,安杰罗指了一下尼禄,然后继续说到:

  “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过上这种到处流浪的生活,为什么要和弟弟从小分离,为什么我没有父亲,为什么………一直到八岁那年,…………十岁……十二岁……十六岁…一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你住在这里………”

  很长的故事,也很令人同情的故事,听完安杰罗的解释,尼禄的内心非常复杂,追杀,逃亡,原来自己的母亲和兄……和这个家伙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看着尼禄沉思的样子,安杰罗缓缓的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尼禄的头发,在遭到后者的白银之后,安杰罗看向尼禄那,缠满绷带的右手,继续说到:

  “就像你这个右手,你以为是因为被恶魔抓伤后所感染的?但我可以非常确定的告诉你,不是!那些卑贱的家伙没这个本事,这种力量来自我们父亲——维吉尔!”

  “维吉尔?”

  安杰罗的话让尼禄疑惑的说了一句,随后在尼禄充满疑惑的神色下,安杰罗缓缓的问出了心中最后一个问题:

  “所以~尼禄,如果是你,面对一个一出生,就拥有有这样“畸形”身体,天生带有诅咒的婴儿,以及一个和普通婴儿一样健康的婴儿,你会怎么选泽呢?”

  问完,没等尼禄回答,安杰罗又继续问道:

  “是选择将那个生来就带有诅咒的婴儿抛弃,然后带着另一个婴儿幸福的生活下去?还是将那个健康的婴儿放到孤儿院,然后带着那个“畸形儿”,在恶魔和人类的排挤下,踏上没有未来的逃生之路呢?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说完,安杰罗沉默了下来,脸色略微有点沉重。

  而尼禄听完安杰罗的问题,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是啊,如果是自己的话,不管选择抛弃哪一个………不,日后的自己绝对不会面临这样的选择……

  看着已经陷入沉思的尼禄,安杰罗轻笑了一声,然后缓缓开口,打断尼禄的思绪:

  “你也不知道吧?或者说,如果当时母亲将我抛弃,她绝对不会过上那种九死一生,甚至很多次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会丧命的生活,她………”

  “不!不是的!我那一个都不会放弃!”

  尼禄这时候突然打断安杰罗自嘲的话,插了一句。

  而听到尼禄的话,安杰罗也笑了一下,赞同般的点了点头,补充道:

  “对!不管是哪一个都不能放弃,但是想要真正做到,离不开强大的力量,力量啊,力量啊,I  need  more  power!”

  点了点头,梦里的声音传递回现实,在同样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尼禄自然也明白,要想保护一切,自然需要非常强大的力量。

  但是等了一下,一个念头猛然在内心划过,尼禄连忙问道:

  “你刚刚说,我们还有一个叔叔,他叫什么名字?那我们的父亲呢?我们的父亲是叫维吉尔吧?他当时在哪里?还有,你刚刚并没有告诉我那些恶魔为什么追杀你,仅仅只是你的血脉提前苏醒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如连珠炮一样传入安杰罗的耳朵里面,在思考了一会之后,安杰罗叹了一口气,然后一一的回答道:

  “我们的叔叔容我先卖个关子,至于我们的父亲,他死了,被恶魔杀死的!”

  听到这里,尼禄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安杰罗说这句话的那种感觉,很令人难受,明明是非常悲伤的一件事情,但是那种无所谓的语气………

  没等尼禄在细细的想下去,只见安杰罗突然露出一个非常诡异的表情,然后用反问一般的口气说到:

  “至于为什么血脉一旦苏醒,就会被恶魔追杀,这都需要你自己去调查!”

  “我特F  aK  e?你他MD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什么让我自己调查?”

  见到自己的这个兄长又开始“谜语人”行为,尼禄气的爆了句粗口。

  对于尼禄的问候,安杰罗并不觉得有什么被冒犯到的感觉,摇头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对你来说太过荒诞,就像……你相信你们最崇拜的“神”是真实存在的吗?”

  “嘶~~呵呵!神?那位魔剑士?呵呵呵呵!他要是真的存在,我们的家庭根本不会……”

  说到最后,那种不屑的神态……

  看着尼禄的反应,安杰罗缓缓站起身,先是叮嘱了一句:

  “好了,面也见了,我也该离开了,尼禄,记住,你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把我,和我今天的一切说出去,谁都不要告诉,包括那个女孩和那个叫克雷多的人类!记住了!希望下次见面,你可以叫我一句“兄长”!”

  看到尼禄一脸疑惑,但是仍旧点了点头的样子,安杰罗用右手拍了一下尼禄的肩膀,然后用鼓励般的话语最后说到:

  “另外,你不需要相信他们所崇拜的“神”,但是如果你真的认为他不存在的话………那就自己去寻找吧,去努力寻找这一切吧,记住哦!千万别把这一切说出去,不然,为了保护你,我会杀掉所有的知情者………”

  后面的话已经听不清了,为什么。

  如果面前的兄长突然变成一个肋生双翼恶魔,甚至他的一只手还搭在你的肩膀上,你也会这样的。

  眼睁睁的看着已经魔化的安杰罗缓缓浮上高空,那背后的魔人之翼,以及从肩甲处往脑后处,延伸的青色“神环”,以及那无时无刻散发着魅惑,和令人恐惧的神秘气息……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高位存在,比起以前自己所杀过的恶魔…………

  根本没有可比性,一个是沙砾,一个是天上闪烁的群星,而自己………

  这一刻,回过神来的尼禄,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梦境”无比真实,如果不是右手手臂上,那无比灼热的痛感提醒这自己的话,那自己真的就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真不知道我那愚蠢的弟弟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但是~一定很赞就是了…………

  


  (https://www.biqwo.com/dudu/61475/61475305/360670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