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悟道树,从洪荒穿越到武侠 > 第三十三章:化神也要面对岁月的考验,仙不会握住凡人的命运不放

第三十三章:化神也要面对岁月的考验,仙不会握住凡人的命运不放


  岁月,对于周悟来说,是最没有感觉的。

  转瞬之间,一百年悄然流逝。

  对于凡人来说,一百年,是五代人的出生和死去,是重逢的喜悦,亦是离别的伤感。但对于周悟来说,他只是过了一个呼吸的瞬间。

  他没有领会到春天的温柔,夏日的酷暑,秋风的送爽,冬雪的凛冽,他在云层之上,永远都是一个色调,他没有俯视人间的心思,却又实实在在地是在俯视着人间。

  这很矛盾,又很和谐。

  这一百年来,周悟偶尔会用窥天神镜看上一眼人间。

  人族炼气士和妖族炼气士的战争拉开帷幕后,周悟在其中看到了很多故事。有平凡渺小的,有悲壮抗争的,有守护的,有正义的,这些故事的主人公,或许是某一位妖族炼气士,或者是某一位人族炼气士。

  他们在平凡中死去。

  他们在抗争中死去。

  他们在悄然地死去,又在幸运地死去。

  悄然的是,他们只是历史车轮中的一粒尘埃,不会在历史中留下任何痕迹。幸运的是,仙看到了他们最后的璀璨。

  “对化神的考验,到了!”

  周悟的视线,同一时间看向人间的所有化神炼气士。

  ……

  京都。

  神霄山。

  林神霄的闭关之所,乃是灵脉汇聚最盛之上,建造出一座辉煌的宫殿。

  自与师父王景一战,已经过去了一百五十年。

  他的伤势,也修养好了,这一百五十年,也修炼到了化神后期境界。

  林神霄是六十二贤之一,亦是六十二个人中,仅次于张仲,江缘的弟子,他的修炼天赋,自是无可怀疑的。

  化神之后,便是返虚。

  王景传下的《妙缘炼气真经》,只是属于炼气士的法门,只蕴含了炼气士四个境界,并不涉及到仙的境界。

  只有张仲的《地脉水经注》,才是真正的仙法,涉及到了合道之后的散仙境界。当时张仲得此仙缘时,周悟曾对他的期望,是下一次再见时,希望张仲能够合道成仙。

  可惜的是,张仲感惜豫州百姓,身化河流了。

  不过张仲怀着踏实的想法,传下去的《地脉水经注》,并没有涉及到成仙方面,唯一真传,只有宋水星得到了。

  因此,林神霄并不知道,合道后面的境界,是否是什么境界。

  但当林神霄突破化神后期的那一刻,林神霄感觉到了来自天地的桎梏。

  这种桎梏,给他一种直觉,他是不可能突破至返虚境界的。

  天地,成为了他的囚笼。

  “为什么不能突破?”

  林神霄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能看到自己的寿元也在随着时间流逝,若是不突破,他可能会死。

  在他成为炼气士后,寿尽这个概念,就从他的脑海中彻底驱逐出去。

  炼气士,是凡人眼中的‘仙’,‘仙’,是长生不死的,怎么会有寿元将尽的一天呢。

  什么时候,‘仙’也要面对岁月的考验了?

  林神霄感到惊慌失措。

  他要出去一趟,去看看其他的师兄弟,是不是也一样感受到了不能突破,寿元将尽的桎梏。

  不可能只有他一人是这样罢?

  ……

  月照。

  江缘比林神霄还要早修炼至化神后期,且,他的天赋是他师父这些弟子中最好的,他在想要突破化神后期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了天地之间的桎梏。

  “化神后期,就是炼气士的上限吗?”

  江缘脸色平静,而后摇头道:“不会,师父传下的《妙缘炼气真经》,明明还有返虚、合道二境,怎么可能仅限于化神呢。”

  “看来,我要回一趟大衍了。”

  “师父,好久不见了!”

  “张仲师兄,真是可惜了。为了凡人,值得吗?”

  江缘脑海中,依次浮现出王景、张仲的脸庞,他想到要得知这个问题的答案,就要从根源去寻找,才能得到答案。

  而根源是,自己的师父王景。

  仙始之地。

  一百五十年前,林神霄协同诸位师兄弟一起逼宫王景的事,江缘已经得知了,他自从来到月照后,就没有再回去过一次大衍了。

  这一次,如果不是非必要,他也不想回大衍。

  “师父,这一次,你还是会做出像上次一样的选择吗?”江缘看着大衍的方向,好似王景就在他面前,平静地问道。

  ……

  寰州炼气司。

  王景坐在蒲团之上。

  他作为炼气之祖,人间第一个炼气士,最受树仙眷顾的人,林神霄江缘能感应到的天地桎梏,他自是能感应到。

  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寿元,似乎在开始流逝了。

  若是再不突破的话,他也会跟凡人一样死去。

  像凡人一样死去,他不会感到惧怕,因为他自始至终,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凡人,是一位农家出来的凡人。

  并不是高高在上的炼气士。

  这也是为何,在他得到仙缘之后,他没有伸手向人间的权力染指,哪怕是触手可得,他反而是想着用仙法来造福人间。

  最后,一路走来,他发现,身边的同行者越来越少,直到现在,九州炼气司,只剩下他的寰州炼气司,在他的威望下,还在为人间百姓计。

  但他一旦死去了,寰州炼气司,也必然会成为其他的炼气宗一般,不再苦苦为百姓奔波了。

  “难道,拥有了超越凡人的力量后,就一定要拥有超越凡人的地位吗?”

  他为官七十余载,世事洞明,人情练达,隐隐是明白的。但,他又想着,靠他的力量,能不能改变这一切。

  王景心里有一股劲。

  但最后,恍然发现,人间滚滚浪潮,不是仅仅靠个人之力能改变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炼气士没有来到这世间的时候,百姓苦!炼气士来了之后,百姓还是苦!”

  “炼气士,终究不是仙,终究是凡人啊!”王景发出一声感叹,而后又想道。

  “是否因为炼气士的贪念,树仙降下了惩罚……设下了天地桎梏。”

  在王景的心中,树仙是人间最高,是人间唯一的真仙,他这个仙祖,只是一个假仙而已,仙让百灵鸟一日不能说超过十句话,百灵鸟一日就不能说第十一句话。

  这就是仙的伟力!

  仙若是让炼气士不能突破,炼气士就不能突破!

  王景知道,他的一切,炼气士的一切,都是仙赐予的,仙若是要收回,也许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去拜见一次树仙!”

  王景下定了决心,便自寰州出发,前往云州大溪村,欲至仙始之地,拜见树仙。

  他来到云州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去见树仙,而是先去见陈寿。

  陈寿答应过王景,也为这个承诺付出了两个甲子多的岁月。

  王景问他,有没有感觉到天地桎梏。

  陈寿修炼《太清丹仙经》,乃是所有从周悟真灵世界中,悟得的最高等级的仙法,与太上老君,也就是老子有关系。

  他得仙缘后,修炼至炼气期后,便效仿王景入朝为官,想要帮助一下百姓,后来,他发现官场一片污浊,根本帮助不了百姓。

  能为百姓做事的,极少极少。

  曾经有位大官对陈寿说:“不苦一苦百姓,我们又如何能享受这宝马雕车香满路,穿金戴银,呼奴携婢,珍馐玉盘……这些都是百姓的功劳……不苦一苦百姓,万一他们怠惰了,我们又如何保持这样的生活。而且,此乃稳政!”

  当然,这位大官是将陈寿当做了自己人,才说出了这种心声。

  但陈寿自此,发现自己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就算杀了大官,还有千千万万个大官,杀了千千万万个官,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陈寿感到颓然,索性便辞官了。

  而后专心修炼,不再过问人间之事,越来越无为了。

  这让他觉得丢了那颗赤子之心,这也是陈寿,为何这么多年,明明就在大溪村,但就是没有进入仙始之地一步,他心中有愧!

  陈寿看向王景,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感知到了。

  王景说:“我要去一趟仙始之地,拜见树仙,你要一起去吗?”

  陈寿闻言,看向那株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似乎也听到了百灵鸟的鸣叫,最终,他摇了摇头。

  王景便也不再说什么,他向仙始之地走去。

  不多时,王景来到了仙始之地,他跪在树仙的树下,以弟子之礼跪拜道:“树仙,弟子王景,来拜见您了!”

  “王景,你回来了!”百灵鸟从百灵宫飞下来,站在王景的面前说道。

  王景朝百灵鸟点点头,而后,静静等待树仙的回应。

  百灵鸟说:“仙也许睡着了呢。仙最爱睡觉了……”

  然后,百灵鸟就听到了仙的声音,百灵鸟连忙闭上嘴巴,不敢再说仙的‘坏话’,它和王景听到树仙这样说。

  “王景,我已然知晓你的来意!”

  王景拜伏,树仙知晓,他并不觉得奇怪,他鼓起勇气,问道:“树仙,您能告诉我答案吗?”说完,他心中很紧张。

  他觉得树仙既然知晓了他的来意,那么,会告诉他的话,树仙自是会告诉他,若是不告诉他,他多此一问,是对树仙的质疑。

  但好在,树仙似乎并没有怪罪他,而是说道:“时机未到!”

  的确是时机未到,现在人间的炼气士,其实还处在一个初期发展的时代。而且,天地间灵脉,还没有祖脉的诞生。

  若是祖脉诞生后,天地间灵气潮汐,炼气士必会厚积薄发,达到一个暴涨。

  虽说,他的确可以出手,打破这种天地桎梏,但他觉得没有必要,因为若是遵循自然,将来此方世界诞生天道意志,会发展地更好。

  他越过分干扰此界,天道意志越是难以诞生。

  他已经种下了炼气士的种子,只需要紧紧地等待就行了。

  “时机未到?”王景喃喃地琢磨这句话中的含义,但一时间琢磨不明白,他便感谢道:“多谢树仙为王景解惑。”

  周悟视线落在王景的身上,他说道:“王景,若是重来一次,你还会做出那样的抉择吗?”

  树仙的话,王景明白了,他看着树仙,脸上露出恭敬的神色,他坚定地道:“若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像之前一样,不会让人打扰到树仙的。”

  说完,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陈寿对他说的话,于是,他在今日,第二次鼓起勇气问道:“仙,你在乎凡俗打扰您的安宁吗?”

  树仙从来没有直接跟他说过这个事情,都是他在心中自己揣测的,因此,王景很是忐忑,他怕自己是一厢情愿的。

  周悟想了很久,说道:“我并不在乎。他们打扰不到我的!”

  炼气士再折腾,也不可能折腾到他。

  王景闻言,沉默了好久,才继续问道:“树仙,您不在乎打扰,但您,喜欢这种打扰吗?”

  周悟沉思,他虽然是树,但也曾作为人,他有人的喜怒,并不是没有感情的。以前在洪荒的时候,亦是鸿钧守护着他的那一份安宁,让他可以安心修炼,不会被什么妖魔鬼怪所打扰。

  于是,他道:“我的确也不喜欢。”

  不在乎!

  也不喜欢!

  王景听到这样的回答,目光中露出激动之色,他道:

  “树仙,”

  “您不在乎!”

  “但是我在乎啊!”

  “您赐予我仙缘,对王景有再造之恩,王景却什么都不能为您做,所以,守护您的安宁,是王景唯一能做的啊!”

  “我知道树仙不在乎我的在乎,可是啊,只要能为树仙做一点点,哪怕一点点,我都感到开心了!”

  “这份守护,会要了你的命,你也要继续进行下去吗?”周悟道。

  王景目光坚定,道:“哪怕是要了王景命,王景也会选择守护下去,只因为,树仙说了,你的确不喜欢……”

  “我就像您的孩子,父母不喜欢,是怕麻烦到孩子。但孩子,不能因为怕麻烦,就不去为父母做些什么。”

  “树仙,若是您不允许王景这么做的话,您只要说一声,王景将听从您的意志。”

  王景垂下了头颅,这颗属于人间之巅,炼气之祖的头颅,恭敬地等待着树仙的命令。

  然后,王景便听到树仙这样对他说,

  “王景啊,从你十八岁那年,去京都赶考时,我就握住了你的命运,你成为炼气士种子,传法天下炼气士,与弟子江缘一战……我一直都在拨弄你的命运……”

  “我将你当成了一个工具,这是我的错误。”

  “所以,我不会再握住你的命运不放了,你是一个完整的人格生命,你所作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决定命运的走向,不管是好的坏的,都全凭你个人的意志去选择……”

  “你想做出什么抉择,就去做出什么抉择吧!”

  王景闻言,俯首道:“树仙,您并没有拨弄我的命运,您对我所做的一起,都是对我的恩赐啊!”

  “去吧!”

  “去成为自己吧!”

  周悟这样对王景说。

  ……


  (https://www.biqwo.com/dudu/69462/69462289/3601955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