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11章 太子动怒

第11章 太子动怒


  “回余侧妃,奴婢不会,奴婢只会轰轰兔子什么的。”我小心地应答着。

  余侧妃眯起眼睛,打量了我半天,道:“你在太子身边儿侍候着,要多长几个心眼儿。太子冷了要加衣,热了要扇风,渴了要加水,饿了要进食,这些你都要倍加注意。还有,宫女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恪守自己的本份,少做些出格儿的事。”

  “是。”我应承着。

  余侧妃朝我扇了扇手:“你去吧。”

  我低着头从余侧妃那里退了出来,走到上春园里,才停下脚步。

  抬起头望了望天空,尽是湛蓝一片,光秃秃的连一点刺眼的白都没有。长吁了一口气,我的心也跟着开阔起来。过两天就要立秋了,待中秋一过,叶子也就该掉了,想这园子也没这般光景了,不如趁着这功夫,多看上几眼。

  满园的青翠,满眼的乱花,渐渐迷醉了我这双眼,我看着枝头的小雀,贪婪地大口呼吸着,却猛地被人遮住了双眼。

  我以为是小桃,笑着想要将那手掰开,一摸却摸到了不同触感的一双大手。

  那是一双男人的手,我能感觉出它的大和它的宽厚。

  我慌了,这上春园里,是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是谁?”我手上用了力,可还是扳不开那又大手,“再不松手,我生气了。”

  蒙着我眼睛的手一松,一阵清凉袭来,很舒服。接着眼前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可眼中的一切却变得花花绿绿的了。

  我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那可恶的家伙居然是质子。

  “男女授受不亲,质子这样,我可真生气了。”我故意往外撤了几步,离他远些。

  质子摇了摇头道:“亏我昨儿拎着那火狐,连宫都没回,直接去了成衣铺,你倒是个不知情的人。”

  “是去给我做围脖儿了吗?”我问。

  质子斜眼看着我说:“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可你跟太子把我一个人撇下,想着就来气,干脆就给自己做了个狐皮帽子。你说,这冬天戴起来,一定暖和吧?”

  狐皮围脖儿就这么没了,我有些失望,悻悻地“哦”了一声。

  质子一楞,没再说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奴婢还要去太子身边侍候着,质子若没什么吩咐,奴婢告退。”说是许我晚一个时辰,若是再呆下去,恐怕太子真要找我了。

  正要离去,却被质子拉住袖子,我挣脱不开,只得抬起头来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他是质子,我不相信,他不懂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而他却三番两次的纠缠于我,戏弄于我,他到底是什么居心?

  质子眼中的迷茫似有很深的感召力,我看着他的胴眸,竟也渐渐地迷茫起来。

  默默无语地对视,他的眼中有我,我的眼中有他,只是我们似乎都看不清楚彼此。

  至少我看不清楚他。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我应声回过头去,只见太子正背着手站在不远处,满眼寒光的看着我,凌气逼人。

  质子嗖地放开拽着我袖子的手,拱手给太子见礼,我也赶紧跪下,给太子请安。

  “起来吧。”太子探究地看了看我,最后将目光落在质子身上,“本太子来的似乎不是时候?”

  质子淡笑道:“太子说笑了。”

  “可是本太子分明看到了一些……一些事情,不知道质子将如何解释?”太子回过头来,眯起眼来看着我说,“或者,你来给本太子解释解释?”

  “太子,奴婢……”

  “算了。”太子打断了我,踱步到质子的面前,“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本太子很清楚。只不过,还是得提醒质子,这里是苍穹国,不要将朗笛国那不堪的风俗带到苍穹国来。”

  质子黑着脸色,不说话。太子则高高地扬起了他的头,甩了甩袖子,在一群太监宫女的族拥下离去。

  恨恨地盯了质子一眼,这家伙,只会给我添麻烦,如今在太子的眼里,我恐怕已是个不洁之人了。

  我起身紧紧地跟上太子的队伍,心底暗暗自省,怎么就忘了这么一条:质子,只怕是离得越远越好。

  太子走的极快,大步流星的,像是要去赶集。我跟在后面,颠着跑着当了个小尾巴。

  出了上春院,到了上学堂,太子太傅已经在等着了。原来已经是巳时了,按太子的吩咐,我应该辰时去侍候才是。

  自己乱了规矩,太子生气,也是应该的,只怕太子生气,不单单是因为我误了时间吧?

  越想就越来气,恐怕那个质子的八字与我不合,要不怎么遇见他就没什么好事呢。

  在心里默念着让自己长长记性,正自我反醒着,就听见上学堂里传来了摔东西的声音,接着太子太傅被赶了出来。

  老太傅诚惶诚恐地夹着书本,掀开帘子还被一个茶碗追了出来,碎在脚下,吓的他蹦了两脚,差点摔一大跤。

  一个小太监上前扶住了老太傅,太傅站稳了身子,摆了摆手,颤着双腿,一步一摇地走了。

  福贵看着站在门口儿的太子少傅,指了指里头,满眼乞求。太子少傅明白了他的意思,往前跨了两步,朝里头望了两眼,亦是望而生畏,又摇着头退了回来。

  这当口,谁也不敢去惹太子,免得引火烧身。

  “朵英,你给本太子进来。”

  刚把事情分析透,火就烧到了自己的身上。我求救地看着福贵,福贵不理,反倒低声催促道:“快着,太子叫你呢。”

  我承认,崔嬷嬷说我性子顽劣,这话一点错也没有。但是,我也不是那个不知轻重的傻丫头。在太子面前,我始终是收着性子的。所以,太子生气了,我也会这般害怕。

  太子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儿,连他一向尊敬的太傅都受到了这样的待遇,我若进去,可想而知。

  但是,我有选择吗?

  掀开帘子,我几乎是被人推着进去的,踉跄了几步,才站稳了身子。太子背对着我负手而立,威慑力却比往日更强。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5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