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38章 搅乱了心

第38章 搅乱了心


  “别进来,请孝仁皇子在外稍等片刻。”

  我手忙脚乱地想要把衣服脱下来,但孝仁皇子似乎并不给面子,径直就闯了进来。

  我一急,掀开被子躲了进去。

  孝仁皇子见我躺在床上,有些尴尬,远远地不敢靠前。

  “不是说起了吗?”

  “奴婢有些不舒服,又躺下了。”我应道。

  “传太医吧?”

  “不用,不用。”我紧张极了,再加上身上罩了那么厚的衣服还盖着被子,早已热得满身是汗了。

  “刚刚听杏儿来报,说你不喜欢那些衣裳?”

  不喜欢吗?不喜欢自己还穿在身上自我陶醉?喜欢吗?喜欢干嘛还口是心非?

  我一时无法作答,只得闷不出声。

  孝仁皇子叹了口气道:“那些是四哥吩咐的,是他一片心意。”

  闻听此言,我恨不得立即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太子,他还想怎样?是要提醒我他的存在,好让我继续骂他吗?

  见我不语,孝仁皇子也呆不住了,只得无奈地说:“如果没什么大碍,一会儿到书房来吧。”

  “奴婢马上过去。”

  随着门咯噔一声,孝仁皇子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我赶紧掀了被子下床,把衣服换了下来。

  定定地盯着那身华丽的衣服,心里涌起一股难言之情,不由心里好奇:为什么我每天都会想起那招人恨的太子,却又总是忘了骂他?

  我满心好奇地来到书房,孝仁皇子和秋公子正在饮茶,见我来了,忙招呼我上前。

  “朵英,你没什么吧?”秋公子的眼里似乎藏着些什么,仔细一看,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孝仁皇子看了秋公子一眼,笑道:“看她这活蹦乱跳的样子,应该是没什么事。”

  我只是笑了笑,深深地侧身行礼,站在一旁听命。

  “你跟秋先生学了一个来月了,今天,本皇子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进步,你敢不敢试试?”

  有的时候,变聪明了不一定是好事。若是以前,我会傻傻地直接应承下来,不管过程,不管结局。可是现在,经过秋公子的一番调教,我懂得了察言观色,懂得了小心慬行,懂得了透过现象看实质……

  看着孝仁皇子眼里闪着狡黠的光,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花样耍弄我,于是我犹豫了。

  “朵英,不妨一试。”秋公子淡笑着,眸子似一汪深潭,平静却看不见底。

  我点点头,答应下来,不为别的,完全是因为我相信秋公子。

  我站到书案前,一手拿着毛笔,一手挽着袖子,摆出了一副文人的架式。

  “新春吉祥……”

  我认真地写着,每一笔都很卖力,就是不想让孝仁皇子小瞧了我。

  孝仁皇子站在书案旁,点着头笑道:“有点意思。写下一个,思念至深。”

  思念至深,还好,深字是昨天学过的,也难不倒我。

  “日日盼望……”

  “旗开得胜……”

  旗字怎么写?我不会,可我又不想问,于是写了个“齐”字顶替,也算是蒙混过关吧。

  孝仁皇子看了我的“蒙混过关”,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又继续念道:“早日归来。”

  写完最后一笔,我的额头已经出汗了,可是看着自己写的工工整整的,又有些成就感。

  孝仁皇子拿起纸,放在嘴边吹了吹,眉开眼笑地说:“不错不错,朵英这些日子真是进步不少。”

  得到了孝仁皇子的夸奖,想来他这个当师傅的也面上有光啊。我放下笔,眼睛朝秋公子望去,秋公子闭着眼,似是根本没有听到孝仁皇子的话。也许是他对我不懂装懂,用“齐”子滥竽兖数的做法不满吧。

  孝仁皇子将我写的字折好,又从一堆书的下面拿了一个信封,将折好的纸塞了进去,用蜡封牢。接着,他又将门外的人叫了进来,吩咐道:“去,快马加鞭,将这封信送到前线太子的手里,不得有误。”

  我一下子就傻了眼,一份考题,就这么变成了一封信,还是寄给太子的……

  我站在园中的石桥上,用手轻抚着栏上的积雪,俯望着桥下的一片光镜,心中波涛汹涌。

  秋公子,分明就是知道孝仁皇子的意图,却利用了我对他的信任。

  新春吉祥,思念至深,日日盼望,旗开得胜,早日归来……

  天寒地冻,我的脸却火辣辣地烧。这样的书信,太子不会误会才怪。

  我和太子之间,有太多的结,易解的、难解的……纷乱不清。

  我想解,但不是以这种方式,我需要的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太子,非但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反而总是给我希望,然后再亲手将它毁灭。

  这样的一个太子,我可以原谅他吗?

  秋公子背着手,远远地站在桥下看着我。他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察觉了,我假装没看见,等着他上前来跟我解释。他却没有靠近,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男人,难道都是这样吗?解释一下会少块肉吗?

  我转身下桥,朝秋公子走去,我只想弄清楚,孝仁皇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

  秋公子的眸光里闪过一丝讶异,稍纵即逝。一丝淡笑由脸上晕染开来,看似无害,嘴角却挂着着深不可测的意味。

  “太子很风光吧?”

  我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不明白他问这句与正题毫无关系的话是什么意思。

  秋公子的眼神有些黯然:“没有人了解他站在高处的孤独,没有人知道他顶在风口浪尖上的辛酸。太子,是我佩服的极少数人之一。”

  我歪着头,不明白了。秋公子这样一个神人,居然也佩服太子?太子哪点好?难道他的才学也在秋公子之上吗?

  “你知道太子对你的心意吗?”

  我摇着头,脑中嗡嗡地响起太子绝情的话语:不要痴心妄想我会喜欢你。记着,你不过是个宫女,我以前可以利用你,现在、将来也一样。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8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