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那村那人那傻瓜 > 第44章

第44章


  荷花的奖赏对于憋了几个月的长生,可谓是久旱逢甘霖。而对于荷花,这却似在是在万里堤坝上凿开了一个小口子,看似没甚紧要,然只这一点点的缝隙让洪水寻得了突破口,再想堵住却是难了。

  长生自此开始愈发卖力气的干活儿,然后便跑到荷花跟前要奖赏。荷花假装不理解地说给他花生,他便摇摇头,说花生是奶奶的奖赏,他要荷花给的奖赏。

  荷花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不该一时冲动给他开这个先例,如今再要以肚子里的娃娃为借口拒绝都不那么硬气了。可却也不能只管依着他,尤其是他在这事儿上脸皮出奇的厚,早晨多打了两桶水,就敢恬着脸来朝她要奖赏。荷花思量了一阵子,只对长生说我的这个奖赏和奶奶的不一样,不能轻易就给了你,得攒够了次数,拿花生来换,二十个花生换我一次奖赏。”

  长生想了想,很欢喜地道:“好,我的花生都给你了,二十个花生换一次,能用好多次,我今天晚上先用三次。”

  荷花脸上一黑,道:“那个不算,那是你之前给我的,已经是我的了,再不能算你的,你要换得重新攒来。”

  长生瞪着眼傻了,那么多的花生全白费了……

  荷花得意地仰着下巴道:“怎的?不乐意啊?不乐意那就算了,正好我也不想奖赏你。”

  见荷花要走,长生紧忙一把抓了她,撇着嘴郁闷了许久方不情不愿地应了,为难地道:“奶奶没回来呢,没有花生得。”

  荷花狡黠地笑道:“那我不管了,你等奶奶回来吧。”

  “啊!不行!”长生涨红了脸,气呼呼地不干了。

  荷花看他这模样也不再逗他,又道:“那这么着,你只把给我那盒子里的花生得回去吧,往后你做了好的事我就从那盒子里奖你一颗,你攒够了数再来换。”

  “哦……”长生撅着嘴应了,翻着眼皮看了荷花一眼,很委屈地嘟囔,“那些本来就是我的……都是我得的……”

  荷花脑袋一歪,冲他嘻嘻的笑:谁让你给我的,不算啦。

  长生小声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屋。

  荷花唤道:“你干什么去,该吃饭了。”

  长生应道:“我去挑水。”说着人已经担了水桶准备出门。

  荷花紧忙把他拦了,瞪眼气道:“不许去!你这几天担了多少水了,别说水缸了,咱家的锅碗瓢盆恨不得都占上了!”

  见长生仍是不乐意的样子,荷花又道:“你不能为了得花生就什么事儿都一头扎进去干到底,像打水这种事儿够用就得了,多打一桶两桶的,算你的好处,可若多得连盆碗都占上了,那就好事变坏事……”说着又指着长生的鼻子警告道,“我告诉你啊,在我这儿,做了错事可是要扣花生的,你要是想还没得着呢就先欠着我俩仨的,你现在就去,我不拦着……”说完若无其事地转身回屋。

  长生在原地愣了愣,异常郁卒,重重地把水桶撂在了地上。

  荷花回头瞥他,摸着肚子似笑非笑地道:“这么大声干嘛?吓着咱娃子了,念在你是第一次饶你一回,下回再犯我可开始记账了啊。”

  长生受了欺负似的睨着荷花,呼呼地喘了会儿粗气,抱着水桶送回灶房里去了。

  荷花觉得自己的盘算打得仔细,想着自她有孕之后,家中许多的活计早已变成长生份内的事儿了,长生要想做些能得花生的事机会也不多,况又是这么边得边扣的,一个月下来能换了一次奖赏就算不错了。

  然这日子真过起来,荷花却发现她实在是低估了长生的智慧,又或是低估了他对奖赏的渴望。自家没什么可做的事儿,他便跑去荷花的娘家做事儿,待回家跟她一汇报,劈柴挑水,扫院子喂鸡,一天下来就能得四五个花生,偏生长生又处处听她的话,还没得她寻着不是往回扣,二十个花生便被他攒够了。如此仅仅四天,长生便用自己的劳动所得换来了她的奖赏。

  荷花这回明白了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她原想着拿这奖赏拿捏着长生,如今到把自己推进了坑里,可自己定下的规矩又不能说不算就不算,

  荷花想起了当年她还是姑娘是时,没甚避忌地听那些已为人妇的小姐妹说一些夫妻房中之事,如今倒或能派上用场……只她心里扭扭捏捏地拿不定主意,只因那事儿莫说让她去做,只连听上一听都让人脸红,便是如今将为人母也觉得臊人得很,然而在接连被长生换取了三次奖赏之后,到底还是受不住地定了心思。

  这日,长生又攒够了二十个花生,当晚便把自己洗洗干净,美滋滋地朝荷花来换奖赏。荷花一边不紧不慢地解着衣带,一边诱惑道:“长生,我还有个更好的奖赏你要不要啊?”

  长生摇头:“不要,我就要这个奖赏。”

  荷花道:“那个奖赏比这个奖赏还好呢!”

  长生依旧没甚兴趣地摇头,三两下把自己脱了个干净,跪在荷花旁边,双手不停地在腿上蹭啊蹭,无声地催促着荷花快些。

  荷花见诱惑不成,心说不给尝次甜头,实难把他的胃口给吊起来,想着便一咬牙,豁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长生平躺在床上,瞪着眼直勾勾地盯着屋顶,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仿似仍未从仙境中走出来。

  荷花漱完口,凑过去道:“只有极疼相公的媳妇儿才会对相公这样呢,我心里就极疼你。”见长生怔怔地不应话,荷花又道,“这便是我说的更好的奖赏了……你说,和平日的奖赏比,这个算不算是天大的奖赏?”

  长生这会儿才回过神,望着荷花用力的点头。

  长生爱上了这个天大的奖赏,荷花便说既然是天大的奖赏,就不能是二十个花生能换的,这回要八十个花生才能换一次。

  八十个花生可不是个小数目,长生闷着头琢磨,荷花又凑上来撺掇诱惑:这可是极得媳妇儿疼的男人才能得的奖赏呦。

  只这一句话,长生便没了犹豫。然这八十个花生却没二十个那么好得了,且不说数目上翻了倍,单说荷花得了找茬的时间,每每犯坏寻个由头扣他两三个,长生辛辛苦苦的存了近一个月也才只换了一回。

  苦兮兮地憋了一个月,长生再存第二次的时候就有些犹豫了,每日里数着自己的花生琢磨要不要先换次小奖赏。荷花看出他的心思,只在旁边念叨:“都四十个了啊,再存这么多就能换大奖赏了,也不是很难攒嘛……这会儿要用了二十个,就又得攒好久才能换大奖赏了……可惜了啊……”

  长生扒拉扒拉自己的花生,生生忍了下来。

  又过了半个多月,长生存够了八十个花生捧到荷花面前,荷花一时也寻不着由头倒扣,只好依了他。没想长生却不忙脱衣裳,而是把那八十个花生放在炕上认真地分了四堆儿。

  “不要大奖赏了,要四个小奖赏。”长生望着荷花嘻嘻地笑,憨厚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狡黠。

  荷花愣在那儿,傻了。

  长生不管那么多,只管自己脱衣裳去。荷花傻傻地望着那四堆儿花生,觉得自己被长生戏耍算计了,眼泪差点儿掉下来,她吸了吸鼻子,抬头望着长生,一扁嘴扑进他怀里,拉着长声儿凄凄楚楚地撒娇:“长生……”在荷花的撒娇耍赖下,长生勉强同意这晚只换一个小奖赏。

  长生变精明了,不再一次把花生都用完,而是像过冬存粮食似的,手里总是有几十个花生的存货。他又开始了数着花生过活的日子,只比从前不同的是,如今每次数完了都要冲着荷花嘿嘿的乐,然后自言自语的嘟囔算计:

  “我现在有四十个花生,能换两次小奖赏。”

  “五十个啦,我要先换一次小奖赏。”

  “还有三十个……没关系,还能换一次呢……”

  “六十个了,再攒二十个就能换大奖赏了!”

  “八十个……大奖赏一次就用完了……要不先换两次小奖赏好了……”

  “一百个,我有一百个了,可以换一次大的一次小的!”

  有时也会兴起,半认真半玩笑地威胁:“荷花,今天晚上我要换三个小的!”


  (https://www.biqwo.com/dudu/76/76141/391337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