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18共妻与搜寻犬

18共妻与搜寻犬


  “楚小娘打算什么时候给楚先生怀个娃?”一个女人把话题再次扯到了祈月身上。

  祈月很尴尬,她还没说话,旁边的李诚泰马上不满地道,“你们这些女人乱说什么!祈月这么小,怎么会怀小娃!”

  一个素来胆子大的女人取笑道,“哟!看看,咱们李家小哥多维护他师娘!”

  “李小哥是不是打算到你们先生家入赘啊?”另一个女人口无遮拦地道。

  话一说完,立时挨了旁边女人一肘子,“乱说什么,冯家妹儿在这里坐着呢!”

  李诚泰闻言,脸刷地一下就红了,悄悄地看了眼祈月。

  入赘,是指想要与不是兄弟的人共享一个女人,就必须带着财产加入拥有女人的那个人的家庭。如今武陵大陆也有一些这种方式组合成的家庭,但毕竟是少数,男人对后代繁衍看得很重,和不是兄弟的人共用女人,谁能知道怀的娃是不是自家的种呢,所以一般都很排斥这种入赘。

  祈月莫名,没听懂他们说的什么,很多土话的发音她都还没掌握,所以,她只听到一个陌生的发音,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她们说的什么?”她问李诚泰,示意他用官话解释。

  “嗯……没什么,你不要管她们啦!都是些无聊的女人!”李诚泰支吾了一下,如是道。直白地提到这种事,他在祈月面前还是会不好意思。

  “我们走了吧,都坐这么久了,该认识的也全认识了吧?”李诚泰拉了拉祈月的袖子道,“我带你去我房间看我的玩意儿,可多好玩儿的了!”

  祈月也觉得自己和这些女人不太有共同话题,便站起来,找了个借口出去。祈月一走,李诚泰自然也跟着走。屋里的有女人立时叫道,“李小哥,这就走了?来还没跟你媳妇儿说上话呢!”说着,把冯玉兰往李诚泰那边推。

  冯玉兰羞得脸通红,“袁嫂子,别开我玩笑了!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呢!”

  “怎么八字没一撇了?我可听说,李家的定金都送到你家去了,说是年后就把你接到李家呢!”

  祈月疑惑地看向李诚泰,这个冯玉兰是李诚泰的媳妇儿?童养媳?好像也不大对,童养媳是自小就养在家的。听她们的说法,好像是过完年就要接过门来了。不过,李诚泰才十三岁吧?这么小就结婚也太早了。

  李诚泰不理她们调侃,催促着祈月快走。

  离开屋子,祈月忍不住好奇道,“那个玉兰还真是你媳妇儿啊?害羞了?”

  李诚泰急道:“祈月,你别听她们乱说!那是我四哥五哥六哥和七哥几个人的媳妇儿,我都说了不要的!我要等考上州学了找自己喜欢的!”

  祈月没想到别处去,只以为他的媳妇儿是哥哥们选的,他不喜欢,担忧地道:“那怎办?她们不是说都送了定金了吗?你既然不喜欢人家,怎么不阻止你家里人去送定金,总不能白白耽误了人家女孩子吧?”

  “怎么会耽误?哥哥们要她啊,只是我不要而已!”李诚泰解释道,他可不想祈月误会了。

  “让她做你哥哥们的妻子?你们家已经选好了谁来娶她了?这样会不会对女孩子不大好啊?”共享妻子这种事,读书人不耻,根本不写在书上,所以祈月不知道。

  “有什么不好的,我四哥五哥六哥七哥都很能干啊,她能有这么多能干的丈夫是她的福气。”李诚泰根本没注意到祈月说“选”有什么不对,这其中的意味,不是细心人是体会不到的。

  祈月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这么多能干的丈夫”,“你是说……你的几个哥哥们一起娶她?”

  “对啊。”

  “可是,一个女人几个丈夫,这种事……”祈月很难以置信,不是说古代女人都要从一而终,一女不侍二夫么?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很难接受这种丑恶的共妻制度。

  “有什么不对吗?”李诚泰理所当然地道,“我们这里的人,大多数都这样啊,女人少嘛,没办法。”

  “没,没什么不对。”祈月随即意识到她反应过头了,不过幸好李诚泰粗枝大叶,没发现什么。

  如果说知道了共妻的风俗算一个打击,那么,祈月一天连续遭到了两次沉重的打击。

  快吃饭的时候,那个穿皮袄子的女人开始找她的女儿,她稍微大的那个女儿小荷,今年六岁,跟几个小孩子一起在院子里玩耍,那女人在屋子里和人说话说得开心,便没注意看着她女儿,到吃饭的点才想起找人,院里院外都找遍了,还是没找着人。

  女人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两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急匆匆地从人堆里挤进来,女人一见来人,脸色一白。

  “你把小荷弄丢了?”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地质问道,“我叫你看着人,你干什么去了?”

  “她就在院子里,我想人这么多,也不至于会丢就去屋里了……”女人唯唯诺诺地道,完全不见刚才在屋子里炫耀的得意。

  男人甩手就给了女人两耳光,力气用得很大,女人立刻被打翻在地,嘴角都打破了,流出血来。“贱娘们儿!这点事都做不好!”

  “老二在这里看着她,我去找村长借搜寻犬!”打人的男人对另一个说,转头又踢了女人一脚,恶狠狠地道:“晚上回去再收拾你!”说完,气冲冲地走了。

  祈月心惊胆战,那个男人居然一来就打人,对一个女人用那么大力气,而且,周围完全没人指责或制止他。李诚泰还在旁边讨好地对祈月道,“嘿嘿,那女人活该!叫她刚才得意,叫她向你炫耀皮袄子!这下把她女儿弄丢了,回去有得受了!”

  祈月此时完全不想搭理他,人家挨打了,他作为主人家当着面就幸灾乐祸,真不知道脑子长在哪里了!她知道为什么没人制止,因为女人对这些男人来说就跟物品一样,主人愿意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旁人根本不关心。

  祈月心里很愤慨,又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那女人就是被打残了也不会有人管她吧。如果真的惹毛了楚聿,他会不会也对她动手,她能经得起那么几下?她不由得想到了逃跑失败可能的下场,觉得手有点抖。

  “怎么了?小月被吓到了?”楚聿见祈月神色怔怔,关切地摸了摸她的头,他似乎洞穿了她的担忧,柔声道,“我不会像他那样打人的,我保证不对你动手,别怕。”

  毕竟丢了女儿是大事,很多人都帮忙找起人来。不久,一个中年男人牵着一条很大的金毛犬走进院子里,祈月见过他,他是这个村的村长。那么,这就是那个男人所说的搜寻犬?

  络腮胡子的男人拿了一件小孩子的袄子放到金毛犬鼻子底下,给它闻了闻,那犬就立刻吠叫着往院子外头跑,几个人跟着追出去。这搜寻犬和警匪片里的警犬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真的有那么神么?

  “聿哥,那女孩能找到么?”祈月担忧地问。她忧心的不是那个叫小荷的女孩的安危,而是自己的逃跑计划。如果那搜寻犬真的那么厉害,闻了随身衣物的味道就能找到人,那她就算解了铭牌也跑不出这个村。

  “能的,放心吧,那些逃奴都能用搜寻犬找回来,更何况她一个小女孩,村里又没陌生人来,不会丢的。”

  一边的李诚泰也献宝道,“我们村的搜寻犬可能干了,去年和县府育犬场那些搜寻犬比赛还得了头等奖呢!以前村里好几次有女孩子被人偷了,都是它找到的,那些盗贼还自以为藏得好,结果三两下就被我们的搜寻犬找到了!”

  这么一说,祈月脸色更是不好,她在书上看到武陵大陆各地都有很多专门养犬的饲养场,想当然地以为是这里的爱犬成风,当做宠物养着卖出的,也没细看,当时还奇怪,怎么宠物饲养场也归官府掌控,原来,竟然是养的搜寻犬。怪不得那些逃奴那么容易被抓到,她以为是脸上烙字的缘故,却没想到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搜寻犬。

  “能找到就太好了。”她有些心不在焉地道。

  最后,那小女孩果然被找回来了,就在院子外头一个存薯类的敞口地窖里头,地窖外头搭着草棚子,小女孩和人玩捉迷藏,躲进去久了没人来找就睡着了,外面那么多人叫她都没听见。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19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