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30暴露的真实容颜

30暴露的真实容颜


  虽然其中有层层利益牵扯,楚聿最终还是在上半学年结束后去学政任职了。

  他也曾为此去找过林郧阳,问他的意见。林郧阳说,由于他前些时日因公务去外地了,回来才知道这回事,当时这个调动结果已经写在季末人事变迁名单上递交到州府去了,不好再做改动,便只能听之任之。所以楚聿如今只能去县府述职,任期满一年,再争取调动。在枢盛王朝的任官制度中,除非犯了严重罪行,一般都必须任期一年以上才能进行职位变迁。

  关于县府那些人,他相信楚聿能自行应付好,用得上他的时候,也会去应个景。至于楚聿担忧会不会给他带来麻烦的事,林郧阳对此完全不放在心上,一个小小的县令在林家的势力面前算不得什么,赏不赏脸都无伤大雅。

  枢盛王朝的公职人员,一般都是不必为住处发愁的,只要是在职期间,都可以住朝廷分配的房子,各府衙每年也会为新增的公职人员修建一些房屋。至于房子的大小和内里基本陈设,就得因职务高低而异了。乡村级公职人员的住处,是由所属级百姓纳捐修建,再收归公家所有,其大小要根据所属地富裕程度而定,如楚聿做私塾先生的时候,郦瞿村本来收入水平就不差,又只有他一个公职人员,住处自然就会比较大。到了县城,如今的官位也算不错,分到的房子自然也不差,是县府官员聚居地留朱街的一栋两层小楼加一个平房小院子和小花园,地方够宽敞,而且才修了几年时间,陈设都有八九成新。当然,这其中也必然有县令那边特意关照过的因素在里头。

  六月初,私塾学生放假之后,稍微整理一番,楚聿租了三辆马车把院子里的东西都搬到新分到的住所,就带着祈月和麒麟搬到县城里去了。知道楚聿要升迁,还是学政副长,村里的学子家长们自然更加少不得要来巴结讨好,搬走的前几天,楚聿的院子里来拜访的人都很多。

  李诚泰刚参加完联考,还没得到成绩结果,就听到楚聿要升迁了,自然少不得要来纠缠一阵子。

  祈月向楚聿打听过,李诚泰的成绩十拿九稳是能上的,便大大地放心了。临走时告诉了李诚泰新住所的地址,欢迎他以后来玩。楚聿是他先生,两家交情又不错,李诚泰将来到县学读书,遇到事情肯定少不得要拜托楚聿帮忙,所以祈月是一点也不担心见不到他。

  六月下旬,楚聿正式上任,为庆贺乔迁之喜,还特意到县城比较上流的酒楼包了几桌宴席,请将来要一起共事的人和分曹的其他长官一起吃了顿饭。月末的时候,逢着每月的大休沐日,有两天假期,又专门弄了包厢,在最好的酒楼弄了酒宴,请了伶人,邀了县令,县丞,主簿,总长等上官赴宴。

  这种时候,林郧阳自然也少不得要露个脸。他为楚聿想得很周到,楚聿基本属于白身空降,自然有很多人心中不服,暗地里使绊子之类的,他并非县府官员,却特意出席楚聿主办的酒宴,就是故意高调宣示两人关系匪浅,那些心思不正的人要动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他身份高,自然是按着惯例中途才来的,最后却是等着酒宴散了陪着楚聿一起离开的。

  官场的宴饮,吃饭倒在其次,一般都是喝喝酒,请个小倌来唱唱曲,吃完饭再来些个文人游戏,继续喝酒。总之,喝酒才是重点。

  楚聿作为酒宴的主办者,敬酒被敬酒是少不了的,要是推却次数太多,就会显得不识抬举。尽管事先已经做了解酒的准备,但酒量实在比不得那些“久经沙场”的县府官员们,一顿下来,虽然神智还有些清醒,人却几乎走不动路了。林郧阳在身边,他倒可以完全放心地醉过去。

  林郧阳本来在县城有府邸,但他是个武官,本身也不看重排场,从州城本家过来,连带着料理近身事务的小厮也就总共带了三个家仆,只派了两个家仆去守着将军府应个景,平时也都住在城外驻地,和兵士们一起的,一方面方便练兵和处理公务,另一方面自己也可以就着那些场地练习武艺。

  武陵大陆普遍风行夜宴,这一顿酒宴吃完都差不多亥时了,第二天又是休沐,他自然也不用赶着回驻地,将军府那边的屋子平时不住就根本没怎么收拾,索性就在楚聿的住所过夜了,他和楚聿十来年的交情,哪里还用顾及这些琐碎礼节,顺便也把醉得走不动的楚聿送回来。

  看着醉倒在桌上的楚聿,李佟取笑道,“楚聿这小子,酒量可真不行,这就倒了!”他在官场上这么多年,酒量自然是练出来了,喝个几十杯也能做到面不改色。如今县令等人都走了,他留在最后为的自然是和林郧阳套近乎。

  “今天这么晚了,阿阳还回驻地去?”他也知道林郧阳是不回将军府住的。

  “不回。”

  “那去我那里过夜吧。”

  “不用了,我去楚聿那里,顺便送他回去。”

  知道两人历来要好,李佟只得作罢,改口道:“那一起送他回去吧,左右我也顺路。”

  这边酒楼离留朱街不算远,因此也用不着租马车或轿子,要把喝得走不动路的大块头男人扶回去,多个人帮忙自然是好的,所以林郧阳倒也没反对。

  路上李佟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林郧阳说着话,不过一刻钟多一点,就走到楚聿的住所门口了。

  天挺黑,只是门口挂了盏灯笼,李佟根本没看见门上挂着锁,正要去敲门,却被楚聿叫住了,“别敲,小月睡了,会把她吵醒。钥匙在这,直接开了门进去。”他虽然人醉了,有些事还是记得的。

  他就是担心晚上回来得晚,怕敲门的时候吵到祈月才特意走前锁了门的。他含糊着醉腔道:“钥匙在袖袋里,阿阳去开门。”

  李佟啧啧两声,林郧阳去了楚聿那里几次,见惯了楚聿对祈月的种种宠爱,如今是连眉头都懒得皱了。

  林郧阳在楚聿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上的锁,木质的黑漆大门嘎吱一声打开,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刺耳。

  刚开了门进去,麒麟就出来迎了。因着要给主人等门,主人还没回来,他自然是不能去睡的。一看同来的还有见过几次的林郧阳和李佟,赶忙跪下行礼,“林大人安好!李大人安好!”

  “好了,起来吧。赶紧去给你家主人准备醒酒的茶汤和洗漱的水来。”林郧阳吩咐道。

  “这边有我料理,李佟你也回去吧。”说着就自己接过楚聿往楼梯口走去。他是想,待会儿要扶楚聿回房,他房里还有幼姬在,恐怕不方便。毕竟那祈月是有秘密的。

  “没事,我和你一起把他扶到房里再回去也不迟。”

  “不用了,李兄你回去吧。”楚聿闻言赶紧阻止道,他想起祈月在房里,这会儿是晚上,她是不会把变装药水留在身上的。

  正说着,却听噔噔噔一连串轻快的脚步声,转眼间就见祈月提着个小灯从楼上下来了,已经走到了楼梯的转角处,离三个人不过几步楼梯的远近。

  这时辰在现代不过十点多,祈月一向是个勤奋的人,楚聿不在,也没人催着她去睡觉,自然要多看会儿书,楚聿书房里那么多书,她连三分之一都没看完呢。

  因着林郧阳等人说话的声音放得低,祈月在楼上根本没听见,听得楼下的开门声,她以为只是楚聿回来了,为了表示自己对他的关心,也让他看到自己一直在等他回来的乖巧,自然立刻就提着灯起身来迎了。因为是晚上,也不会再有人来,祈月在沐浴之后就洗掉了变装药水,换了寝衣。哪知都一溜烟跑到楼梯转角处了,才发现楼下的人不止楚聿。

  两个男人闻声朝楼梯口看去,都齐齐愣住了。

  那少女身形窈窕婉柔,穿着一身雪白的寝衣,以锦带松松系住,腰身细细,提着小小琉璃灯款款而来。那雪白的肌肤,如画的眉目,在朦胧的灯光中就如罩上了一层轻纱,美得如仙似幻。

  楚聿开始还醉意恍惚,突然察觉身边扶住自己的两个人都僵在原地,朝他们看的方向一看,先也是一愣,随即心中一惊,酒意醒了大半:“小月,快回房去!穿成这样就下来像什么话!”

  这一喊,两个男人才回过神来,林郧阳反应最快,几步冲上楼梯挡在祈月身前,祈月也立刻从惊吓中反应过来,转身就往楼上跑。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0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