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43落入狼窝

43落入狼窝


  城门处的搜查让祈月心惊胆战,她对林郧阳的势力并不了解,只知道能以这么快的速度封闭邻县城关进行大规模搜查,就绝对不能小觑。她无法肯定他们到底会做到什么程度,却知道崇县已经不宜久留,一旦他们在城内用了搜寻犬,她的处境就会变得很危险。原本计划在崇县找个北上的商队跟着,也只能暂时放下,等走到再远一些的地方再作打算。

  她一过城关就直奔马车商行,也顾不上吃饭了,在路上买了些干粮带着,然后租了辆车从另一头的城门出城,往北边的泾县去了。

  进城的时候本来就是下午申时了,租了马车才走了三四十里路程天就黑了。这种事,她之前也不是没考虑过,但当时急着出城根本顾不上。如今,外面和马车里头都是黑漆漆的,只有马车头点着的马灯亮着,路上也没别的人,只听见自己所乘的这辆马车骨碌碌的轱辘声,她一个单身的女孩子,独自一人坐着马车,心里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即使在现代都市也有那种深夜乘出租车被抢劫杀害的案例发生,更何况自己还是在古代的荒郊野外。

  走的是官道,路途很平稳,祈月以前就看过这一带的地图,这条官道是没有岔道的,所以只是不用担心被拉到别的地方而毫无察觉。她一直紧握着那个装药粉的瓷瓶,打算一旦车夫有不轨企图就撒药把他弄晕。虽然她找车的时候还特意选了个看着很老实的车夫,但她一个人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药也不多了,只剩最多还能用两次的分量。祈月想着,到泾县的时候,如果没有搜捕就在城里停留一天,找找商队,顺便还要添置一把防身匕首,如果因为管制太严买不到,就算买把小菜刀带着也比现在这状况好。

  正想着,马车就突然停下来了,因为惯性,祈月差点从座位上栽下去。

  “车夫大哥,发生什么事了?”她提高嗓门问道,心里却警惕起来。

  “有…...前面有人……他们有刀……”车夫似乎也被吓到了,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祈月也是心里一惊,难道这么背运碰到打劫的了?迅速起身打开窗户一看,果然有几个人打着火把在前面堵住了路,这些人黑衣蒙面,还拿着大刀,一看就不是善类。她的第一个念头是叫车夫掉头跑,但稍微理智一想,那些人骑着马,就算要跑也跑不过他们啊。

  对方有五六个人,自己这边只有她这样一个弱女子和一个胆小的车夫,反抗根本不可能有胜算。

  “下车去问问他们要做什么,告诉他们,要钱的话,我们会把钱全部交给他们,但请不要伤人。”

  “哟呵,这是把我们弟兄当做打劫的土匪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嚣张地道,显然他们已经骑马逼近了,“放心吧,我们不要钱,只要人!”

  “车上的小公子,识相就乖乖下来,别等我们弟兄来请!”

  是专门找她的?可是,为什么?她以李诚泰的身份,根本什么人都不认识。祈月虽然满心疑问,却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得掉,也不打算做什么无谓的反抗,悄悄把手头的瓷瓶塞进布靴里,就拿着包袱从车上下去了。

  “请问几位大哥有何贵干?”

  一个蒙面人翻身下马,“我等受人之托来请小公子,得罪了!”说着,往祈月面上撒了一把药粉,祈月不防备吸进去一点,捂住口鼻咳了几下,希望能把吸进去的粉末咳出来,但似乎没什么效果。

  “到底是谁要找我?他为什么不亲自来?”

  “小公子不必多问,去了就知道了。”那人说话还算客气。

  接着对车夫道:“我等只是奉命来请这位小公子,不会无故伤人,你可以走了,车留下。”

  车夫哭丧着脸,却不敢不从,虽然马车很值钱,但性命还是更要紧,这些人能跟他好说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于是,哪里顾得上祈月,连声道谢后赶忙跑了。

  不一会儿,祈月就感觉有些头晕无力,刚才那药粉果然有问题,即使她努力想保持清醒,却还是抵不住药力失去了意识。

  待祈月晕倒在地,那蒙面黑衣人立刻拎起她的衣领把人放到了马车里,叫了其中一个人赶车,其余人也纷纷取下面罩,收起大刀,前后左右围着马车前行。乍一看就像大户人家带着护卫出行一般,绝不可能想到是非法劫持。

  这辆车一直走过了泾县,由小道进了山,入了附近有名的土匪窝出云寨。

  祈月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出云寨了,药效很长,睡了一天多,没有喝水也没进食,浑身虚脱得根本爬不起来。

  在陌生的房间里,心中自然很不安,正当她挣扎着努力坐起来的时候,门就打开了。

  祈月靠着床头有些气喘吁吁,看向来人,居然是那天同车过的顾离。

  “李小公子醒了?”顾离笑眯眯地道,“或者应该叫你楚家小娘子比较好?”

  祈月心中一震,他居然知道她的身份。这个顾离,究竟是什么人?他是怎么知道她和楚聿的关系的?他把想做什么?虽有满心的疑惑,她却虚弱得头晕眼花,浑身无力,脑袋根本转不动。

  “是你让他们带我来这里的?”

  “是啊,我让他们带你来的。”顾离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是不是饿了?我算着你差不多该醒了,让人给你送了点吃的来。”

  说着,便有人端了一碗粥来。祈月不管不顾就接过来了,手有点发抖,但还是稳稳地用勺子把粥送进了嘴里。不管待会儿要做什么事,都得攒够了体力才行,这时候就是喝口热水也会好很多,有食物自然更好。

  吃完一碗粥,终于有了点力气,把碗递给侍人,自己也下了床来。她的一身装束没变,鞋子也还是那双,里面的药瓶却不见了,看来还是被人搜走了。

  顾离一直站在屋里看着她做完这一切,拍了拍手,立刻就有一个奴儿端着水盆进来了,“把你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洗干净,这样看着真是膈应,你说你,好好一个美人儿,何必糟蹋成这样?”

  祈月稍微有些迟疑,这里的人对美貌女人的疯狂程度,她已经不敢再轻视。“弄成这样也是我自己的事,你要是看着膈应,不看就行了。”

  顾离嗤笑一声,“啧啧,小丫头,放心吧,我对女人没兴趣。”

  对女人没兴趣?难道是那种喜欢男色的人?似乎在这个女人稀少的世界,玩小倌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这倒是正好,她本来还担心他是看穿了她的乔装,是李佟那路人呢。“你能保证,其他人也没兴趣?”

  “我不让动的东西,谁敢动?”他说这话时,有一种莫敢不从的威势,只一瞬间,又恢复了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你赶紧洗,我讨厌看着有人不干不净地在我眼前晃。”

  于是,祈月倒也干脆地洗掉了脸上手上和脖子上摸的碳粉,露出真容的时候,顾离也不由眼前一亮,赞叹道:“果然是上等货色啊,难怪楚聿能为了你连命都不要!”

  祈月对他的说法很不满,虽然来了这个世界近一年时间,她还是无法接受那些男人对女子的轻贱。但她还是抓住了他话里的要点,这个人,是认识楚聿的。

  “你把我弄来,到底要做什么,直说了吧。”不管他要做什么,她得先有个底。

  “小丫头真是性急,”顾离轻轻一笑,“我嘛,不过就想把你物归原主而已。”

  祈月闻言,脸色一变,物归原主,他的意思是要把她带回去给楚聿?她把楚聿骗得那么惨,被送回去是什么下场不言而喻。“是楚聿让你来找我的?”

  “当然不是。”顾离轻描淡写道:“他这两天不是找你找得很着急么,我就雪中送炭一下。”

  “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这是我和他两个人的事情,我们合不来就一拍两散,你一个外人有什么立场参和!”祈月心中愤怒极了,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凭什么就要这样被送回去?他们凭什么把她当做一个物品一样想送就送?她知道,和这些人讲道理是根本没用,但那种情绪就是忍不住。

  顾离完全不为她的愤恨所动,只是淡淡看着她,道:“要说好处,自然是有的,卖个人情给他这个制药奇才,让他为我所用什么的。”

  他在说制药奇才这几个字时,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而他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总让人感觉有些嘲讽的意味。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祈月还是要紧紧抓住这一点。他想拉拢楚聿。“你就不怕我坏事么?我不愿意被送回去你却偏要把我送回去,我完全可以讨好了楚聿让他绝不为你所用,甚至和你作对!”

  这种话完全是信口胡说的,这个社会的女子能对男人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么,她自己都不信。但只要有一点可能,她都不能放弃。

  “我只怕你不坏事呢。”

  顾离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很奇怪,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怨恨,“祈月,好好发挥你红颜祸水的作用,让我看看,他究竟能为你做到什么程度。”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1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