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45闹剧

45闹剧


  “祈月,好好发挥你红颜祸水的作用,让我看看,他究竟能为你做到什么程度。”顾离刚说完这句话,就见祈月慢慢走到他面前,拿起桌上的茶壶。

  他为她突然的举动有些惊讶,下一刻就觉得头上一痛,一股热流从额上流下来,她竟然拿起茶壶砸在了他头上。

  紧接着感觉背后一重,人就被压倒在了桌上,一个冰凉尖利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让人准备马车送我走!不然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祈月觉得自己像身处地狱的逃犯一样,那么努力地准备越狱,努力地往上爬,眼看着就差最后一步就爬到地面,却被人一脚就踢了回去。怎么可能甘心!

  她手边什么武器也没有,只有头发上的一根银簪。明知道这样做完全是不自量力,可就是无法阻止自己的行为,只要还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她也要试一试,后果多严重她都不想管了。

  “呵呵,小丫头胆子不小,竟敢挟持我!”顾离虽然还是在笑,话中的寒意却很明显。

  祈月怎么可能不害怕,她几乎觉得腿都有点颤抖,但还是极力稳住自己,“这是你逼我的!不管你跟楚聿有什么恩怨,都不该把我扯进来!”

  “没有你,我岂不是要少很多乐子?”

  祈月恨得咬牙切齿,乐子,她是多么艰辛才逃出来,为了他所谓的乐子,就要把她送回去!

  手上不由得加重了力气,“为了你的乐子,愿意付出性命吗?”

  原本在屋子里的奴儿,见势不对,立刻出去叫人了,此时已经有好几个匪徒冲进来了。

  祈月闻声,立刻朝他们喝道:“站住!都不许靠近!不然我就杀了他!”看顾离的气势,必定是这里的大人物,而且看起来并不那么魁梧,比起其他人好对付得多,挟持他,是胜算最大的选择。

  “大胆!快放开门主大人!不然待会儿有你好看的!”一个匪徒大声吼道。

  门主?原来还是这里的头目呢。

  “去备马车送我下山!不然我就跟你们门主同归于尽!”祈月毫不示弱地道,放狠话道:“不去也没关系,咱们就一直耗着,看看你们门主的血够流多久!”事实上,这些话不过是威胁,她只是想逃走,并不是真的不想活了。

  那几个匪徒一看顾离头上的伤口,再看这小丫头的簪子抵着顾离的脖子,也沁出血来,不由有些犹豫。

  “谁也不许去!”顾离淡淡开口道,“小丫头,给你一次机会,松手。”

  祈月着急起来,这顾离真的不怕死?这样都不肯放她走。可是,如今骑虎难下,除了继续挟持他,没有别的退路了。

  “你不放我走,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顾离冷笑一声,“好,胆子很硬嘛!”说着,猛力往后一挣。

  男人和女孩的力气相差何等悬殊,祈月的体重和全部体力加起来也压不住他,采取这个姿势制服他,主要是依赖于他一开始的毫无防备,压住他之后,靠的就是那根簪子抵在脖子上的威胁。但如今,他根本不再顾忌簪子,宁可被簪子扎进脖子也要挣开。

  他这一挣,双手就得了自由,祈月因着那力道的冲击不由自主往后一退,手上的簪子也不由一松,顾离立刻反手捏住了她拿簪子那只手把她掼倒在地。

  那几个匪徒见顾离脱离了祈月的胁迫,也立时一涌而上把祈月从地上押起来。

  “赶快!让孙老二来给门主包扎!”一个匪徒反应过来,立刻喊道,他是山寨中的四当家,刚才正好有事过来找顾离,就听奴儿急匆匆地跑出来说顾离被劫持了。出云寨名义上是个山匪窝,实际上却是锦苍门旗下的一个据点,此次门主亲自造访,全山寨上下都得精心接待伺候着,何曾料想居然出了这么大的差错,此时自然连忙向顾离告罪。

  顾离没理会那四当家,两步走到祈月面前,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

  祈月被他打得头一歪,嘴角都沁出血来了,挨打的那一边脸颊立刻红肿起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最好祈祷楚聿能按照我的要求亲自来找你。”顾离满脸是血,神色阴骛犹如地狱恶鬼。

  祈月在被他掼倒在地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被人押着也没再徒劳挣扎,顾离一巴掌扇得她头昏眼花,也只是闷哼了一声。

  “把她带到地牢去!好好看着,再出什么岔子唯你们是问!”

  祈月被扔到了地牢,里面没有留任何可能产生杀伤力的东西,牢门锁着,外面还有人看着,一丝逃脱的可能都没有了。

  地牢里昏暗,潮湿,还有一股发霉的怪味,没什么人,时不时还会有老鼠蟑螂跑过,不见天日,不辨日夜,她只能从送饭的次数来推断时间。

  尽管顾离下了令不许动她,还让人收了牢门钥匙,却还是挡不住那些匪徒们觊觎的目光。他们不能碰她,就走到她所在的牢门前自渎,一边揉搓着那陋根一边说下流话。祈月只能把头埋在膝盖上,手捂着耳朵来逃避那些恶心的声音和画面。她没有哭,只觉得难以言喻的绝望和无助。

  那股一往无畏的莽撞之后,在地牢里待了一夜,人就彻底冷静下来了。看到那些在她面前自渎的无比下流的男人们,她无法不去思考,如果楚聿不来,她的下场会如何。

  她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如果始终无法逃离作为女子的悲惨命运,与其被一群男人XXOO,不如被一个男人XXOO。至少,在楚聿那里逃跑绝对比在这山匪窝容易。

  可如今,楚聿愿不愿意来还不一定,这顾离明显是和他有恩怨的,就算他不知道这点,一个人独闯山匪窝,就为救一个狠狠欺骗过他的女子,又有多少人愿意冒这种险。

  在地牢里待了三天,当她被带出去时,心里很是忐忑,还担心是不是顾离等得没耐心了,想要处置她了。一出去,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男人,她心中难以抑制地有一丝欣喜。

  楚聿如约来到了出云寨,情况却完全没有他预想的凶险,预先的准备全都没用上。

  出云寨的人居然很客气摆了宴接待他,楚聿只能耐着性子和他们周旋,上了桌,却发现酒菜没有任何问题,虚与委蛇了一番,酒足饭饱之后,那寨主就让人把祈月带了出来,交还给他。

  她的一身衣服还算整齐,头发却很散乱地披散着,还有些微湿,似乎是才洗浴过。六天不见,他好不容易调养出点成效有了些粉色的小脸瘦了很多,下巴都变尖了,原本喜人的苹果脸变成了瓜子脸,五官倒是显得更加精致玲珑了。左边脸颊有些青紫的淤痕,额头上似乎也有擦伤。

  楚聿有些心疼,她这几天,是不是真的受罪了。

  “这份礼物,楚大人可还满意?”

  “岂能不满意,诸位的义举于楚某无异于雪中送炭!有劳各位了!”楚聿心中虽有不满,却不能发作,只能装出感激的样子向他们道谢。

  “敝门门主对楚大人的才能十分赞赏,愿意长老之位邀请大人加入敝门,不知大人意下如何?”出云寨寨主终于步入正题。

  楚聿早知道会有这一出,心想,若到万不得已之时,自然要应下来,但一开始哪能轻易松口。有些吃惊的是,居然连门主都知道他了,还愿意以高位招揽,他们到底是从何时开始调查他的。

  “楚某才疏学浅,恐怕高攀不起贵门。”

  本以为要纠缠周旋一番,却不想那寨主坦然笑道:“倒果真如门主大人所料,楚大人不会答应!没关系,来日方长嘛!敝门求才若渴,楚大人随时来我们都欢迎!门主大人说了,敝门的长老之位会一直为楚大人虚席以待!”

  照锦苍门一贯的横行肆虐的作风来看,断不可能对要招揽的人如此客气。楚聿自然也没因为这么几句听起来很怀柔话就放松警惕。

  “贵门主胸怀广大,楚某深感佩服!但贵门主的好意,楚某只能心领了。”楚聿说了些客气话,然后试探道:“今日时辰已经不早,楚某和内子也该下山了,劳烦诸位照料了内子这么些天,楚某实在感激不尽!”

  “既然楚大人急着赶路,我等也就不强留了。”那寨主很是爽快地叫人备车送他们下山,临走却道:“楚大人此时不愿加入敝门,我等自然也不勉强,但敝门的诚意却是一直都在的,希望总有感化楚大人的那一天!”

  这就是说,他不加入锦苍门他们绝不善罢甘休?他们是准备对他纠缠到底了?

  无论如何,他们还算言而有信,没在路上耍什么手段,楚聿最终顺利地把祈月带回了家。此为后话。

  马车安静地行进着,祈月低头坐着,一句话也没说过。她不知道该以怎的态度面对楚聿。千方百计想逃离他,却一出门就掉进狼窝,最终还是靠他才得以脱险。兜兜转转一场,信誓旦旦计划着逃走后的生活,如今看来不过是闹剧一场。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1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