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48大事件

48大事件


  九月上旬,荣县府迎来一个大事件,据上面来的可靠消息,皇太子赵霁将微服驾临进行民情体察。

  微服私访,是从武陵大帝时期沿袭下来的传统,据传闻,当年武陵大帝经常便装在民间行走,惩治了不少贪官污吏,洗刷了多起冤案,一直为后世百姓所称道,后来者纷纷效仿。只不过,微服本来是件秘密的事,到后来成了传统,弄得人尽皆知,就不见得能收到初始的效果了。

  帝王们大抵也厌倦了这把戏,但传统还是要保持下去,到了枢盛王朝这一代,就改派皇子们出来了。

  其实也并非皇家不想保持这件事的隐秘性,但官员们都知道,几乎历年皇家都会派人出来“体察民|生”,个个都眼睛放得雪亮把那些个皇子们的行踪盯得紧紧的。皇子们想出政绩,而哪个官员又愿意献出把柄。

  天下总没有不通风的墙,消息来源其实很多,特军,近侍,内务府,都可以观察出蛛丝马迹。而要打探出皇子们的脚步究竟到了哪里,就更需要人脉和本事了。

  于县令的消息,是托了他常常孝敬的上官大人州知府的福才知道的,至于那边的消息怎么来的,详不可考。

  说是微服,皇子们出门的安全却是必须要得到保障的,这一重大的使命自然就交给了善伪装潜伏并且训练有素的特军营。自然,林郧阳也提前从自家三哥那里得到了消息。虽说他们家老一辈的家教严格,刚正不阿,但新出来的这一代却不再谨守那些教条,既然大家都挤破了脑袋打听皇子考察的行踪,自己家有门路,又怎么可能不给自家人行方便。兄弟连根,总是大家团结紧密步步高升才能使家族兴旺。

  于是,自从听闻了这个消息,整个荣县府,无论是政务还是军务防务,都开始紧锣密鼓地全神戒备起来了。

  于县令尤其积极,上次生日宴讨好林郧阳失败以后,提心吊胆了好一阵,生怕自己下药的事被林郧阳知道而遭记恨,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轻举妄动。他也发现了,林郧阳就是个铁板,要不然,以往州城那么多名门世家怎么可能不逮着这机会上,哪还能轮到他。

  花了那么多心思去讨好,结果无功而返,于县令心中要说没怨气是不可能的,他不能对林郧阳怎样,倒把楚聿记恨上了,那小子不识时务,拿了他的好处却不给他出力办事,要能逮着机会,铁定要收拾了他解解气。

  而身边的李佟,也因为上次的事情和林郧阳那边结怨了,说到底,这小子还是坚定地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于县令对此很满意。上次的主意虽说是他出的,可能也是在打楚聿的幼姬的主意,但事情败露,他也有担当,一个人把所有事情担了,自己才能免于被林郧阳迁怒。

  而皇太子的驾临,让于县令觉得自己终于时来运转了,林家的路走不通又如何,如今却有了更好的路子了!林家虽说不错,在朝中也不是一家独大,如何能比得上未来的统治者皇太子来得尊贵。于是,卯足了劲准备这次的视察,务必要把荣县府最好的一面展现在皇太子眼前。自然,他家的女儿更不能松懈。

  作为一个在官场上混了几十年的老油条,于县令其实也知道此次皇太子的驾临有些蹊跷。以往的民情体察一般都是在帝京附近的地域,最多不会超过方圆千里。荣县府虽然是全国少有的几个繁华的县级城市之一,又处于南北交通要道,无论是在经济,政|治还是军事上,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但离帝京却有一千八百多里,作为应当坐镇帝京的皇太子,委实不可能走这么远。可州知府那里的消息断不可能出错,连林家的都已经确认了,他也管不了上位者到底是怎么想的,只知道自己务必要好好抓住这次机会。

  整个荣县府,若说唯一知道内幕的人,却是李佟,不过也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只能猜测到这其中必然是锦苍门的功劳,却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如何促成皇太子南下的。他如今只是锦苍门手中的一颗棋子,自然不会让他了解这些高层的信息。不过他本身也不在意,他只求官路钱财和美人,锦苍门势力强大,能用得上他,两方合作一下各取所需又有什么关系。

  因着皇太子驾临的大事件,县府各个分曹都忙起来了。虽然底下的人不知缘由,但官大一级压死人,长官吩咐了下来,谁又敢怠慢,就连楚聿这边的学政也跟着忙起来了,每天都早出晚归。

  自从在出云寨回来,锦苍门果然是说到做到,在他妥协之前绝不放弃,短短十几天,都送了三次礼上门了。他根本无从拒绝,因为他们几乎都是夜间把东西送来,第二天早上,麒麟一开门就发现了那些礼品,想归还也找不着人,任它丢在门外,却又惹人注目,只得全数收到仓库堆着。锦苍门求才若渴自是不假,可何时用过如此温和的手段的,不知道他们这个示好的温和假面能挂多久,他却不能够在此地长待下去了。

  和锦苍门牵扯上,若引起朝廷的注意,就算本身再清白,也免不了一顿牢狱之灾,毕竟调查也要花时间,只要掉进了牢房,就谁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事了。他并不愿意惹上这些麻烦。

  本是打带着祈月去外地避避风头,哪知却正好碰上了皇太子微服驾临的事。他的这个职务毕竟不算小,贸然辞职必然引人注意,所以还是找了借口跟上官告假,但县府事务繁忙根本不愿放人。也不是不能强行离去,但必然会引起怀疑和调查。他人如果不在,被人栽赃陷害个什么罪名都可能,惹上了朝廷这个大麻烦,这辈子就真别想过安稳日子了。于情于理,他都得等此事过后再走,

  外界发生的大事祈月一概不知,她只知道楚聿最近很忙,似乎也在为什么事情忧心着,也不像以前那样天天都缠着她做那种事了。她对此很乐见。

  从出云寨回到楚聿的宅邸,她就再也没出过门。楚聿不允许是一方面,而她才被抓回来,自己也该有安分的觉悟。关于如何上京找国师,如何寻找回家的路,她目前完全一筹莫展。在不能改变现状的时候,只能逼迫自己默默忍耐,等时间来改变。

  每天楚聿走了,她就在家里看书练字,学绣活,学裁衣,学做饭做菜生火等生活技能,也坚持每天都锻炼身体,就只是做做体操,跑跑步压压腿什么的,还偷偷练习军训时学的那套军体拳,虽然增加不了什么武力值,但至少强身健体,聊胜于无。她尽量不让自己闲着,每天都很累,一倒在床上沾到枕头就能睡着,也就没空去感受那些沮丧消沉。

  楚聿如今有个怪癖,每次有人到家里来了,都会请他们喝了茶再走,就算他不在家,也交待麒麟务必让人喝了茶再走。她还奇怪,这人何时变得如此好客起来了,有一天晚上却见他把一包药粉放进茶叶里。

  虽然经历了她的那次逃跑,彼此心里还有些隔阂,但他们都在努力把那件事淡化。楚聿说了要原谅她,也就真的没再计较,她自己,为了过得舒坦些,自然也不会和他对着干。如此过了十几天,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渐渐和|谐了。只是祈月不再对着他撒娇,她生性并非如此,也不想再装出那种矫情样子来恶心自己。但楚聿对她,倒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体贴。

  祈月好奇,问他到底加的什么,他也据实相告了。

  他说,最近不大太平,锦苍门一直不死心,恐怕他们会再打她主意,便在院子里围墙和门边一带用药布了阵,凡是经过了那些地方的人,都会中那种毒。若是正大光明来访的人,确认没有坏心,未免引起事端,自然就要立刻给他们解毒。而放在茶里的粉末,就是解药。

  说完这些,他又对祈月说了一句,“小月,你也不能再想着跑了。你身上我也下了药,屋子里布了阵和你体内的那种药相生相克,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损伤,但一旦你出了这个院子,就会毒发,所以,你要乖乖在家里待着。”

  虽然他说话的语气依然温柔,甚至带着宠溺,其中的意味却令祈月不寒而栗。

  这个世界虽然没有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和绝世武功,对药的运用却很广泛。她曾看过辅佐武陵大帝一统大陆的那位制药奇才的故事,这个世界的药,被官府广泛重视着的,多是指毒药,这里称为军药。军药,就和现代社会的高端杀伤武器一样,高级毒药,可和强力TNT娉美。

  制药师,是一种稀有的人才。她对比过朝廷历年出的《药典》,看起来,药品研发的速度很慢,可知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她却发现,制药,甚至药品研发,对楚聿来说都是手到擒来的事。她看到过他使用的不属于《药典》的药都有好几次了。并且,他制药并不需要消耗那些昂贵的管制药材,似乎随便几样不起眼的东西,在他手里,都能合成一种高杀伤力的毒药。

  这确实是一种可怕的本事。

  以后就算能找到回家的路,也要先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想想真是一件伤脑筋的事。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