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64华夏之谜

64华夏之谜


  “楚聿……”此刻对视的两个男人,不知是怎样的心情。林郧阳的袖下的双拳紧握,“你平安无事就好。”

  “阿阳,好久不见了,都坐下说话吧。”楚聿苍白的脸上露出个不太真实的笑容,如从前般温和地道。

  祈月闻言,下意识地紧紧拉住林郧阳的衣袖,不愿再往前走一步。

  林郧阳感受到她的惶恐不安,整颗心突然就安定下来了。他答应过她,绝对不放手的。

  “的确是好久不见了,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谈谈,让月儿先下去休息吧,她今天也累了。”

  楚聿微微一笑,似对林郧阳亲昵的称呼毫不放在心上,“我也好久没见她了,就让她在这里陪着我吧。你我说的事,她也没什么听不得的。”然后对祈月道:“小月,两年多未见到夫君,是认不得了么?”

  “不是……”祈月懦懦地道,她此刻的心慌,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正因为太重要,太在意,又太危险,她一时间根本冷静不下来。

  “那怎么还继续赖在林大人身边,对着自家夫君还认生?”

  祈月心中咯噔一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我没有……”

  “既没有就快过来。”楚聿目光一错不错地盯着她。

  祈月犹豫地向他走了两步,林郧阳完全呆住了,他实在不明白,祈月为何此刻是这般犹豫不决的态度,他有些愤怒,更多的却是难过,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了她,“月儿,你回房休息。”

  “阿阳,”楚聿的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晦涩不明,“三年之期未到。”

  “是我对不住你。”林郧阳无法直视他。

  “你之前说过不要,她是我的妻室。君子重诺。”楚聿缓缓地,一字一句地道,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正厅里升起满室沉重。

  “如今却已放不了手。”林郧阳抬起头,脸上是一片肃穆,“楚聿,我已对她深爱如命,我们是两情相悦的,看在你我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请你成全我一次!”他的话语里满是哀求,说完,便一撩袍子咚地一声屈膝跪在地上。“是我失信于你,无论你要我怎样请罪我都毫无怨言,只请你成全我这一次!”

  “阿阳……”楚聿的脸上皆是震惊,良久,他深深一叹,坚决地道:“你起来,我不会答应。你对她爱如性命,可她却是我的一切。若你真还念着你我这多年情分,就请你再高抬贵手一次,我愿倾尽所有来回报于你。”如今,他终于有了回报的资本。整个锦苍门他都愿意拿出来做谢礼。

  两人沉默地对峙,祈月如坐针毡,正打算悄悄留在,稍微一动脚步,两个男人却立刻目光如炬地看过来。

  林郧阳没想到如此卑微的恳求也不见效,楚聿对他当真是心狠如铁。他站起身来,道:“既然如此,我们将选择权交给月儿,她选谁就让她跟谁,谁也不许再反悔纠缠。”

  楚聿看了眼祈月,冷声道:“她没有选择权。”

  “她自然有!”林郧阳一副完全站在祈月那边的态度,道:“她并不是这个枢盛王朝之人,亦不该受到此间凡俗规矩的约束。她有权选择,谁才是托付终身之人。”

  “呵!”楚聿嘲讽地笑了声,“阿阳,你就那么相信她会选你?”

  “至少,她是心甘情愿跟着我的。”面对楚聿嘲讽的目光,林郧阳突然有些恼羞成怒,说起话来便也不再顾及了。

  “小月,你这蛊惑人心的功力倒是与日俱增了。”楚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两年前骗得李诚泰那等懵懂少年死心塌地帮你逃脱,如今,连咱们向来冷静自持的林大人也叫你的甜言蜜语迷得神志不清了啊!”

  见林郧阳已经露出疑惑的神色,祈月立刻紧张地道:“郧阳,不要听他胡说!”

  “胡说?”楚聿的目光悲凉,讽刺,又哀伤,“小月,事到如今,你还是不愿放弃你那个虚无缥缈的执念么?为了能回那个不知在何方的故乡,便什么都能牺牲?眼下,你可是快如愿以偿了,国师给你指点了明路。”

  惶恐立刻袭到祈月的脸上,实在打击太大,连掩饰都顾不上了:“你……居然什么都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这话被身边的林郧阳听得一清二楚,“月儿!楚聿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只是为了能找国师询问回乡之路才与我在一起?”虽然是在问,但祈月的神色已经说明一切了,他的眼中满是伤怒。

  “不是!他胡说!”祈月惊慌地失声叫道:“郧阳,你要相信我!我没有骗你!”

  楚聿脸上所有的神情都收敛起来,“阿阳,如今可明白了吧?”

  林郧阳没有答话,祈月立即转身往外跑。

  “谎言被识破了,她又要逃跑了,还不抓住她。”楚聿凉凉地提醒道。

  林郧阳立刻回过神来,一瞬间就追上了祈月,抓住她的手,拦在她面前。

  “放手!放开我!”祈月挣扎起来。

  “让人好好看着她,我们真的应当叙一叙。”

  祈月几乎有些绝望地被带到隔了好几间的那间唯一收拾了床铺的屋子看守起来,两个男人谈到了大半夜。不知说了些什么。

  “门主,已经料理妥当了。”黑暗的夜色中,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屋里。

  “继续密切监视国师府动向。”楚聿头也没回地道,那声音在暗夜之中平静无波。

  第二天一早,楚聿来到祈月所在的屋子,见祈月脸色苍白地抱膝坐在床上,显然也是一夜没睡。“小月,起来梳洗吧,用过早膳就去华夏塔见国师。”

  祈月楞楞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你怎么会同意,让我去见国师?你不是一直都不想让我寻找回乡之路吗?”

  楚聿叹了口气,神色间充满了无力的悲凉,“我想开了,没什么比你更要紧。既然你一直心心念念着远方的父母兄弟,我便陪你找,若果真有一日找到了,我便跟你一起回你的故土。我在这里也是无亲无故,去哪都是一样。”

  祈月震惊地打量着他,这神色,并不似作伪,但她不相信。

  “我知道你不信。今后,时日长了,你便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上马车时,祈月发现林郧阳也跟来了,却从头至尾没跟她说过一句话。

  昨日,楚聿都将话说到那个份上了,以林郧阳的脾性要能再理她也是罕事。也罢,如今都到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地步了,做什么都没用了。此时她依然没从昨日巨大的打击中振作起来,有些心灰意冷地任由摆弄。

  坐了一个多时辰的马车才下车,到达的目的地倒也真的是华夏塔。祈月心中是一万分的疑惑,楚聿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难道真的如他所说,他真的可能为她做到这种地步么?

  若他真的肯为她这样做,凭心而论,她愿意和他过一辈子么?

  把这些问题甩在一边,祈月礼仪周全地向国师行了礼。

  国师让人呈上来三个匣子,祈月紧张地深吸了口气,无论如何,就要知道答案了,送到眼前的珍贵线索,她一定不会让它流走!立即上前去当场打开第一个能打开的匣子(她担心如果拿回去,就根本不会有看的机会)。里头是一卷明黄色的卷轴。她小心地拿起卷轴,有些迫不及待地将其打开。

  一眼扫过去,只见到是画了武陵大陆的东海岸,隔了辽阔的海域,有一些零零星星的岛屿,正要细看,却突然发生了变故,只见那卷轴轰地一声被火焰袭卷,不过几秒钟时间,便全部化为了灰烬。

  厅中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根本没来得及挽救。

  “国师大人……”祈月忐忑不安地望向国师,这样的地图,在这个时代亦是国宝级的了,却在她手里被焚毁了。

  “无妨,这本就是注定的。”国师道,他早就测算到,这幅地图不会再继续留存于世上,却不知是以怎样的方式被销毁的。

  祈月其实对那副地图也并不那么在意,在她心中,这些零碎的岛屿,根本不像地球上任何海域的地图,她穿越前才经历过高考不久,平时也是将地图熟记于心的,因此一眼便能辨识出来。

  国师示意她继续看另外两个匣子。

  祈月仔细拿过来看了看,这些匣子都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做成的,坚不可摧,火不可溶,其密闭性更是如同浑然一体,若非事先知道这是两个匣子,她一定会把它们当成空心金属块。

  其中一个匣子的盒盖正面布满了凸起的花纹,仔细一看,却全是熟悉的简体汉字,有二三十个,被混乱地放置起来,乍一看就像一种不知名的花团纹路。祈月很疑惑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看了一会儿才猛然发现,这些字,原来是一首完全被打乱的古唐诗。这几乎是每个中国人小学一年级就会背的诗了。

  那些花纹都是活动的,那些字也是可以一个个移动的。祈月小心的将那些字一个个取下来,再重新一个个在盒面上排列好。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祈月喃喃念出声,几乎潸然泪下。

  她曾经在某本魔幻性质的穿越小说里看到,一个穿越前辈用了这首诗给后来者,只要在那位前辈的雕塑上补充好这首诗的最后一句,便能破解咒语,得到前辈的遗产和启示。却不想,原来现实生活中也有人会这样做,武陵大帝居然也用了这首诗。

  也是,这首诗在中国可称家喻户晓,不管后来者是什么文化程度的人,都能对得上。

  这简简单单的四句唐诗所寄含的无限哀思,不是身在这种地步的人,不会懂。

  匣子啪地一声打开了,却并不是祈月所想的遗产启示什么的,而是很多个金属铸造的英文字母。这是什么意思?

  她突然想起另一个盒子,上面也有类似的花纹,仔一看,才发现原来也是汉字,只得两个,“爱,思”,右下角还有一串英文,“SpellinEnglish”,而下面的那一个横着的带状深槽却是一派五线格。

  祈月迅速在另一个匣子里找出对应的字母,在五线格上拼出了那两个英文单词,紧接着,这个手上的盒子也打开了。

  里头是一本书册,不知用了什么材料,至今几百年却毫无损毁模糊的迹象,看起来结实得很。打开发现是自叙的手札,全是用标准的楷体简体汉字书写的。

  这是武陵大帝的自叙。

  祈月只花了十几分钟就读了一大半,原来武陵大帝穿越前是一个特种兵团的天才级大校,他是孤儿,因为智力超群而从小就被国家重点培养,十二岁就开始为特种兵团效力,直到三十岁成为大校,整个兵团的副团长,在最后一次执行任务中意外坠机,便穿越到这个世界,年仅三十三岁。他是魂穿,原本他打算执行完那次任务就隐退的。

  难怪这个人来到武陵大陆能一统天下,原来他本就是个天才级军事家啊。祈月心中道。

  继续读下去,他之所以会对返回故乡那么执着,全是因为那里有他深爱的妻子,还有个三岁的儿子。他是个孤儿,那里有他至亲至爱之人,所以,一生都放不下这一执念。他隐隐感到这个大陆和原本的世界有联系,但他有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当时自己又身处一个小国的王储地位,便决定当上国王,倾举国之力来为自己寻找线索。

  但他很快就发现,那个国家太小了,而这世界又太大,在整个大陆的搜寻遇到了许多难以克服的阻碍,便决定统一大陆,用整个大陆的资源来寻找。他一面四处征伐,一面漫无目的地寻找着。直到他五十三岁一统大陆之后,有一个原本处在海边的邦国在他寿辰时献上了一对所谓的“宝瓶”——两只在原本的世界随处可见的塑料矿泉水瓶。

  武陵大帝当时很激动,查问塑料瓶子的来源,得知是渔民在海上捞到的,进献给了国主。国主见此瓶轻便,透明,像水晶一样美丽,还有奇妙的蓝色,在海上漂流了多时,也没有毁坏。上面还有谁也不认识的文字,亦十分惊奇,从未见过,因此奉为异宝,将它进献给皇帝。

  此后,武陵大帝便派人去海上寻找瓶子的来源之地。他的猜想是,海的另一端就是我们的世界,于是给探险队描述了那个世界的许多情形,但又不能明说,由于理解偏差,那个时代的人觉得那些场景十分匪夷所思,以为是仙境,所以,最后这次探险被后人以讹传讹地理解成了寻仙之旅。

  他先后派人出海五次,却依然没完全走完那些海域,于是绘制出来的地图也只是部分,他没能等到第五次航海的人归来便与世长辞了,终其一生也未能完成寻乡之旅。他说不知死后会如何,或许就永远消失了,但依旧希望后世能有人帮他完成遗愿,若侥幸有一日能到达那个世界,请帮他寻找他的妻子,看她是否安好健康,请帮他转告他的妻子,他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很好,让她带着孩子和所有财产找个爱她的男人好好过下去,他在最后附上了妻子的地址,工作单位,还有他手绘的肖像。

  最后交待,他在此手札的书页夹缝里放置了一份藏宝图,里面是给后人继续寻找回乡之路的经费。

  千古闻名的武陵大帝,其一生都没留下任何子嗣,亦不近女色。祈月看完,深感这个男人的痴情,五十多年未改初衷的坚定意志,全是源于对妻子的爱意。就连这武陵大陆的命名,也是源于他和妻子的名字,“周允武”“萧若陵”。

  祈月翻到最后,看他所写的关于他妻子的资料,出生年月,身高,体重,肖像,住址,单位等等。原来他们的家在杭州的金源小区啊,跟她家的小区就一字之差,华夏共和国杭州市*******金源小区12栋9-1。

  等等,华夏共和国!为什么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祈月又看了一遍他妻子的工作单位,依然是华夏共和国。

  会不会,只是一种调侃的写法?

  祈月连忙找出了盒子底部放着的两个“宝瓶”,是一种没听过名字的国产矿泉水,印刷体的厂址上依然是“华夏共和国”。武陵大帝曾在手札中提到过,他们的华夏共和国是世界霸主,祈月开始还奇怪,中国什么时候也可以称之为世界霸主了。

  此时,祈月有些心中发凉。

  她安慰自己,或许,武陵大帝所在的时代比她的时代晚很多年?其中存在时空差?

  她再次翻到萧若陵的资料,确认她的出生年月,1981年。

  手中的札记渐渐滑落到地上,祈月整个人如痴了一般。

  “小月!”

  “月儿!”

  两个男人担心地唤着她,国师却只是无可奈何地叹气,他虽不明白会发生什么事,却知道最终结果,祈月注定是回不去的。

  “呵呵,华夏王朝,华夏共和国!”祈月突然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落泪,“华夏共和国!华夏共和国!华夏共和国……”一面说着,一面笑着哭,双目无神,状如癫狂。

  笑着笑着,突然整个人往后一倒,人事不省。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3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