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云遮,陌上霜 > 第一章 一入宫门深似海

第一章 一入宫门深似海


  圣嘉二十年秋。

  今日是景仁帝之后阮皇后的五十华诞。三月前朝廷已颁下圣旨,免了全国各地一年的税收,赦免了一些人的罪,就连犯了死罪、秋后处斩的也以流放等刑罚从轻发落了。大赦天下,普天同庆,一时间人人感恩戴德,歌颂皇帝与皇后万岁千秋。

  当朝宰相府中,阮无双正在奶娘和贴身丫鬟墨竹等人的摆弄下,穿戴着层层叠叠的纱罗裙子,整妆打扮。今晚皇后寿宴,她获准与母亲一同出席。这个恩宠可不是普通的官家小姐可以享有的。就算是皇后大寿,能出席的,除了皇家的人外,也只有朝廷一品大员的诰命夫人。连二品诰命也轮不上,更何况是寻常未出阁的小姐。

  但她不是普通人,所以自然不能与她们相提并论。他们阮家自本朝开国时就追随太祖皇帝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太祖登基后,论功行赏,她先祖被封武宣侯。到了高宗这一代,依旧恩宠不衰,三十五年前将她当时只有十五岁的姑姑指婚给了六皇子,也就是现在的景仁帝。二十年后,景仁帝继承大统,她姑姑顺理成章地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

  此后十几年,阮家更成了当朝数一数二的家族,纵观朝廷上下,无人能出左右。她自小就生长在这么一个钟鸣鼎食之家,因是阮宰相中年得女,所以更是宠爱有加。她上面仅有两个哥哥,却是富贵异常,分别在圣嘉五年和十一年被招为驸马。

  皇帝和皇后从后廷走出,整个大殿立刻钟鼓齐鸣。升座仪式开始,乐声奏起,丹陛下陈列的铜龟、铜鹤、鼎式铜炉中燃烧起檀香松枝,香烟缭绕。她的姑姑穿着尊荣华贵的朝服,满脸的欣悦,与皇帝并坐在龙椅上。皇子宗族、文武百官按品级排列、跪满廷前,在乐声中行三跪九叩之礼,三呼皇上万岁,皇后千秋。

  但她却知道姑姑过得并不像世人所认为的那般快乐。阮皇后在景仁帝身边三十五年,享尽人间富贵,却始终未能给皇帝产下皇子,膝下只有两位公主。在后宫,任凭你有再美的姿色、再多的恩宠,没有皇子,就等于没有护身符,地位可能随时岌岌可危。好在皇帝与皇后感情一向很好,举案齐眉,恩爱甚笃。后宫里又多的是嫔妃美女为皇帝诞下子嗣,所以皇帝也并不在意,至少让文武百官和天下百姓觉得是这样。

  景仁帝还在太子位时,就有姬妾欧氏和刘氏分别产下了儿子。后来两位姬妾先后都染病去世。所以当时的阮太子妃心生怜悯,就双双抱过来抚养,视若己出。现二子俱已长大成人,与阮皇后感情深厚,待之与生母无异。

  是夜,御花园内大宴。园内五色彩绸结篷,各色宫灯装点,火树银花,说不出的豪华奢侈,富贵庄严。东边是以孟淑妃为首的宫廷内眷及以大皇子百里皓庭为首的诸皇子皇女,西边则是以她父亲阮宰相为首的众大臣,按品级服色携家眷垂手而立。而她因情况特殊,皇后下了令,权站在皇女一排之末。虽只末位,已引来很多朝廷命官及其家眷的羡慕眼光。

  众歌姬踩着优美动听的音乐,献上《众星拱月舞》,舞姿轻盈柔曼,飘逸出尘。席间,众人见皇上兴致颇高,纷纷敬酒,开怀畅饮。

  她寻了借口偷偷退了席,打发了姑姑指派给她的侍女,沿着曲折蜿蜒的走廊一路行去,一直到了太掖湖边。

  云翳遮掩,一弯明月在沉沉的云海中穿行,月华淡淡,隐匿而朦胧,把昏暗的光辉轻轻地投洒在远近不一的殿堂上,重叠如山峦般的琉璃瓦顶反射着清幽的光晕。远处依稀传来宴会的丝竹声,幽雅动听。却也把此处衬托得益发幽静了。

  她俯下身,轻轻掬了一捧水,清凉舒畅。今日穿着盛装已经整整一日了,她也觉得累了。在人前,她向来应对自如,大方得体的。再怎么说她也是堂堂的宰相千金,绝不可失了阮家的体面。但私底下,她却是极烦厌如此庄重繁琐的穿着的。若是在自家府邸就好了,她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松了发髻,月下赏花。

  自两位哥哥被招为驸马后,皇上另赐有府第。所以整个宰相府的后院由她一人独占,只有奶娘、丫鬟、侍女方可入内。连护院也只有在每日的固定时间进入巡查。因此她向来喜欢捧书流连后院的花园里,赤足玩水,对花私语。

  母亲大人老是唠叨她,说日后若是出了阁,要如何得了啊。但爹爹却向来由着她,只要她开心就成了。她自然知道,爹娘是极爱她,甚至见不得她受到哪怕是一点点的委屈。一直以来,她想做的事情,只要合乎情理,不至太荒谬,他们也总是点头答应的。就如她念书识字一事来说,一开始母亲总是反对,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她就是不依,定要念,爹爹也就摸着胡子含笑点了头。

  大约是因为爹爹让她从小女扮男装随着小哥听夫子教书的缘故,以至于她现在只要有什么不听话的,母亲大人就会念叨爹爹,说都是让他给宠的。而爹爹总是会含笑回道:'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生来就是给我们宠的。'母亲每每总是啧着横爹爹一眼,但眼波流转间却是一万一千个同意的。

  也正因为爹娘见不得她受半点委屈,所以对上门求亲的人一再地挑来拣去,以至于她现在已经年过十七了,还尚未有婚配。倒不是因为她容貌的问题。想当初,她姑姑,即当今的阮皇后,就是因为貌美出众、艳冠京城,所以才被高宗皇帝许配给当时的六皇子,她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单单就今日她的出场,就已经让所有人惊艳了,她虽不是经常抬头,却没有忽略众人的眼光。

  '阮小姐,皇后娘娘有请!'一内侍的声音在身后恭敬地响起。'带路吧。'她拢了拢衣服,优雅地转过身,随内侍而行。

  宫内道路曲折复杂,她虽非第一次来,但还是陌生得很,特别是在这偏僻生冷的角落。想来他刚刚定是找了她一段时间的。

  跟随内侍弯弯曲曲地绕过几个亭台楼阁,这才到了一个阁楼里。她定睛一看,此处并非是姑姑所居住的昭阳殿。

  '皇后娘娘命奴才将小姐您带到此地,请阮小姐稍候!'不愧是在姑姑身边当差的内侍,虽然觉得很面生,却极懂得察言观色。她刚刚微微皱眉的举动,已然被他看在眼里,所以才会有此番解释。

  说罢,那内侍已经躬身退了出去。因是夜晚,阁里已经掌了灯,清清晕晕地照亮着。这么望去,楼内没有什么摆设,迎门西墙下,摆有紫檀条案一张,上面陈设着瓷瓶,瓶里插了几朵花,隐约是海棠。

  另有紫檀木的暖榻和一紫檀圆桌。圆桌上摆有一方黄杨木棋盘和一琉璃香炉。看来是妃嫔们平日里随处休息之所。

  她微微蹙眉,不知道姑姑让人将她带到此地到底是何用意。思虑间,竟闻到了一阵幽幽的清香。

  仔细一看,这才哑然,原来琉璃香炉里细细长长地飘着一缕烟,依稀是苏合香的味道。但慢慢闻着,又觉得不像,家里平日里也备有苏合香,大多数是宫里赏赐的。不过这味道好闻却很是不一样,渐渐地,整个人也飘飘然起来......

  墨竹发现自那日小姐从宫内回来后就有点不一样了。具体怎么不一样呢?她也说不出来。平日里,小姐也是安静的,偶尔喜欢闲散地窝在园子深处看书,或者在池里泡足。

  虽然孙奶妈见了就急得跳脚,说这哪里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但在她看来,小姐除了这点,也没什么更吓人的举动了呀。但现在,她老是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子发呆,甚至捧着书也会神游天外。自宫里回来后,连洗澡、穿衣也不让她服侍了。

  从宫内回来已经有几天了,阮无双还是处于震惊状态。她那日竟然昏睡过去了。后来猛地惊醒了过来,这才发现整个人懒洋洋地躺在暖榻上,竟然衣衫半褪,凌乱到了极点。她呆呆地扶着榻,慢慢地站了起来,身体有种莫名的酸痛从腿间传出来。就算她没有出阁,不懂男女之事,也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她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她不知道要怎么告诉母亲,唯有缄默。都是她调皮贪玩,一个人溜到角落里去了。不然,也绝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况且宫内的事情向来错综复杂,一个不小心,可能会牵扯出无数腥风血雨。就算告诉了爹娘,让姑姑知道了,也没有办法彻查到底的,毕竟牵涉到当朝宰相千金的清白。若是传了出去,只怕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父亲一世清白也会被毁,整个阮家都会让人嘲笑一辈子!思及此她猛地打了个冷战!

  '小姐,老爷和夫人请您去书房!'墨竹在门外敲了敲门。她回了神,道:'我这就过去。'她在菱花铜镜一照,面色憔悴苍白,往日的神采飞扬早不知到哪里去了。她叹了口气,拿了些胭脂抹在脸上,又点了口脂,这才好看了些。

  爹娘脸色如常,见阮无双进来,命墨竹把门关了。阮夫人过来,牵着女儿的手,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才说:'今天装扮了一下,气色好了些。前几日脸色差得紧,我想让太医来看看你就是不同意。我正担心着呢。现在看你好些了,我也放心了些。'

  阮无双心里酸楚,千语万言俱堵在了喉咙口,只低低唤了一声'娘',心里真恨不得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吐露出来。但转头看了看头发已半灰的爹爹,硬生生忍住了。

  阮夫人将女儿拉到一边,语意隐隐含笑道:'今日爹娘叫你过来,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说着,还转头看了阮老爷一眼。阮无双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阮夫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你姑姑从宫内传了消息过来,说二皇子在那日寿宴上对你一见钟情,已向皇上请求,请皇上将你指婚给他。'

  二皇子百里皓哲,乃是当年太子府刘氏所产之子,那刘氏原是侍女,产子后方被纳为姬妾。但刘氏却福薄得紧,儿子尚在襁褓,便染病而亡了。百里皓哲后来便由阮皇后抚养长大。

  那日寿宴人多,且身为大家闺秀,要眼观鼻、鼻观心的,她也并没有怎么注意。现在想起来也没有什么印象。反倒是大皇子百里皓庭,儒雅俊挺,她还依稀有点记得。

  其实早在她及笄之前,景仁帝就有意要将她许配给他的皇子。但她父母不忍她陷入皇家牢笼。要知道,虽然现在景仁帝身子骨还算健朗,但也已经五十有余了。众皇子私底下早已经结帮成派、暗渡陈仓了。帝位之争,向来胜者为王,败者有可能尸骨无存啊!

  阮家已经是当朝第一世家了,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所以阮宰相夫妇一直不肯让女儿嫁入皇家。对别人可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阮家反而避之不及。

  母亲的话缓缓传了过来:'你姑姑的意思,这次比较难办。因二皇子是在满朝文武面前请求的,所以皇帝基本上已经允了。若你有意中人,实在不肯的话,你爹愿意进宫去恳求皇上收回成命!'请皇帝收回成命,说说容易。要知道君无戏言,皇上金口一开,就无法再改的。

  本来她二八年华,自然希望可以遇到一个意中人,两人喜结良缘,恩恩爱爱,琴瑟和谐的。但经皇宫一事后,怕是无法再如意了。罢了,父母养育了自己这么多年,哪一次不是让他们操尽了心。就算父亲去求皇帝,怕也是难以如愿的。父亲已经一把年纪,怎么还忍心让他跪在大殿里一天半日的,只为了自己这个不孝女呢?

  她心意已决,淡淡地回道:'娘亲,女儿没有什么意中人。请命人去回姑姑,说我答应这门亲事。'阮夫人一阵小小的错愕。要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向来最讨厌别人提出阁之事了,一直嚷嚷着说要陪在二老身边。今日竟然会一口答应,实在是出乎意料。

  忽然想起半年前,在京城郊外的大佛寺。当时去上香,遇到刚打坐修禅出关的住持方丈。那方丈才与无双打了一个照面,就笑着恭喜阮夫人,说阮小姐面相尊贵,世所罕见。于是让无双求一只签,结果抽了一只上上签。方丈还亲自为无双解了签,说半年之内会有红鸾喜事,将遇良人,此后富贵荣华,享之不尽。

  三日后,景仁帝的圣旨已经下了。阮宰相在府邸大厅摆起了香案,全家跪听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宰相阮崇吉之女阮无双,饱读诗书,秀外慧中,今将其许配给二皇子百里皓哲为妻。钦此--'

  阮宰相行三跪九叩大礼,领旨谢恩。内侍柴公公连连给阮宰相道喜:'宰相大人,恭喜,恭喜啊!一门三皇亲啊,自古少见哪!'又转头向阮夫人和无双道喜:'宰相夫人大喜!阮小姐,不,不,二皇妃大喜啊!'阮宰相边上的总管全福见惯了场面,此时忙将赏银一一派给了宫内来的众人。

  阮宰相笑着道:'皇恩浩荡啊!请柴公公入内饮茶!请!'阮无双在墨竹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大厅外阳光普照,一片晴朗。她抬了头,凝望着远方,前路茫茫不知处。她终究还是走入了皇家!

  阮夫人领着家眷忙着准备嫁妆,虽然已有二子成过亲了,但终究还是头一次嫁女儿,很是杂琐烦乱。忙归忙,阮夫人还是掩饰不住女儿将为人妻的喜悦。在忙碌之余也不忘笑着唠叨几句:'圣上下旨一个月后就要成亲,根本就来不及准备。要是有三个月就好了!'

  其实就算给阮夫人一年的时间准备,恐怕还是会嫌短的。毕竟无双是她的心头肉,能多留一天是一天。虽然嫁过去之后不是住在宫里,另赐有府邸,但终究是出了阁了,再不能同平日般承欢膝下了。

  婚期定在一个月之后的十月初八,黄道吉日,宜嫁娶。

  婚礼由皇帝和皇后亲自主持。宫内各条路上红毡铺地,宫门、殿门都高悬着红灯,鲜红的'喜'字贴在宫门上。二皇子百里皓哲身穿大红绣金蟒袍,骑着高高的骏马,率领皇室宗族二十名、护军四十名和一副仪仗队前去迎亲。在午时将阮无双迎进了宫,先到奉先殿行谒庙礼,礼毕还府行合卺礼。

  宫内的规矩多如牛毛,就算出嫁前皇后姑姑派了专人过来教导,但她亦心不在焉,所以也没有好好学。绣金描花的大红礼服一层又一层。厚重精巧的头饰虽然巧夺天工,但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时间久了,连脖子也开始僵了。

  她在随身宫人的摆弄下一一行礼,头上盖着红色的丝巾帕,只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旁边百里皓哲的身影。其实什么也看不见,唯一瞧得清楚的,只是他的一双黑色的靴子,绣着一条四爪金蟒,端的是栩栩如生,随着他的脚步,仿佛在云端游弋。

  在赐婚后,她也一再回想他的容貌,只因当日在宫中,只匆匆一瞥,加上人数实在众多,没有多留意。所以一直没有任何印象。此时,他就站在身边,很近,近得可以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她素来性子淡,对所谓的荣华富贵也有些淡漠了。或许她自小生于富贵、长于荣华之中,见惯了,也就无所谓了,无非是吃穿用度皆比常人好些罢了,还不照样是三餐一宿。以她的身份,就算是嫁给平常人,也是会平稳富态过一辈子的。所以她亦未曾想过要嫁入皇家,因为生于富贵中,自小也听闻了太多的皇家故事,太多的皇家秘闻。这宫门一入,是比海还深的。

  但无论怎么淡然平和,她此刻还是有些不安的。离开熟悉的家,离开十几年来疼爱自己的爹娘,坐在陌生的贴满了红色喜字的房间里,还是会慌乱的,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也是无法预料。再加上皇宫里的那一夜总是困扰着她,如同身上的一个恶瘤,怎么也去不掉。

  屋内极静,屋角的盏盏朱色纱灯,以及外室正中圆桌上的龙凤红烛,照得室内犹如白昼。她双手绞了绞喜帕,轻唤了一声:'奶娘!'

  孙奶娘本来就站在内室,此时应声,并朝站立着的一排侍女们甩了甩手,道:'你们都下去吧!墨兰、墨竹,你们也到门口守着!'墨兰、墨竹和几个侍女应了声,脚步极轻地退了出去,并带上了门。

  孙奶娘又谨慎地看了看四周,这才俯下身,凑到阮无双耳边轻轻地道:'小姐,东西已经准备好了。'阮无双掀了大红丝巾,杏黄的流苏在丝巾角上微微颤动,抬了眼,朝奶娘点了点头,极缓极慢地道:'此事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孙奶娘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惴惴不安地道:'小姐,您放心。这件事情就算有人拿着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绝不会透露一字半句的!'这事情若被扯出来,第一个掉脑袋的怕就是孙奶娘她自己,她又怎么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呢?

  昨晚,小姐命她入房侍候沐浴。本来这些事情是房内丫头的事情,但小姐有了命令,她又如何会不从。她服侍小姐将一件一件的衣服脱去,一身的冰肌玉骨,我见犹怜。心想着,婚后二皇子见到了,不知道会如何欢喜呢?

  孙奶娘将明黄的桂花细瓣细细洒入热气腾腾的木桶里,一时间房内水气氤氲,香气馥郁。小姐的手臂搁在木桶上,雪白如玉,无一点瑕疵。猛地,她手上的桂花瓣失手如雨点般飘下,掉落在了厚厚的地毯上,吃惊得合不上嘴巴。守宫砂呢?怎么会没有守宫砂了呢?

  阮无双没有回头,只不停地掬水往肩头浇去,低低地道:'奶娘,你现在应该知道我叫你进来是为了什么事情了吧?'出阁前失贞的,想来古往今来,她阮无双不可能是第一个的。就算她再怎么不想承认,但手臂上的守宫砂是不能骗人的。但这种事情还是有办法能遮掩一二的。孙奶娘这才如梦初醒,颤声道:'小姐--'

  阮无双叹了口气,道:'我想奶娘肯定有办法让我在与二皇子洞房之夜瞒天过海的。'奶娘惨白了一张脸,道:'小姐,若是被发现的话,可是欺君大罪啊......老爷和夫人那边......'

  阮无双默然,好一会儿才道:'我自然知道。所以现在无论什么办法,我都得一试。奶娘,这府邸,现在除了你,没有人能帮我了!'

  喜房内很安静,只偶尔爆响的烛花,细细的噼叭声,在这寂静的房内响起,却让人听得格外清晰。孙奶娘又小心翼翼地环顾了四周一下,这才将一极小的瓷瓶递了过去,极低极低地道:'这是新鲜的鸡冠血,只要成事后......你先放在枕边隐秘的地方。'

  阮无双怔怔地接了过来,瓷器表面清凉冰冷,无一丝温度,但她握着,却犹如热铁般,仿佛随时会被灼伤了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阵脚步声从园子里传过来,奶娘俯在阮无双耳边低语道:'应该是二皇子来了!'

  话音未落,只听外面丫头一阵行礼声:'二皇子!'接着是门'咣'被推开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她捏紧了喜帕。奶娘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二皇子!'一个低沉的声音吩咐道:'都下去吧!'

  空气里愈发静了,她甚至觉得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了。突然,眼前一亮,一直蒙着的红巾被掀了去,一张略带几丝醉意的面容蓦然出现在面前。星目朗眉,气宇轩昂。不可否认,他的容貌极俊朗。与大皇子百里皓庭的温文尔雅不同,但却另有一种气概。

  她只看了一眼,忙垂下眼帘,任长长的睫毛在雪白如玉的肌肤上投下一抹淡淡的阴影。只听他轻笑了一声,牵起她的手腕,缓缓地穿过房内的几重纱帘,到了外室。红色的喜烛,红色的桌巾,红色的帘子,红色的地毯,入眼的一切皆是红的,显得满屋子的喜气洋洋。

  圆桌上放着整齐的交杯酒和一些喜庆应景之物。他牵了她坐下,这才拿起了酒壶,倒了两杯酒,拿起一杯,递了过来。

  酒是上好的贡酒,顺着喉咙如一条细线,蜿蜒而下。她不善饮酒,才一杯,脸上立刻便现了红晕。在他眼里看来,如同芙蓉花盛开,艳光四射。

  透明的软烟纱帐下,她玲珑雪白的身子辗转承欢于大红缎绣的龙凤锦被上,在红色的衬托下宛如盛放的娇嫩白昙花。许久以后,阮无双缓缓地移动了酸软无力的身子,故意在移动中碰了碰他。他亦在梦中,眉目舒坦,仿佛有种饱食后的慵懒。

  等她再次醒来,拂晓的清光已经照进了屋子,穿过层层的纱幔,散散地照了一地。她轻移了一下身子,全身酸楚。她仿佛觉得有丝异样,一转头竟看见他还在床榻上,正懒懒地看着她,黑色的眸子竟熠熠生光。她的脸迅速红了起来,饶是再淡然,但新嫁娘的娇羞还是不可抑制地涌了上来。

  百里皓哲看着她因为害羞而蜷缩起的粉嫩身子,一种奇妙又熟悉的燥热已席卷而来。他伸过手,将她拥在怀里,手碰到之处,说不出的滑腻动人,已然忍不住,俯了身下去。他灼热的气息喷了上来,仿佛要将她冰凉的肌肤熨热般。

  她轻轻地推了推,低低道:'王爷,天亮了......'但很快便吞没在他的动作之中......

  孙奶娘和众丫鬟远远地站在廊下,时值秋季,很是舒爽。园中几株晚开的花朵正舒展在枝头,花瓣微微颤动着,潮湿的空气里因此带着一种香甜的味道。她抬头看了一下天色,依稀听见房内有些声响,但主子们未有召唤,不敢擅入,因心里搁着事情,总有些忐忑不安。

  好半晌之后,只听'吱'一声,门打了开来,二皇子百里皓哲衣冠整齐地走了出来,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孙奶娘悬挂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缓缓舒了口气,又赶忙按规矩行礼请安。

  推了门进去,穿过层层垂着的纱帘,只见小姐依旧拥被躺着。她放轻脚步,正想退出。只见阮无双转了个身,唤道:'奶娘,扶我起来吧!'

  扶起阮无双,柔软的大红缎绣龙凤双喜被子随着她的动作从身上滑到了腰际,一身白嫩肌肤晶莹赛雪,此刻,却有着斑斑点点,如花瓣般的粉印。墨竹已拿了一件绯色的缂丝衣裙过来,轻而软的薄纱罩衫,长而宽的袖子如同波浪在两边逶迤而过。

  身后的龙凤喜床上,精致而贵气的白绫缎上落红点点,如雨后的海棠,一片狼藉。此时阳光已经透过窗上镂空的图案,斑驳地照了进来,或深或浅,或浓或淡,明暗不一。

  三日之后,回门归宁。百里皓哲亲自掀起了轿帘,扶着她下了轿子。他一进府邸,用过茶点后,就被爹和两个哥哥拉进了书房。阮夫人则拉着女儿的手,左看右看就是不肯放手。阮无双身着紫绛红的绣金华服,外罩同色软纱,乌黑的发髻上簪着金步摇,珠钗流苏随着她的动作,摇曳生姿。

  阮夫人叹道:'才三日不见,怎么好似长大了个人一般。现在已经嫁人了,要懂事了,切不可像在爹娘身边般胡闹!'此番嘱咐已经说过不下数十遍了,但阮无双还是顺从地应了。

  以往在府邸仗着爹娘的宠爱,可以任意地由着自己的性子。但以后的日子,再艰难也要自己走下去了。自古以来,媳妇难当,身为皇家的媳妇更是难为。好在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从这三日她夫君的表现上看,应当是没有发现那件事情的。

  临行前,父亲找她进了书房。她推门而入,父亲正站在窗口,望着外面出神,虽没有看见表情,却依旧感觉出了一种莫名的伤感。她轻轻地走了进去,唤道:'爹!'

  阮宰相转了身过来,因是中年得女,此时已经满头灰白发了。他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叹了口气道:'双儿,为父从未想过你会嫁入皇家。但此时已经陷在其中,也已无可奈何了。我也回绝过大皇子私底下要求结亲的探询,却没有想到还是......是福还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她心里清楚,没有搭话,静听着父亲接下来的话。

  '你自小深闺长大,从来不问宫中、朝中之事。但现在为父也不得不跟你大致说一下了,也好让你明白自己夫君和自己的处境。

  '圣上自去年夏天开始,身子骨就一直不见好。也曾经动过几次立储之念,但立储是关系我朝统治是否能长治久安的重大问题,朝臣们的意见一直不一,所以都没有最终定下来。

  '自古立储立嫡,但因你姑姑并无产下皇子,所以这一点就可以不加理会。立储立长的话,无论怎么排,也应该是轮大皇子的。但二皇子文韬武略却又更胜一筹,再加上四皇子的母亲是皇帝宠爱的淑妃,在后宫的地位仅次于皇后。所以一直以来,立储的事情就这么悬着了。

  '本来我们阮家对立储这件事情可以置身事外的。虽说大皇子和二皇子皆是你姑姑--当今的皇后娘娘亲自抚养长大的,但一则毕竟不是亲骨肉,二则手心手背都是肉。立储这种事情,向来牵涉整个家族的兴衰啊!不可轻易涉足!我们阮家几十年来深受皇恩,也已经到富贵的顶点了。为父也一直明白这一点,所以一直观望,并不介入。

  '但如今,我们阮家已经骑虎难下了。想要不介入也是不可能了。我今日与二皇子略略聊了聊,虽未明白说出口,但他的雄心壮志绝不会甘于当这么一个小小的王爷。他志在天下啊!女儿啊女儿,不知道此是你之幸还是你之不幸?'

  因她的出嫁,他们阮家已经和二皇子结成一派了,就算当真不介入,外人又岂会相信。所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是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https://www.biqwo.com/dudu/82/82073/420904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