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靠学习饲养病弱美男 > 第10章 我喜欢他

第10章 我喜欢他


秦喻抬手看了眼表盘:“第一节晚自习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你还要呆在这吗?”

        “……什么?!”路忍抹干眼泪,迅疾地爬了起来,“我还答应了罗甜甜要按时把钥匙还回去!”

        可虽这么说,他却没有动的意思。

        秦喻了然道:“我先走了。”

        他慢慢晃到离他要去的楼梯相反的另一边,站在台阶最上方,看见靠在墙边等他的人。

        江随原是低着头,听见动静边抬起头笑了笑:“谈好了?吕速正在处理点事情,我们最好趁他没到教室前赶紧回去。”

        “嗯。”秦喻走到他身边。

        “你心情好像很不错。”江随瞄了他一眼,语气带着些醋意,“因为帮到他了吗?”

        秦喻直视前方,片刻不移,微微勾着嘴角:“不,因为看到了你。”

        江随瞪大双眼,步子一顿,紧紧握住旁边的栏杆,才像是在短暂地发泄完内心喷涌的岩浆后,故作镇定地安抚自己颤抖的嗓音。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不管是秦喻难见的微笑还是他令人难以参透的话,实话实说,他很高兴。

        可惜,他只说了这么一句,便又伸回了保护壳中,脸上的微笑淡了,也不肯再多流露出半分的情绪。

        江随落后他两步,有些失望地瞧着他挺拔的背影,只能在心中暗暗安慰自己。

        几分钟后,他们终于走到班级门口,吕速还没回来,他们便大摇大摆从监控底下走回座位上。

        屁股还没坐热,就见吕速从门外夹着他的笔记本气势汹汹走进来,直奔秦喻和江随面前。

        “你们两个给我出来!”

        身后的其他人见状很是替他们捏了一把汗,两个当事人倒是步调一致地慢悠悠站起身,跟在吕速身后走出教室,不见半分慌乱。

        吕速领着他们到走廊上,站在他们面前,面露怒色,严厉批评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晚自习去哪儿了?别告诉我上厕所也能上半个小时?”

        “尤其是你!”他瞪着秦喻,“秦喻,你上次逃了一天的晚自习,我没说什么,你今天又消失半节晚自习!”

        “你们还想不想上晚自习!不想上现在就可以回家!”

        这个时候,自然没人会开口顶撞吕速,等他好一顿批评,眼前两人依然是一副乖巧听讲的好学生模样,要不是秦喻上次也是这个表情,他就真信了。

        吕速教育了一会儿,脸色才稍稍放晴:“不想上就去找班主任说明情况,还想上,就给我站完剩下半节晚自习,明天八百字检讨交给班主任。”

        “进去吧。”吕速下了最后通牒,急匆匆地来,又急匆匆走了。

        秦喻和江随对视一眼,江随笑了声:“哈!真新鲜,我一辈子都没写过检讨。”

        秦喻无奈道:“我也是。”

        站半节晚自习倒还好说,但秦喻的时间一直都是有规划的,没法挪出来写检讨,江随半个小时就赶完了一篇800字瞎掰扯小作文。

        晚自习结束,秦喻回到家,头疼脑热地拿着白纸下不去笔,想了十分钟,纸上还是只有“检讨书”三个字。

        他又拿出手机,伴学app依旧是在维护中。

        哎,看来他连个能提供参考的人也没了。

        与此同时,刚回到家的路忍却收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

        “能跟我说说,你和秦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发消息的是江随。

        路忍有片刻的失神。

        这是怎么回事?高二两个风云人物接连找上他,这是准备把社恐变成社牛?

        “你指的是什么?”

        “手电筒。”

        路忍再次陷入迷惑。

        为什么一个两个都对手电筒这么情有独钟?

        “你想知道关于手电筒的什么事情?”

        “任何事。”

        “你为什么问这个?”路忍依旧迟疑。

        “我喜欢他。”

        “……!!!”

        路忍一个人仰马翻,从凳子上摔下来,幸好他下意识护住了头,只砸的背部生疼。

        他呲牙咧嘴手按着背站了起来,拿过手机,并没有收到新消息,便主动回道:“秦喻?你是认真的吗?”

        “不能更认真。”

        “你是gay?”路忍尽量保持淡定地发消息,事实上,他脑子里一片翻滚的汪洋大海,冲击得他脑子当场死机。

        “是。”那边半分未曾犹豫地秒回道。

        “……”路忍深吸一口气,平复下疯狂跳动的心脏,“为什么跟我说?不怕我说出去吗?”

        他曾经并没有像现在这么沉默寡言,一度以为自己的世界充满了善意,连春天里的玫瑰都绽放出了它最美丽坚韧的模样。

        他也曾愿意把自己的苦闷宣泄给他最好的兄弟,他以为那是同甘共苦。

        多么的嘲讽。

        纵然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只是无意之间向别人透露出他的秘密,可对他的伤害已经造成,他们的情谊也再回不到过去。

        后来,他们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从悲伤、愤怒,再到无视,那个人也从愧疚、不平,再到遗忘。

        究竟是谁错了,已经没什么好追究,反正他们再也回不到无话不说的过去。

        再次看见江随的这份勇气,路忍忍不住就想起了那个也能笑得很开朗的他。

        从肩并肩走向日落,到形同陌路、两不相见,他并不希望江随步入他的后尘。

        “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涉及到了他的秘密。”

        “你也不必告诉我,因为我可能会说出你的秘密。”

        路忍删删减减,尽量完整又委婉地表达出他的意思,但显然,江随并不打算配合。

        “谢谢你。不过你是觉得我会在乎,还是觉得他会在乎?”

        路忍一怔,连忙发道:“什么意思?”

        和他同时发来的是另一句话:“至于他的秘密,我早就知道了。”

        大概是看到了他发的问句,那边又回道:“你或许是第一个知道的,但我没打算让你成为唯一一个。”

        “为什么?你不怕吗?”

        路忍不懂。

        他想,他们一定是不懂那种被全世界抛弃,只能卑微躲在自己世界的感觉,又或是,他们耀眼到从不惧怕别人的嘲笑指责。

        “路忍,我不想用同情或是其他语气把你当成一个异类,所以你自己也别这么认为,好吗?”

        “我倒也很奇怪,你是怎么定义过去的?最黑暗的时刻?”

        “如果是这样的话,既然你已经撑过了最黑暗的时刻,为什么还要害怕自己被其实并没有糟糕透顶的生活打败?你又不能要求生活永远是一帆风顺。”

        路忍手指放在按键上,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说是不切实际的大道理倒不是,说是醍醐灌耳的警句也不算。

        大概是——

        个人有个人的际遇。

        “别跟我扯犊子,我不是来跟你讲道理的,我喜欢的是秦喻,又不是你,你只要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路忍既想问秦喻知道这件事么,又想说这是秦喻的秘密。

        但想了又想,他发了一句:

        “好吧,我告诉你。”

        不知道秦喻和江随有没有注意到,练舞休息的时候,他就站在他们旁边,晚自习回教室的时候,他也没走和秦喻相反的楼梯。

        只是当时没想那么多,现在看来他们的关系远比他想的要复杂的多,甚至于说秦喻也不一定没有感觉。

        路忍组织了一下语言,给他发了一大段话。

        他初一那年,和秦喻并不在一个学校,当时也还没发生那些糟心事。

        他父母没时间陪他,就找了一只流浪的小黑猫陪他。

        小黑刚见到他时,满身防备,路忍就只好跟在他后面跑,一边“小黑,小黑”地呼唤它。

        路忍一见这个黑乎乎,眨着大眼睛的小家伙就喜欢上了,给它取了名字,又给它挂了名牌。

        他粘了它好久,才让这个满身防备,动不动就炸毛的小黑猫温顺地趴在他手心。

        那时候他绝对想不到,秦喻家就在他家附近。

        有天晚上,路忍放学回家并没有看到小黑,他原是不以为意,没想到小黑到了深夜十二点都没有回来。

        外面下着狂风暴雨,路忍心里焦急,他父母却不同意大晚上冒雨去找一只猫,执意要等雨停了。

        正在路忍思索着该怎么偷偷溜出去,门铃却响了起来。

        路忍往好里猜测——是不是小黑自己跑回家,还学会了按门铃。

        出去一看,却是一个同他一般高的男生,抱着窝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的小黑,满身狼狈地站在门外。

        他的黑发凌乱地贴在淌着雨水的俊脸上,虽然是夏季,却在下暴雨的时候穿着单薄的t恤,衣服紧紧贴在皮肤上,冰凉的水汽在他的周身缭绕。

        他的唇色淡的几乎失去了健康的红色,面色发白,眼睛都难以睁开,只能微微眯着,清冷的声音萦绕在他的耳畔,让他到现在都难以忘记。

        “这是你的猫吗?”

        “你怎么……”

        他忍不住想开口询问,却被对方打断:“赶紧给它洗个澡吧,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淋了很久的雨。”

        路忍回过神,“噢噢”两句,赶忙接过猫,他却还是站在原地,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正纠结是不是应该给这个陌生人一点报酬,甚至于说,他是不是离家出走了,想来借个宿,就见他紧抿着唇,同样纠结了很久,礼貌问道:“请问,有手电筒吗?”

        路忍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要在手机代替了好多东西的时代,向他借这个听起来分外古老的东西。

        但路忍还是翻箱倒柜给他找出来——自己小时候怕黑不敢走夜路时,随身携带的小型手电筒。

        眼前人松了一口气,真诚地倒了谢,说是第二天来还,路忍没等到他,后来也就淡忘了这件事。

        直到他超常发挥考到二中,才又重新见到了秦喻。

        其实他见到秦喻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无论是他突出的颜值,还是一如既往清冷的外壳。

        结合他听说的关于秦喻的消息,似乎他从那天之后,就转学去了别的学校,他也从别人的闲聊中得知了秦喻同样冷漠的过去。

        但他好像比以前更加沉默了,更不爱……和别人交谈。

        直到最近。

        江随来了。

        那边的江随隔了很久才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手机消息安静了下来,路忍的心里却久久无法平静。

        他躺在床上,虚虚地抱着一团空气。

        原以为他们还有很多个以后,怎料每个下一次遇见,都是离别的前奏。

        如果他早点发现唯一一张和小黑的合照被他们删了就好了,或许还能尝试找回。

        可惜,那张照片他再也没找到。

        他闭上眼,昏昏沉沉的大脑又浮现出那天秦喻抱着小黑上门的样子。

        那是直照在他心里,雨夜也抹不去的风景。

        他情不自禁在心里默念。

        “秦喻,祝愿你的未来,大路平坦,没有遗憾。”


  (https://www.biqwo.com/dudu/87707/87707790/3185242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